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当代资本主义
钟庆:普通人眼里的日本政治 
作者:[钟庆] 来源:[] 2007-10-10

作为一个普通人,我无法看到背后深层的内幕,只能从媒体及周边的日本人来看日本政治。

元防卫相久间下台,直接的起因是他在一次演讲中说长崎的原子弹是“しょうがない——没有办法”。这犯了忌讳,台面的各政党口诛笔伐,台下的群众群情激奋,尤其是长崎和广岛的群众示威。久间本人还是长崎出身,长崎不欢迎他回老家。后来在长崎的一年一度的原子弹纪念活动中,果然没有看到久间的身影。

事件发生是在日本参院选前,民调显示自民党的局势岌岌可危,作为丢车保帅的一环,久间只好下台了。事件刚发生时,久间曾表示不辞职。美国方面当然想自民党占多数,民主党从开始就反对伊拉克战争,反对日本对美协力。果然,民主党成为多数党后,就传出话来,今年11月对美协力法案到期后就不再延长了。其它方面,日本想购买美国的F22被否决,因为向中国泄密事件美国暂停向日本提供宙斯盾军舰的一些部件。为了修复日美关系,民主党派特使到美国去说明情况,寻求谅解和支持。按照日本的报纸评论,民主党如果想成为日本的政权党,必须要有美国的支持。

久间防卫相之前,柳泽厚劳相也因为称妇女是“生产机器”而被炮轰。说是此发言严重侮辱了妇女的人格。对柳泽的炮轰好象比对久间更厉害,台上的各政党和女性议员们很激烈,但台下的群众却响应了了,普通人甚至认为反对党在找机会无理取闹。最后此事不了了之了,柳泽还在台上。在日本,妇女的地位低,这种发言还不会引起很大反感。再说日本最突出的社会问题就是“少子化”,柳泽想急迫解决问题的心情也是可以理解的。不知道在美国,类似的发言会什么结果。

在久间之后,麻生外相也是问题发言,关于在中国贩卖日本大米,“老年痴呆都知道日本大米在中国卖的比日本贵”。但这问题发言跟日本人没有多大关系,于是媒体上就没有什么炒作,也就无声无息了。日本新泻产的“越光”大米,在日本超市里的售价大约是2000日元/5kg,在中国的售价是约3000日元/2kg。确实是“老年痴呆”都知道中国人有钱,都不知道咋吃咋玩了。据说还准备向中国出口日本产的牛肉。

日本民众对政治是淡漠的,“政治不信”“政党不信”。车站总有人演说,但没有人停下来听他们说什么。NHK每周一都有一个民意调查,所有政党的支持率之和似乎不超过50%。这次参院选的投票率不足40%,创下新低。地方选举的投票率更只有2,3成的水平。日本媒体对政治方面的报道很少,多是什么地方车祸,什么地方枪杀案,又有假冒食品了……,如此等等。国际方面的报道更少,安倍到印度访问,感觉是到了火星,印度跟日本如此遥远。这和中国很不一样,中国的电视给我留下的印象就是开会和国际新闻,于是普通的中国人很讲政治。

但另一面,以我所在的住宅公团小区为例。小区有个自治会,这自治会干什么不好,搞什么“反核”活动,还要大家捐钱。“反核”关我鸟事,所以我不捐。但这大概这是久间下台的原因。自治会还在小区周边插满旗帜,上书“住宅公团民营化反对”。住宅公团是政府建的廉租房,日本大约只有2/3的人有自己的房子,剩下的只好租房。租房的人当中,大约1/3是租政府的公团。公团的租金大约是民间房子的1/2到2/3,价格便宜质量好,还不需要礼金和更新料(礼金是租房时白给房东的1-2个月的感谢金,更新料是每两年重签一次合同的费用,大约是1个月的租金),不歧视外国人(很多日本人不愿意租房子给外国人)。我是穷人和外国人,于是我住公团。但公团在民营化大潮下,有民营化的危险,有些公团已经民营化了。于是为了维护大家的利益,自治会强烈反对民营化。

自治会主要从事与政治无关的民生活动。比如,定期不定期举办自由市场,让各家各户把不用的东西拿出来卖,互通有无,大家都是穷人嘛。还组织便宜的东西卖,比如灯油,也就是煤油。日本人穷,东京的冬天很冷,大约只有2-3度,没有供暖,又用不起空调,只有用煤油炉取暖了。自治会的煤油比加油站的便宜还送货上门。当然,煤油不能取暖在夏天没法用。今年夏天日本是创记录的高温,热死的人不少,热死的原因之一是舍不得开空调。

自治会,或者可能是比小区更大区域的自治会,还经常搞各种“祭り”。“祭り”很难找中国对应的词汇,大概相当于传统的娱乐活动,中国电视里可能有日本这种传统活动的音像资料放映。在这些“祭り”活动中,经常能看到市长和本选区的国会议员,乘这机会给大家混个眼熟,下次投票时能关照一下。在中国,我就不知道市长和人大代表长什么样子。自治会还搞些讲座活动,请一些人对大家关心的问题吹吹。本选区的国会议员是民主党的,伊拉克战争结束后多次访问过伊拉克,然后给大家讲伊拉克的形势和民主党的立场。竟然还派遣志愿者到尼泊尔援助了一个学校挖了几个水井,并立了个本自治会的碑,回来后给大家吹了一通。小的方面就还有花道、茶道、围棋等等俱乐部活动。

中国缺乏类似的组织,以前的居委会有点像。有组织才容易对社会有参与感,而不是孤零零的个人。大的层面看,有了组织个人才有力量参与政治。中国缺乏组织,虽然个人政治热情很高,但只能在网上发发牢骚而已。


相关文章:
·钟庆:新中国的工业化之路
·倭寇眼里的中国“战神”,三次战役歼灭日军十余万
·叶兆言:赛珍珠眼里的中国
·钟庆:期待中国版的《国民收入倍增计划》
·钟庆:普通人眼里的日本政治
发表评论
                              请输入左则的验证码,再提交.
遵守本网提供的任何行为准则或其它通告;
保密您的服务账户密码;
如果您获悉与本服务有关的泄密行为,请立即通知我们。
自行配备上网和使用电信增值业务所需的设备,自行负担个人上网或第三方(包括但不限于电信或移动通信提供商)收取的通讯费、信息费等有关费用。
保证自己在使用各服务时用户身份的真实性,正确性及完整性。如果数据发生变化,您应及时更改。在安全完成本服务的登记程序并收到一个密码及账号后,您应维持密码及账号的机密安全。您应对任何人利用您的密码及账号所进行的活动负完全的责任,本网无法对非法或未经您授权使用您账号及密码的行为作出甄别,因此本公司不承担任何责任。
 


四川大学哲学研究所   |    独家网   |    国学网站   |    香港中国文化研究院   |    联合早报网   |    草根网   |   
万联数据   |    观察者网   |    环球网   |    文化纵横网   |    四月网   |    南怀瑾文教基金会   |   
新诸子学刊   |    学习时报网   |    求是网   |    善因文化   |    恒南书院   |    海疆在线   |   
版权所有:新法家网站  联系电话:13683537539 13801309232   联系和投稿信箱:xinfajia8888@163.com     
京ICP备0507368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351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