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登录 登录 新会员注册 忘记密码
当前位置:首页 时事述评
刘仰:难民与人口 
作者:[刘仰] 来源:[刘仰微信公众号2017-06-22] 2017-06-24


近日,难民话题在网络上成为热点之一。起因大概是因为联合国难民署在“国际难民日”搞宣传,一些国内名人配合国际社会的舆论要求关爱难民。有些人更是直言不讳地说:中国应该接收难民,承担大国的国际义务、国际责任之类。某些人还找出貌似强大的理由说,接收难民能缓解中国的老龄化、人口红利下降等不利因素。结果,此类言论导向遭到中国网民自发的普遍反对。难民署在中国的代言人,某大嘴女明星也被骂的不轻。

网民的这种觉悟是令人欣慰的。不管接收难民这一国际社会的要求是否合理,中国不适合接收难民有很多无法驳倒的理由。首先,当今世界造成大量难民的原因并非难以抗拒的天灾,无需各国以普遍人道主义的原因提供绝对帮助。多年以前,日本拍摄了一部灾难电影《日本沉没》,幻想了日本列岛因地震而沉没的情节,日本难民不得不在世界各地寻找新的安置点。该影片的幻想情节中,中国也被要求接收日本难民。按日本电影的构思,中国政府也确实接收了一部分日本难民。虽然这一情节是日本人的想象,但我认为,如果真有巨大的自然灾害发生,造成有些地方完全不再适合人类居住,不得不转移安置难民,中国政府也的确责无旁贷,中国人民也会通情达理。然而,今天的难民并不是这一原因造成的。

其次,当今世界造成难民的主要原因是人祸。一些西方国家怀抱着他们的价值观,强迫别国改变,甚至不惜动用武力。他们以为自己的那套价值观绝对正确,别人只有接受他们的价值观和具体制度才能变得更好。实际上完全事与愿违。连绵不断的战争和动乱的背后,西方国家的身影清晰可见,造成大量民众失去家园,流离失所,短时间内看不到缓解的迹象。当今世界难民中,大量都是这一原因造成的。这一现象简单说就是,西方闯了祸。所以,西方国家应该自己付起善后的责任。在这种情况下要求中国接受难民,等于是要求中国为西方的错误买单,世上没这样的道理。中国政府早就强调,真正解决难民问题的根本是解决地区的发展和稳定。西方国家听进去了吗?这一外交辞令大家都能听懂,意思是说,如果那些国家政治稳定、经济发展,还会有难民吗?所以,中国发起“一带一路”,组建“亚投行”等,实际上可以看成是解决难民问题的对症下药,而不像西方国家自以为是地胡作非为,导致大量难民产生,不想自食其果,却要求别人替他承担责任。天下哪有这样的便宜事?

第三,虽然近几十年来中国获得了较大的发展,但是中国自己也还有大量贫困人口。中国至少到目前还是世界第一人口大国,适合人类居住的区域,人口密度已经相当大,土地、自然资源等环境压力在全球名列前茅,每年都有大量的青年需要就业,解决自身的就业问题是中国各级政府的难题和重点。面对这样的现实,如果要接收难民,也应该是米国、加拿大那样地广人稀的国家,而不应该是中国这样人口密集的国家,更何况战争与捣乱造成的难民与我们一点关系都没有。

第四,我们不得不说到中国的计划生育问题。中国的确面临人口与自身资源的巨大压力,近几十年来,中国政府强制性地实行了计划生育政策。虽然这项政策也遭到了不少批评,但是,从长远角度看,这项政策可以看成是当代中国人为了子孙后代而付出一些代价,并非一无是处。然而,这项政策的原则在此是很清晰的:目的是为了中华民族的整体和长远利益。在这项政策的衬托下,如果中国大量接受外国难民,难道不是自打耳光?新中国成立以来,中国的确也接收过一些外国难民,但基本都是在国外受到排挤的华裔,同属中华民族。我认为,至少在相当长的时间里,国家利益、民族利益还不能被国际义务完全取代。捍卫本国利益长期的都将是天经地义的。因此,在计划生育政策的背景下,如果中国政府放开对外国难民、外国移民的控制,允许其大量进入中国,中国政府的合法性将荡然无存。

由此,我们还得再说说世界人口问题。难民来源国大都是新的人口快速增长国家。全球人口在十九世纪初达到10亿。过了一百多年,到20世纪前半叶,全球人口达20亿。再过不到40年,1960年,全球人口30亿;14年后,1974年,全球人口40亿;1987年50亿;1999年60亿;2011年突破70亿。本世纪内全球人口超过100亿将毫无悬念。在全球人口迅速增长的形势中,发达国家一般都是呈现平稳或下降趋势,越穷越生,越生越穷,大致来说是不错的。问题是,这样下去,哪里是个头?早就有专家计算全球承载人口的极限,虽然计算结果不尽相同,但极限必然是存在的。全球人口100亿,已经接近了这个极限。因此,世界人口的增长必须得到控制,这是毋庸置疑的。那么,如何控制?

我们必须看到,中国对此做出了巨大的贡献。也就是说,虽然中国的计划生育政策使当今几代中国人做出了牺牲、付出了代价,但是,毫无疑问,中国的计划生育政策是中国承担全人类义务的体现。中国人的计划生育就是全中国为人类未来命运承担的义务。那么,其他国家呢?这个问题对于西方国家不存在,因为他们在非强制性的政策下都面临人口减少的压力。然而,还有一些国家,毫无节制地生育,甚至提出以子宫和人口为武器,最终占领世界。这是对人类共同命运的不负责任。

    当今世界正处于转折关头。西方国家原先主导的世界秩序正在崩坏,人口增长问题是西方世界秩序失灵并走向危机的领域之一。虽然这个危机似乎还比较遥远,但一旦爆发,它必将成为有史以来最大的灾难。在人口控制方面,中国毫无疑问是全世界的榜样。当中国尽了义务,就应该获得其相应的权利。不接收国际难民,就是中国应有的权利之一。当然,这还不应该是这项权利的全部内容。当中国逐步成为参与维护世界秩序的负责任的大国时,至少在人口以及与人口相关的难民、移民等问题上,中国应该有更大的发言权和决定权,就类似米国在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拥有75%以上的决定权。中国要行使这项权利,就要对现有的国际机构和国际原则加以改造。

例如,建立以人口指标为核心的国家评价体系,对于世界各国展开评比。假设:人口出生率在2左右的国家(即大致维持人口平稳),享受最惠国待遇;某些当前出生率较高,但控制人口措施得力、有效的国家,享受次惠国待遇。某些出生率超标,政府控制不力的国家,只有普通国待遇;某些出生率超标,反而支持鼓励生育的国家,将列为人口问题国。经人口指标评比后的各类不同国家,如果因政策或其他原因导致人口指标的改变,也可以改变评价结果。

要让这个评价体系发挥作用,还需政治、经济政策的配合。例如,在国际合作、经济合作、国际贸易、国际金融、国际投资、技术贸易、武器贸易、人员劳务、国际旅游等方面制定差别条款。换句话说,要让世界各国认识到、感受到“多生没好处”,要让中国当年“一个不少、二个正好、三个够了”的口号在世界各国推广,并辅以相应的国际社会的奖惩。在国际上照搬国内计划生育“一票否决”制度有难度,但至少应该有相应的国际奖惩制度来鼓励控制人口。中国以前很少想这种问题,更多只是国际社会怎么要求,我们就怎么做,最多有点讨价还价。今后,中国将越来越多地考虑制定新的国际政策,并与其他有力国家一起合作,推动这些国际新政策的实施。

与人口问题相配套,中国还应该在未来国际新秩序中,将妇女解放、男女平等列为最重要的人权指标之一。凡两性在法律上严重不平等的国家,都将在国际政治、经济合作中失去正常待遇,列入差别对待国地位。毛主席说:中国应当对人类有较大的贡献。落实到具体内容,人口问题应成为中国领导世界话语权的开端。有实践,有理论,有制度,有措施,有各国的合作,这样的话语权决策影响力将延续至少一百年。中国有这个能力,也应该有这个信心。


(作者简介:刘仰,著名文化学者,著有《超越利益集团》、《中国自信》等书。)



相关文章:
·刘仰:推荐程巍《泰坦尼克号上的“中国佬”》
·刘仰:难民与人口
·刘仰:警惕中国青年的精神瘫痪
·马俊驹:人格与人格权立法模式探讨
·林小静:新法家宣言——孤独者与人民的对话
发表评论
                              请输入左则的验证码,再提交.
遵守本网提供的任何行为准则或其它通告;
保密您的服务账户密码;
如果您获悉与本服务有关的泄密行为,请立即通知我们。
自行配备上网和使用电信增值业务所需的设备,自行负担个人上网或第三方(包括但不限于电信或移动通信提供商)收取的通讯费、信息费等有关费用。
保证自己在使用各服务时用户身份的真实性,正确性及完整性。如果数据发生变化,您应及时更改。在安全完成本服务的登记程序并收到一个密码及账号后,您应维持密码及账号的机密安全。您应对任何人利用您的密码及账号所进行的活动负完全的责任,本网无法对非法或未经您授权使用您账号及密码的行为作出甄别,因此本公司不承担任何责任。
 


四川大学哲学研究所   |    独家网   |    国学网站   |    香港中国文化研究院   |    联合早报网   |    草根网   |   
万联数据   |    观察者网   |    环球网   |    文化纵横网   |    四月网   |    南怀瑾文教基金会   |   
新诸子学刊   |    学习时报网   |    求是网   |    善因文化   |    恒南书院   |    海疆在线   |   
版权所有:新法家网站  联系电话:13683537539 13801309232   联系和投稿信箱:xinfajia8888@163.com     
京ICP备0507368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3512号
关闭[X]
新法家微信
(扫一扫,关注新法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