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新法家
布赖恩•阿瑟:中国道家哲学与西方前沿经济思想 
作者:[布赖恩•阿瑟] 来源:[] 2007-11-17
 编者按:本文节译自对美国圣塔菲研究所花旗银行教教授布赖恩阿瑟(W. Brian Arthur)的一篇访谈(1999416,加州),感谢西北农林科技大学的张小白先生主动承担起了艰苦的翻译工作——新法家的发展动力源于无数仁人志士无私地付出劳动。

这里值得关注的问题是:中国古老的道家哲学怎么会同西方最前沿的经济学哲学思想重合?要知道这是在西方人不知道道家已经有自己的经济思想——轻重理论(主要集中在齐法家《管子》轻重十六篇中)的情况下产生的!

我们知道圣塔菲研究所也在用复杂理论研究社会问题——如果正反馈不仅发生在高科技领域,也发生在一般社会现象中(如自由市场经济条件下使穷者愈穷富者愈富的马太效应),那么道家、法家“应化之道,平衡而止”,损有余补不足的理论核心及其相关制度设计就具有非凡的现代历史意义。

此时此刻,我们预感到自己已经站在另一场文明启蒙运动的门槛上——她不是再回古希腊,而是走向古中国;她不是爆发在西欧,而是在全世界蔓延!

 

机械秩序vs. 展现

 

 

现代经济学很容易就被硬塞进了19世纪物理学的范畴。它是精确的、动态的,关注自身的平衡。真正使我感兴趣的是看到经济不是静止的而是发展的,模式(patterns)不断展现出来(Unfolding

 

我开始认识到,如果模式不断展现,经济一直在发展,从更微妙的层面上看商业一直在发展。John Seely Brown说如果你离开自己的工作两周后,整个环境都变了。他有些夸张了,但是你知道游戏规则已经变化了。因此我从不同的角度尝试和比较,发现看待认知和决策的常规方式同我偶然发现的这些角度非常不同。

 

   如果你问道家他们是怎么看这个世界的,他们告诉你的第一件事就是这个世界是变化的。一切都在变化,一切都在发展,作为人我们要做的就是顺其自然。你能够在这里或那里轻推(nudge),在适当的时间以自己的方式影响事物,但是世界并没有被看成是机器。世界被看作是不断展现的模式的有机组合。在我研究道之前,我正从事我的经济报酬递增理论,那是1985年。

 

当时我在夏威夷大学作了一个讲演,一位中国大陆来的学生走到我面前说:“您讲的一切都是过去已经讲过的。”我说:“好,给我一个例子。”他说:“它们都被老子讲过。”我说:“如果是那样的话,我很荣幸。”

 

  道家认为世界是不断展现的。我回去读宋朝道家和新儒家的著作,以及十一世纪末程颐、程颢等人的著作观点,发现他们非常具有现代性。他们教导一切都在不断变动,但是万物都按照控制自己的内在法则去构建自己。现在我们称呼它为法(laws)。他们认为原理只有一个,但是表现方式却千变万化。换句话说,这个世界的万物都是在构建自己的原理之上涌现(emerges)的。他们认为,头脑不是填充事实和思想的的容器。它也是一种显现。大脑只是自然发生的现象。所有这些都是这些哲人1000年前说的。

 

复杂性理论

 

让我们谈一谈复杂性理论。它是一场真正的科学运动。经典科学倾向于世界是机械的。它会把事物放在越来越精密的显微镜下。生物研究从化分有机体分子和有机体的功能开始,然后是生物器官,细胞,细胞器官,进而到蛋白质,酶, DNA——这是越来越精细的原还论思想。

 

引发复杂性运动的视点不同。他们问:事物怎么组合它们自己的?在互相影响的基础上如何产生了这些模式?复杂性着眼于互相作用的因素,并探讨他们怎么样构成模式以及模式怎么发展?指出模式的发展没有终结这一点非常重要。他们是无限的。在经典科学领域这是大多数科学家都反对的想法。科学不喜欢永恒的新奇。有一次我问约翰·贺兰(John Holland),他以下国际象棋闻名——如果棋艺已经达到某种平衡,就是每个人都能发挥自己的最好水平,游戏可能输或赢,但是国际象棋本身却不会有任何进步。他说不。在一个又一个世纪里国际象棋不断有新奇的东西发现。现在一个好的联赛高手能够战败一百年前的国际象棋大师,因为他的技艺已经被大家知道。因此,任何复杂的和互相作用的事物都好象在演变和发展新结构。

 

    现在谈谈商业或者说经济。以前人们认为商业和经济是机械的。人们谈论这事物的联系,像经济必须“在正确的轨道”,像我们需要对经济调整,使它更好的发展。只要我们理解它的结构,我们就能对经济作些调整。商业的更深层次里有决策者(decision-makers),参与者(agent)。无论何时每个参与者都将面对一系列的问题,也许会以一个大写字母“P”表示,那些问题都有解决方法。这正好是我们置于商业之上,并努力使之成为一门科学的一种结构。我们相信有问题就有解决方法。简单说,你能准确勾勒出问题之所在并找到答案“S”。但是所有这些只在你能够优化和问题可以被清晰界定的重复商业环境中出现。在那种情况下管理的问题是优化,选择正确——低成本,高质量,让一切保持运动,流畅,产品可靠,解决问题,发现方法,这是古典思想。

 

                         高技术经济的世界

 

让我们对照一下高科技经济。关于高技术经济有几点不同。其中之一是存在典型的报酬递增,网络效应,预付成本。如果你是Java的发明人,如果你能锁定它你就能挣得十来亿。如果你能锁定人们通过施乐复印机而不是佳能复印机处理文档,你能获得绝大部分的市场。在我的比喻里高技术更像一个赌场。不是重复工业的生产车间而是技术的赌场。在这个赌场里有很多桌子。每张桌子都玩着不同的游戏。在这一张桌子我们将要开启数字银行,游戏的结果是两或三个主要的玩家会拥有市场百分之九十几的份额。所以这里不是每个人都有百分之十或百分之十五市场份额的场所。通常你会看到百分之八十的市场,百分之七十或八十,像CompuServeMicrosoft一样。下一个游戏参与者可能有百分之二十或三十的市场,然后是一些小玩家。这是因为存在报酬递增和成本递减,因此你的优势越多你的利益越多。用Windows的人越多,我用Windows的可能就越大。当这一领域存在竞争时,通过各种网络效应和预付成本效应,胜利者占领了大部分的市场。伴随Windows98,第一个CD可能会花费我5亿美圆,而第二个会花费两到三美分。因此我投资的越多我的单位成本就越低。所以我占领的市场越多,我就会获得更多的成本优势。用它的人越多它产生的用户网络就越多。

 

胜者得的最多

 

因此,在这一区域内的竞争,胜者得到最多。这给管理带来了截然不同的一系列问题。问题不是关于优化了。你做在桌子前开始玩数字银行。你不知道会是什么样的技术,不知道谁会坐在桌子前陪你玩,所以你不知道会有什么样的竞争者,你不知道政府会有什么样的法规,你不知道技术会怎么发展。你不知道消费者怎么接受它,你也不清楚它是否会工作,你不知道消费者会怎么开始喜欢它,你不知道什么样的其他技术会被使用,不知道什么样的人会聚在一起以使它工作。

 

   因此,我想说的是没有以大写字母“P”表示的明确界定的问题。想想5年以前,你正在考虑波斯尼亚(波黑)。你在国务院或是联合国,你准备加入联合国的维和部队。如果我对你说:“优化波斯尼亚(波黑)的问题,”你会说:“什么问题?”我的意思是,明摆着事并非是正确的,但是有正确的问题吗?真有问题存在吗?不。我并不是说没有问题,而是没有正确的问题。你只能说你处于这种情况下,而且有很多途径去认知它。

 

这种情形有点像罗夏墨迹测验(罗夏墨迹测验是由瑞士精神病学家罗夏于1921年编制的,是非常有代表性并在当今世界上广为使用的投射测验。它主要是通过观察被试对一些标准化的墨迹图形的自由反应,评估被试所投射出来的个性特征——译者注)的感觉。你必须弄清该状况下存在的问题。如果我坐在这里,在硅谷,不是每一天都有一个带着大写字母“P”的特别问题,我的供应商就不会给我需要的处理器和备份的存储器。那是个问题,或者你可以做点什么。但是我所考虑的主要是企业家和商人的情况。我努力做的就是把它们搞清楚。Seely Brown说古典经济的挑战是生产,数字经济的挑战是理解(make sense)。

 

因此从某种意义上说没有问题,有的只是一种状况或者多种状况,而且它们一直在展现。而你的工作,你应该接受它,就是把它弄清楚,它就像你自己的生活。如果我问你,你的问题是什么?你会说,我不知道。有准确的问题吗?没有。你可以找一大批专家去深入再深入地研究。所以你面对的是诸多情况,应对它们的方式有坏的也有好的。

 

要做的第一件事应该是观察

 

处理这些个状况可以利用复杂性理论、经济学和道的观点。当然也可以三者综合。

 

从经济学来考虑你自己的生活、波斯尼亚(波黑)、贝尔法斯特或高技术:你是在一种状况中,而且很多情形都可以放进去。

 

认知永远不会和状况分离。你并没有从一种状况中获得意念,是你把意念强加到状况上了。迷惑是因为缺乏思想原则,但是知道迷惑就说明你有思想原则。你应该记住这一点。在北爱尔兰首府贝尔法斯特有一个很好的说法:“如果你不困惑,你什么都不知道。”

 

       所以高技术管理将面对困惑。高技术的管理工作,从最高层次上看,不是管理,而是发现规则。一旦你有了规则,你就想让别人接受,他们必然产生适当的反应。不是最佳的反应,而是适当的。因此在这一领域你不可能有最优的行动。你所能做的只能是适当的行动。

 

       现在回到道家。道家学说一直认为世界在演变展现。没有什么真理。有的只是人们强加于它的,人们不可能改变世界,但是你能适当地改变自己。道家教武术时说你不知道你的对手会做什么,但是当你的对手改变方向时你应能准确的反应。

 

       因此你不必承受迎面而来的4000打击。你应该能够转到一边然后使它偏转方向。这样的思维方式认为没有正确的解决方法。你承认世界在展现然后适当地行动。

 

       所以你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观察。

 

设想一下夜晚驾车。深夜你开着车大灯行驶在英格兰一条窄窄的街道上。路上也许有鹿等动物。刚刚下过雪,也许路上会有一层薄冰,你不太肯定。这里你在解决的问题是什么?这里没有问题,没有优化任何东西。你在认知你的感觉,你不是用头工作。时时刻刻你都意识到自己的处境并且对自己说:“感觉最近的转角处到处都是黑色的冰,半小时前不是这样的,所以我应该这么这么做......”你随着新情况进行调整,但不是被动的。

 

       这是道家。道家并不对你讲你要对生活抱乐观态度,也不对你讲生活会变得幸福。她只对你讲世界一直在变化,它不对你说要默默地消极地接受,也不说你不应该努力抗争。无论它是什么你都要适应它,每一个阶段你都要全力适当应对。

 

复杂性

 

当你从复杂性的角度观察这个世界,你会发现生物体处在一个不断变化的世界中。如果你在一个生态系统中看一个物种,生态系统比我们以往任何时候假定的都更为复杂多变。一周前我看了“新星”节目,他们说我们正处于一个非常稳定的时期。一万年前可不是这样的,那时世界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因此很难说优化或某一物种的优化。万事万物一直都在互相适应,复杂性观点要问的是事物是怎样适应不同的环境的。

 

       在高技术经济领域,我们应在弄清楚情况之后再采取积极有效的行动。这和前高技术经济——情况不变,问题可以准确的界定,因此可能有最佳解决方法——是非常不同的。

 

       新环境下用的是完全不同的一套规则。你后退一步,你观察。你更像一个冲浪运动员,或者一个相当好的夜晚驾车者。你的行动不是依据推理,如果那样的话你会受到重创。你依据自己内在的感觉行动,在行动之中领悟。你甚至不是在思想,你与自然一体。(You’re not even thinking. You’re at one with the situation.

 

                                       道家

 

让我们再次回到东方思想,回到道家。在东方的思想里,你可能只是坐下来观察啊观察……然后突然作出适当的行动。你的行为来自你的内心。传统上中国和日本的画家坐着看一道风景,他们会坐在窗台上整整一周仅仅只是看,然后忽然说“哦…….”然后快速地画一些东西。由于深刻的训练和观察,你的反应适当,然而行动的适当依赖于你与环境保持一致的程度。这有如武术,如果你在武术中思考,你死定了!你经历过二十或三十年的训练意味着你内化了许多可能的模式,本能地知道如何做出反应。

 

                                   小结

 

在这次访谈中,W. Brian Arthur提出了三个要点:

 

一,为了理解今天的世界经济,我们需要一个不同的经济思想基础。在这一点上Arthur以他经济学上的“报酬递增理论”而闻名,该理论提出了一个更加动态的,灵活的,发展的经济观点。

二,在这种环境下运作的是不同类型的知识和认知:一个并不是源于我们将之应用于或强加于某种环境之上的抽象的规则,而是从我们平静内心深处涌现的认知。

三,如何进入这种更深的认知要遵循三个步骤:(1)完全沉入(immersion):观察,观察,观察;(2)退而反思:允许内在认知涌现;(3)立即行动:大道直行(ring forth the new as it desires)。

 

PS布赖恩•阿瑟,美国新墨西哥州圣塔菲研究所(Santa Fe Institute)花旗银行教席教授。1983年到1996年,他在斯坦福大学担任莫里森(Morrison)经济与人口研究教席教授。他的代表作《报酬递增和商业新世界》(Increasing Returns and the New World of Business)发表在《哈佛商业评论》19967/8月号上。


相关文章:
·宋圭武:改革•改造•改变——中国发展三部曲
·孙中山:建国方略•心理建设•自序
·贾格迪什•巴格沃蒂:美国成了“利己”的霸权国家
·翟玉忠:一党制•多党制•超党派政治 ——中国古典超党派政治初探
·布赖恩•阿瑟:中国道家哲学与西方前沿经济思想
发表评论
                      请输入左则的验证码,再提交.
遵守本网提供的任何行为准则或其它通告;
保密您的服务账户密码;
如果您获悉与本服务有关的泄密行为,请立即通知我们。
自行配备上网和使用电信增值业务所需的设备,自行负担个人上网或第三方(包括但不限于电信或移动通信提供商)收取的通讯费、信息费等有关费用。
保证自己在使用各服务时用户身份的真实性,正确性及完整性。如果数据发生变化,您应及时更改。在安全完成本服务的登记程序并收到一个密码及账号后,您应维持密码及账号的机密安全。您应对任何人利用您的密码及账号所进行的活动负完全的责任,本网无法对非法或未经您授权使用您账号及密码的行为作出甄别,因此本公司不承担任何责任。
 


四川大学哲学研究所   |    独家网   |    国学网站   |    香港中国文化研究院   |    联合早报网   |    草根网   |   
时代Java教程   |    观察者网   |    环球网   |    文化纵横网   |    四月网   |    南怀瑾文教基金会   |   
新诸子学刊   |    学习时报网   |    求是网   |    善因文化   |    恒南书院   |    海疆在线   |   
版权所有:新法家网站  联系电话:13683537539 13801309232   联系和投稿信箱:xinfajia8888@163.com     
京ICP备0507368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351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