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谈天说地
闫恩虎:如果"知识分子"丧失了自律 
作者:[闫恩虎] 来源:[公众号“社会科学报”2016-12-15] 2019-12-13


◤知识分子是身份还是职业,知识分子的核心特征是什么?我们至今没有共识的理论表达。所谓爱国、清高、无私等等之类都是人为贴上的外部诱导标签!

在民间通常认为,知识分子就是有文化、有知识、知书达理的人,必要时可以请教或利用的人。


而中文字典的解释是:知识分子是知识的载体!这简直就是一句没有经过任何思考的本身就没有知识含量的废话!



首先,什么是知识?难道工人农民就不是知识的载体?知识本来就有文本和非文本之分,一个文盲照样有自我生命感知的知识。可以说,正常人都是知识的载体!


其实,中国是一个有深厚知识分子情怀的国家。“扶大厦于将倾、救社稷于危亡”,成为我们对知识分子的理想寄托。“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更成为知识分子们的自我放歌!科举制度也给了知识分子权力思维的现实路径。一些有权力幻想的知识分子的豪迈理想“致君尧舜上,再使风俗醇”“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等竟被作为知识分子人格的标准!


知识分子似乎成了可以救世的菩萨!正如俄国哲学家、启蒙主义学者拉吉舍夫说:“看看我的周围——我的灵魂由于人类的苦难而受伤时,俄罗斯知识分子便诞生了”。这不是人本主义人文主义的态度,而是神本主义的表现。


识分子的另一面

历来入世的知识分子大都感慨:百无一用是书生!而且知识分子也未必就是人类福祉的创造者。



李国文先生在《中国文人的活法》中感慨:“焚书坑儒这种高智商的杀人方式恐怕不是秦始皇一介武夫所能。”


爱因斯坦在二战时更是愤慨:“德国知识分子——作为一个集体来看——他们的行为并不见得比暴徒好多少。”


希特勒从一个社会底层的喜欢绘画的狂躁混混一跃成为国家元首,并发动几乎毁灭文明欧洲的战争,推动他的是谁?是知识分子,而且是有崇高身份地位的知识分子!



大师级的哲学家海德格尔当时带领960个教授公开宣誓支持希特勒上台,并在弗赖堡大学发表校长就职演讲时高喊:“任何教条和思想,将不再是你们生活的法则。元首本人,而且只有他,才是德国现在和未来的现实中的法则。”希特勒的演讲很有煽动力,这种煽动力来源于德国著名哲学家的思想发挥。


黑格尔说:国家就是一切。国家是世界精神的最高表现,是道德的宇宙观和伦理概念。“‘日耳曼精神’就是新世界的精神。它的目的是要使绝对的‘真理’实现为‘自由’无限制的自觉——那个‘自由’以它自己的绝对的形式做自己的内容。日耳曼的使命不是别的,乃是要做基督教原则的使者。”(黑格尔《历史哲学》)



黑格尔推崇战争,用诗一般的语言描述:“战争是伟大的纯洁剂,它有益于为长期和平所腐化的各国人民的伦理健康,正如刮风使海洋去除长期平静所造成的污秽一样。”(威廉·夏伊勒《第三帝国的兴亡》上卷)


费希特在柏林大学的著名演讲《告日耳曼民族书》中声称:法国人和犹太人都是腐朽种族,只有日耳曼人才能开拓历史新纪元。由于语言的纯洁,只有在日耳曼民族的影响下,历史才能展开一个新纪元,这个新纪元将反映宇宙的法则(威廉·夏伊勒《第三帝国的兴亡》上卷)。


斯宾格勒更是说:德国民族是西方历史上最后一个民族,在文明发展内在形式的三个阶段中,命中注定要去完成最后一个伟大的阶段(斯宾格勒《西方的没落》上册)。音乐家威廉·理查德·瓦格纳反犹太反理性的“诸神末日”更是被希特勒奉为神明。


日本军国主义绝不是军人搞出来的,而是明治维新后日本知识分子鼓吹战争神圣的结果。大国沙文主义怎么产生的?看看别林斯基怎么说:“我开始这样热爱人类;为了使人类的极小部分成为幸福的,我认为,要用火和剑消灭其余人口。”


“文化大革命”不完全是毛泽东的想法,当时著名哲学家冯友兰曾建议:“秦始皇使用了政治上的威力,焚书坑儒,在意识形态领域内实行全面的地主阶级专政,巩固了地主阶级的政权。这个历史经验很可以作为无产阶级的借鉴,这也是古今对照,古为今用。”(王永江、陈启伟《评梁效某顾问》,《历史研究》1977年4期)


识分子要不要对自己负责

美国著名学者托马斯·索维尔在《知识分子与社会》一书中把知识分子定义为“一种职业种类,从事这种职业的人的主要工作内容是处理理念,这些人中有作家、学者等”。



一句话,他们是“理念的制造者”(idea worker),“知识分子的成果及其终端产品是由理念构成的”。这个特定人群是制造观念,用这些观念来指点江山,抨击时弊,并由此获得声望和物质财富。


索维尔认为,知识分子跟科技专家最大的区别在于,科技专家和其他专业人员的工作必须接受实践的检验并需对失败付出代价,比如一个军队指挥官如果指挥失误,有可能会让士兵付出生命的代价。


知识分子的观念和主张在实践中碰壁后,他们通常不会承认错误,而是喜欢用一大堆言辞来为自己辩护而怪罪其他人或其他条件,因为能言善辩、文过饰非本身就是他们的职业。索维尔认为,从这个意义上说,知识分子是不负责任的。


知识分子要不要对自己的观念负责?哈耶克说得好:“决定着知识分子观点的,既不是自私的利益,更不是罪恶的动机,而是一些最为真诚的信念和良好的意图。”



20世纪最有影响的俄罗斯思想家别尔嘉耶夫的话更发人深省:“革命的到来是命中注定。所有的人都对革命负有责任。”


“在俄罗斯,整个世纪都在准备革命,为各种类型的革命运动做准备。”“俄国革命同样是俄国知识分子的终结。革命永远是不知感恩的,俄国革命对俄国知识分子特别不知感恩,知识分子曾为它做了准备,但它却对知识分子进行迫害,把他们抛入深渊。”(别尔嘉耶夫《认识自我——思想自传》)正如荷尔德林的诗句:“使一个国家变成地狱的东西,恰恰是人们试图将其变成天堂的努力。”


知识分子就是观念的创造者和辨析者。法国著名社会学家布迪厄(Pierre Bourdieu,1930—2002)说:知识分子是一种悖论的或二维的存在。



因此,强调尊重知识分子是个认识误区,应该是尊重真理、尊重知识、尊重实践、尊重怀疑、尊重探索!因为任何身份或职业甚至社会地位都不是值得尊重的原因,以前的“劳工神圣”,还有后来的“贫下中农”“无产阶级”等,都是概念与逻辑的误区。


但重视知识分子是没有错的!重视他们的思想和人格。要让知识分子在自由的环境中思考探索。如果知识分子丧失了思考、丧失了自律,那才是彻底的悲哀!


正如费希特在《论学者的使命》中说:“你们都是最优秀的分子;如果最优秀的分子丧失了自己的力量,那又用什么去感召呢?如果出类拔萃的人都腐化了,那还到哪里去寻找道德善良呢?”最绝望的腐败并不是官僚,而是知识分子。官僚的腐败只能误一时一地,而知识分子的堕落才是一个社会一个民族彻底的堕落。(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报立场,原载于社科报总1538期。图片来自网络。)



相关文章:
·摩罗:郑和如果没有利剑和军队,能七下西洋吗?
·张文宏:如果致命传染病再度来袭,我们是否束手无策?
·韩毓海:毛泽东解决了传统中国社会知识分子与劳动群众“两张皮”的根本问题。
·闫恩虎:如果"知识分子"丧失了自律
·张康之、张桐:论世界中心一边缘结构中的智力依附——兼议边缘国知识分子的角色
发表评论
              请输入左则的验证码,再提交.
遵守本网提供的任何行为准则或其它通告;
保密您的服务账户密码;
如果您获悉与本服务有关的泄密行为,请立即通知我们。
自行配备上网和使用电信增值业务所需的设备,自行负担个人上网或第三方(包括但不限于电信或移动通信提供商)收取的通讯费、信息费等有关费用。
保证自己在使用各服务时用户身份的真实性,正确性及完整性。如果数据发生变化,您应及时更改。在安全完成本服务的登记程序并收到一个密码及账号后,您应维持密码及账号的机密安全。您应对任何人利用您的密码及账号所进行的活动负完全的责任,本网无法对非法或未经您授权使用您账号及密码的行为作出甄别,因此本公司不承担任何责任。
 


四川大学哲学研究所 |  独家网 |  国学网站 |  香港中国文化研究院 |  联合早报网 |  草根网 | 
时代Java教程 |  观察者网 |  环球网 |  文化纵横网 |  四月网 |  南怀瑾文教基金会 | 
新诸子学刊 |  学习时报网 |  求是网 |  善因文化 |  恒南书院 |  海疆在线 | 
版权所有:新法家网站  联系电话:13683537539 13801309232   联系和投稿信箱:alexzhaid@163.com     
京ICP备0507368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351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