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谈天说地
为底层者说 
作者:[远航1974] 来源:[] 2011-01-08

    每一个城市都有底层人的身影。他们的房子是租的,底矮,简陋,光线也不好,但他们有个栖息的地方,就像一只鸟儿在树上搭个窝,暂时挡挡风,避避雨就已经知足了。他们干的活儿,既脏又累,时间又长,收入当然谈不上让人欢欣,因为时下的物价可不容世人乐观,须得超常节省,一年才能攒下点辛苦钱。再说句多余的话,就算他们不停干上一百年,未必能买到一套像样的家园。在城市的角落里,他们是工棚中的民工,工厂的生产者,睡在天桥上的乞丐,卖早点的,送报纸的,站在华丽大厦前的保安,凌晨开始清扫街道的阿姨,商店的售货员,如再继续搜寻,就会惊讶地发现,在这个城市中,他们的数量竞然十分庞大!假如打个比喻,街头行走者,十之八九都是低收入者。所以可以这样说,剥去他们本来的面目,他们是记者笔下进城务工的农民,下岗工人,富有者与权势人物拳头棍棒下的弱势群体。在社会学家眼中,他们就是底层生存者。

    从中国古时候起,人就分成三六九等,一等是皇家赫赫威严,二等王公大臣,三等士子读书人,后面依次是农工匠娼商。高一等人可以在低等人面前耍威风,摆态度,低等人只能唯唯若若,受其摆布,任由责骂。而且此种社会层次模式的生命力极强,一直沿用至今日。因为底层生活者多如蝼蚁,所以命也如蝼蚁,注定要被其他野兽蚕食,因此动物世界的弱肉强食规则在今天依然盛行。很多时候,看电视新闻,读报纸,知道一些地方的民工因为讨不到工钱无法回家,春节滞留异乡的悲凉惨事!如果历史的镜头有幸,该不会抹去他们站在风中雨中雪中的无奈表情,就成了底层生活者的标签,一种符号!还有一种影像也不能磨灭,就是我曾经亲眼见过两个治安员半夜殴打一位中年男人。男人是个收荒匠,身体也强壮,如还起手来,谁胜谁负还很难说。可他不但没还手,却嚎嚎大哭起来,兴许只因他原本挑着两个大的塑料袋,里面是饮料瓶,易拉罐什么的。之前每到一个垃圾桶前就翻腾一番,看来今夜收获不错,但被治安员盯上,幸福感就此打破。三言两语之后,他们一拥而上,先施展拳头,然后一脚把他踹倒在地,很是威风了得。

   底层生存者并不是没有机会改变命运。改革初期,在我老家的小镇上,经常看见一些年龄比我大一些的少男少女,他们背一个竹背兜,提一根竹荚,陈旧的衣裳,单薄又宽松,光脚丫外面穿一对冰冷的胶鞋,脸冻成僵直的白纸,呼出的热气瞬间成了白雾。有时候,他们身后跟着跑着流着青涕的弟弟,花格衣裳的妹妹。那时镇上的居民倒垃圾,习惯就近往河里倒,山坡下倒,很快形成一个大堆。而且但有厂旷大车走后,他们一哄而上,从里面翻拣出烂柴,纸屑,主要目标是未烧尽的煤炭。运气好时,也有废铁,牙膏皮的意外收获。多年以后,少男少女们已步入中年,他们中间有些人的命运也是顺利的,考上大学后来当上一方官员的,也有下海取得不错的成就的,总之也进入到社会的精英层次,体面又荣耀。但我国素有欺凌别人的光荣传统,就是自已一旦有了些钱,掌了一些权,成了体面人,便换了一幅生冷硬酷的脸孔地对待其他人,取笑别人,刁难别人,就像自已当年被别人取笑,刁难一样,于此找回了做人的尊严,也因此成为我国一大景观。

    在我国大部份农村,经济条件已经得到了很好的改善,整修了道路,建起新楼房,很多从外面打工的村民带回去新的生活方式,从前向往城市的生活, 如今都成了现实,他们有些在城里买了房,举家迁居城市,圆了早年做城市人的梦想!因为早年的城市人就是村民心中的上等人,不用挑肥担粪,刨地拾柴,城里没有猪圈牛栏烂泥路,买盒烟不用此山头跑彼山头,盘算一下,也有某某亲戚的差事在政府某权力部门,不像在村子里由村长说了算,受了委屈只能默默承受,进城赶集还成了城里人的取笑对像,所以才有不小的劲头非要冲进城里去。当时县城每年都有少量的农转非指标,很多没有城市户口的就想了很多办法,那年月我家对面有一邻居,他们全家摆卤肉为生,几年的积累就成富户。可因妻子是农村户口, 五个子女随母亲的户口在乡下,很让人瞧不起!他此生唯一的愿望就是要把子女转为有国家粮本的城市居民。我父亲在公安局有一些关系,所以他找过我父亲多次,并若言不惜花几万元也要办成此事。父亲帮他跑了几趟,得到的“潜规则”是不但要钱,也要硬铁的关系人打招呼才行得通。这人想了想,前不久收到一封海外来信,得知解放前失踪的叔叔原来漂去美国谋生了,这也就有了海外关系,凭政策是要照顾的。于是这人跑了很多趟,点头又哈腰,费了很多好话,花了为数不少的白银,最后满心欢喜捧回一个红红的本子。不过,三五年之后,一波又一波的人奔往沿海打工,挣上跟城里人一样的月薪,而且有了钱自然就体面且光鲜,渐渐觉得户口不是需要考虑的大事了。那人花了无数心思弄到的城市户口一年比一年更掉价,想必后悔到头都天花地转了。

    社会文明进步了许多,年青的底层生活者也不再尽是捉襟见拙的模样,他们懂得人活着不光是吃饱肚子,须得如何去享受生活。据说“月光一簇”就是从他们中冒出来的,月光便是月薪月月光,便是吃东西是为了美味,穿衣是为了漂亮,把头发烫成黄色显示出无比自信!同时年青是他们骄傲的资本,悟性更比父辈优越,摆弄电脑的技术相当棒,接受一切新奇的变化,爱唱歌跳舞和登山一游,但愿快乐过后还是快乐!现在流行官二代,富二代的词,他们是农民工的后代,倘若称呼他们是“农二代”,这会儿不管是他,还是她,一定会傻傻地看着你——笑你是个无知的大傻瓜!

    只因为他们跟逆来顺受的父辈有了很大的不同,不会把不开心隐忍在心里,知道了争取的意义!别在他们面前显摆你的钱,你的权,你的体面和荣耀统统跟他们扯不上关系,所以跟他们打交道的时候,便有发自内心的发现,时代真的变了,但愿越变越好!
              
                     2010年12月15日写于深圳


相关文章:
·刘斯郎:西方种族歧视链的最底层——来自中国的华人
·黄纪苏:对底层的围猎和文化逼娼
·为底层者说
·富士康员工跳楼 中国社会底层吶喊
·“读书无用论”和底层年轻人的辛酸
发表评论
                                      请输入左则的验证码,再提交.
遵守本网提供的任何行为准则或其它通告;
保密您的服务账户密码;
如果您获悉与本服务有关的泄密行为,请立即通知我们。
自行配备上网和使用电信增值业务所需的设备,自行负担个人上网或第三方(包括但不限于电信或移动通信提供商)收取的通讯费、信息费等有关费用。
保证自己在使用各服务时用户身份的真实性,正确性及完整性。如果数据发生变化,您应及时更改。在安全完成本服务的登记程序并收到一个密码及账号后,您应维持密码及账号的机密安全。您应对任何人利用您的密码及账号所进行的活动负完全的责任,本网无法对非法或未经您授权使用您账号及密码的行为作出甄别,因此本公司不承担任何责任。
 


四川大学哲学研究所 |  独家网 |  国学网站 |  香港中国文化研究院 |  联合早报网 |  草根网 | 
时代Java教程 |  观察者网 |  环球网 |  文化纵横网 |  四月网 |  南怀瑾文教基金会 | 
新诸子学刊 |  学习时报网 |  求是网 |  善因文化 |  恒南书院 |  海疆在线 | 
版权所有:新法家网站  联系电话:13683537539 13801309232   联系和投稿信箱:alexzhaid@163.com     
京ICP备0507368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351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