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法家经典
魏源:《老子本义·论老子》 
作者:[魏源] 来源:[] 2008-09-11

 一

文景曹参之学岂深於嵇阮王何乎。而西汉西晋燕越焉则晋人以庄为老。而汉人以老为老也。岂独庄然。解老自韩非下千百家。老子不复生。谁定之。彼皆执其一言而阂诸五千言者也。取予翕辟。何与无为清静。刍狗万物。何与慈救慈衞。玄牝久视。何与后身外身。泥其一而诬其全。则五千言如耳目口鼻之不能相通。夫不得言之宗。事之君。而徒寻声逐景於其末。岂易知易行而卒莫之知且行。以至於今泯泯也。老子曰。有之以为利。无之以为用。非不知有无之不可离。然以有之为利。天下知之。而无之为用。天下不知。故恒托指於无名。藏用於不见。损之又损。以至於无为。无为之道。必自无欲始也。诸子不能无欲。而第慕其无为。於是阴静坚忍。适以深其机而济其欲。庄周无欲矣。而不知其用之柔也。列子致柔矣。而不知无之不离乎有也。故庄列离用以为体。而体非其体。申韩鬼谷范蠡离体以为用。而用非其用。则盍返其本矣。本何也。卽所谓宗与君也。於万物为母。於人为婴儿。於天下为百谷王。於世为太古。於用为雌为下为玄。故如盖公黄石之徒。敛之一身而徼妙浑然。则在我之身已羲皇矣。卽推之世而去甚去奢。化嬴秦酷烈为文景刑措。亦不啻后世羲皇矣。岂若刑名清谈长生之小用而小弊。大用而大弊邪。吾人视婴乃如昨日也。万物之於母无一日离也。百谷於其王未尝一日离也。动极必静。上极必下。曜极必晦。诚如此则无一物不归其本。无一日不有太古也。求吾本心於五千言而得。求五千言於吾本心而无不得。百变不离宗。又安事支离求之乎。反本则无欲。无欲则致柔。故无为而无不为。以是读太古书。庶几哉。庶几哉。 
 
 二

老子道太古道。书太古书也。曷徵乎。徵诸柱下史也。国史掌三皇五帝之书。故左史在楚。能读坟索。尼山适周。亦问老聃。今考老子书谷神不死章。列子引为皇帝书。而或以五千言皆容成氏书。至经中称古之所谓。称建言有之。称圣人云。称用兵有言。故班固谓道家出古史官。庄周亦谓古之道术有在於是者。关尹老聃闻其风而悦之。斯述而不作之明徵哉。孔子观周庙而嘉金人之铭。其言如出老氏之口。考皇览金匮。则金人三缄铭。即汉志黄帝六铭之一。为黄老源流所自。藏室柱史。多识择取。学焉而得其性之所近。故其书如丧礼处战胜之义。皆深知礼意。而又有失道德而后仁义而后礼之言。则知吏隐静观。深疾末世用礼之失。疾之甚则思古益笃。思之笃则求之益深。怀德抱道。白首而后著书。其意不返斯世於太古淳朴不止也。气化递嬗。如寒暑然。太古之不能不唐虞三代。唐虞三代之不能不后世。一家高曾祖父子姓。有不能同。故忠质文皆递以救弊。而弊极则将复返其初。孔子宁俭毋奢。为礼之本。欲以忠质救文胜。是老子淳朴忠信之教。不可谓非其时。而启西汉先机也。然删书断自唐虞。而老子专述皇坟以上。夫相去太远者。则势常若相反。故论常过高。乃其学固然。非故激而出於此也。河上公曰。老子言我有三宝。一慈。二俭。三不敢为天下先。慈非仁乎。俭非义乎。不敢先非礼乎。易日。德言盛。礼言恭。又曰。昔吾有先正。其言明且清。老子有焉。然则太古之道徒无用於世乎。抑世可太古而人不之用乎。曰圣人经世之书。而老子救世书也。使生成周比户可封之时。则亦嘿尔已矣。自非然者去甚去奢去泰之指。必有时而信於天下。夫治始黄帝。成於尧僃於三代。歼於秦。迨汉气运再造。民脱水火。登衽席。亦不啻太古矣。则曹参文景。斲琱为朴。网漏吞舟。而天下化之。盖毒痡乎秦。酷剂峻攻乎项。一旦清凉和解之。渐进饮食而勿药自愈。盖病因药发者。则不药亦得中医。与至人无病之说。势易而道同也。孰谓末世与太古如梦觉不相入乎。今夫赤子乳哺时。知识未开。呵禁无用。此太古之无为也。逮长天真未漓。则无窦以嗜欲。无芽其机智。此中古之无为也。及有过而渐喻之。感悟之。无迫束以决裂。此末世之无为也。时不同无为亦不同。而太古心未尝一日废。夫岂形如木偶而化驰若神哉。老氏书赅古今。通上下。上焉者羲皇关尹治之以明道。中焉者良参文景治之以济世。下焉者明太祖诵民不畏死而心减。宋太祖闻佳兵不祥之戒而动色。是也。儒者自益亦然。深见深。浅见浅。余不能有得於道而使气焉。故贪其对治而三复也。 
 
 
 三

呜呼。道一而已。老氏出而二。诸子百家出而且百。天下果有不一之道乎。老氏徒惟关尹具体而微。无得而称焉。传之列御寇杨朱庄周。为虚无之学。为为我之学。为放旷之学。列子虚无。释氏近之。然性冲恉邃。未尝贵我贱物。自高诋圣。诬愚自是。固亦无恶天下。杨朱而刑名宗之。庄周而晋人宗之。入主出奴。罔外二派。夫杨子为我。宗无为也。庄子放荡。宗自然也。岂自然不可治身。无为不可治天下哉。老之自然。从虚极静笃中。得其体之至严至密者以为本。欲静不欲躁。欲重不欲轻。欲啬不欲丰。容胜苛。畏胜肆。要胜烦。故於事恒因而不倡。迫而后动。不先事而为。夫是之谓自然也。岂滉荡为自然乎。其无为治天下。非治之而不治。乃不治以治之也。功惟不居故不去。名为不争故莫争。图难於易。故终无难。不贵难得之货。而非弃有用於地也。兵不得已用之。未尝不用兵也。去甚去奢去泰。非并常事去之也。治大国若烹小鲜。但不伤之。卽所保全之也。以退为进。以胜为不美。以无用为用。孰谓无为不足治天下乎。老子言绝仁弃义。而不忍不敢。意未尝不行其间。庄周乃以徜徉玩世。薄势利遂诃帝王。厌礼法则盗圣人。至於魏晋之士。其无欲又不及周。且不知无为治天下者果如何也。意糠粃一切。拱手不事事而治乎。卒之王纲解纽。而万事瓦裂。刑名者流。因欲督责行之。万物一付诸法。而已得清净而治。於是不禁己欲而禁人之欲。不勇於不敢而勇於敢。不忍於不忍而忍於忍。煦煦孑孑之仁义退。而凉薄之道德进。岂尽老子道乎。岂尽非老子道乎。黄老静观万物之变。而得其阖辟之枢。惟性逆而忍之。静胜动。牝制牡。柔胜刚。欲上先下。知雄守雌。外其身而身存。无私故能成其私。所谓反者道之动。弱者道之用也。后人以急功利之心。求无欲之体不可得。而徒得其相反之机。以乘其心之过不及。欲不偏不弊得乎。老子兢兢乎不敢先人。不忍伤人。而学者徒得其过高过激。乐其易简直捷。而内实决裂以从己。则所见之乖谬使然也。庄子天下篇。自命天人。而处真人至人之上。韩非解老。而又斥恬澹之学恍惚之言为无用之教。岂斤斤守老氏学者哉。汉人学黄老者。盖公曹参汲黯为用世之学。疏广刘德为知足之学。四皓为隐退之学。子房犹龙。出入三者。体用从容。汉宣始承黄老。济以申韩。其谓王伯杂用。亦谓黄老王而申韩伯也。惟孔明澹泊宁静。法制严平。似黄老非黄老。手写申韩敎后主。而实非申韩。呜呼。甘酸辛苦味不同。蕲於适口。药无偏胜。对症为功。在人用之而已。内圣外王之学。暗而不明。百家又往而不返。五谷荑稗同归无成。悲夫。知以不忍不敢为学。则仁义之实行其问焉可也。 
 
 
 三

呜呼。道一而已。老氏出而二。诸子百家出而且百。天下果有不一之道乎。老氏徒惟关尹具体而微。无得而称焉。传之列御寇杨朱庄周。为虚无之学。为为我之学。为放旷之学。列子虚无。释氏近之。然性冲恉邃。未尝贵我贱物。自高诋圣。诬愚自是。固亦无恶天下。杨朱而刑名宗之。庄周而晋人宗之。入主出奴。罔外二派。夫杨子为我。宗无为也。庄子放荡。宗自然也。岂自然不可治身。无为不可治天下哉。老之自然。从虚极静笃中。得其体之至严至密者以为本。欲静不欲躁。欲重不欲轻。欲啬不欲丰。容胜苛。畏胜肆。要胜烦。故於事恒因而不倡。迫而后动。不先事而为。夫是之谓自然也。岂滉荡为自然乎。其无为治天下。非治之而不治。乃不治以治之也。功惟不居故不去。名为不争故莫争。图难於易。故终无难。不贵难得之货。而非弃有用於地也。兵不得已用之。未尝不用兵也。去甚去奢去泰。非并常事去之也。治大国若烹小鲜。但不伤之。卽所保全之也。以退为进。以胜为不美。以无用为用。孰谓无为不足治天下乎。老子言绝仁弃义。而不忍不敢。意未尝不行其间。庄周乃以徜徉玩世。薄势利遂诃帝王。厌礼法则盗圣人。至於魏晋之士。其无欲又不及周。且不知无为治天下者果如何也。意糠粃一切。拱手不事事而治乎。卒之王纲解纽。而万事瓦裂。刑名者流。因欲督责行之。万物一付诸法。而已得清净而治。於是不禁己欲而禁人之欲。不勇於不敢而勇於敢。不忍於不忍而忍於忍。煦煦孑孑之仁义退。而凉薄之道德进。岂尽老子道乎。岂尽非老子道乎。黄老静观万物之变。而得其阖辟之枢。惟性逆而忍之。静胜动。牝制牡。柔胜刚。欲上先下。知雄守雌。外其身而身存。无私故能成其私。所谓反者道之动。弱者道之用也。后人以急功利之心。求无欲之体不可得。而徒得其相反之机。以乘其心之过不及。欲不偏不弊得乎。老子兢兢乎不敢先人。不忍伤人。而学者徒得其过高过激。乐其易简直捷。而内实决裂以从己。则所见之乖谬使然也。庄子天下篇。自命天人。而处真人至人之上。韩非解老。而又斥恬澹之学恍惚之言为无用之教。岂斤斤守老氏学者哉。汉人学黄老者。盖公曹参汲黯为用世之学。疏广刘德为知足之学。四皓为隐退之学。子房犹龙。出入三者。体用从容。汉宣始承黄老。济以申韩。其谓王伯杂用。亦谓黄老王而申韩伯也。惟孔明澹泊宁静。法制严平。似黄老非黄老。手写申韩敎后主。而实非申韩。呜呼。甘酸辛苦味不同。蕲於适口。药无偏胜。对症为功。在人用之而已。内圣外王之学。暗而不明。百家又往而不返。五谷荑稗同归无成。悲夫。知以不忍不敢为学。则仁义之实行其问焉可也。 
 
   四

老子与儒合乎。曰否否。天地之道。一阳一阴。而圣人之道。恒以扶阳抑阴为事。其学无欲则刚。是以乾道纯阳。刚健中正。而后足以纲维三才。主张皇极。老子主柔宾刚。而取牝取雌取母。取水之善下。其体用皆出於阴。阴之道虽柔。而其机则杀。故学之而善者则清净慈祥。不善者则深刻坚忍。而兵谋权术宗之。虽非其本真。而亦势所必至也。老子与佛合乎。曰否否。窈冥恍惚中有精有物。卽所谓雌与母。在佛家谓之玩弄光景。不离识神。未得归於真寂海。何则。老明生而释明死也。老用世而佛出世也。老中国上古之道而佛六合以外之敎也。故近禅者惟列御寇氏。而老子固与禅不相入也。宋以来禅悦之士。类多援老入佛。经云民不畏威。大威至矣。苏子由乃谓人苟於死生得丧之妄见。坦然无所怖畏。则吾性中光明广大之大威。赫然见於前矣。何异指鹿为马。种黍生稗。尊老诬老。援佛谤佛。合之两伤。何如离之两美乎。河上公注不见汉志。隋始有之。唐刘知几卽斥其妄。所分八十一章。与严君平道德指归所分七十二章。王弻旧本所分七十九章。皆大同小异又谷神子以曲则全章末十七字为后章之首。唐君相以绝学无忧系上章之末。讫元吴氏澄。近日姚氏鼐。又各以意合并之。而姚最舛矣。史迁统言著书五千余言。而妄人或尽剪语词以就五千之数。傅奕定本又多增浮文。王弻称佳兵不祥章。多后人之言。傅奕谓常善救人四语。独见诸河上之本。韩非最古。而所引恒逊於淮南。开元御注。而赘文臆加於食母。其他漓玄酒。和太美者何可胜道。矧夫流沙西去之诞。燕齐迂怪之谭哉。著其是。舍其非。原其本。析其歧。庶窃比於述而好古者。  
 

 

 


相关文章:
·诸玄识:黑格尔抄袭老子
·梁宇辉:八卦九象和《老子》的创作方法、分章及章序
·梁宇辉:什么是老子之道 -- 从两个视角看懂《老子》
·王干城:老子——法治中国的文化起点
·王德岩:老子的“道”与“路”——老子的文化形象与《道德经》的解读途径

文章评论
华军(2008-09-12 11:11:55.0)
    对汉称颂有佳,却对秦大不为然大,魏源不了解秦啊
华军(2008-09-12 10:54:32.0)
    好文章!只是古文太难懂,有几人愿意读?
发表评论
                                  请输入左则的验证码,再提交.
遵守本网提供的任何行为准则或其它通告;
保密您的服务账户密码;
如果您获悉与本服务有关的泄密行为,请立即通知我们。
自行配备上网和使用电信增值业务所需的设备,自行负担个人上网或第三方(包括但不限于电信或移动通信提供商)收取的通讯费、信息费等有关费用。
保证自己在使用各服务时用户身份的真实性,正确性及完整性。如果数据发生变化,您应及时更改。在安全完成本服务的登记程序并收到一个密码及账号后,您应维持密码及账号的机密安全。您应对任何人利用您的密码及账号所进行的活动负完全的责任,本网无法对非法或未经您授权使用您账号及密码的行为作出甄别,因此本公司不承担任何责任。
 


四川大学哲学研究所 |  独家网 |  国学网站 |  香港中国文化研究院 |  联合早报网 |  草根网 | 
时代Java教程 |  观察者网 |  环球网 |  文化纵横网 |  四月网 |  南怀瑾文教基金会 | 
新诸子学刊 |  学习时报网 |  求是网 |  善因文化 |  恒南书院 |  海疆在线 | 
版权所有:新法家网站  联系电话:13683537539 13801309232   联系和投稿信箱:alexzhaid@163.com     
京ICP备0507368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351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