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社会主义研究
李文采:政治体制改革是阶级斗争的最高体现 
作者:[李文采] 来源:[原创] 2009-03-09
摘要:政治体制改革就是阶级斗争,而且是最高级别的阶级斗争,是最根本的阶级斗争。政治体制改革是阶级斗争的最高体现。

      政治体制改革就是阶级斗争,而且是最高级别的阶级斗争,是最根本的阶级斗争。政治体制改革是阶级斗争的最高体现。为了进一步说明这个问题,我们先学习什么是“阶级斗争”。
  
  百度搜索“阶级斗争”:
  
  “阶级斗争指对抗阶级之间的对立和斗争”。“阶级斗争的根源在于不同阶级的经济地位和物质利益的对立。一切阶级斗争,都是在物质利益即经济利益互相对立和冲突的基础上发生的,归根到底也都是围绕着物质利益而进行的。在阶级社会里,阶级斗争首先在各个社会形态的两大基本阶级之间展开,如奴隶社会奴隶阶级和奴隶主阶级的斗争,封建社会农民阶级和地主阶级的斗争,资本主义社会无产阶级和资产阶级的斗争”。
  
  “在社会主义社会,剥削制度和剥削阶级被消灭了,但由于国内和国际的种种因素,阶级斗争还将在一定范围内长期存在,在一定条件下还可能激化。这种阶级斗争不同于过去历史上两个完整的对抗阶级之间的斗争,而是一种特殊形式的阶级斗争,是历史上阶级斗争在社会主义条件下的遗留,或者说是残余形态的阶级斗争。我国现阶段的阶级斗争,主要表现为广大人民同各种蓄意破坏和推翻社会主义制度的敌对分子的斗争。在社会主义社会,阶级斗争已经不是社会的主要矛盾”。
  
  的确,在真正的社会主义社会,阶级斗争已经不是社会的主要矛盾。可是,我们是社会主义社会么?
  
  问题就出在这里!
  
  改革前我们错误地把生产资料的全民所有、国家所有和政府所有等同起来,并在实践中依次取代。其实质是用官为主取代了民为主,用国家主义、实质是用官僚主义取代了社会主义。官僚主义阶级和人民大众的矛盾在社会上尖锐对立着。由于历史的局限性,毛泽东没有深刻认识到官僚主义阶级存在于官僚主义体制中。面对党内日益显现的官僚主义,毛主席认为中国已经完成了从资本主义向社会主义的改造,官僚主义的出现只是中国几千年封建思想的残余。他坚持以阶级斗争为纲,认为要紧的是来个文化思想大革命。他发动人民起来,大搞阶级斗争,期望通过割韭菜的方式打掉官僚主义阶级,打掉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结果,事与愿违。
  
  殊不知社会主义的羊毛只能长在社会主义的羊皮上。官僚主义的猪毛必然是长在官僚主义的猪皮上。社会主义的羊毛不可能长在官僚主义的猪皮上。官僚主义的猪毛不可能长在社会主义的羊皮上。可是,毛泽东没有意识到官僚主义的猪毛是长在官僚主义的猪皮上。毛泽东生硬要割官僚主义的猪毛,希望官僚主义的猪皮长出社会主义的羊毛来。这就是毛泽东的悲剧所在。
  
  尽管毛泽东晚年意识到了自己的错误。他说:一是路线不对头,二是制度有问题。这两条又是相互联系的,路线不对头,就不会改革制度;制度有问题,就有修正主义的基础。二者是统一的,是相辅相成的。这些道理是毛泽东在晚年发动、领导文革时一再讲的,尤其是在一九七四年底『理论指示』和一九七六年的『重要指示』中( 项观奇:捍卫毛泽东思想 发展毛泽东思想 )但是,毛泽东已经老了。他没有来得及贯彻他的这个正确思想,就撒手而去了。
  
  毛泽东带着遗憾走了。邓小平复出。邓小平坚决否定以阶级斗争为纲。他提出了“一个中心、两各基本点”的基本国策。
  
  问题是邓小平可以否定阶级斗争。但并不等于阶级斗争不存在。并不等于他解决了毛泽东尚未解决的官僚主义难题。也正是由于邓小平回避阶级斗争,只拉车,不看路,不问路,三十年之后,我们变成了官僚、半官僚半资本和资本主义。
  
  现在看来,一贯坚持以阶级斗争为纲的革命的左派是正确的。但是,他们身上也有致命的弱点。他们中的绝大多数人的思想尚且停留在文革早期的毛泽东的思想上,没有注意到毛泽东晚年关于社会主义制度的深刻思索(项观奇除外)。他们无视毛主席建立的违背社会主义原则的官僚体制的弊端,同样犯了寄希望于官僚主义的猪皮长出社会主义的羊毛的错误。
  
  所以,左派的同志们一定要明白了:无论是官僚阶级还是官僚资产阶级,都不是凭空产生的。他们都有各自依赖存在的经济基础和管理体制。官僚阶级依赖存在的经济基础和体制设计是全民生产资料所有权的代表权归政府所有和一元化的共产党的领导。官僚资产阶级的经济基础是官僚特权阶级和私人垄断资本相结合。如果我们找到了他们依赖存在的经济基础,从根本的制度和体制上予以铲除,这个腐朽阶级还能存在么?显然就没有了!这才是事半功倍的根本方法。而文化思想大革命的办法和阶级与阶级的直接斗争的方法,是完全不可能实现的办法,是已经被历史证明了的完全错误的办法。从这个角度来看,国家体制改革,尤其是政治体制改革就是阶级斗争,而且是最高级别的阶级斗争,是最根本的阶级斗争。政治体制改革是阶级斗争的最高体现。


相关文章:
·翟玉忠:春秋时代两大改革——管仲易齐与郭偃更晋
·紫虬:产业工人的维护者 ——李鹏同志的企业改革思想在今天的意义
·程碧波:我国科研评价体制改革势在必行 ​
·熊 辉:教材改革后,历史虚无主义并未从基础教育领域退场
·张捷:叶利钦的全面私有化改革,让俄罗斯变得百业凋敝、动乱频仍
发表评论
                  请输入左则的验证码,再提交.
遵守本网提供的任何行为准则或其它通告;
保密您的服务账户密码;
如果您获悉与本服务有关的泄密行为,请立即通知我们。
自行配备上网和使用电信增值业务所需的设备,自行负担个人上网或第三方(包括但不限于电信或移动通信提供商)收取的通讯费、信息费等有关费用。
保证自己在使用各服务时用户身份的真实性,正确性及完整性。如果数据发生变化,您应及时更改。在安全完成本服务的登记程序并收到一个密码及账号后,您应维持密码及账号的机密安全。您应对任何人利用您的密码及账号所进行的活动负完全的责任,本网无法对非法或未经您授权使用您账号及密码的行为作出甄别,因此本公司不承担任何责任。
 


四川大学哲学研究所   |    独家网   |    国学网站   |    香港中国文化研究院   |    联合早报网   |    草根网   |   
时代Java教程   |    观察者网   |    环球网   |    文化纵横网   |    四月网   |    南怀瑾文教基金会   |   
新诸子学刊   |    学习时报网   |    求是网   |    善因文化   |    恒南书院   |    海疆在线   |   
版权所有:新法家网站  联系电话:13683537539 13801309232   联系和投稿信箱:xinfajia8888@163.com     
京ICP备0507368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351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