用户名: 密码: 登录 登录 新会员注册 忘记密码
当前位置:首页 经世济民
马耀邦:国内生产总值的本质与中国现实 
作者:[马耀邦] 来源:[] 2011-04-08

   中国的国内生产总值已经超越日本。对于该报导,部分日本人将其视为一种严重警告。曾任日本大藏省负责国际事务的次官行天丰雄(Toyoo Gyohten)告诫称:“中国跃升至世界第二意义重大。这显然极为明确地体现了全球权力转移。”1这位前日本高官表示,与日本相比,这件事对世界其他国家尤其是美国,更成为一个问题。“中国威胁论”再次萦绕在日本人的脑际,只不过这次是经济上的。这就提出了一个问题:中国国内生产总值的增长是否确实能够促成其霸权地位。

1934年,西蒙·库兹涅茨(Simon Kuznets)在一份国会报告中,提出了国内生产总值(GDP,gross domestic product)的概念。它是指一个国家在特定时间里所生产的全部商品和劳务价值,而不考虑生产这些商品的公司的所有权归属。与之相对的是国民生产总值(GNP,gross national product),它是指一国公民拥有的公司所生产的全部商品总值。2

近年来,国内生产总值被用作一个指标,来衡量一个国家的生活水平。以埃及为例,多年来,埃及国内生产总值一直增长强劲,其目标是在未来五年里,每年的经济增长率至少达到7%。但实际上,大多数埃及人生活于贫困中。埃及人的日常生活水平一直稳步降低,并最终演变为一场暴动,推翻了穆巴拉克政权。这提出了如下问题:以国内生产总值作为衡量一个国家经济或其公民幸福的指标是否准确和有效。

两极分化可以用来解释这种自相矛盾的现象。基尼系数是衡量收入不均的指标。系数高表明收入分配不均的程度高。近年来,中国的基尼系数稳步攀升,这相当令人担忧。上海中欧国际金融研究院的刘胜军表示:“中国的基尼系数已经升至0.49,远远高于欧洲和日本的0.24至0.36。低人均收入和高基尼系数的组合是危险的,这可能引发社会暴动。此外,富裕阶层的消费偏低和缺乏强大的中产阶层的现状,也导致中国难以用提振消费需求来替代出口需求。”3

中国之所以陷入这种困境,只能怪自己。因为一直以来,中国拥护全球化,过度依赖对外贸易,从而将自己置于全球生产链的底层。中国经济过度依赖对外贸易,引导中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但中国为其入世付出了沉重的代价。由于加入世贸组织,中国丧失了保护其农民以及对商品出口和分配实施国家垄断的能力。加入世易组织之后,对于外国控制其电信、保险和银行业等一些敏感性行业,中国也失去了限制手段。而且,根据当前的贸易安排,数以亿计的中国人不得不在悲惨的环境中劳作,拿着微薄的工资,生产出数以千亿美元计的消费品,给环境带来巨大的破坏。这些消费品出口至美国,换来被称作美国国库券的纸片,这些纸片将永远不会得到兑现,最终将变得一文不值。在给予国内外资本平等待遇的旗号下,西方跨国公司加速了其控制中国经济所有部门的努力,从制造业和消费者市场到电信业,最后是金融业。

对中国来说,由西方资本来控制她的银行和金融业,这将是非常悲哀的。通过控制中国的国内储蓄,国际银行将不仅能够为收购中国公司融资,而且能够将资本引向中国经济的投机性和非生产性部门。这会制造资产价格泡沫和银行系统的坏账,最终带来持久的经济危机。更重要的是,外国对中国经济的控制将导致中国民族工业的解体,使中国沦为经济殖民地。毫无疑问,这不可能给中国带来霸权地位。然而,它肯定会引发社会动荡,即便中国国内生产总值一直以非同寻常的两位数速度增长。这提出了另一个问题:国内生产总值是衡量经济进步的有效指标吗?

在对国内生产总值做了里程碑式的研究之后,科布(Cobb)、哈希蒂(Halstead)和罗(Rowe)得出结论:“国内生产总值只不过是对市场活动和货币换手率的总体评估。至于是否可取,或成本收益如何,它并不加以区别。除此之外,它只考虑到经济学家选择承认的部分现实,就是涉及货币交易的那部分现实。家庭和自愿者部门所扮演的重要经济职能则完全忽略不计。因此,国内生产总值不仅掩盖了社会结构和自然环境的退化,这两者正是经济和人类的最终依托。更糟糕的是,它实际上将这种经济衰退描述为经济增长。”4

结果,正如科布等人所指出的,俄克拉荷马爆炸将推动经济增长,因为它带来安全系统的需求。关于肥胖症问题,美国公司每年在广告宣传上花费200亿美元,鼓励食品的大量消费。这种成功的营销手段最终给不健康的快餐业带来1100亿美元的收益。作为这种“成功的经济活动”的结果,肥胖已经成为美国社会的一个非常严重的问题,相伴随的是不断攀升的医疗费用。美国在医疗卫生上支出了其17%国内生产总值,这样的国家唯此一个,但这种巨额开支扩大了美国的总体经济活动。5

最重要的是,国内生产总值并不考虑不可估量的资源枯竭和环境恶化后果,尤其是那些不可再生资源。例如,自改革开放以来,中国一直着力推动稀有元素的出口,这一行业为中国的国内生产总值做出了重大贡献。然而,中国的稀土储备下降了37%。在不久的将来,中国在国内市场上将面临稀土短缺的现象。6

此外,由于放射性尾矿的生产和矿业资源的过度开采,中国成为世界上污染最严重的国家。而中国决定效仿美国模式,也就是立足于蔓延式发展、汽车私有产权和挥霍性能源消费,这越发恶化了中国的污染问题。这种发展模式使中国成为全球变暖和臭氧层污染的主要责任人之一,而全球变暖和臭氧层污染将使农业产量减产10%,甚至更多。

由于成为世界工厂和张开双臂欢迎外国直接投资,西方跨国公司将其生产有害物质的活动阵地转移到中国。例如,德国化工巨头巴斯夫(BASF)计划在中国的三峡水库沿岸建立世界上最大的二苯基甲烷二异氰酸酯工厂。虽然这将有助于提高中国的国内生产总值,但毫无疑问,它也是一个定时炸弹,会给中国农业和水资源供应带来难以预计的后果,影响到数以亿计人民的健康和福祉。这是一场有待发生的环境灾难。然而,国内生产总值将环境恶化和资源枯竭描绘为经济增长。8

同样,诸如犯罪、监禁、社会福利工作、滥用毒品和心理咨询服务等社会问题的支出,都被计入国内生产总值增长的范畴。而且,国内生产总值无视社会分配问题,如同在美国,“从1973至1993年,美国国内生产总值增长超过了50%,而工资水平下降了近14%。其间,仅在20世纪80年代,5%最富有家庭的实际收入上升了近20%。然而,国内生产总值将最富有人群的巨大收益美化为对所有人的馈赠。”7它还避开了国外借款问题,尤其是美国政府、公司和消费者正担负着数量越来越高的债务,已经高达数以十万亿美元计,这将带来严重的后果。美国难以想象的负债总额,已经导致2008年的大萧条。这提出了美国资本主义模式是否可行和美国生活方式是否可持续的问题,即便美国国内生产总值仍然很高。

在这方面,人们不妨听听克里斯·克拉格斯顿(Chris Clugston)所发出的严重警告,这位研究可持续性问题的美国人表示:“我们美国人的生活方式是不可持续的,我们不应该试图继续保留它,而是必须马上远离它。假如我们没能这么做,在不久的将来,我们的社会将崩溃……我们必须抛开我们的癖好,不要浪费有限的时间和资源作徒劳的尝试,以求解决有关自然资源枯竭、自然环境恶化、气候变化、人口过剩或当前经济危机等问题。”9

身在大西洋彼岸的人类生态学教授蒂姆·杰克逊(Tim Jackson)也向英国决策者呼吁,“离开国内生产总值扶梯”,走可持续经济道路。英国应该抛弃以国内生产总值作为衡量经济成就的指标,“设法建立可持续基础设施,构建富有弹性的可持续经济。而可持续发展的关键之处在于社会组织的保障,使它们能够提高每个人的生活质量,例如医疗卫生服务、强大的农业基地和良好的教育。”10

改革开放之前,人人拥有基本医疗卫生、受教育的机会,建立强大的农业基地和促进农村产业化发展,正是中国坚定执行的国策。为了推行这些政策,中国决定不再兴建更多的都市,力求避免许多西方中心城市的最后命运:蔓延式扩张造成交通堵塞、污染、贫民窟、贫困和过度拥挤。改革之前,中国不是以国内生产总值作为衡量经济成就的标准,她走的是绿色经济发展之路。中国有意将自己塑造成一个巨大的花园,其中,农村里也富有公园、娱乐设施、医院、学校和超市。这样可持续发展的中国将是一个没有空气污染、水资源污染和环境退化的国家,更不用说资源枯竭了。

显然,改革之后的发展模式与改革前的发展模式直接背道而驰。中国成为世界工厂,其生态后果是灾难性的。除了空气污染和水供给污染将引发严重的健康问题之外,仅在1992年,环境恶化给中国经济带来的损失大约是全年国民收入的18.9%,远远高于该年所取得的经济成果。这使中国官方统计报告所列的两位数增长变得毫无意义,并具有误导性。11

注释:

1. Dawson, Chester: “Gyohten: “China as No. 2 Is Issue for all, Not Just Japan”, Wall Street Journal, February 15, 2011.

2. Wikipedia: “GDP”.

3. Liu Shengjun: “China Great GDP Leap Forward”, Harvard Business Review, September 3, 2010.

4.Cobb, Halstead and Rowe: “If the GDP is Up, Why is America Down?”  Atlantic Monthly, 1995.

5.Hanson, Jay: “What is wrong with GDP?”  Dieoff.org.

6.  Reuters: “Update3—China to further cut rare earth quotas”, October 19, 2010.

7. Yang Chuanmin: “Chemical reactions on the Yangtz”, Chinadialogue.net, May 17, 2010 .

8.Hanson, Jay: “What is wrong with GDP?”  Dieoff.org.

9. Clugston, Chris: “On American Sustainability—Summary”,  Energy bulletin.net, August 18, 2008.

10. Environmental Research Web: “Stepping off the GDP escalator path to sustainable economy”, January 13, 2011.

11. Mao Yu-Shi: “The Economic Cost of Environmental Degradation China. A Summary”, www.library.utoronto.ca.


相关文章:
·马耀邦:西医治疗癌症的失败及中医治疗前景
·马耀邦:绝不能允许跨国公司控制中国市场
·马耀邦:兰德公司与“中国威胁论”
·马耀邦:必须将不受欢迎的美国国债送回华盛顿
·马耀邦:无所不在的政治黑手——美国民主捐赠基金会

文章评论
新法家网友(2011-04-12 17:48:37.0)
    无言!迫切希望改变以GDP为中心的增长模式!
发表评论
                      请输入左则的验证码,再提交.
遵守本网提供的任何行为准则或其它通告;
保密您的服务账户密码;
如果您获悉与本服务有关的泄密行为,请立即通知我们。
自行配备上网和使用电信增值业务所需的设备,自行负担个人上网或第三方(包括但不限于电信或移动通信提供商)收取的通讯费、信息费等有关费用。
保证自己在使用各服务时用户身份的真实性,正确性及完整性。如果数据发生变化,您应及时更改。在安全完成本服务的登记程序并收到一个密码及账号后,您应维持密码及账号的机密安全。您应对任何人利用您的密码及账号所进行的活动负完全的责任,本网无法对非法或未经您授权使用您账号及密码的行为作出甄别,因此本公司不承担任何责任。
 


四川大学哲学研究所   |    独家网   |    国学网站   |    香港中国文化研究院   |    联合早报网   |    草根网   |   
万联数据   |    观察者网   |    环球网   |    文化纵横网   |    四月网   |    南怀瑾文教基金会   |   
新诸子学刊   |    学习时报网   |    求是网   |    善因文化   |    恒南书院   |    海疆在线   |   
版权所有:新法家网站  联系电话:13683537539 13801309232   联系和投稿信箱:xinfajia8888@163.com     
京ICP备0507368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3512号
关闭[X]
新法家微信
(扫一扫,关注新法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