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经世济民
吴铭:从常平仓看国有企业的利润及人民币的定价权 
作者:[吴铭] 来源:[] 2019-02-01

摘要:因为控制着重要必须物资的全国性产、供、销体系的建立,人民币就可以以这些国家控制的重点物资为“锚”,控制其定价权,使物价相对平稳,保持人民币币值稳定。这样,人民币就有了足够的信用。这个国家控制了“常平”体系,实际上,就是人民币的信用,就是人民币的“锚”。

(明代蔚县常平仓,《蔚州志》记载:“常平仓在鼓楼西,旧名丰豫仓。廒十一座共五十五间。道光中重修额设仓谷三万五千石。”)

常平仓,又名平准、义仓,是中国古代长期采取的一种制度,大约起源于春秋战国时期。所谓常平仓,就是政府在谷物丰收、市场价下降时,以高于市场的价格,将谷物大量回收,储存在全国各地,由国家统一掌管。在谷物欠收、谷价高涨时,将全国各地储存的谷物,以低于市场的价格,向民众出售。这样,一是防止了丰收年谷贱,伤害农民利益;二是防止欠收年谷贵,导致农民食不裹腹;三是通过谷物这种必须品或者说战略物资,平稳了货币价值。可以认为,常平仓制度是将货币价值,通过政府的常平仓制度与谷物挂钩了,政府实现了使用所发行货币对谷物这种极重要的物资的定价能力和权力,从而实现了对市场的控制能力和权力。

应该说,中国古代的经济学家是非常高明的。他们不是市场盲目崇拜者,他们采取了极高明的办法,既保证了经济平衡,又保证了物价平稳,还确保了货币稳定,对于民生、生产,都有很大的保障作用。

概括起来,“常平仓”制度有如下特点:

一是建立国有供销体系。建立在全国各地的常平仓库,其本质就是现在的国有企业供销网络。有了这样的全国性国有谷物供销体系,并储备大量谷物,那么,国家就有了控制全国谷物价格的能力。

二是这样的国有供销体系目的不是赢利。如果国家想通过常平仓赢利,那太容易了。只要丰年大量低价大量采购谷物、欠年再以高价出售,国家或者政府就会赚得钵满盂平。但是,如此不择手段赢利,常平仓就失去了稳定经济、稳定社会的意义。当然,常平仓只要经营得法、不出现腐败问题,也不会赔钱,只是不如唯利是图的私有企业赢利多而已。

三是对私有粮店利润有抑制作用。因为常平仓收购和出售谷物的价格均高于(低于)或者远高于(低于)市场价格,而只是采取一个相对平稳的谷物价格,所以,常平仓对于私有粮商的谋利行为,有很大的抑止作用。如果常平仓的规模足够大,那么,私有粮店几乎没有赢利空间。

四是常平仓确保了政府发行的货币的稳定。政府的货币比如铜钱是否稳定,取决于这些钱的购买力。如果政府不储备足够的相应的重要物资,比如粮食、盐、铁之类,以政府控制的平稳的、老百姓容易承受的价格向市场出售,那么,老百姓即使有钱也不一定能以适当的价格买到必须品,政府的货币就可能出现动荡,会大幅贬值,动摇政权根基。

五是常平仓必须全国布局才能发挥其作用。建立全国性常平体系,平衡全国谷物价格,在谷贱的地方以高于市场的价格收购谷物,在谷贵的地方以低于市场的价格出售,这样,就实现了全国粮食的流通,实现了各地的互相支援,减轻甚至消除了饥荒。

六是常平仓作用的发挥,要以发展生产为基础。常平仓并不能保证丰收,它只是调节丰欠物价的一个工具。而发展生产,需要劳动力投入、生产工具改善、土地平均分配、田间管理、肥料使用、灌溉种子等多种原因决定的,常平制度对于这些都没有直接的作用。

常平仓制度在各朝代执行情况不一,各朝代管理常平仓的人员,素质参差不齐,影响了其作用的发挥。

我觉得,我们当前的国有供销网络,非常类似于常平仓。常平仓所体系的经济金融思维,至今仍有借鉴、指导意义。

首先,必须建立全国性的供销体系和流通体系,把全国的商品流通起来。

其次,国有企业生产、供销网络,绝对不可以以赢利为目标,如果以赢得为目标,必然是“与民争利”,失去国营(或者国)企业的目的和意义。当然,国有供销企业只是利润较低,不应该亏损。

第三,国有“常平”体系的建立,必然抑止私有商人的谋利行为,从而平稳了市场,这并不是什么“与民争利”,相反,是这重农抑商、保护百姓利益、维护社会稳定的重要举措,是政权的意义所在。

当然,这个举措会受到所有私有资本的反对,因为,常平制度影响了他们发国难财、谋取暴利。

第四,因为控制着重要必须物资的全国性产、供、销体系的建立,人民币就可以以这些国家控制的重点物资为“锚”,控制其定价权,使物价相对平稳,保持人民币币值稳定。这样,人民币就有了足够的信用。这个国家控制了“常平”体系,实际上,就是人民币的信用,就是人民币的“锚”。

鉴于一定时期生产的产品总是有限的,而政府又必须保持物价稳定,所以,人民币当然不可以随便乱发,不可以“量化宽松”,当然,也不能引进外资。

我想,从常平仓制度中,是否可以得出一些体会,为做大做强做优国有企业提供一个理论支持?是否从常平仓制度中,或许我们可以准确地理解,政府究竟该在市场中发挥什么作用。

(来源:公众号“察网研究”2019-01-29)



相关文章:
·吴铭:放弃对经济的直接组织领导,就是放弃政权——读《盐铁论》有感
·吴铭:从常平仓看国有企业的利润及人民币的定价权
·吴铭:佳话不与梁思成
·肖亚庆:深化国企国资改革 做强做优做大国有企业
·翟玉忠:常平仓制度与现代市场经济
发表评论
                                  请输入左则的验证码,再提交.
遵守本网提供的任何行为准则或其它通告;
保密您的服务账户密码;
如果您获悉与本服务有关的泄密行为,请立即通知我们。
自行配备上网和使用电信增值业务所需的设备,自行负担个人上网或第三方(包括但不限于电信或移动通信提供商)收取的通讯费、信息费等有关费用。
保证自己在使用各服务时用户身份的真实性,正确性及完整性。如果数据发生变化,您应及时更改。在安全完成本服务的登记程序并收到一个密码及账号后,您应维持密码及账号的机密安全。您应对任何人利用您的密码及账号所进行的活动负完全的责任,本网无法对非法或未经您授权使用您账号及密码的行为作出甄别,因此本公司不承担任何责任。
 


四川大学哲学研究所   |    独家网   |    国学网站   |    香港中国文化研究院   |    联合早报网   |    草根网   |   
万联数据   |    观察者网   |    环球网   |    文化纵横网   |    四月网   |    南怀瑾文教基金会   |   
新诸子学刊   |    学习时报网   |    求是网   |    善因文化   |    恒南书院   |    海疆在线   |   
版权所有:新法家网站  联系电话:13683537539 13801309232   联系和投稿信箱:xinfajia8888@163.com     
京ICP备0507368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351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