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时事述评
尹国明:普京为何不能让俄罗斯强大?线索就在阅兵式 
作者:[尹国明] 来源:[网友推荐] 2020-06-30


俄罗斯举行声势浩大的阅兵式纪念卫国战争胜利75周年。普京还以自己名义发表了万字长文《第二次世界大战75周年的实际教训》,可见俄罗斯的重视程度。 俄罗斯这是要争二战历史的解释权。虽然距离二战胜利才过去了75年,但那段历史已经被一些国家利用话语权的优势涂改得面目全非。 美国更是篡改历史的行家。美国副总统彭斯1月份在以色列大言不惭地说:“美国士兵们拯救了欧洲大陆,士兵们打了奥斯维辛集中营大门……”到了2月份,美国驻丹麦大使馆又发文称是美国人解放了奥斯维辛集中营。 

苏军攻克柏林的经典图片,在脸书上被删除,发图的业余着色师奥尔加·什尔妮娜(Olga Shirnina)的账号还被冻结处理。“今日俄罗斯”(RT)的其编辑尝试上传该照片后也收到同样的讯息:“你的发帖违反了我们社区规定有关危险人物或组织的内容。”然后照片很快就从网页上消失。

美国人就这样毫不脸红地歪曲历史,把别人的功绩据为己有。 这样的历史操作早就开始,以至于很多人还以为美国是世界反法西斯战争的最大贡献者。以为是美国拯救了欧洲和世界,好像是美国带领欧洲战胜了法西斯。 纳粹德国90%的军事力量都损失在苏联的东线战场,但是苏联的贡献被有意识的消解了。苏联的角色被抹掉了,中国的作用也很少有人提。现行的国际秩序就是在二战胜利的基础上形成的,对历史解释权关系着现实的国家利益。 二战历史解释权的争夺战是一场不见硝烟的战争。深谙历史解读重要性的美欧,早就打响了第一枪。 

既然有人要歪曲历史突出自己,就必须有人站出来还原历史。 在二战历史的争夺战中,阵营分明。美欧是一个阵营,中俄站在一起。这跟现实的世界格局也基本一致。 美国敢这么做,揽苏联之功为己有,除了有蓬佩奥说的“我们撒谎,我们欺骗,我们偷窃”的“美国荣耀”神功护体外,也是欺负苏联已经不在了。不仅如此,欧洲议会2019年9月19日通过的“欧洲记忆对欧洲未来的重要性”决议案,直接指责苏联与纳粹德国一起发动了第二次世界大战。 

在美欧的二战叙事中,苏联不仅仅不再是战胜纳粹贡献最大的国家,而且还成了战争发生的原因。 但俄罗斯高调纪念卫国战争胜利,并不是为了给苏联正名,而是为了俄罗斯的现实利益。我看了俄罗斯的阅兵式和纪念活动,俄罗斯捍卫历史的努力虽然清晰可见,但局限性还是相当明显。 

俄罗斯纪念卫国战争的胜利,尽量淡化苏联的因素,阅兵式气势恢宏,但阅兵式上的苏联因素太少。整个纪念活动,都很少有苏联的元素,更看不到列宁和斯大林的位置。 这种处理让卫国战争的胜利看上去缺乏主体,俄罗斯纪念的是一个主体缺位的卫国战争胜利。 是谁赢得了卫国战争?是苏联。俄罗斯只是苏联遗产的最大继承者,但俄罗斯并不能完全取代苏联的历史角色和历史位置。俄罗斯也并不是苏联政治遗产的继承者,现在俄罗斯实行的制度是对苏联制度的否定

正因此这个因素,俄罗斯想越过苏联这个主体去纪念卫国战争胜利,这导致纪念活动多少有点不伦不类,从中可以看出俄罗斯官方对待苏联的矛盾心理。俄罗斯希望能够从纪念卫国战争胜利,重建俄罗斯人民的自信,并在国际政治博弈中获得更为有利的位置,纪念的目的也仅此而已,所以还要在纪念卫国战争胜利的同时,与苏联进行政治切割,这样才符合俄罗斯的政治正确。 

问题是这样的处理,就无法解释一个问题,没有苏联制度的因素,苏联人民能否赢得卫国战争的胜利?正如普京在万字长文里说的那样:“1941年6月22日,苏联面对的是世界上实力最雄厚、动员能力最强、技术最先进的军队,几乎整个欧洲的工业、经济和军事潜力都在为它工作。不仅是德国国防军,还有德国的仆从国、欧洲大陆其他许多国家的军事部队,都参加了这次致命的入侵。” 

要不是依靠社会主义的动员体制和组织能力,靠什么面对这样的战争机器?被称为拥有欧洲最强陆军的法国,没多长时间就崩溃了。因为自由资本主义的战争动员能力,根本无法匹敌德国的国家主义体制,顶不住德国的闪电战。英国靠着英吉利海峡和强大的海军,才幸免于被德国占领。

只有社会主义能够在动员能力方面超过国家主义,能够动员和组织起全社会的力量,顶住纳粹德国的进攻。现在的人都在痛骂着法西斯主义的同时,庆祝着战胜法西斯主义的胜利,还咒骂着社会主义制度。社会主义才是法西斯主义的克星俄罗斯并不想承认苏联社会主义制度存在的合理性,但又需要苏联创造的辉煌历史。这说明俄罗斯并没有从对苏联的历史虚无中彻底走出来,无论俄罗斯怎么重视捍卫苏联的卫国战争胜利,都只能是部分地有选择性的。因为现在的俄罗斯是否定苏联制度的产物,肯定了苏联制度的合理性,就否定了俄罗斯的合理性。虽然俄罗斯有时候也不得不承认苏联的制度对于赢得卫国战争胜利的作用,但更多时候是回避这个问题。

俄罗斯也需要依靠否定苏联制度的合理性,论证现行体制的合法性。 就是普京本人,对待苏联都是这样一种矛盾的态度既痛惜苏联的解体,又不怎么认同苏联的制度。这从他对于“十月革命”的态度可以看出端倪。 2006年,在纪念俄国议会(国家杜马)成立100周年招待会上讲话时,普京说1906年成立的第一届国家杜马的活动是“俄罗斯追求民主”的“鲜明例证”。他认为“1917年革命终止了经选举合法产生的代表机构的活动。对此我们不应当忘记。我们不应当忘记政治极端主义可能给我们国家带来非常严重的后果”。 

2013年3月14日,在会见俄罗斯军事历史协会成立大会与会者时,普京多次使用过“十月政变”这个名称用来指十月革命。从普京对于十月革命的称谓,不难看出他本人对十月革命的态度。 2017年,普京质问:“不通过革命,而是沿着演变的道路——不付出国家遭到毁坏、千百万人命运受到残忍损害的代价,沿着渐进的持续前进的道路,难道就不能发展了吗?

最反映普京态度的是一句话:“谁不为苏联的解体而惋惜,谁就没有良心;谁想恢复过去的苏联,谁就没有头脑”。虽然也有人说普京本人并没有说过后半句。我认为无论普京有没有说过,普京都不会反对后半句。 他说苏联的解体是“20世纪最严重的地缘政治灾难”,是从民族主义的角度,而不是社会主义的角度肯定苏联。 

普京对十月革命态度是持否定态度,对于苏联的制度也大抵如此。在普京心里,俄罗斯在政治上宁愿跟1906年的俄罗斯对接,也不是跟苏联的政治对接。普京想要的是苏联的地理版图和地缘影响力,但又不想要苏联的制度。 这足以说明普京是一个民族主义者,但不是一个共产主义者。 普京对十月革命的立场和评价反映了普京的民族主义价值观、历史观。这次纪念卫国战争,依然是反映了普京的民族主义价值观和历史观。普京在捍卫卫国战争历史的万字长文中,依然说:“斯大林及其手下确实应该受到许多合理的指责。我们记得该政权对本国人民犯下的罪行......”真正对本国人民犯下罪行,让人均寿命降低四岁的,不正是苏联的解体和制度的转换吗? 普京的这种价值观和历史观,决定了普京的执政理念和俄罗斯现行的道路选择

普京想要俄罗斯重新强大,但他选择的现实路径又不是社会主义。比如在经济上,他比较相信市场的作用,他认为市场经济能够“对变化、技术革命和新技术制度”不再迟钝,他虽然有时候也说:“计划经济有一定的优势,它可以集中全国的资源来执行最重要的任务。”但他又认为计划经济“对变化、技术革命和新技术制度的迟钝最终导致经济的崩溃。”

苏联的崩溃是因为计划经济?这一点完全不符合事实。苏联的经济平均增速虽然从50年代的10%以上,60年代的7%,70年代的5.5%,降低到80年代的3.1%。一直到1990年叶利钦当选为俄罗斯苏维埃会议主席,对苏联的经济秩序进行严重的干扰之前,苏联的经济都是正增长。1990年,苏联15个加盟共和国开始自由竞选,苏联第一次出现了经济负增长-2.4%。1991年苏联取消了计划经济体制,实行市场经济和私有化改革,苏联经济当年下降了12.8%。苏联解体后,俄罗斯实行全面市场化,1992年到1994年的经济分别下降14.5%、8.7%、12.7%。

不是苏联制度本身,而是苏联末期的改革把苏联送上绝路。因为这种改革并不是为了完善社会主义制度,而是为了否定社会主义。 如果因为苏联的经济增速低,就下结论是苏联的制度问题,那美国的制度更有资格被否定,就是苏联增长速度最慢为平均3.1%的80年代,美国的增长率也不过3%。俄罗斯实行市场化后的经济平均增速跟苏联更没法比,更应该反思。就是从民族主义的角度看,苏联用三十年不到的时间,用公有制和计划经济成为超级大国,资本主义还有比这个更快的发展和更大的成功? 

俄罗斯自从告别计划经济走市场化道路,至今也已经有三十年,为什么俄罗斯没有重现苏联的昔日荣光,达到苏联的成就呢?现在的俄罗斯除了依赖丰富的自然资源优势,就靠吃苏联的老本了。不但未见到俄罗斯通过市场经济对于“变化、技术革命和新技术制度”的灵敏反应,反而从科技创新到制造业,都无法跟苏联比。 

时间给了市场经济三十年,俄罗斯人民也给了普京二十年,但普京却未能还给俄罗斯人民一个“强大的俄罗斯”。现在的俄罗斯虽然也是世界重要一极,但已经不具备参与世界巅峰对决的资格,只能维持一个二流国家的存在,这个地位还在很大程度上依赖苏联打造的军事基础。普京的历史观局限性,限制了他要让俄罗斯重新强大的努力成果。普京虽然是当世的政治高手,但与斯大林的差距还是很明显的。斯大林二十年时间,让苏联成为世界第二。普京能吗?

如果今天的俄罗斯面对一个如当年纳粹德国那样强大的国家,以整个欧洲的工业能力支撑的军事力量的进攻,俄罗斯除了依靠苏联建立的核保护伞,有苏联那样的动员能力吗?不能。真到了那个时候,面对那样严峻的考验,俄罗斯的内部资本已经在各打算盘,有的算计着如何投降了。资本是世界现象,大多数资本家是世界公民,只要有利润,只要有能力移民,哪里不是一样过呢?国家的利益,对不能随便移民的普通老百姓来说,才更具有遮风挡雨的作用。所以,普通人爱国,资本家不爱国,这太正常了。

正因为如此,自由资本主义的国家动员能力不如国家主义,国家主义的动员能力不如社会主义。因为自由资本主义国家资本的因素最多,国家主义次之,能够对资本有一定的制约能力。普京和斯大林的差距既是认知水平的差距,更是俄罗斯现行的资本主义与苏联的社会主义之间的制度差距社会主义制度虽然有探索的性质,并不完善,存在着这样的或那样的问题,但依然表现出远强于资本主义的优势。

资本主义和社会主义的差距是一种代际差距。 到底哪种制度具有优越性,历史已经给出答案。 俄罗斯不仅仅经济增速整体远不如苏联,连苏联时期的工业体系都没有了,大力发展市场体制三十年都没有能够重建俄罗斯的工业体系。现在的俄罗斯还有什么著名的制造业品牌,除了伏特加,我是一时想不出什么。没有强大制造业和完整工业体系,俄罗斯如何重新强大? 普京不改变自己的历史观,不纠正对苏联制度的偏见,再给普京二十年,也是一样

苏联在斯大林时代,蒸蒸日上。在斯大林之后,虽然因为修正斯大林的路线,腐败加重,但还远远没有达到贫富悬殊的程度,更没有达到美国那种很多腐败形式已经被合法化的程度。苏联的国力沿着惯性继续提高。到了70年代,不仅仅美苏争霸,而且苏联还在全球范围内占据主动。

站在苏联普通民众的角度,更是无论从哪个角度,否定苏联的理由都不成立。 苏联崩溃,付出代价最大的是苏联普通民众。苏联的红旗落地之后,俄罗斯的一些姑娘不得不到世界各地靠出卖尊严生活。 

中国人民当从苏联人民的教训中警醒自己。 走美欧希望俄罗斯走的道路,怎么可能会变得跟欧美一样强大,更不用说超越。只要俄罗斯继续否定苏联的制度,西方戴在俄罗斯头上的枷锁就继续存在,俄罗斯的发展就突破不了美欧容忍的限度这对中国也有深刻的启发。为什么只有社会主义才能救中国,只有社会主义才能发展中国?这是中国近现代一百年试错之后的经验,我们的昔日邻居苏联的经历也从反面给我们提供了前车之鉴。

很多中国人都很推崇普京,但中国需要的还真不是普京普京领导俄罗斯的二十年,给我们的启示是,依靠民族主义,很难实现国家的真正强大。普京的贡献是打击了国内的买办资本,重塑了俄罗斯的民族自信心和凝聚力,打压了俄罗斯的精神西方人,这已经很了不起了。没有普京,俄罗斯会沿着市场化——私有化——买办化的道路走到再次解体;但俄罗斯距离再次真正的强大,还差一个社会主义制度。 社会主义才是俄罗斯想重新强大的唯一解,但普京并没有意识到这一点

中国的宏大目标,也不是通过民族主义就能实现的。社会主义才是中国崛起、实现民族复兴的最优解中国的红旗还在飘扬,新中国创建的社会主义体制因素,还在发挥作用,在肆虐全球的公共卫生危机中,这种体质因素的优越性,表现得很充分。

苏联没有倒在热战里,成立初期面对十六个国家的军事干预,后来面对把欧洲列强打得落花流水的纳粹德国,都挺住了,最后却因对捍卫历史的警惕性和自觉性不够,放任内外实力对自己的历史进行攻击,输掉了历史解释权的战争,政权自我崩溃、联盟自己解体。苏联留给我们最大的前车之鉴是,要警惕那些以各种名义诋毁社会主义历史以及通过各种手段进行私有化的内部各种势力他们从历史做文章,就是为了在现实中搞经济私有化,并进行政治西化,误导中国走上资本主义的邪路。这些才是能够阻挡中国前进的最有威胁的势力。


作者系昆仑策研究院研究员;文章来源:昆仑策网2020-6-26



相关文章:
·尹国明:普京为何不能让俄罗斯强大?线索就在阅兵式
·郭福生:你的产品为何不爆?
·徐静波:日本家庭为何不像中国家庭一样“相互依赖”?
·普京:苏联本可以改革,没必要摧毁它
·金满楼:乾隆为何不肯放过张廷玉?
发表评论
                          请输入左则的验证码,再提交.
遵守本网提供的任何行为准则或其它通告;
保密您的服务账户密码;
如果您获悉与本服务有关的泄密行为,请立即通知我们。
自行配备上网和使用电信增值业务所需的设备,自行负担个人上网或第三方(包括但不限于电信或移动通信提供商)收取的通讯费、信息费等有关费用。
保证自己在使用各服务时用户身份的真实性,正确性及完整性。如果数据发生变化,您应及时更改。在安全完成本服务的登记程序并收到一个密码及账号后,您应维持密码及账号的机密安全。您应对任何人利用您的密码及账号所进行的活动负完全的责任,本网无法对非法或未经您授权使用您账号及密码的行为作出甄别,因此本公司不承担任何责任。
 


四川大学哲学研究所 |  独家网 |  国学网站 |  香港中国文化研究院 |  联合早报网 |  草根网 | 
时代Java教程 |  观察者网 |  环球网 |  文化纵横网 |  四月网 |  南怀瑾文教基金会 | 
新诸子学刊 |  学习时报网 |  求是网 |  善因文化 |  恒南书院 |  海疆在线 | 
版权所有:新法家网站  联系电话:13683537539 13801309232   联系和投稿信箱:alexzhaid@163.com     
京ICP备0507368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351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