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经世济民
余云辉:关于改革货币发行制度的建言 
作者:[余云辉] 来源:[红色文化网2022-3-22] 2022-03-27

在市场经济制度下,资本市场处于资源配置和财富分配的核心地位,直接影响着生产、分配、交换和消费,影响着社会就业和政治稳定。面对国际政治军事风云变幻和国内宏观经济的下行压力,中国需要从“市场经济顶层权力”的维度上,探索新的维护资本市场健康稳定发展的方法。“市场经济顶层权力”是指基础货币发行权、汇率定价权和资产定价权,其中,基础货币发行权处于核心地位,直接决定着股票市场和外汇市场的稳定与波动。因此,只有立足于基础货币发行权的制高点,才能找到稳定资本市场的根本方法。

为稳定资本市场,确保金融安全,避免资本市场异常波动对出台各项证券监管政策、财政税收政策、共同富裕政策以及对外政策的干扰和绑架,笔者建议:

第一、通过修订和完善人民银行法,改变人民币基础货币发行主要与美元流入数量挂钩的金融制度,实行人民币基础货币发行与中国资产和资源相挂钩的金融制度,其中,主要与中国资本市场上证券类资产的挂钩。中国央行主要通过购买股票和债券来实现基础货币投放,让中国货币主要锚定于中国资产,而不是境外流入的美元。央行可以直接购买资本市场有价证券并投放基础货币。这一货币发行制度可以有效震慑住一切企图利用各种大小题材恶意做空资本市场的国内外投资机构,同时可以有效避免资本市场异常波动对政府有关内政外交政策的绑架。

央行投放基础货币直接购买各类股票不会造成通货膨胀。央行通过资本市场投放货币来购买股票,一方面投资者得到了货币资本,另一方面央行得到了股票和债券等证券类资产。投资者的货币资本可以投入于商品生产和技术研发,增加产品的和服务的供给,推动产业升级和技术进步;央行持有的股票资产可以随着经济发展和企业股权升值而增值,从而增加人民币的含金量,有利于人民币的币值稳定。有些学者以通货膨胀为由,反对央行通过资本市场直接投放基础货币。这是错误的。日本央行持有日本股市40%以上市值,日本没有出现通胀,产业和科技发展良好,币值稳定。日本央行的经验值得学习。

2015年以来,“北上资金”(即境外流入国内股市的资金)多次主导着国内股市走势的大方向。中国是大国经济,却只有“小国金融”:美元主导货币发行、外资主导市场走势。“小国金融”无法与大国经济相匹配。这种现状必须改变。

只有立足于国内资本市场,以国内的股票和债券作为货币发行的锚定物,放弃美元作为人民币发行的主要锚定物,才能真正实现国内资本市场的稳定健康发展,才能减少海外美元资本热钱在资本项下的集中进出对国内经济循环的干扰与破坏,才能建立起以国内循环为主的、独立自主的经济体。

第二、在打通国内资本市场与央行货币发行之间通道的同时,应该严格限制境外的美元热钱进入国内资本市场和银行间市场。把资本市场和银行间市场吸引外资数量和外资增长幅度作为有关政府部门成绩进行大肆宣传,实属缺乏金融常识的错误的金融政绩观。

中国资本市场和银行间市场不应该成为泛滥的美元纸币完成其在华资本化、食利化的金融工具。中国金融市场的蛋糕属于中国的国民财富。中国应该允许海外人民币流入国内金融市场参与财富分配。只有这样,人民币才能受到中东产油国以及其它资源类国家和地区的欢迎。人民币只有具备了国际结算、国际储备、国际投资的职能,才能实现人民币国际化。金融市场是实体经济的反映。实体经济的有限性决定着金融市场可分配蛋糕的有限性。因此,国内金融市场只能服务于人民币资本化和人民币国际化,而不应该服务于美元纸币在中国的资本化和食利化。

第三、减持美国国债,增持“中概股”股权,把购买美国国债的一部分外汇储备切换为美国上市的“中概股”股权。选择优质的、被低估的、具有重要战略意义和科技属性的“中概股”先进行投资,把扣除国际贸易和投资结算之后剩余的外汇储备静悄悄地切换为“中概股”股权以及其它非美元资产,对确保国家外汇储备的安全与增值,避免未来中美冲突可能引发的制裁和冻结,具有重要意义。这是因为:

(1)“中概股”公司属于国内企业,美国政府无法实施有效的资产冻结,相反,一切体现为美元资产的外汇储备(包括美国股票和国债等)都可能在非常时期被美国政府所冻结。

(2)在近期“中概股”普遍暴跌百分之八九十的情况下,大部分中概股已经具备了应有的投资价值。此时,投资“中概股”有利于外汇储备的保值增值。

(3)在低价区大量增持“中概股”,提高某些重要企业(比如阿里巴巴、京东等)的股权比例,有利于增加国家在这类企业董事会和股东会的话语权。

国家利用外汇储备成立专项“中概股”股权投资基金,委托国内基金管理公司等本土专业机构进行管理,夺回海外资本市场“中概股”的定价权,可以增加中国资本在国际市场的话语权。

第四、提高国家发改委的金融地位,更好地发挥国家发改委在货币与金融领域的作用,更好地实现金融政策、财政政策与产业政策之间的协同。为此,人民银行应该划归国家发改委管理。日本央行归属财政部,中国央行应该归属发改委。

所谓“央行独立性”,来自于西方金融理论。根据“央行独立性”金融理论进行的中国央行制度改革,造成了美元储备主导中国基础货币发行,造成了人民币基础货币发行对美元流入数量的依附,并最终导致人民币作为主权货币丧失了主权意义上的独立性:人民币不再主要服务于人民,而是主要服务于美元。这是目前中国诸多经济金融问题的总根源。货币是经济体的血液,央行是货币血液的源头。货币血液源头被严重污染,就不可能形成健康的经济体。

美国控制之下的世界银行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所鼓吹的央行货币政策独立性,只是新自由主义的理论幌子,其真实目的是为美元纸币在中国实现资本化、食利化、并主导中国货币发行进行造势和布局。当中国陷入美元储备主导中国基础货币发行的陷阱的时候,当外资进出可以主导中国资本市场走势而与实体经济发展无关的时候,当中国境内的机构投资者甚至散户每天都关心美联储货币政策和“北上资金”进出情况的时候,所谓中国央行货币政策的独立性已经破产了。在货币金融制度的改革方面,美国挖了一个陷阱,中国掉进去了,现在需要爬出来。

在市场经济制度下,资本市场是资源配置和财富分配的枢纽。国家发改委必须借助资本市场,才能更好地履行资源配置和财富分配的职能。因此,国家应该强化国家发改委的宏观经济管理职能,应该把人民银行置于国家发改委的领导之下,应该由国家发改委统筹和管理金融货币,并调节和引导资本市场。国家发改委应该恢复其宏观经济的计划与管理职能,并更名为“国家宏观经济计划与管理委员会”。

只有拆除基础货币发行与资本市场之间的壁垒,自主掌控中国市场经济的“顶层经济权力”,才能维持资本市场的稳定与发展,避免暴涨暴跌和周期性的政策救市;才能更好地发挥资本市场的资源配置与财富分配作用,避免资本市场绑架税制改革和共同富裕政策;才能巩固和发展社会主义经济制度,夯实共产党执政的经济基础。

2022年3月19日

(作者简介:余云辉,新法家网站学术顾问、中国社科院世界社会主义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中国红色文化研究会学术委员会委员、昆仑策研究院特约研究员、福州大学民建经济研究院特聘研究员。)




相关文章:
·余云辉:是谁把美元拉下了神坛?
·余云辉:中国为何没有大牛市?
·吕德文:基层建设必须坚持“又红又专”——关于上海疫情防控
·余云辉:关于改革货币发行制度的建言
·林治波:关于中医药发展的十五条建议
大六经工程 |  国学网站 |  香港中国文化研究院 |  联合早报网 |  时代Java教程 |  观察者网 | 
环球网 |  文化纵横网 |  四月网 |  南怀瑾文教基金会 |  学习时报网 |  求是网 | 
恒南书院 |  海疆在线 | 
版权所有:新法家网站  联系电话:13683537539 13801309232   联系和投稿信箱:alexzhaid@163.com     
京ICP备0507368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351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