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新法家研究
沙黑:浅议韩非子的《难言》篇与《说难》篇 
作者:[沙黑] 来源:[豆丁网2010年9月14日] 2016-05-31

  一,《难言》

  列举“难言”的十二种情况:

  言顺比滑泽,洋洋纚纚,则见以为华而不实

  敦厚恭祗,鲠固慎完,则见以为拙而不能,

  多言繁称,连类比物,则见以为虚而无用,

  揔微说约,径省而不饰,则见以为刿而不辩,

  激急亲近,探知人情,则见以为僭而不让,

  闳大广博,妙远不测,则见以为夸而无用,

  家计小谈,以具数言,则见以为陋,

  言而近世,辞不悖逆,则见以为贪生而谀上,

  言而远俗,诡躁人间,则见以为诞,

  捷敏辩给,繁于文采,则见以为史,

  殊释文学,以质性言,则见以为鄙,

  时称诗书,道法往古,则见以为诵。

  结果是:

  度量虽正,未必听也,义理虽全,未必用也。

  更严重的结果是:

  大王若以此不信,则小者以为毁訾诽谤,大者患祸灾害,死亡及其身。

  历史上这样的事例屡见不鲜:

  子胥善谋,而吴戮之,

  仲尼善说,而匡围之,

  管夷吾实贤,而鲁囚之。

  原因在哪里呢:

  此三大夫岂不贤哉,而三君不明也。

  “伊尹说汤”这样以至智说至圣也很困难,以智说愚则更为困难:

  文王说纣,而纣囚之。

  翼侯炙,

  鬼侯腊,

  比干剖心,

  梅伯醢,

  夷吾束缚,

  曹羁奔陈,

  伯里子道乞,

  孙子膑脚于魏,

  吴起枝解于楚,

  公叔痤言国器,反为悖,

  公孙鞅奔秦,

  关龙逢斩,

  苌宏分胣,

  尹子穽于棘,

  司马子期死而浮于江,

  田明辜射,

  宓子贱西门豹不斗而死人手,

  董安于死而陈于市,

  宰予不免于田常,

  范睢折胁于魏。

  说明了什么呢:

  君子难言也。

  怎么办:

  愿大王熟察之也。

  二,《说难》

  凡说之难,在知所说之心,可以吾说当之,所说出于为名高者也。

  就是说,本篇所论,是在说得准(知心)、说得不俗(名高)的情况下的“说难”,至于其它的或相反情况下的“说难”,不在本篇分析范围之内。

  “说难”有多复杂呢,比如:

  说之以厚利者也,则见下节而遇卑贱,必弃远矣,

  所说出于厚利者也,而说之以名高,则见无心而远事情,必不收矣,

  所说阴为厚利,而显为名高者也,而说之以名高,则阳收其身,而实疏之,

  说之以厚利,则阴用其言,显弃其身矣,

  此不可不察也。

  即使以厚利说之,且名义又好,说者自己也易受到嫌猜的,遇到既要厚利,又要高名,听言时又很要面子的大王,就是说,遇到这样的虚伪而奸雄之人,如何能成功进言,所需的分寸感的把握真是微妙得很,而且简直是不可能讨得到好的,无论怎样,也总是会遭到“弃”、“疏”、“不收”这些结果。反问一下,然则何以要去“说”呢?束之高阁不好吗?但韩非子分析的不是“束之高阁”的情况,而是到人主面前去进言的情况。

  但是,你好心去进言,却会有七种危险:

  夫事以密成,语以泄败,未必其身泄之也,而语所及所匿之事,如此者身危,

  彼显有所出事,而乃以成他故,说者不徒知所出而已,又知其所以为,如此者身危,

  规异事而当知者,揣之外而得之,事泄于外,必以为已也,如此者身危,

  周泽未渥也,而语极知,说行而有功,则德忘,说不行而有败,则见疑,如此者身危,

  贵人有过端,而说者明言礼义以挑其恶,如此者身危,

  贵人或得计而欲自以为功,说者与知焉,如此者身危,

  强以其所不能为,止以其所不能已,如此者身危。

  面对这七种危险,你会有四种左右为难:

  故与之论大人,则以为间己矣,与之论细人,则以为卖重,

  论其所爱,则以为藉资,论其所憎,则以为尝己也,

  径省其说,则以为不智而拙之,米盐博辩,则以为多而交之,

  略事陈意,则曰怯懦而不尽,虑事广肆,则曰草野而倨侮,

  此说之难不可不知也。

  可见,远近亲疏大小粗细详略都要掌握最恰当的分寸。

  凡说之务,在知饰所说之所矜,而灭其所耻。

  上一句意谓:要善于粉饰与掩饰,要说得高尚些。

  因此,有十一种要注意的情况:

  彼有私急也,必以公义示而强之,

  其意有下也,然而不能已,说者因为之饰其美而少其不不为也,

  其心有高也,而实不能及,说者为之举其过而见其恶,而多其不行也,

  有欲矜以智能,则为之举异事之同类者,多为之地,使之资说于我,而佯不知也,以资其智,

  欲内相存之言,则必以美名明之,而微见其合于私利也,

  欲陈危害之事,则显其毁诽,而微见其合于私患也,

  誉异人与同行者,规异事与同计者,有与同污者,则必以大饰其无伤也,

  有与同败者,则必以明饰其无失也,

  彼自多其力,则毋以其难概之也,

  自勇其断,则无以其谪怒之,

  自智其计,则毋以其败穷之。

  总之:

  大意无所拂悟,辞言无所系縻,然后骋智辩焉,此道所得亲近不疑,而得尽辞也。

  成功地对付了这些情况,你才能够对大王进忠言与良策。

  总的来说,人们不是不懂得这些,而是虽懂却往往没做到,“非知之难,而处之难”,这就讨不到好,比如有这样三个故事:

  郑武公欲伐胡,故先以其女妻胡君,以娱其意。因问于群臣,吾欲用兵,谁可伐者,大夫关其思对曰,胡可伐。武公怒而戮之,曰,胡,兄弟之国也,子言伐之,何也。胡君闻之,以郑为亲己,遂不备郑。郑人袭胡,取之。

  宋有富人,天雨墙坏,其子曰,不筑,必将有盗,其邻人之父亦云。暮而果大亡其财,其家甚智其子,而疑邻人之父。

  弥子瑕母病,人闻有夜告弥子,弥子矫驾君车以出,君闻而贤之曰,孝哉,为母之故,忘其犯刖罪。异日,与君游于果园,食桃而甘,不尽,以其半啗君,君曰,爱我哉,忘其口味,以啗寡人。及弥子色衰爱驰,得罪于君,君曰,是固当矫驾吾车又尝啗我以余桃。故弥子之行未变于初也,而以前之所以见贤而后获罪者,爱憎之变也。

  结论:

  故谏说谈论之士不可不察爱憎之主而后说焉。

  夫龙之为虫,柔可狎而骑也,然其喉下有逆鳞径尺,若人有撄之者,则必杀人。人主亦有逆鳞,说者能无撄人主之逆鳞,则几矣。

  总之,要成功地对人主进言,很不容易,需要十分小心才是。韩非子面对的历史与现实,如此严酷,要能好好应对他所分析的这些情况,这时大约是要如王充所说,是要借用一些“儒”的吧?“儒”作为外衣与伪饰的必要性就显出来了。


相关文章:
·赵丹阳:浅议《司马谈论六家要旨》
·吴双林:韩非子“刻薄寡恩”辨
·沙黑:浅议韩非子的《难言》篇与《说难》篇
·王学泰:浅议道家的“以智治国,国之贼”
·沙黑:对“《水浒传》批判”的批判——与王学泰商榷
发表评论
                          请输入左则的验证码,再提交.
遵守本网提供的任何行为准则或其它通告;
保密您的服务账户密码;
如果您获悉与本服务有关的泄密行为,请立即通知我们。
自行配备上网和使用电信增值业务所需的设备,自行负担个人上网或第三方(包括但不限于电信或移动通信提供商)收取的通讯费、信息费等有关费用。
保证自己在使用各服务时用户身份的真实性,正确性及完整性。如果数据发生变化,您应及时更改。在安全完成本服务的登记程序并收到一个密码及账号后,您应维持密码及账号的机密安全。您应对任何人利用您的密码及账号所进行的活动负完全的责任,本网无法对非法或未经您授权使用您账号及密码的行为作出甄别,因此本公司不承担任何责任。
 


四川大学哲学研究所   |    独家网   |    国学网站   |    香港中国文化研究院   |    联合早报网   |    草根网   |   
时代Java教程   |    观察者网   |    环球网   |    文化纵横网   |    四月网   |    南怀瑾文教基金会   |   
新诸子学刊   |    学习时报网   |    求是网   |    善因文化   |    恒南书院   |    海疆在线   |   
版权所有:新法家网站  联系电话:13683537539 13801309232   联系和投稿信箱:xinfajia8888@163.com     
京ICP备0507368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351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