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登录 登录 新会员注册 忘记密码
当前位置:首页 经世济民
马耀邦:必须将不受欢迎的美国国债送回华盛顿 
作者:[马耀邦] 来源:[作者惠寄] 2014-08-09


编者按:尽管此文写于2009年,但它对于当前局势仍有重要的现实意义——将中国的贸易羸余主要转化为科技实物还是证券资本,这是我们必须面对的选择!本文作者马耀邦(Ben Mah)是加拿大战略投资家,政治经济评论家。著有《中美关系》、《美国批判》等书。
                                                 

    布鲁金斯学会是位于华盛顿的著名的自由派智库,中国经济50人论坛是中国主流经济学家组成的团体。2009年8月底,这两个机构在北京举行会议。来自美中两国的经济学家讨论了金融危机、贸易保护主义和气候变化。

    在会上,中国社会科学院的中国经济学家余永定发表了一篇重要文章。余永定表达了对中国持有美国国债的潜在损失的关注,其价值已达8000多亿美元。美国政府已作出承诺,中国持有的大量外汇是安全的,美元将保持强势。余称,“但没人知道,若美国变得绝望时,她是否能够拒绝减轻债务负担的诱惑”。1据新闻报道,余的关切也是中国领导层的关切,因为中国总理已经表示了对美元稳健性的类似观点。1

    中国的主要经济学家和中国总理至今才提出美元稳健性的问题,这令人震惊,因为多年来,世界各国的央行通过放贷给美国政府而遭受巨大的损失。然而,“损失不是由于不能清偿,而是因为还款的货币一直是不断贬值的美元。”2

    结果,日本中央银行在1985年购买的30年期美国国债已招致66%的损失,在过去的几年里,欧洲中央银行购买的美国国债损失接近50%。从而,“尽管官方宣称‘强势美元’的政策,人们还是可以判断,美国正通过其货币制度性地贬值,而处于债务违约过程中”。2

    自1971年美国总统尼克松放弃金本位制以来,美元制度性的贬值就一直是通过扩张性的财政和货币政策实现的。由于2008年发生了大萧条以来最严重的经济危机,美联储不顾后果地增加货币供应,将利率维持在零或接近零的相应水平。它敦促银行“放贷,而不论风险,以刺激总需求和就业。”3它甚至直接放贷给次级市场,最终蒙受重大损失。宽松的货币政策连同救助美国银行系统的数以万亿计的美元,已经削弱了美元的稳健性。3

    对华尔街的救助和接近零的利率助长了美国金融市场的投机活动,商品和股票价格已经上升。印发货币,导致了美国银行系统已经过多的储备金的增加。事实上,2008年8月,美国银行系统的过剩储备金不足20亿美元,2009年8月增加到7080亿美元。一方面,这种奇怪的现象表明,美国经济停滞,因为资本不能被引导进入生产性企业;另一方面,如果银行释放大量的储备金用于贷款,通货膨胀率将扶摇直上,另一轮银行失败将不可避免”。3

    在财政方面,各项救助当然为通货膨胀火上浇油。仅在几个月前,在小布什总统的7000亿美元救助之后,奥巴马新政府推出了8250亿美元的救助,这将美国的赤字和累积债务推高至不可思议的3万亿美元。其意义尤为重大,因为美国的个人储蓄率仅为2%,而私人债务已经高达国内生产总值(GDP)的174%。由于百分之十的家庭拖欠房贷或止赎,家庭资产净值以惊人的速度下降,美国没有任何办法在国内为其赤字融资。4

    这提出了谁来为美国财政赤字融资的问题。可以肯定,中国、日本和中东产油地区可能把她们的贸易顺差输送回来,购买美国国债,但她们的顺差规模不足以为3万亿美元的财政赤字融资。从而,唯一的选择是美联储通过开动印钞机,使债务货币化。不幸的是,“印钞机将把通缩性萧条转变为通胀性萧条。失业率与物价上涨相结合将是一个杀手”。4通货膨胀将摧毁美元,美国将无法支付进口,而美国是如此地依赖国外供应消费品。事实上,情形是危急的。“美国破产了。许多国家的政府都破产了。房主破产了。消费者破产了。就业破产了。公司破产了”。4

    这毫不令人奇怪,因为两极分化日益恶化美国经济,“在2002年至2007年的经济扩张期,1%的顶层得到了三分之二的收入增长。”5同一时期,家庭债务增加了近140万亿美元。这次美国消费者将不可能引领世界走出困境。这可能对于像中国这样的出口驱动型经济具有巨大的影响。5

    对中国来说,甚至更危险的是美国国债违约的可能性。这会对中国经济造成破坏性影响,因为中国的外汇储备是多年来通过中国工人的汗水和辛劳,通过向外国利益集团出售国有资产积累起来的,它们可能变得毫无价值。

    在美国金融危机之后,随着投资者寻求暂时的避风港,美国国债的收益率创下了历史新低。然而,以信用违约互换形式存在的美国国债的风险溢价大幅地上升,仅在一年多的时间就提高了25倍。美国私人债务达到了前所未有的水平,澳大利亚经济学家史蒂夫·基恩(Steve Keen)分析称,“问题确实是,在一次强力的、不可控的违约链把政府和债券市场拖下水之后,整个债务金字塔是否可以避免崩溃”。6此外,到2008年11月,美国国债拍卖市场已经显示出需求萎缩和流动性差的迹象,尽管其具有较低的收益率。6

    值得注意的是,美国学者也提出美国国债违约的可能性,杰夫瑞·罗杰斯·汉默(Jeffrey Rogers Hummel)教授称,美国政府的财政状况,因为50万亿美元社会保障和医疗保障的义务,确实会岌岌可危。汉默先生宣称:“如果投资者群起要求对美国国债的风险溢价,这种兑现会传播得很快,就如同苏联的突然解体。政客们将无法作出反应。”7虽然他承认“这一情景纯粹是设想”,但它肯定是可能的,不论是怎样的遥不可及。

    除了美国国债违约,另一个可能性是通过通货膨胀减少债务,最终由于纸币的过度印发导致恶性通胀。在这方面,只要看看魏玛共和国的恶性通胀,就明白了。与美国的现状类似,由于第一次世界大战带来的高额战争赔款,魏玛共和国政府大幅增加货币供应,让德国马克崩溃。到1923年1月,马克对美元跌至18000:1,并最终变得一文不值。8

    德国国家银行(Reichsbank)与美联储类似,负责发放货币,其运行是为了个人利益。通过德国国家银行印发的大量货币,使外国投机者能够从事卖空的投机,并在晚些时候以较低的价格买回来。“对德国马克进行投机之所以成为可能,是因为德国国家银行制造了大量的可供借贷的货币,也就是根据需求印发马克,并以有利可图的利息借给银行。”9

    同样,在美国,美联储在伯南克先生的领导下,除了向金融机构放贷1.5万亿美元,为了拯救美国金融体系免于崩溃,注入了另一笔12.8万亿美元。5这就提出了亟待解决的问题:创造了如此巨额的货币用于投机,美国可能逃脱魏玛式恶性通胀的命运吗?

    因此,美国恶性通胀的幽灵和美国国债违约的可能性,终于萦绕在中国决策者和主流经济学家的脑际,正是这些人,极力地主张与美国建立紧密的经济一体化。由于这样的一体化,中国和美国之间形成了一种共生关系,仅仅为了美国的消费需求,中国以其环境损害为代价,生产了数以百亿计的消费品。这些消费品出口到美国,换来被称为美国国债的纸片,这些债券将永远不会得到偿还,并最终因不断缩水而变得毫无价值。这是中国的政策制定者和主流经济学家无法承受的立场,他们没有勇气面对向世界开放本国市场所带来的不愉快的后果和以出口推动中国经济发展所带来的灾难。

    显然,余先生或中国总理敦促美国支持美元,这是徒劳的尝试,因为美国将主要根据其自身利益行事,尤其是美国金融业的利益。此外,一般而言,“债务国从来不会牺牲国内的优先目标,而来维护所欠的债务的实际价值,也更不可能确保其有能力清偿外部债务”。10因此,为了捍卫中国的国家利益,中国必须做到,停止拥护新自由主义、全球化,停止支持世贸组织、世界银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议程,停止接受与美国一体化的理念,必须将不受欢迎的美国国债送回华盛顿,回到自力更生、独立发展的政策。这将带来与美国的金融摊牌,但这将是中华民族的一种自救行为。否则,美国将把中国拖入金融深渊。

注释:

1.        Jing, Fu: ‘U.S. must act to support dollar: Economist’, China Daily, August 31, 2009.

2.        Das, Satyajet: ‘Don’t be surprised if the U.S. Government default on debt’, SIFY.com, September 13, 2008.

3.        Hossein, Askari and Noureddine, Krichen: ‘Central Bankers stuck in a hole’,  Asia Times, September 1, 2009.

4.        Robert, Paul Craig: ‘Is It Time to Bail Out of the U.S.?’, Information Clearing house, January 29, 2009.

5.        Whitney, Mike: ‘ Liquidity to Keep the Financial System from Collapsing in a Heap’, Global Research, August 31  2009.

6.        Smith, Yves: ‘CDS Pricing in Increasing Treasury Risk’, Naked Capitalism, November 2, 2008.

7.        Hummel, Jeffrey Rogers: ‘Why Default on U.S. Treasuries is Likely’, www.econlib.org, August 3, 2009.

8.        Engdahl, William: A Century of War, Pluto Press, 2004, P.72.

9.        Brown, Ellen Hodgson: The Web of Debt, Third Millennium Press, 2008, P.233.

10.    Askiar, Hossein: ‘China’s sleepless nights’, Asia Times, August 6, 2009.


相关文章:
·韩毓海:中国共产党必须向媚俗宣战 为真理而斗争
·黄纪苏谈“国学”:只有混得国将不国时才会缩“国”里偷安
·科学家终于证明:想长寿,就必须善良
·社会焦虑:当代中国必须面对的重大问题
·刘余莉:弘扬优秀传统文化必须继承传统道德教育
发表评论
                      请输入左则的验证码,再提交.
遵守本网提供的任何行为准则或其它通告;
保密您的服务账户密码;
如果您获悉与本服务有关的泄密行为,请立即通知我们。
自行配备上网和使用电信增值业务所需的设备,自行负担个人上网或第三方(包括但不限于电信或移动通信提供商)收取的通讯费、信息费等有关费用。
保证自己在使用各服务时用户身份的真实性,正确性及完整性。如果数据发生变化,您应及时更改。在安全完成本服务的登记程序并收到一个密码及账号后,您应维持密码及账号的机密安全。您应对任何人利用您的密码及账号所进行的活动负完全的责任,本网无法对非法或未经您授权使用您账号及密码的行为作出甄别,因此本公司不承担任何责任。
 


四川大学哲学研究所   |    独家网   |    国学网站   |    香港中国文化研究院   |    联合早报网   |    草根网   |   
万联数据   |    观察者网   |    环球网   |    文化纵横网   |    四月网   |    南怀瑾文教基金会   |   
新诸子学刊   |    学习时报网   |    求是网   |    善因文化   |    恒南书院   |    海疆在线   |   
版权所有:新法家网站  联系电话:13683537539 13801309232   联系和投稿信箱:xinfajia8888@163.com     
京ICP备0507368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3512号
关闭[X]
新法家微信
(扫一扫,关注新法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