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时事述评
张文宏:如果致命传染病再度来袭,我们是否束手无策? 
作者:[张文宏] 来源:[公众号“cc论坛”2018-07-12] 2020-02-07

 编者按:1月29日 ,一句“一线岗位全部换上党员,没有讨价还价!我也上!”让上海医疗救治专家组组长、复旦大学附属华山医院感染科主任张文宏教授成为人民心中的热点。本文为张教授2018年所做的一次演讲实录,时值全国上下全力防控疫情的今天,重温它有利于我们更好的审视我们与大自然的联系。


人类如何抵抗传染病入侵?


对我们这群人,给他一个标志就是焦虑。我就是这一群焦虑的人,一群叫做医生的人,我每天在为人类而焦虑。


8000年前,我们人类突然获得了一种能力,我们知道了怎么去驯服动物和植物。第一个产生的最重要的驯服是小麦,小麦的出现,标志着农业社会的诞生,农业社会一诞生,人类就开始聚集。


从那个时候开始,我们生活得更加美好,也更加艰难,为什么?人类只要聚集,所有的传染病,很多野生世界跟我们一起存在的病毒细菌,就有可能以一种爆发的态势去发展。


有人写诗,就一定有人负重前行。谁在负重前行?就是我这样的人,一群叫做医生的人,每天在为人类而焦虑。所以我来告诉你散落在人类历史长河中的一些事。   


天花、鼠疫、霍乱、麻风......


1980年,人类宣布天花这个疾病没有了,但在这之前的几百年,人类只要碰到这个疾病,死亡率非常高,偶尔可以活下来的,那一定是麻脸。


康熙生的就是这个病,但是他活下来了,康熙如果不活下来,我们的版图不会扩到这么远。所以历史上的任何一件小的事情,都要改变我们历史的进程。



这些事你可能已经忘了,但我们整个免疫学界、防疫学界的医生都在做一件事——用疫苗灭绝天花。在世界上,我们广泛地接种天花疫苗,所以这个病历史上有,现在没有,这是人类灭绝的第一个传染病。


欧洲鼠疫想必很多人都有所耳闻,这个疾病差点让整个欧洲都没有了。欧洲没了将是怎样一个世界呢?我们人类,至少资本主义世界的发展要延缓几百年,那是肯定的......

 

那今天这个东西还有吗?有,但已经不构成威胁,那谁在帮你把这事给做了?是抗菌药物的发明。


1945年,青霉素在全球开始广泛地使用,随后大量的抗菌药物开始出来。现在部分地区仍有鼠疫,但问题不大,因为我们有抗菌药物可以很好地治疗它。


那你说还有事吗?有事。我们还会发现,大批大批村庄的人死去,原因是什么?霍乱就是传染病里面非常著名的02号传染病(01号传染病是天花)。整个村的人都因为用水问题而感染,生病以后就一直腹泻,腹泻到什么时候?腹泻到死亡。现在世界上有很多地区还是有,非洲、东南亚。


那你说现在的中国为什么没有了?是因为有人把事给做了:一个是清洁饮用水;另一个是抗菌药物。


我们一直会有一些孤立的村庄,比如麻风村。人类感染了一种叫麻风杆菌的细菌,并在整个村庄蔓延,你只要跟感染者握个手,你就是麻风了。为什么麻?神经系统全被这个细菌侵犯了。然后脸上都会长成类似我们看到这个样子:

 

人只要提到麻风都非常惧怕,那我们用一件什么事情把它给做了呢?我们用传统的流行病学的方法,把他给隔离起来,所有人隔离接受治疗,这个问题现在解决了。


一百年都没有消灭的流感


1918年第一次世界大战,美国军团过去的时候,突然带来一个病毒,这个病毒在整个欧洲蔓延,死亡人数高达2500万。然后这个病毒一直蔓延到阿拉斯加,整个欧洲,再回到美国。


所以从1918年开始,人类就开始被流感所困扰。


这个病毒哪里来?我们现在都知道这个病毒原来在人类社会是没有的,是自然界当中过来的。


现在发现,它的很多基因是来自于禽的病毒,就是家畜。我们人类不是驯化动物吗,你跟它生活在一块,很多病毒杂交混合,所以一直会产生各式各样的新病毒。


一旦有病毒突破了人和动物间的界限,它就变成在人当中可以传播的病毒。H1N1的病毒是1918年产生的。那时候在人类当中就一直在流行,今天人类能逃避它吗?显然不能。


过去100年,1918年到现在为止,这个病毒每天在变,那现在有人把这个问题解决吗?解决不了,今天我们的疫苗、药物,都不能完全解决这个病毒。


2009年,墨西哥流感,也叫猪流感,因为这个病毒是猪当中流行的,后来全球大流行。我们检测它的基因是多少?H1N1。跟1918年的基因非常相近。


那么这个病毒,为什么现在我们不提了呢?因为它成了我们流感当中的一种,被当作季节性流感中的一种,也就是我默认你跟我一直存在,每年总归有一些人会死于这个病。


有谁的日子是好过的呢?


那么除此以外,你说是不是就我们中国日子挺难过的,美国人是不是挺好过的?不是的,只不过你不知道而已。其实每个人都很辛苦,美国人科技很发达,他们照样辛苦。


美国宾馆里,经常会爆发军团菌。军团菌我们以前叫退伍军人病。退伍军人在一起很开心,很长时间没见面了,在一起吃个饭,然后这些老人全部得肺炎,而且没有药,都死掉了。


美国的西尼罗病毒,它从纽约开始,从东到西一直在蔓延。那么感染以后呢?先是脑炎,然后活下来,接下来就是老年痴呆症,这就是西尼罗病毒。

 

埃博拉,现在就有关系了。每天有大量的班机,从非洲飞到我们这里来,我们有大量的人到非洲去做生意,你还认为跟它还没关系吗?


如果SARS重来,我们准备好了吗?


2003年的北京像座空城,所有人都不知道这是什么东西,就被感染了。我们很多同事上午还好好的,明天他们告诉我他没了。


我们根本就查不出来是什么病,那时候我们没能力啊。


这是一个新的病毒,突然就来到这个世界,它是哪里来的?它是蝙蝠的病毒在果子狸中进化,进化出来一个新病毒,人类去吃果子狸时就传到了人身上,它突然获得了跨越人种界限的能力。


我们中国当时那一年是怎么过的?日子很难过,难过到我们只能靠隔离,让病人死去或者活下来。我们用最原始的传染病隔离的方法,让一帮人活下来了,另一些人死掉了。


明天等待我们的还有很多,抗菌素没有效的,耐药细菌的感染现在很厉害,全球性流行的流感,不知名病原体的入侵。我们准备好了没有?


其实2003年以后,中国已经出现了很大的进步,我就是在这场瘟疫里面活过来的人。卫生体系出现大的改变,我们有很多新式的武器,世界上有的,我们医院里可能都有。


我认为,将来我们还会碰到这样的事情。


天上的飞鸟与地上的鸡搞在一块 新病毒就来了


果然,2013年,又来了!上海都是这样的病人,不是SARS,是H7N9。H7N9又是什么样的一个东西,禽流感的变种,获得了在人类当中生存的能力,凶险跟SARS一样。 


第一个病人爆发、应对,我们搞清楚原来是鸡的病毒跟飞鸟的粪便弄到一起,这些病毒在鸡的身体里面,会获得杂交进化,进化出一个新病毒,在鸡当中可以生存,鸡不会生病,但在人当中,你会生很重的病。


它获得了跨界传播的能力。


我们一旦搞清楚,2013年的流感是H7N9开始,我们就获得了全面处置的能力。



没有装备,人类就会被欺负


但是2017年又来了,那你肯定会问我,每一次新的一个病毒来了,你都这么辛苦的吗?不是的。


2017年,这样一个病人来了之后,他说张老师我们以前在你这里看过,我现在已经不行了,气透不过来了。


我们马上全副武装。


所以,我们是有装备的人,没有装备,在这个世界上你就没法生存了!原始社会人类没有装备,所以人类一直被欺负。


但是今天中国整个的卫生界浴火重生。每一个东西看着小小的,但是在肺里照一照、测一测,我们就能知道这是一个甲型流感,而且是H7N9。接下来,我马上把他进行隔离。


2003年和现在最大的区别是什么?2003年我们也是这样全副武装,但我不知道是什么。但如今我知道是什么,全力以赴,精准治疗,这个病就好了。


像这种事情,重点就是争分夺秒。


争分夺秒的72小时救援


现在很多有钱人去看什么羚羊大迁徙,看完以后回来生病了。比如这个老兄,从非洲回来后就开始生病,每天睡觉,连续睡了6个月,我见到他时,他已经睡昏过去了。这是种什么病?非洲有种昏睡病。 


你肯定会问我,你既然知道这是昏睡病,你能治疗吗?我不能治疗,因为我没有药物。


这个药物,世界上没有一个国家可以独立拥有,因为生病的人太少,只有世界卫生组织有,你能向世界卫生组织证明是这个病,这个药就免费给你。


所以第一个24小时,我们要做一件事,就是把元凶给抓起来——我们在他骨髓、大脑、全血里面去找,居然找到了一条虫子。


我打电话给美国的同事,他说估计就是这个虫了,如果在刚果东边,我们叫冈比亚锥虫,在西边叫罗得西亚锥虫。


利用我所携带的全身装备,我们在48小时内把基因给拿到了。所以现在已经具备非常强大的基因锁定能力,锁定的是一个冈比亚锥虫。 


接下来,我们跟世界卫生组织通电话,世卫组织看到我们所有的证据:一条虫子的照片,一个基因的序列。认可了我们做的所有东西,并答应把药给我们。


当这个药放在这个台子上的时候,正好72小时,所以我们完成了72小时的救援。


危险一直都在


去非洲玩,会碰到未灭菌的牛奶——布鲁菌病;

去印度玩,会遇到没有清洁的饮用水——伤寒;

去美国沙漠玩,会碰到真菌;

......

这些都是输入性疾病,真正碰到怎么办?我们事实上准备好了吗?


在很大程度上,从2003年到现在,中国卫生界已经准备好了,但是你说100%吗?没有,因为我们永远不知道明天是什么。


比如说有人去美国沙漠旅游,回来后身体里到处都是病灶,我们照出来后发现他感染了美国沙漠独有的播散性粗球孢子菌。


还有这个病人,前一天去蒸鱼时手割破了,第二天手指就这个样子了,你知道这是什么菌吗?你如果不知道什么菌,这个手就得给截掉。在美国医学会的杂志里,遇到这个病例,基本上手都是要截掉的。


但这个病人,我们24小时内诊断他是感染了创伤弧菌,用了有效的抗菌药物他就好了。


还有一件事,有个养猪的人,把猪的脏水泼到眼睛里,眼睛就瞎掉了。当时我还不知道是什么东西,直接给他做了手术。


后来发现这居然是一种猪疱疹病毒,猪疱疹病毒只在猪里面有的。人类驯化了猪,跟猪生活在一起,如今猪疱疹病毒跨界到人身上来了。


所以在你的生活当中,这些突如其来的侵袭性病毒细菌,其实一直存在,风险也一直存在。


中国卫生界浴火重生


如果有一个跟SARS一样的话,我们应该怎么办呢?


我今天给大家讲的这件事情,就是说人类社会很美好,但是我们的危险,一直是存在的,而且很多东西,可能是我们人类自己产生的。

640.jpg


那么我们中国,一定会加强全球性传染病的一个监控,这是第一点。国家卫生系统要做得更好,我们中国是最适合把国家整个系统力量,做上去提供能量的。 


但是对我们民众我们自己,我觉得应该远离被污染的水源,远离被污染的地区。你如果到这种地区,要知道自我保护。在传染病流行期间,不要恐慌。现在跟2003年SARS已经不一样了,我相信非典之后的中国的传染病防治体系是日益强大了。

640 (1).jpg

所以我也相信,将来大家都可以非常美好地生活的,我们过着非常静好的时光,但是你在过着美好的生活的时候,一定不要忘记有一群人,就是我们这些人,在后面默默地在做这些事。




相关文章:
·李良:怪!特朗普为何2月7日前知道新冠病毒致命且可经空气传染
·摩罗:郑和如果没有利剑和军队,能七下西洋吗?
·张文宏:如果致命传染病再度来袭,我们是否束手无策?
·闫恩虎:如果"知识分子"丧失了自律
·如果有十三亿个贾庆国,还有中国吗?
发表评论
              请输入左则的验证码,再提交.
遵守本网提供的任何行为准则或其它通告;
保密您的服务账户密码;
如果您获悉与本服务有关的泄密行为,请立即通知我们。
自行配备上网和使用电信增值业务所需的设备,自行负担个人上网或第三方(包括但不限于电信或移动通信提供商)收取的通讯费、信息费等有关费用。
保证自己在使用各服务时用户身份的真实性,正确性及完整性。如果数据发生变化,您应及时更改。在安全完成本服务的登记程序并收到一个密码及账号后,您应维持密码及账号的机密安全。您应对任何人利用您的密码及账号所进行的活动负完全的责任,本网无法对非法或未经您授权使用您账号及密码的行为作出甄别,因此本公司不承担任何责任。
 


四川大学哲学研究所 |  独家网 |  国学网站 |  香港中国文化研究院 |  联合早报网 |  草根网 | 
时代Java教程 |  观察者网 |  环球网 |  文化纵横网 |  四月网 |  南怀瑾文教基金会 | 
新诸子学刊 |  学习时报网 |  求是网 |  善因文化 |  恒南书院 |  海疆在线 | 
版权所有:新法家网站  联系电话:13683537539 13801309232   联系和投稿信箱:alexzhaid@163.com     
京ICP备0507368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351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