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新法家研究
翟玉忠:再论“工战” 
作者:[翟玉忠] 来源:[] 2006-02-16

“工战”,一言以蔽之,就是“毋以非兵者害兵”

    在美国已经公开将中国列为“最具军事威胁国家”和“新竞争对手”的今天,是我们将“工战”列为基本国策的时候了

长期以来,许多人认为法家的“耕战”思想只是在诸侯大争于力的战国时代有意义,到了天下一统,“耕战”自然要退居其次,不用“耕战”以抟整个国家之力了,甚至引入儒家治国也是可以的。古今中外的历史现实是对这种论点的最好反驳,现代经济史表明,生产力越是发展,中央政府的公共支出比例也就越高(感兴趣的朋友可以查阅一下近百年来美国财政支出的相关数据)。至于那些主张“小政府”的自由知识分子们,他们不过是在用美元装饰的书斋里打自己的小算盘而已。

话又说回来,那些人连操作中国古老计算器的权利都没有。因为大一统之后的汉朝仍将“耕战”思想放到了治国理念的突出位置。

如果说1983年底至1984年初湖北江陵张家山汉墓出土的汉简为我们提供了汉律承秦律的证据的话,那么1973年底湖南长沙马王堆汉墓出土的帛书则为我们提供了汉治国理念传承秦治国埋念的证据。这些珍贵的考古学发现揭开了中华文明最大的奥秘——汉承秦制,西汉和秦一样是法家治国。

在马王堆汉墓出土的帛书《老子》甲本后附抄有几篇思想内容迥异的文章,其中《伊尹·九主》和《明君》明显是法家黄老学说的代表作,特别是《明君》,集中阐述了法家“耕战”思想的核心。其论述极其精辟,对于今日全球大争的时代我们进行“工战”具有极其重要的指导意义。

《明君》大体可分为三部分,第一部分论述了“攻战”的战略意义。作者指出,英明的君主是能够招聚材士,务在攻战,保卫家国的领袖。文章用比喻的方法论证说,假如一个拿着价值百镒的玉璧身处野外,自己又没有勇力武器保卫自己,玉璧一定要被人夺去;那么方圆百里之地呢,有比价值百镒的玉璧多得多的财富,如果不能重视守御、保卫自己,那就再危险不过了;相对于国家最高领袖呢,更是要重视攻战,使地方诸侯遵纪守法。文章说:“今操百洫(镒)之璧以居中野,内非有孟贲之勇也,外非有弓有之备也,其所以侑之者有(又)非如庆忌之材也,以为不过□□必夺之矣。今夫万家之众,百里之地,此其为璧多矣,已而人主非有守御战之胜李(理)也,以为軨适(敌)必危之矣。故利俞(愈)大而天下之欲之也愉(愈)甚。夫先王一人而有天下,诸侯之欲之者□□□□,而先王不失其天下□□以夫先王之守取天下,固与世异李(理)矣。先王之所以异者,何也?以夫先王者为□□□仑(抡)蚤(爪)(牙)之士,材巽(选)海内之众,简令天下之材,琐焉。其所以实邦哀〈充〉军者,皆一□之人也。夫故以氏(是)功(攻)战,天下弗敢塞。以氏(是)守御,天下弗敢试也。”

上面这段话使人想起中国社科院政治所副所长房宁先生几年前对笔者常谈的一句话,就是:“小康之家要养上几条大狼狗”。他说在中美战略利益存在结构性矛盾的条件下,随着经济发展,中国必须相应地加强国防建设,应集中一段时间集中精力加速国防现代化;据在日本工作的朋友告诉我,随着日本经济实力的增强,日本精英集团也注意到光经济强大不行,必须作到战争能力强大才能在经济金融上摆脱美国的间接控制。

一个国家的资源总是有限的。《明君》第二部分论述了在“黄油与大炮”的发展目标选择上,应将战略安全放在首位,更不能将不利于“耕战”的东西放在第一位。文章说高台美榭当然好,但英明的君主却放弃这些,而是修筑城墙(“美墙”);华丽的服饰当然好,但英明的君主却放弃这些,而是“美□兵”;驰骋游猎当然好,但英明的君主却放弃这些,而是“禁暴”。只有将一切资源首先“为兵用”,国家才会强大。最后文章抨击了“今世主”本末倒置,将国家推到了危险的境地。文章说:“台室则崇高,污池则广深,其所以饬(饰)之者,有(又)以丹、桼、青、黄、〈银〉、玉、□□,此其请(情)美才(哉)阑(烂)乎,先王之目非弗美也。已而周何故为葇(茅)(茨)枯〈栝〉柱?曰美氏(是)不若美城。裘、封、营、莹□台华,先王非弗美也,然而左右之人缦帛之衣,縠之冠者,曰美是不若美□兵。务敬(檠)弓弩,修车马驰駷(骤)也,猎射雉(兕)虎,必胜之,主非弗乐也。然□□□□者,曰务氏(是)不若禁暴。……今世主则不然。卷(圈)马食叔(菽)粟,戎马食苦(枯)(秆)复庾。朱(侏)襦(儒)食良(粱)肉,战士食参(骖)驷之食。□□系(奚)婢衣锦绣,战士衣大布而不完。有行此道也而能战胜守固者,□未之尝闻也。 ”

最近一位记者朋友告诉我,去年年底老布什来华访问时在人民大会堂大夸中国人穿的服饰如何变得色彩纷呈,北京又如何亮,说上个世纪七十年代的中国(1974年、1975年他在北京工作过)一切都是灰色的,晚上没有灯光。布什忘了,中国是更亮、更美了,但中国的工业能力(那是国防工业的基础)却在下降,诸多战略产业空壳化。今天世人推崇的人是暴富的贪污犯和肤浅的明星,那些国家的脊梁——科技工作者和军人呢——难道我们还不如两千多年前我们的先人目光远大吗?

《明君》第三部分指出,君主的首要任务是树强,那么如何树强呢,答案就是“毋以非兵者害兵”。接着用事实论证了和平主义、“不好兵也能有所积”观点的错误和“必胜”的意义。最后文章指出,英明的君主这样作不是为了一己之私,而是为了安民除暴,广仁大义以利天下。文章说:“ 人君有大务。人君之大务何也?曰:存其所树积。其所树积者何物也?曰:弱物也,半邦而削,盈邦而亡。其所树积,强物也。半邦而霸,盈邦而王。臣□□□□取于树强,树强柰(奈)何?曰:毋以非兵者害兵。……夫先王□□必胜也,非剸(专)以为身,以为天下也。先王将欲广仁大义以利天下,弱者不能非、强□□而君者,大君必出(由)于兵。故曰:明君有广之〈也〉,有大也也有处也,有用也,有积也,有侍(待)也,有(攘)也。以夫明君之所广者仁也,所大者义也,处者诚也,所用者良也,所积者兵也,所寺(待)者时也,所(攘)者暴也。□曰:广仁则天下亲之,大义则天下与之,处诚则天下信之,用良则天下□之,积兵则必胜,寺(待)时则功大,(攘)暴则害除而天下利。 ”

笔者曾参与了房宁先生《新帝国主义时代与中国战略》(北京出版社,2003年6月)一书的写作,记得当时他就指出,地球就那么大,资源就这么多,环境就这么脆弱。国家之间,具体说就是中美之间在生存与发展上矛盾是客观的。中国无法改变美国的战略意图,中国无论多么‘顺从’,美国也不会将中国从竞争对手的名单上去除。为此房老师提出了三个“刻不容缓”:“中国要刻不容缓地进行战略布局的调整,刻不容缓地进行战略产业重组和调整,刻不容缓地发展关键军事技术。”

——在美国已经公开将中国列为“最具军事威胁国家”和“新竞争对手”的今天,是我们将“工战”列为基本国策的时候了!


相关文章:
·翟玉忠:尚贤制与民主制五论(之四)
·翟玉忠:尚贤制与民主制五论(之三)
·翟玉忠:魏晋人近乎没有伪造《古文尚书》的可能性
·翟玉忠:尚贤制与民主制五论(之二)
·翟玉忠:尚贤制与民主制五论(之一)
大六经工程 |  国学网站 |  香港中国文化研究院 |  联合早报网 |  时代Java教程 |  观察者网 | 
环球网 |  文化纵横网 |  四月网 |  南怀瑾文教基金会 |  学习时报网 |  求是网 | 
恒南书院 |  海疆在线 | 
版权所有:新法家网站  联系电话:13683537539 13801309232   联系和投稿信箱:alexzhaid@163.com     
京ICP备0507368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351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