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资本主义研究
[德]乔纳丹·泰纳鲍姆:金融癌症,世界金融和经济秩序总危机 
作者:[乔纳丹·泰纳鲍姆] 来源:[] 2008-11-21

中译文载于《经济社会体制比较》1996年第7期;马宾/译
 

在哈利法克斯高峰经济会议时,法国总统希拉克说到现在世界金融市场上存在一个庞大的投机泡沫。希拉克警告世界经济面临危险,说这是“金融癌症”,它是由金融体系的不健康状况造成的。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法国经济学家阿莱(Maurice Allais)曾不断地把近来世界金融体系发展趋势说成是“发疯”。在1994年法国“世界报”的连载文章中,阿莱警告说,世界经济已成为“赌场”,在这个赌场中,每日金融交易与实物物品贸易有关系的不超过2%。大量的纯粹“虚拟的”金融资产近年来无控制地增长,结合整个世界的真正物质生产的停滞和下降,已经造成近世纪全球性金融崩溃的条件。

  这一可能性正在一些西方经济学家中公开地讨论。而美国经济学家拉鲁什(Lyndon La-Rouche)的分析最为严格和具有建设性。在1994年6月,拉鲁什发表一篇题为《即将到来的金融市场的解体》的文章中,根据他对经济和金融过程的分析,他预言:“近期内现行世界金融和货币体系即将解体。崩溃可能发生在今春,或者夏天,或者秋天;可能在下一年;几乎可以肯定在克林顿任期”。

  拉鲁什说,只有美国和其他主要国家政府行动起来,对金融体系加以控制,并将主要金融和货币机构改组,这个全球金融体系的总崩溃和解体才能制止。如果实行这一改组,并结合重建世界经济的物质基础,其办法是搞大规模基础设施和现代技术项目;那末,就能从先进金融体系的破产确实导致出世界经济的积极发展。但问题是:各国政府,特别是美国政府,来得及有这个政治愿望吗?

    金融危机的新阶段

  自从1994年夏季拉鲁什的文章发表后,在世界各地连续发生一系列大金融危机。这些危机确是世界危机过程的征兆。让我们看几个例子:

  美国一个最大和最富地区的地方政府——加州桔县,1994年2月6日宣布破产。破产的直接原因,是金融市场上因投机而遭巨大财政损失。与美国其他很多地方政府一样,桔县官员把大额税收收入投资到所谓“衍生工具”和其他期货。事实是,由于经济状况不佳,美国很多地方政府不能支付教育经费、医疗费用、警察和其他公共服务费用。所谓金融专家就鼓励地方官员去从事投机,用投机赚钱作为地方的附加收入来源。这种主意,已经造成灾害。桔县情况是最严重的,其实很多其他地方政府也因投机遭受不小损失,甚至接近破产。而这些损失最后还得由砍掉公共服务费和基础设施维修费来弥补。

  加州桔县破产两星期后,墨西哥金融体系几乎因为墨通货比索的崩溃而垮台。在很短时间内,墨西哥中央银行的外汇储备一下子减到几乎为零。墨西哥外债为1830亿美元,1995年需还外债650亿美元,而外汇储备只有30亿美元。政府已不能出售国库券,国家濒临破产。握有墨西哥大部分债务的美国银行系统,受直接威胁。而且,危机扩展到阿根廷和其他南美洲国家。这一瞬间连锁崩溃的危险,只是由于有一大批金融手段支撑才被阻止,主要是美国宣布给予总额约为520 亿美元紧急贷款以及其他对墨西哥金融系统及其国际债主的支撑措施。事实是,这些“紧急措施”根本没有解决墨西哥危机,而只是使不可避免的大批坏帐出现时间拖延而已。

  墨西哥灾难后,1995年上半年,随之又出现了一个空前的国际货币危机。一方面,欧洲货币系统几乎为几家通货,包括西班牙比索、瑞典克朗和意大利里拉在币值上的崩溃所摧毁;另一方面,美元与德国马克和日元比率降到历史最低水平。不用说,危机与美元贬值一起还在继续。

  2月份,又传来了英国著名巴林银行由于在衍生工具和其他期货市场上投机造成巨额损失而失败的消息。实际上,巴林银行的戏剧性垮台,只是英国金融机构包括出名的伦敦劳埃德保险公司以及若干著名银行深刻危机的一部分。

  与此同时,法国政府被迫大肆干预支持最大的里昂信托银行,该银行由于涉足房地产市场和所谓“垃圾债券”投机,而遭到很大损失。法国政府不得不筹集200亿美元的紧急贷款,还有其他措施来支持里昂信托银行。但是,这只是法国金融危机的一部分,危机还在发展。法国银行界手边存有估计超过3000亿美元的坏帐,主要也是与房地产市场的崩溃有关。这一危机同时向保险业部门扩展,例如向国家保险公司(GAN)扩展,该公司亏空了150亿法郎。

  同时,日本金融体系正为战后最为严重的危机所震撼,有几家最大的金融机构已经破产。1995年7月底和8月初,危机爆发带来宇宙信用社崩溃。据传,宇宙有40亿美元收不回来,成为坏帐。8月末,在日本第二大信用联合银行(木津信用社)发生混乱,官方公布说有约60亿美元坏帐。同时,兵库银行破产。总起来说,据较确定的估计,日本银行手中总数超过12000亿美元的坏帐。问题是,政府和纳税人要拿出多少钱来挽救银行体系,这正是日本当前最大的政治问题。为让银行得到更多一点,日本中央银行已把贴现率降低到几乎等于零。这种办法,也为其他国家的中央银行所考虑。但是,要想用这种复原回归战略挽救金融体系,很容易招致如同德国在1922—1923年爆发那样的全球高通货膨胀。

  在日本,由于对银行系统失去信心和害怕总崩溃,人们大量增购黄金。但是,不只是日本在购买黄金,西方当局的金融业者也大量购进黄金、白银和其他值钱的“硬”商品。根据我们的估计,这些金融业者与一些英国和欧洲大陆的寡头家族,现在认为总的金融崩溃是可能的,或甚至是不可避免的。人们该能记得,1929年10月金融大崩溃前7个星期,信息灵通的“内幕人”就开始从股票市场撤出他们的投资。同样的情形也在1987年8月纽约股票市场崩溃之前发生。同样的过程现在我们看到正在发生。

  我举的是金融危机新阶段的几个例子,这些金融危机在1994年6 月拉鲁什预测发表后变得更为明显。还有许多我都未说,我未说阿根廷银行危机,巴西银行危机,俄罗斯近来的银行危机,瑞典和意大利的金融危机,以及在某些亚洲金融市场的金融危机。我还可以举出德国的公共财政和私营金融,因涉及1989年后公共债务的大量增加而产生的危机。自从德意志银行的主席赫尔亨森(Alfred Herrhauson)死后,德国经济和银行体系严重地受了“金融爱滋病”的感染。

  说实在的,如果我们一一列举当今世界的国家,我们会发现,差不多所有国家都有大量财政和经济的困难,差不多无处不是,经济背着公债和私债的沉重包袱,慢性的失业,大多数人口物质生活水平下降。这不仅是大多数所谓第三世界国家的情形,而且也是工业化国家的情形。例如在美国,支付累积的债务和利息,占去了国内生产总值的40%!此外,还有前苏联经济的崩溃。虽然亚洲的一部分国家,包括中国,经济有所增长,我们不能忘记,表面增长的大部分是与“泡沫”有关,即与房地产价格增长有关。

    原因何在?

  要做一个好大夫,必须懂得疾病与其症候之间的区别。再则,在我们能判断每一个别症候之前,必须知道患者的总体情况。当我们希望了解世界经济疾病时,也必须用这个方法。

  直到最近,大多数头面经济学者和金融专家仍不想知道有一个整个世界金融体系危机的存在。他们不同意拉鲁什关于整个系统的全面崩溃在出现的观点。他们辩解说,墨西哥危机,法国危机,日本危机等各有不同的原因,相互没有关系。他们说,“没有什么总危机”。直到今天,很多这些专家承认有疾病的征兆,但不承认有疾病。有些专家,简直是为人不正直;他们和他们代表的金融业早已秘密地准备崩溃,至于另一些人关键是方法问题。

  这一点特别重要,因为,为了能正确了解当前金融危机,必须克服一定的概念困难。这正是为什么很多专家们,他们知道大量事实,但却对形势估计完全错误的原因,当今的危机不是经济学教科书描绘的周期性的危机。现今的危机是一种与某种经济政策和思想失败有关的垮台的危机。

  这个观点曾为出名的法国经济学家阿莱在某种程度上强调过。1993年年底,阿莱在“费加罗报”发表了一系列文章,在这些文章中他批评了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世界银行和欧洲共同体关于世界贸易自由化的政策。例如,他尖锐地批评在世界银行、欧洲共同体研究中使用的所谓“乡村/城市——北方/南方模型”(RUNS)的经济模型。阿莱指出了世界银行方法论的“基本错误”。他指出,RUNS模型和基于这个模型的研究,在科学上是不合格的。他在结论中说:“世界银行关于世界经济收获很大的预测,是为给政治政策施加影响。伪科学的面具,只能愚弄幼稚无知的人。根据这样的结论作出代表世界千百万人民意见的决策,岂不是可笑。世界银行的报告,使人迷惑不解,它只为头脑简单的教条主义的无控制的自由贸易思想所欢迎”。

  阿莱非常清楚地作出他的结论,说近年来经济政策的主流是极端的贸易无管制、贸易自由化、私有化和金融市场的开放。这种趋势,在不可避免地引向灾难。

  对于现在的危机,拉鲁什曾作了极严格的分析。拉鲁什发现并采用的分析方法,从承认经济过程的双重性质开始。为了了解金融体系中发生了什么,只限于研究体系本身是不够的。关键的事情是了解:

  (1)金融和货币过程;(2)实物产品的生产、分配和消费过程,包括技术进步,换句话说,即“物质”(实物)经济之间的关系。
  实物经济的最高准则是劳动生产力的增长率,它测度每单位地球面积维持日益增长的人口密度的能力。

  拉鲁什的主要的科学贡献是在实物经济学领域,他首次创立和发展了这个严格的方法,测量劳动生产力的增长率与科技进步率之间的关系。这一关系决定于人与宇宙自然的性质,这是一个物理学问题。广义地说,它包括人类精神创造过程。一般数学方程是解决不了的。同理,要想用货币和金融手段成功地“运行”经济是不可能的。

  为诺依曼(John Von Neumann)博弈论所典型化的数理经济学,当应用到整个经济的实践时,是最为危险的,犹如发疯。过去美国、德国、日本和其他所谓资本主义经济成功的原因是,他们正好不是根据为“撒切尔主义”典型化的“自由市场”思想,也不是根据各种各样的货币理论。他们之所以成功,是因为“实物经济”在国民经济政策中占有重要的地位。换句话说,之所以成功,是各国政府坚持经常控制和调整经济发展总方向以克服所谓“自由市场”的盲目冲动。实物经济必须管着金融体系,而不是别的什么办法。

  实际上,我们可以清楚看到,现在的灾害的形势是由于激进的“自由市场”思想传播和违反实物经济原则而造成的。早在60年代中期,美国和其他一些国家已经开始实行根本性的经济和金融政策的变革,但结果造成了金融体系和实物经济“脱节”,放纵类似癌症般的债务增长和纯粹人为的“虚拟”金融资本,这些都是牺牲真实的实物经济。

    金融泡沫和实物经济

  在1970年,该年即是固定汇率崩溃的头年,国际外汇交易额约6 倍于物质产品总量。今天,外汇交易额大于世界市场上进出口总价值的60倍。现在估计,每天约有20000亿美元的外汇交易,其中大多是与物质产品的生产和贸易无关。

  我们可以根据美国情况清楚地追溯这种变化。我们看到从1966年起,给制造业的信贷锐减。现在,与制造业相比,给金融和房地产冒险投资的新信贷是制造业的3倍。

  美国经济中纯粹的虚拟金融增长趋势证明:在1973年差不多所有期货合同(98%以上)都是在产品和金属。现在实物商品的贸易,大大低于期货交易的50%。

  最近是以金融“衍生”工具形式出现的虚拟资本的暴涨。我想指出,衍生期货的暴涨阶段,是在所谓“垃圾债券”市场崩溃开始的,疯狂的投机现象导致1987年出名的“十月崩溃”。衍生工具被吹作保护在市场不稳中免受损失的灵巧工具。但旋即清楚,衍生工具本身变成金融市场上纯粹投机行为的扩大媒介,而且其规模为前所未见。

  美国的形势也成为世界经济灾难的债务增长的范例。1990年美国经济花13000亿美元先付利息!1990年单是还债就占GDP的35%。自那以后,还有增加。

  我还可以举出很多例子。瑞典是个小国,它的公共债务现在是1750亿美元,或者是它的GDP的90%,意大利的公共债务12000亿美元,或者是它的GDP的112%。我还可以加上所谓第三世界的债务危机,以及前苏联和东欧国家的情形。

  我提醒,这种债台高筑是以各种金融实体和个人的金融资产名义存在的。公共和私人债务市场是形成其他金融工具衍生期货等的基础,他们利用在金融界周知的“杠杆”原则。

  总之,世界经济的巨大的金融财富价值,其形式是一个倒置的金字塔。在金字塔的底层是我们的实际的物质产品,在其上是商品和真实的服务商业贸易。再在其上,我们有复杂的、名义的债务、股票、通货、商品期货等等的结构。最后在其顶层是衍生期货以及其他纯粹的虚拟资本。实际上,真正的形式很象是几何上的“双曲线”。这个怪物用一种很不平衡的方式增长。上层从衍生期货开始,较之下面各层长的快得多。从而这个形状长得越来越变形;但是,在这个很薄的真实的实物经济的金字塔基础上会发生什么呢?

  实际上,它根本不长了。而且可以看出,根据严格的标准,世界实物经济作为一个整体已经停滞,甚至从70年代已经下降。这一事实,甚至反映在世界人均和绝对基本商品的生产的简单统计上。

  重要的一点必须指出:世界经济的实物产出的增长部分,从生产部门移到各种“服务”和移到在服务部门的家庭消费中去。甚至在中国也可以看到这种趋势。天真的人们在想,装璜漂亮的办公大楼和宾馆构成经济增长。但是,实际上,这种建设却是从经济生产基础中挖出的实物财富。虽然这里有些服务膨胀也许是有用的,大部分却是浪费。它耗费中国的真实经济,把可用于生产基础设施现代化的宝贵的资源耗费了。不消说,这种豪华的建筑是与中国境内境外房地产市场及其他金融市场虚拟资本的增长是密切相关的。

  综观全球的形势,我们看到回流到农业、工业和基础设施,以及回流到生产劳动的工人的物质消费的实物产出部分实际在日益减少。正如我已指出,在基本物品的关键部门中,人均总产出在停滞和下降。但同时,虚拟资本却以加速度在增长。这种真实的实物过程和人为的“纸上利润”之间的差距,正表征着“金融爱滋病”。这是所谓“智利奇迹”的情形,它预示要走“墨西哥奇迹”的同一道路。

  在美国,这种过程早已在60年代开始,而且从那时起在加速进行着。它与所谓“后工业社会”政策紧密联系着。有的人认为这是由于技术改进,从而有可能大量削减工业劳动力。但是,更切实地考察,美国经济真实的实物生产,不论从人均和地均计量,均比过去20年有切实的缩减。美国今天全面地依靠工业和农业产品的大量进口,很多种产品不再生产,或者生产的数量大大低于本国需求。大量进口这些产品,其价格大大低于在美国生产的实际成本。办法是靠不公平的贸易、低工资水平,和对很多发展中国家用便宜出口还债进行剥削和掠夺。再则,美国很大部分城市的基础设施,以及其他基础设施,缺乏维修,而很大部分前中产阶级人口现在在贫困中生活。

  总起来,“后工业社会”是一个骗局——想象的生动“神奇”的增长从未出现。

  真正发生的是美国生产基础和整个世界经济在被金字塔型的金融泡沫所“吮吸至死”。这是可以极其清楚地看到的:沉重的债务包袱,使农业和工业,甚至整个政府一蹶不振。但实际是,整个金融泡沫,直接或间接地在“挖”世界经济物质基础流出的日益增长的收入。

  很多西方经济学家和金融专家还在否认这点。有的甚至说,虚拟金融财富的暴涨,与实物生产无关,它是经济史中积极的成就和成功的革命。他们反对大量投机活动是有害和危险的说法。但是,这一观点,忽视了关于经济过程的真实性的事实。

  现在让我们总结一下,为什么现在的世界金融体系的“金字塔”命定在不远的将来要崩溃。

  (1 )金融体系的可信度和稳定性归根到底以相信货币资产最后能变成实物为基础。一旦信誉动摇,则整个结构将崩溃。

  (2)如同各种投机泡沫一样,金融财富“金字塔”必须增长以避免崩溃。一般说,把虚拟财富维持在倒置的金融金字塔上任何特定水平上,有赖于有多大能力从金字塔下一层资产中取得收入。

  (3)但是,在金字塔的底层,在日益增长的债务负担以及其他对“金字塔”支付的负担下,实物经济在停滞甚至萎缩。榨取收入以稳定债务机构和其余金融“泡沫”,已采取日益野蛮残酷的甚至斩尽杀绝的形式。拉鲁什指出,前苏联的做法,即所谓“休克疗法”就是一个例证。

  (4)不可避免的时间一到,世界实物经济被掠夺耗尽到一定时候,即再不能输送维持整个金融机构所必需的日益增长的收入流的水平的时候,到这个时候,或者在此之前,整个金字塔解体。

  (5)因为用以建立整个机构的是金融“杠杆”原则,解体过程必然是迅速的连锁反应形式。整个世界金融体系可能一夜之间就垮掉。
  根据一方面对实物经济的研究,另一方面对金融体系的研究,得出的结论是,崩溃的时刻并不太远。

  但是我想强调一下,并不需要把金融体系灾难性地熔化掉。我想政府——特别是各国政府合作行动,还能阻止无控制的解体。很明显,考虑美元的地位以及其他理由,美国政府有决定性的重要性。拉鲁什提出必须遵循的指导思想是:改组金融体系。很简单,象对破产公司一样处理金融体系。有关机构必须置于严格的政府监管之下,当体系改组时,上万亿美元的还不起的债务和废弃无用的虚拟资产必须根据严格准则冲销。

  同时,必须偿还的则继续下去,以维持主要的生产、贸易和其他必要的活动。现在的美国联邦储备的典型的中央银行体系,必须代之以洲银行的合作制,按类似汉密尔顿(Alexander Hamilton)建立的那些原则运作,发行大量新的通货。用长期的、低利的信用贷款,发展经济的生产基础,特别要强调基本的基础设施,大的合作项目如运输、水利、能源和交通通信有重要意义,如发展“欧亚大陆桥”(“新的丝绸之路”)。多数情况下,金融改组要结合货币改革。但是,重要的是在制订经济和金融政策时回到实物经济。

  在金融体系总崩溃后,也要应用基本原则。但是,在那个时候,麻烦和危险将更多更大。

  在某些方面,用类似罗斯福总统在“大恐慌”后恢复美国经济所采取的办法。这正是一个历史的参考。

  自然,最重要的是在各国科学工作者和负责官员中进行一系列的考察和对该问题的讨论,以求得到共识(至少在主要国家之间),达到共同行动的目的。我想,中国对此能起重要作用,我们希望我们的意见,能帮助推动必要的对话。


相关文章:
·乔纳森·莱昂斯:作为西方文明缔造者的穆斯林
·[德]乔纳丹·泰纳鲍姆:金融癌症,世界金融和经济秩序总危机

文章评论
新法家网友(2008-11-21 13:41:14.0)
    人性的贪婪 无止境的欲望 疯狂资本的发展 庞大的官僚开支 长期的国际均势军事对峙  手段变为目的本身
发表评论
                              请输入左则的验证码,再提交.
遵守本网提供的任何行为准则或其它通告;
保密您的服务账户密码;
如果您获悉与本服务有关的泄密行为,请立即通知我们。
自行配备上网和使用电信增值业务所需的设备,自行负担个人上网或第三方(包括但不限于电信或移动通信提供商)收取的通讯费、信息费等有关费用。
保证自己在使用各服务时用户身份的真实性,正确性及完整性。如果数据发生变化,您应及时更改。在安全完成本服务的登记程序并收到一个密码及账号后,您应维持密码及账号的机密安全。您应对任何人利用您的密码及账号所进行的活动负完全的责任,本网无法对非法或未经您授权使用您账号及密码的行为作出甄别,因此本公司不承担任何责任。
 


四川大学哲学研究所   |    独家网   |    国学网站   |    香港中国文化研究院   |    联合早报网   |    草根网   |   
万联数据   |    观察者网   |    环球网   |    文化纵横网   |    四月网   |    南怀瑾文教基金会   |   
新诸子学刊   |    学习时报网   |    求是网   |    善因文化   |    恒南书院   |    海疆在线   |   
版权所有:新法家网站  联系电话:13683537539 13801309232   联系和投稿信箱:xinfajia8888@163.com     
京ICP备0507368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351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