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登录 登录 新会员注册 忘记密码
当前位置:首页 经世济民
马耀邦:绝不能允许跨国公司控制中国市场 
作者:[马耀邦] 来源:[作者惠寄] 2014-10-17


编者按:拉丁美洲的命运充分证明,将跨国资本关进笼子是国家的责任,是一个国家经济主权的必然要求。在这方面,我们应相信铁的经济现实,而不是逻辑自恰的西方经济理论;本文作者马耀邦(Ben Mah)是加拿大战略投资家,政治经济评论家。

    2008年9月3日,世界最大软饮料公司可口可乐宣布,其计划收购控制中国80%高浓度果汁市场的汇源果汁集团。

    这一通告立即引起了中国的大量批评。为了安抚反对外国投资的情绪,中国商务部高官李群很惊讶地表示,应把收购看做是一个机会,不必关心经济安全问题。不过,民意调查显示,80%的被调查者声称反对外国收购中国的这家顶级品牌公司,它已经成功开展与外国公司的竞争。1

    这些批评并非毫无根据,因为跨国公司在中国兼并了中国的公司后,国货品牌就消失了。例如,美国跨国公司普罗克特和甘布尔(ProcterandGamble)兼并中国熊猫洗涤剂公司后,逐渐抛弃了国货品牌,而开发自有品牌。2

    这次并购中国首屈一指的果汁企业,特别敲响了警钟,可口可乐已控制了中国70%的饮料市场。此外,据《北京周报》报道,“这个国家大型超市80%的份额已被外国资本控制”。2
 
    中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之后,外国兼并中国企业的节奏明显加快,因为跨国公司对合资企业和参股的方式已不再感兴趣。它们主要对一国内部的顶尖企业感兴趣,特别关注石油、重型机械和金融服务产业。2

    卡特彼勒(Caterpillar)是美国最大的重机械和矿业设备生产商,现在华有一系列的收购清单,尤其感兴趣于收购大型的重机械生产商。跨国公司把收购中国企业看作是进入和控制中国国内市场的最快方法,因为可以利用本地公司已建立起的大型销售网络。此外,由于在证券市场上股价过低和中国货币的低估,中国企业更加成为收购的目标,因为它们可以被廉价地收购。2

    当跨国公司野心勃勃地进入中国市场并大玩收购中国企业的游戏时,中国企业试图收购美国公司却遭到了美国政界的强烈反对,哪怕它们的报价比竞价高得多也不行。在2005年优尼科公司收购案例中,这种不公平的竞争环境表现得特别明显。美国国会威胁称,要采取行动驳回中海油收购案,这完全揭露了美国政府及其自由主义经济学家高调宣传的自由贸易理论的谬误。

    更糟糕的是中国海尔集团拟收购处于困境的美泰电器公司案例,自由主义经济学家和《纽约时报》专栏作家保罗?克鲁格曼将之描述为来自中国的一大挑战。克鲁格曼说,中国“确实似乎形成为美国的战略对手和稀缺资源竞争者,这使得……中国提出得不只是一个商业命题。”3

    尽管中国企业兼并美国公司遭到了不公平对待,中国还是有一些“专家”认为,西方跨国公司收购中国企业“有助于资源优化配置,是鼓励市场竞争和提高工业水平的好办法。”2他们进一步声称,在全球化时代,“夸大保护国家经济安全的重要性,并以此为借口采取措施,妨碍正常的市场运作”,这并不明智。2麻省理工学院的政治学家黄亚生就支持他们的立场。他说,“提高中国竞争力的关键并非对外国资本增加更多限制。”8这与那些以爱国和捍卫国家利益著称的美国经济学家形成鲜明对比。

    对那些中国“专家”来说不幸的是,过去十年拉美和俄罗斯的状况充分暴露了如下论断的谬误:跨国公司进入该国“是鼓励市场竞争和提高工业水平的好办法”。2相反,詹姆斯?彼特拉斯(JamesPetras)在其《美帝国的统治者与被统治者》专著中指出,在拉美,“大多数外国资本是有补贴、无风险的,基于占有现存国有企业市场和控制战略市场,依赖于获取有保障的垄断利润。”4

    因此,跨国公司在拉美进行的收购和私有化运动导致大多数百姓生活苦难,东道国损失财政收入。西方跨国公司将公共垄断转为其私人垄断后,毫不犹豫提高了服务费用,减少服务内容,以此惩罚东道国国内工业和全国百姓,特别是城市贫困人口。4

    此外,石油和天然气资产的私有化实际上直接把财富从该国转移到西方跨国公司。例如,巴西巨型铁矿石公司淡水河谷和巴伐利亚石油天然气工业的私有化,导致数以十亿计的财富流向西方公司,不仅牺牲了当地消费者的利益,而且剥夺了国内工人的就业机会。4

    另一谬误是,随着西方跨国公司的参与,新建的企业将得到技术转移,能够刺激国内的研发工作。中国的“专家们”也犯过这一错误,说西方跨国公司进入能“提高国内工业水平。”2

    如上所述,西方跨国公司倾向于收购中国现有的顶级国内公司。它们在拉美也是一样,因为“20世纪80年代后期以来,拉丁美洲超过一半的外国投资直接用于购买既有企业,且通常低于市场价格。这些外国投资不仅没有补足本地公共或私人资本,而且是‘排挤’出地方资本和公共项目,并破坏了新兴技术的研发。”4

   至于技术转移,跨国公司的影响是消极的,因为它们大多以热心捍卫自己的技术而著称。在这方面,甚至美国财政部长亨利?保尔森在近期《外交》杂志上的一篇文章中也承认,美国的跨国公司只向中国出售过时的技术。5在拉丁美洲,“‘技术转移’只是租赁或出售别处开发的技术而已,而不是本地设计的开发。”4

    在像中国这样的新兴经济大国中,跨国公司会竭尽所能地摧毁未来的竞争对手和阻止技术的进步。如果中国允许跨国公司控制中国市场,那么中国的公司始终会在技术上落后一两代。此外,由于执行世界贸易组织的知识产权制度,中国将永远处于落后状态,无法追赶上产业竞争对手,尽管中国天赋异禀,具备充足潜力和优秀人才。

    跨国公司不仅拒绝把先进技术传授给拉美人民,而且很少向东道国纳税。多数情况下,它们“在进出口、公司收益和外籍高管薪酬方面”享受长达40年的免税期。4由此,对外籍高管的税收优惠,使东道国公民成为了二等公民。这事实上是一种新型的殖民主义。

    跨国公司经常刺激东道国向它们提供优惠待遇,如以最低的成本得到基础设施和土地。通过要求税收优惠,它们可以拒绝向拉美人民的卫生和教育事业做出贡献。4

    此外,通过总公司与子公司之间不道德的买卖交易过程,许多跨国公司都参与了大型的洗钱活动。当俄罗斯的垄断寡头们在外国投资者私有化收购运动的帮助下,窃取了整个石油和天然气领域后,洗钱活动尤为令人瞠目结舌。4

    外国投资倡导者坚持的另一错误见解是,跨国公司将为东道国带来新的补充资金。在拉丁美洲,“叫做外国投资的资金多数只是外国借入东道国储蓄,从购买本地企业和进行金融投资中获益的资金而已。”4跨国公司凭借它们良好的信誉,能够从本地银行借款。在墨西哥,福特汽车公司和通用汽车公司分别贷款100亿比索和65.55亿比索,这就是个好例子。许多跨国公司都有过类似经历,它们“从本地公共和私人投资者处转移本地储蓄,排挤本地借款人,迫使他们寻找‘非正式’的放款人,支付更高的利率。”4

    当其政府开放本国经济,解除了针对西方跨国公司的全部壁垒后,拉丁美洲人民遭受的打击更大。为这些国家提供大量就业机会的中小企业,根本没有力量与西方大型公司竞争。结果,这些经济自由化的国家将面临破产、失业和国内市场崩溃等问题。6

    另一大问题是腐败,西方跨国公司主要用以下方式向政府官员行贿:现金;离职后提供工作岗位;“提供知名大学的访问教授职位,带有高薪及一系列红利”。7

    最重要的是,市场自由化一般包括金融自由化,自从中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后就被华盛顿强加给中国,根本不顾及亚洲金融危机的真正原因,恰恰是投机资本的过度流入。在拉丁美洲,“金融市场‘自由化’意味着金融交易的公共监管不力,允许外国投资者把未申报的收入和赢利‘洗白’,并向海外转移资金。”6

    跨国公司的此类可恶行为可能对拉美许多发展中国家的财政造成严重影响,使得它们的债务更为沉重。不管怎样,西方跨国公司的收购在社会经济领域产生的后果远比金融领域宽广。前文已述,其代价包括拆分本土工业,垄断横行,技术进步和经济发展缓慢,工作岗位流失,尤其是高级管理职位的流失,以及东道国的道德沦丧。

    尽管外国直接投资具有不可饶恕的灾难性后果,中国高官和国内外所谓的“专家们”还是大声疾呼,要求别国更多参与中国经济。从而,中国拥有世界上最高的储蓄率——40%,居然主动向外国人提供税收减免,以乞求外国直接投资,结果对本国公司和工人造成了伤害。在新自由主义理论的错误指导下,毫不奇怪中国会购买外国估价过高的技术,本国的研发工作却无资金支持,尽管国内有许多聪明、能干的科学家和工程师。这种情况下,中国永远不可能赶上国际竞争对手。更惨的是,西方跨国公司可以运用向中国国有银行借来的资金,以跳水价收购中国的企业。这是对中国国家利益的直接侵犯。

注释:

1.Xinhua: “Coke offer for Huiyuan triggers widespread worry in China”, September 4, 2008.
2.Feng, Jianhua: “Ill-Intended Mergers?”, Beijing Review.
3.Krugman, Paul: “The Chinese Challenge”, New York Times, June 27, 2005.
4.Petras, James: Rulers and Ruled in the U.S. Empire, Clarity Press, 2007, PP. 204—214.
5.Paulson, Henry: “A Strategic Economic Engagement”, Foreign Affairs, September-October 2008.
6.Petras, James: Rulers and Ruled in the U.S. Empire, Clarity Press, 2007, PP. 214-215.
7.Ibid: P. 223.
8.Chandler, Clay: “China snubs foreign investment”, Fortune, October 3, 2006.


相关文章:
·全国人大代表:加强公务员国学教育 允许民间创办书院
·马耀邦:西医治疗癌症的失败及中医治疗前景
·马耀邦:绝不能允许跨国公司控制中国市场
·马耀邦:兰德公司与“中国威胁论”
·马耀邦:必须将不受欢迎的美国国债送回华盛顿
发表评论
              请输入左则的验证码,再提交.
遵守本网提供的任何行为准则或其它通告;
保密您的服务账户密码;
如果您获悉与本服务有关的泄密行为,请立即通知我们。
自行配备上网和使用电信增值业务所需的设备,自行负担个人上网或第三方(包括但不限于电信或移动通信提供商)收取的通讯费、信息费等有关费用。
保证自己在使用各服务时用户身份的真实性,正确性及完整性。如果数据发生变化,您应及时更改。在安全完成本服务的登记程序并收到一个密码及账号后,您应维持密码及账号的机密安全。您应对任何人利用您的密码及账号所进行的活动负完全的责任,本网无法对非法或未经您授权使用您账号及密码的行为作出甄别,因此本公司不承担任何责任。
 


四川大学哲学研究所   |    独家网   |    国学网站   |    香港中国文化研究院   |    联合早报网   |    草根网   |   
万联数据   |    观察者网   |    环球网   |    文化纵横网   |    四月网   |    南怀瑾文教基金会   |   
新诸子学刊   |    学习时报网   |    求是网   |    善因文化   |    恒南书院   |    海疆在线   |   
版权所有:新法家网站  联系电话:13683537539 13801309232   联系和投稿信箱:xinfajia8888@163.com     
京ICP备0507368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3512号
关闭[X]
新法家微信
(扫一扫,关注新法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