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法家图影
文强被判死刑 重庆市民放鞭炮庆祝(视频) 
作者:[新法家] 来源:[中青在线-中国青年报2010年04月15日] 2010-04-16

 

点击播放

“今天判处文强,是我们最大的愿望”

4月14日下午,重庆。

文强在法庭内等待宣判时,王天伦涉黑团伙的受害人之子潘经理,举着一张毛笔写“罪有应得,死有余辜”的白纸站在重庆市政府门口。“我父亲潘桂生就是被王天伦一伙活生生暴打致死,长达7年之久未能绳之以法,就是得到最大的黑社会保护伞文强的包庇纵容。”

长长的纸几乎遮住了潘经理的整个身体,上面写着黑色的大字:“今天判处文强,是我们最大的愿望,也是对死去的父亲一种最好的宽慰,父亲啊,您的血不会白流!血债要用血来偿!”

“我们受害人家属万分感谢重庆市委、市政府的英明决策,感谢公安机关果断行动,扫除黑恶势力,还百姓一片蓝天!”

个子不高的潘桂生遗孀符照秀表情肃穆,也将一张墨笔字举在胸前:“亡夫潘桂生,法律为你昭雪!”

16时45分,主审法官宣判文强死刑。仅半个小时之后,重庆市委门口、市公安局门口、法院门口等地方就有人拉了横幅:“党中央英明”、“文强死,重庆安”、“法律万岁,亮剑山城”,几处街头都有人在放鞭炮。

两路口是重庆市的繁华地带,有人在散发传单,上面左边是警察在文强家里搜出的大足石刻佛头,右边是文强的脸制图而成的佛头。

传单上写着:“俗话说,泥菩萨过河自身难保,佛都被不法分子弄成了断头佛,何况是文强。”“佛曰:善有善报,恶有恶报,当国家级文物佛头在文强家中注视着文强收黑钱、霸民女、耍特权,无恶不作,佛家的虚怀也无法容下文强的罪恶了!”

“看看文强家里那些家产,靠工资他十辈子也买不起,全部是贪来的,还要留着这样的败类来贪污吗?来欺压百姓吗?不!这样的贪官应该早就送上刑场了,要是用铡刀的话,应该用‘狗头铡’。”

“一个分管刑侦的领导,故意让那么多刑事案件悬而不破;一个主管打黑的警察局长,却在私下和黑社会头头勾肩搭背;一个本该为人民服务的人民公务员,却在背地里危害人民的利益!”

现场不少重庆市民接到传单,笑着议论传看。

网民纷纷“发贺电”,老民警叹“丧道德”

4月14日下午15时51分,网上出现了“佛头现世,天佑文强必死”的帖子。

在文强被判决死刑之后,短短半小时之内,网上就不停有人发帖“代表北碚区人民”、“沙坪坝人民”、“巴南民工”、“解放碑人民”,甚至“我代表我一家三口发来贺电”。

网上有人感叹:“今天老百姓真高兴!”

有网民跟帖说:“重庆的警察真的太辛苦了,我有个朋友就是警察,自从打黑以来,他基本上就没怎么回过家。有一次看见他,瘦了好多了,向重庆打黑的警察致敬。”

文强曾经的下属、基层民警,对他被判死刑怎么看?中国青年报记者进行了采访。

重庆市公安局治安总队徐愚副支队长回忆说:“文强大约是从2004年到2008年分管治安这块,警察队伍的风气就不是很正。以前我们每周都有几个晚上去娱乐场所巡查,那时候就没去,也没人管。而现在,民警对工作的态度有很大改观,对案件的侦办、查处,都积极主动多了。黄、赌、毒少了很多,基本已经没有听大家传说,什么地方卖淫嫖娼猖獗了。”

徐副支队长也看到了电视新闻:“说实话,看到他犯这么多罪,感到很震惊。以前他是分管治安的,也是有能力的人,到这地步,真是咎由自取。”

徐副支队长基本没有跟局长时代的文强说过话,只听过文强在台上讲话,还听过他的领导挨批。“文强说话是比较霸道的,队长有点工作上不周到的地方,不是什么大错,都被骂得狗血淋头,比批评的程度严重多了,旁边听的人都接受不了。”

重庆市渝中区公安分局派出所民警罗凯也看到了街头群众庆贺的景象。

中国青年报记者问:“看到文强今天的形象,和你们过去对他的印象差距大吗?”

这位工作14年的老民警说:“那不是大,是太大了!以前他是领导,我们基层民警只远远看过几次,觉得他应该是我们的楷模,怎么能做出这种事来呢?平时老看他电视电话会议上讲怎么怎么的,背后做的又是两回事!看到他家里查出那么多陶瓷名表什么的,我们几辈子也挣不出啊!”

“以前文强和现在被查处的那些‘黑老大’老板是称兄道弟的,在他影响下,很多单位都不敢去查那些‘老板’开的娱乐场所。”罗凯说。

在法院查实的案情中,罗凯印象最深的,是文强打电话让派出所所长来给小姐敬酒。“我简直都没法去说这个事,这都丧失了作为一名普通民警的职业道德,更不要说你作为领导了。” (本报记者 郑琳 田文生 庄庆鸿 )


相关文章:
·胡文辉: 恐袭频发的今天,取消死刑为什么是错的
·尚海明:传统与现代,国人的死刑正义观——杀人偿命
·法警揭秘死刑执行:多数人被吓瘫 有人检举求饶
·人大代表:若贪50万就判死刑 就没人敢贪污了
·马建明:死刑恰恰是对生命最大的尊重

文章评论
新法家网友(2010-07-08 11:18:38.0)
    我觉得文强这一番话应该给上面的领导看看,不可否认他确实说出了现在的社会现象
新法家网友(2010-05-04 20:58:57.0)
    贪官、黑社会最大的保护伞是资改派,有多少人能想到。
新法家网友(2010-05-03 22:59:14.0)
    文强宣判死刑后的感言,说的很真实!(转) 我也活不了几天了。 判我死刑是我没有料到的,但到了这一步上诉是不会有什么结果了。 老子做公共安全专家一辈子,办过很多大案,杀过很多人,以前曾担心自己有一天会死在那些死刑犯家人的手中,没有想到自己最后死在自己人手中。 跟我结过梁子的那些人量他们再恨我也不能拿我怎么样。 我没有想到的是,吃我这碗的人也跟我来这一手,落井下石。 我已经想清楚了,我参与过和知道的事情太多,我要是不死很多人就永远睡不着觉。不杀我后患无穷。 我死对他们更有利。 我是可以把他们拉下水陪我一起去死的。 但那就要把我老婆孩子一起赔上。 都说我是个恶魔,但我为人父,为人夫,还不至于对自己的家眷那么狠毒。很多人巴不得我文强马上去死。 我会的,但有几句话在我走前要讲清楚。 都说我贪污那么多的钱,玩了那么多的女人。 我不否认这些。 我想说的是,这怪我也不怪我,当然我的责任更大。 不管谁放在我那个位置上都会贪污那么多的钱,玩那么多的女人,甚至更多。 那些女学生我不去玩也是别人去玩。 说我文强**,我那算**吗? 我有把人家奶头给咬掉吗? 我有把人家扔到楼下去吗? 我不过是按照游戏规则做了点圈内人人都做的那些事情。 谁不明白,如今一个干部要是不贪,不色,谁敢相信你,重用你? 你工作干的再好也没有用。 全国像我这样的干部不说有几百万至少也有几十万吧。 单单把我一个文强搞臭、杀掉,又解决什么问题? 我还要说的是,老子从巴县的一名小片警做到直辖市的公共安全专家局副局长,不是靠贪污一路走过来的。 老实说我文强比那些整天拿钱不做事的干警要强一万倍。 我是工作在前,贪污在后。 我文强充其量只是个公共安全专家局副局长,却能在重庆为所欲为,是谁给我为所欲为的权利呢? 我的上级都干什么去了? 又是谁明明知道我做的那些事却假装不知道?既然不让我活下去,我就豁出去把一切都说白了:我贪的远不止那些钱。 其余的都到哪里去了? 我是拿过人家的好处费。 但我替那些人办的事情有些是我自己办的,有些还要托别人办。托别人办事情没有钱行吗?那些拿过我的钱的人和送过钱给我的人如今都在带领老百姓参观我贪污的那些证据。 我不否认那些证据的真实性,但你们要是也去那些人家里搜搜,就会觉得我那点儿赃款、字画拿到他们家里恐怕人家会嫌寒酸的。 我文强也是读书识字的。 以前北京菜市口砍头也有很多的民众拍手称快。 可这拍手称快后还不是一切照旧?中国人几百年变了吗? 我看什么也没变。杀了我不过封了我的口,这能封住贪丨污腐败的源头吗? 昨天重庆大街上有很多人放鞭炮。 当年我办了张君案后重庆不也是大街小巷放鞭炮吗? 我看三年后他们还要不要放鞭炮。 到那个时候那些出卖过我的人恐怕会念叨我的好处了。 到那个时候那些不明真相的老百姓就会觉得还是我文强好一点。 我当副局长的后期重庆的犯罪率是高了点。 但比起别的大城市,重庆绝对是算好的。 那xx省青田县鹤城镇,侨乡,老百姓都很有钱,算是中国国内第一富有的城镇了,可是那里的干部敢在公共安全专家局楼上用2000万现金作赌注,没人管。 这样的例子数不胜数。 重庆再黑暗,也不会发生这种事情,我的赌场上谁下多少注我都有数。 我的地盘上死了多少人我起码是知道的,也知道是谁干的。 三亚那个地方就没有谁知道每天有多少人被害死。重庆和全国别的城市相比究竟黑不黑,中央对于这些情况是心里有数的。 杀了我文强也不会叫你王立军去当公共安全专家部长,更不会把你薄书记提到政丨治局常委去的。 有些老百姓恨我没有替他们惩治罪犯,沉冤昭雪。 也许我走前该给他们道个歉。 有些案子我要是不去收那些人的钱替他们摆平,那些人就要把钱送到我的上司那里,最后要把我摆平。 这都能怪我吗? 我跟那些百姓有什么仇? 我会无缘无故地加害他们吗? 他们是受害者,难道我文强就不是受害者吗? 我文强30年前有没有拿过一分钱的贿赂? 当年他们说我是英雄,我其实只是在卖力地工作而已,但他们叫我当英雄我就不能不当。 现在他们又说我是罪犯,我敢不去当这个罪犯吗? 有个文件里说,中国国家工作人员犯罪率比普通民众的犯罪率高1 倍;做我这一行的犯罪率则是普通民众的6倍。 这个道理我们都明白。 因为民众有政丨府监督着,公务员有司法人员监督着,那有谁来监督司法人员?政丨府人员要是收买了公共安全专家人员,民众要是收买了政丨府公务员,结果会是什么? 谁去打开这个结子?
新法家网友(2010-05-03 22:57:36.0)
    一个文强死了,数以万计的文强放心了
新法家网友(2010-04-23 16:46:15.0)
    那个人渣,死了就对了,重庆人民的福气
发表评论
                      请输入左则的验证码,再提交.
遵守本网提供的任何行为准则或其它通告;
保密您的服务账户密码;
如果您获悉与本服务有关的泄密行为,请立即通知我们。
自行配备上网和使用电信增值业务所需的设备,自行负担个人上网或第三方(包括但不限于电信或移动通信提供商)收取的通讯费、信息费等有关费用。
保证自己在使用各服务时用户身份的真实性,正确性及完整性。如果数据发生变化,您应及时更改。在安全完成本服务的登记程序并收到一个密码及账号后,您应维持密码及账号的机密安全。您应对任何人利用您的密码及账号所进行的活动负完全的责任,本网无法对非法或未经您授权使用您账号及密码的行为作出甄别,因此本公司不承担任何责任。
 


四川大学哲学研究所 |  独家网 |  国学网站 |  香港中国文化研究院 |  联合早报网 |  草根网 | 
时代Java教程 |  观察者网 |  环球网 |  文化纵横网 |  四月网 |  南怀瑾文教基金会 | 
新诸子学刊 |  学习时报网 |  求是网 |  善因文化 |  恒南书院 |  海疆在线 | 
版权所有:新法家网站  联系电话:13683537539 13801309232   联系和投稿信箱:alexzhaid@163.com     
京ICP备0507368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351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