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哲学纵横
李慎之:“封建”二字不可滥用 
作者:[李慎之] 来源:[] 2010-01-07

编者按:这是李慎之先生写给一位青年学者的一封信。信中提到的《中国知识分子的人文精神》一书,乃系知识分子丛书之中的一册。

读到你为《中国知识分子的人文精神》所写的序言,我十分赞成,十分高兴。

在目前这个时代,振兴中国文化,首先是振兴中国知识分子的人文精神,实在是太重要了。前一阵,在美国,看到一本研究中国的刊物上有一篇美国人写的文章,其中说,在中国今后可能遇到的各种危机之中,“核心的危机”是“民族性的危机”,因为中国人似乎正在失去中国人之所以为中国人的“中国性”。这话实在发人深省。看到青年一代能有同样的关怀,真有“天之未丧斯文也”的喜悦。

但是,必须申明,对你的“序言”,有一点是我所不能赞成的,就是对“封建”一词的滥用。下面,先抄一段我为纪念冯友兰先生逝世一周年而写的一篇文章中批评冯先生《中国哲学史新编》的一段话:

“多年来人们以讹传讹的‘封建’二字,冯先生过去是不用的,而现在则满目皆是,甚至按姚文元之邪说,把中国正规的‘封建’概念改为‘分封’。从这里,人们也可以认识到,早年博学明辩,晚年强立自反如冯先生也难于完全洗掉那个时代给人们的思想所造成的污染。”

你们这一代青年人可能已不会注意到,滥用“封建”这个词原来正是政治势力压倒“知识分子的人文精神”的结果。因为时下所说的“封建”以及由此而派生的“封建迷信”、“封建落后”、“封建反动”、“封建顽固”……等等并不合乎中国历史上“封建”的本义,不合乎从Feudal,Feudalism这样的西文字翻译过来的“封建主义”的本义,也不合乎马克思、恩格斯所说的“封建主义”的本义,它完全是中国近代政治中为宣传方便而无限扩大使用的一个政治术语。

严守学术标准,不肯随声附和的史学家是决不如此滥用“封建”一词的。不信,你查一查一生“未尝曲学阿世”的陈寅格先生的文集,决不会发现他会在任何地方把秦始皇已经“废封建、立郡县”以后的中国社会称作“封建社会”。

“积非成是”。我不会责怪你们这一代背负着历史因袭的重担的青年犯了“一犬吠影、百犬吠声”的错误。这个错误是我代人所犯下的。只是我们这一代人已经衰朽。“循名责本清源”,是所望于后生。

所幸的是青年一代文学家已经有人注意到了这个问题。两年多前,我收到湖北大学冯天瑜教授寄给我的《中华文化史》,书中即已专列《中国“封建”制度辨析》一节,可说已经开始了这一工程。

时下流行的看法是,封建主义束缚以致压杀了中国知识分子的人文精神。我的看法则相反,造成这种结果的是专制主义而非封建主义。历览前史,中国的封建时代恰恰是人性之花开得最盛最美时代,是中国人的个性最为高扬的时代。只要打开《左传》和《战国策》一看,就会发现在那个真正的封建时代有那么多铁诤铮的汉子以至妇女。你甚至会纳闷,中国人后来是不是堕落了?

我还记得小时候曾读过梁启超为想振起中国民族精神而编的一本传记集:《中国之武士道》。其取材大多来自于春秋战国。彼时除了荆坷、聂政这样的武士而外,文士如鲁仲连、颜(斤蜀)也是后世不多见的人物,更不用说孔、孟、老、庄了。老实说,上述我最推崇的中国人恰好就是中国封建时代的人,那么尊严,那么“强哉矫”。其后如《世说新语》中所描绘的六朝名士,《宋明学案》中所表现的道学先生,当然各有其可贵的风度、气象,然而总的来说要比那些封建时代的人物疲弱多了。

没想到在读过梁启超编的《中国之武士道》六十年之后,又能在今天读到你们编的《中国知识分子的人文精神》。我认为你们的用心是一样的。中国人都应当要做一个堂堂正正的人,中国必须挺起自己的脊梁来,这一点乃是共通的,永恒的。从你们这本书的出版也可以证明“中国性”是不会失落的。

                             1993年10月


相关文章:
·翟玉忠:中国传统上是一个反封建之国
·白彤东:“封建专制”是个狗屁不通的说法
·近年来学术界对“封建”及“封建社会”问题的反思
·曾飞:话说为“封建”正名
·周建明:“封建论”本质上是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产物

文章评论
新法家网友(2015-12-02 20:48:03.0)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文化革命还需要诋毁?
新法家网友(2011-04-13 09:48:54.0)
    五种社会形态说本来就是列宁为了证明社会主义合法性而自我创作的(1919)。我们一开始引用的马克思主义史观也大多是引用原苏联的。五朵金花御用文人耳。
新法家网友(2010-01-18 20:58:25.0)
    一个概念弄错了,就是错了,怎么会读出这么多东西,我服了楼上了。封建就是封土建国,周在灭商的情况下为统治商人而采取的措施。与中央集权是相对的一个概念。即使是马克思也是在指称西欧自罗马帝国崩溃以后日耳曼人入侵时,形成的那种非中央集权也并不统一的制度。他在称中国时用的是亚细亚生产方式。中国在秦以后当然不是马克思所指的封建社会,而是主要是皇帝和官僚的东方专制社会,表现在政体上只有一个威权中心。而且您举的前三个人都是所谓技术专家,不是知识分子。最后一个人不知道是谁。至于那两位,功罪自有公心评判,似不用这么急火攻心,虽说有为尊者讳一说,但毕竟人无完人~!
新法家网友(2010-01-12 22:57:42.0)
    楼上新法家网友(2010-01-12 22:03:57.0)的先生,以一种辱骂代替论争,倒是可鄙的。其他的不需细看,就可知其大谬了。
新法家网友(2010-01-12 22:47:47.0)
    上楼的先生,以一种辱骂代替论争,倒是可鄙的。其他的不需细看,就可知其大谬了。
新法家网友(2010-01-12 22:03:57.0)
    李慎之这样的人,极力诋毁文化革命到了变态的地步,转弯抹角指桑骂槐,无非是想说毛主席不好,共产主义不好,用心实在可鄙。立论以偏盖全,硬要以战乱时代个别人物的人格鲜明程度掩盖大规模战乱给人民带来的痛苦。同时混淆视听,无视我共产主义史学对封建制度在发展初期对历史发展贡献的肯定,诱导人们简单地认为我们的史学对封建制度是盲目否定的态度,真是“以文乱理、以文乱法”的典型。 中国传统知识分子,向来有心口不一的毛病,口有仁义道德,行则洒色财气,未进入政府则标榜才气,进入政府则成为腐败官僚,未进入体制内时发牢骚,进入体制内后无作为,此种表现于宋明封建社会转衰期和末期为最,流风遗韵至今不绝,即当代之以自由主义者自诩之流,如不浃髓自新,宜其屠戳尽绝。 真正代表中国知识界丰碑和方向的应该是华罗庚、钱学森、王选等求创新、重事功的人。是毛泽东、周恩来、郭人化若等理论与实践结合,言行如一不计身家性命,以天下为已任的人。
发表评论
                                  请输入左则的验证码,再提交.
遵守本网提供的任何行为准则或其它通告;
保密您的服务账户密码;
如果您获悉与本服务有关的泄密行为,请立即通知我们。
自行配备上网和使用电信增值业务所需的设备,自行负担个人上网或第三方(包括但不限于电信或移动通信提供商)收取的通讯费、信息费等有关费用。
保证自己在使用各服务时用户身份的真实性,正确性及完整性。如果数据发生变化,您应及时更改。在安全完成本服务的登记程序并收到一个密码及账号后,您应维持密码及账号的机密安全。您应对任何人利用您的密码及账号所进行的活动负完全的责任,本网无法对非法或未经您授权使用您账号及密码的行为作出甄别,因此本公司不承担任何责任。
 


四川大学哲学研究所   |    独家网   |    国学网站   |    香港中国文化研究院   |    联合早报网   |    草根网   |   
时代Java教程   |    观察者网   |    环球网   |    文化纵横网   |    四月网   |    南怀瑾文教基金会   |   
新诸子学刊   |    学习时报网   |    求是网   |    善因文化   |    恒南书院   |    海疆在线   |   
版权所有:新法家网站  联系电话:13683537539 13801309232   联系和投稿信箱:xinfajia8888@163.com     
京ICP备0507368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351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