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哲学纵横
李北方:辨析普世主义 
作者:[李北方] 来源:[作者草根博客2012-04-21] 2012-04-23

    普世主义是当下国际政治领域和思想讨论空间内无可回避的一种思潮和修辞手法,它将某些价值理念定义为“普世的”,相应地,另一些价值理念是落后的、应该被普世价值替代的。参与政 治性辩论的人,要准备好应对这样一个诘问:难道你不认同普世价值吗?这可以是一个问题,也可以是终结讨论、为对手定性的一个策略。

  普世价值是一组能动的概念,指向一个被规定了的方向,其作用不是阐释世界,而是改造这个世界。关于普世主义的讨论与国际关系和民族国家内部各种政治、经济、社会关系的安排紧密相 关,在这个“世界向何处去”、“中国向何处去”等问题仍存在巨大商榷空间的时代,对普世主义进行一番辨析是必要的。

  普世主义与普世价值

  普世主义(Univesalism)是指那些在任何情况、任何时间都适用于所有人和所有事物的概念或准则,其内涵依具体情境而有所不同。普世主义是一个松散的筐,可以容纳任何符合此类倾向的 思想。最初,普世主义是指具有普世适用性的宗教、哲学理念,比如基督教,它相信每个人都是上帝的造物,且将可以或者将通过耶稣获得救赎,无论它所面对的个体是否是基督教的信徒。

  普世价值(Universal Values)这一概念本身具有模糊性,至少可以区分其两重含义:

  第一,根据以赛亚·柏林的理解,普世价值是“绝大多数人在绝大部分地方或情境下,在几乎所有的时候,都共享的那些价值观,无论是有意识地赞同还是表现在其行为中”。在这重含义中, 普世价值是所有人都认为有价值的价值,判断标准是全球范围内的实践。

  世界上有这种普世的价值吗?在19世纪,人类学家们就带着这个任务去寻找,结果发现,无论是在现代社会还是在原始部落,最显著的可以被共享的价值观是“乱伦禁忌”。此外,还有研究者从实证层面开展过调查,发现在不同社会中,普遍接受程度较高的价值观包括权力、成就、享乐等等。

  第二,普世价值是指人们有理由相信其有价值的价值观。阿玛蒂亚·森从这个层面来理解普世价值,他认为,即便现在有很多人不认同甘地的非暴力理念,但人们有理由认同它。在这里, 普世价值就不限于其字面的含义,而是指那些值得被普世推广的价值理念。

  在当下的语境中,普世价值这个词是在第二层含义上被使用的,普世主义者推崇的是包含民主、自由、人权、自由市场等一系列政治、经济理念,他们认为这些价值观终将在文明的冲突中胜出,一个美好的人类社会的实现依托于这些价值观念普遍被接受和被贯彻。

  什么样的价值才能普世?

  既然普世价值不是以其普世存在的事实而被认可,那么随之而来的问题是,为什么一些而不是另一些价值观被视为普世价值?决定一种价值观成为普世价值的标准是什么?

  普世主义的哲学基础文明等级论,纯粹的文化相对主义者不可能接受世界上有所谓的普世价值。那么,文明是否有高下之分?如果一个人的判断没有完全被意识形态所支配的话,就会对此问题做出肯定的回答。

  举例来说,印度教有一项称为“萨提”(Sati)的习俗,男人去世之后,其遗孀要在火葬的时候跳入火堆殉葬,1829年,英国殖民政府下令禁止了这一习俗;在包括苏丹在内的一些非洲地区 ,有给女子施行“阴蒂切除术”的传统,1946年也是英国殖民政府将其废止。这些传统是野蛮的、不人道的,从客观的立场出发,即便激烈的反殖民主义者,也无法孤立地反对殖民政府对此采取的强制措施。

  那么先进的、高尚的价值观是否在现实中始终能取得优势地位,压倒落后的、敝俗的价值观念呢?答案是否定的,让我们用对劳动的不同看法作为例证来说明。

  劳动在西方的观念中,一向是被鄙视的,是用来忍受而不是享受的。亚里士多德就认为,公民不能是体力劳动者,公民必须有闲暇来发展其美德和从事与公民身份相符合的活动,而为了达成这个目标,就需要拥有奴隶。在基督教传统中,劳动的伦理价值是负面的,劳动本身不是好东西,只是减轻罪恶的手段。

  这种对劳动的态度在其他地方也是普遍存在的。原广西壮族自治区副主席徐炳松因贪污被查处后,就说过希望能给他十几亩地,他愿意当农民,种田赎罪。

  对劳动的鄙夷借由经济学理论获得了神圣化的地位。经济学最重要的出发点之一是“经济人”假设,将人视为理性的、自利的、逃避劳动的经济主体,倾向于以最小的付出获得最大的收益。 经过斯图亚特·密尔、亚当·斯密、大卫·李嘉图等经济学大家的理论塑造,人的属性被定义了。

  但是,英国人类学家奥利弗·哈里斯向我们揭示了另外一种对劳动的认识。哈里斯于1970年代在玻利维亚的安第斯山脉进行了田野调查,在当地的农民身上看到了与“经济人”截然相反的人性 。那里的农民视劳动为美德,在他们的文化里,劳动并非被赋予了价值,相反,劳动就是价值本身。劳动于他们是节庆般的活动,人们穿上最好的衣服,一起下到田间劳作。基于对劳动的热爱,他们发育出了完全利他性的人格,不时有城里人前来与他们进行交换,用很少的代价换取他们的大量的产品,但他们并不感觉到吃亏,而是以怜悯的眼光看待这些可怜的不会劳动的人。

  显然,“经济人”是对人性的歪曲抽象,人类学、社会学等学科对此进行了猛烈的批评,证明人的本性并非如此狭隘,但都不能阻挡从“经济人”假设出发的一整套自由市场制度设计按照其面目塑造了我们的世界和世界观。这种扭曲的“普世的”人性观还随着市场的扩张侵入到非经济的领域,结果是自利的行为得到奖赏,利他的行为受到惩罚。

  劳动是财富创造的源泉,是推动历史进步的动力。显然,安第斯山区的农民对劳动看法是更高尚、文明程度更高。问题是,为何这种价值观不能成为普世价值,雷锋精神不能成为普世价值, 反而是鄙夷劳动、好逸恶劳的“经济人”理念大行其道?

  道理不言自明,价值有高下之分,但决定哪种价值观成为“普世价值”的因素,不是价值本身的高度,而是其他因素。“经济人”假设脱胎和发展的历史,正是资本主义狂飙猛进的历史,正如马克思所论述的,资本需要“按照自己的面貌为自己创造出一个世界”,资本对世界的创造就包括符合资本扩张需求的人性。

  有了这层视角,便容易理解普世价值以及那些与普世价值紧密相联的政治话语的实质。沃勒斯坦一针见血地指出,普世主义乃是权力的说辞。西方国家领导人、主流媒体和知识分子将普世主义作为推行其全球政策的依据,他们将世界视为善的力量与恶的力量争夺的场域,西方是善的化身,其主张和行动(哪怕是明显错误的)反映的是不证自明的普世真理。问题是,人权、民主 、西方文明的高高在上、自由市场的无可避免等理念都不是自明的,需要认真审慎的分析,抽离出其中有害的因素。

  这并非是说“普世价值”都是错误的、不好的东西,而是要了解权势者所高扬的普世主义在本质上是片面的,我们需要警惕普世主义说辞背后不平等的权力关系。

  普世主义的演进

  沃勒斯坦归纳了当今国际政治生态中西方国家诉诸普世主义的三种表现形式:泛欧洲地区领导人追求的政策目标是保障人权,进一步说,是为了保障民主;文明冲突的话语,假定西方文明优于其他文明;对市场作为科学真理的确认,各国政府除了接受和实行新自由主义经济学之外“别无选择”。

  在达至此阶段之前,西方普世主义思潮经历了漫长的发展历程,这一过程与帝国主义、殖民主义的形态演进相契合,普世主义作为一种殖民主义的知识,承担着帝国主义、殖民主义的意识形态功能。

  美国学者尼古拉斯·德克士概括道:“在一些地区和人民被殖民之前,他们需要被标记为‘异质的’、‘他者’、‘可以殖民的’。”普世主义从两个方面服务于这一目标:一方面,它被用于整合西方帝国主义国家内部的力量,为对外扩张提供合法性基础;另一方面,用于麻痹殖民地国家的精英群体,制造一种“长期而言对被压迫者有利,哪怕短期内要承受代价”的幻象,以制造认同。

  沃勒斯坦将普世主义的演进大致划分为三个阶段,或者说三种形态,当今的普世主义话语正是这三种形态的综合体。

  第一、文明对野蛮的干预。在15、16世纪,西方殖民主义者在面对征服对象时,优越感首先来源于宗教。在没有形成自己的文明、没有文字、奉行偶像崇拜和活人祭祀等陋习的美洲大陆原住民面前,自命为上帝选民的西班牙人觉得高人一等,并以改造美洲原住民的野蛮作为其野蛮入侵和杀戮的充分理由。但殖民主义的残暴也在西班牙国内引发了反思和讨论,在讨论中最终占据了上风的是支持殖民扩张的观点,理由是印第安人是低等人种,即便他们不愿意也必须接受西班牙人的统治,唯如此才能阻止印第安人的暴行,为天主教牧师传播福音提供便利等。

  沃勒斯坦认为,这场发生在16世纪的最初的关于普世主义的讨论为后来所谓文明国家对其他国家的干预确立了四条最基本的理由:他人的野蛮;终止伤害普世价值的行为;保护无辜者;使传播普世价值成为可能。

  这可以见于英国驻印度总督柯曾勋爵1905年的一个辩白:“帝国的目的是为正确而战,摒弃不完美、不公正和鄙陋……记住上帝将你的手放在他的犁上……将犁铧在你的时代向前推进一点,感觉到你在千百万人之中留下了一丝正义、幸福或繁荣,留下了一丝人道或道德尊严,一丝爱国主义情操,一丝启蒙的曙光或责任。这些都是此前并不存在的。这就够了。这就是英国人在印度的正当理由。”

  这也见于2003年5月1日美国前总统布什在林肯号航母上宣布伊拉克战争胜利时的讲话:“在这场战争中,我们为自由和世界和平而战。我们的国家和盟友为此成就而骄傲,是你们,美国军人 们,实现了这一目标……无论你们走到哪里,都传递着希望的讯息,一个既古老又崭新的讯息……”

  这一套说辞的生命力仍旧强大,在利比亚、叙利亚、伊朗问题上,西方国家重复的还是这一套被重复了几百年的老调。

  第二、东方主义。当殖民主义在扩张的途中遭遇到东方的古老文明,如中国、波斯、印度等,原本那一套粗浅的普世主义理念就不够用了。因为这些古老文明有悠久的历史和典籍、成型的官僚体系、也创造了可观的财富,简单地把他们归为“野蛮人”的类别是行不通的,西方需要一种新的认知方式来定位和这些“高等文明”的关系。

  在征服与被征服的关系中,是不会给文化上的平等留有余地的。西方需要一种将所谓东方“高等文明”纳入以西方文明为金字塔塔尖的等级体制之中的解释体系,于是逐步发展出了一种被通称为东方主义的思潮。这种观念将东方塑造为西方的他者,东方文明虽有了不起的成就,但在发展的道路上遭遇了阻碍,像欧洲启蒙文明那样找到通往现代性的道路,东方的现代化使命只有在西方的帮助下才能完成。

  这一对立建立起了西方对东方进行殖民统治的意识形态基础。对沦为西方殖民地的地区而言(印度是最典型的代表),精英群体起初大都被普世主义的承诺所折服,在现代化这一目标的引诱下接受了事实上的西方化进程。但历史的发展并未给殖民地带来真正的平等,同时,西方的民族主义、自由主义思潮也为殖民地的觉醒创造了条件。终于,在二战后的民族独立大潮中,传统的殖民主义土崩瓦解,东方主义的普世主义历史也告一段落。

  第三、科学普世主义。沃勒斯坦将其称为最精致的一种为强势者辩护的意识形态,因为它为自身涂抹上了价值中立的色彩,从而使自己看起来与文化无关,也与政治无关。

  科学普世主义得以存在的基础是科学与人文学科的分野,后者被分工专司探索“善”和“美”,而在知识体系的竞争中取得了压倒性优势的前者,则垄断了对“真”的阐释权。科学普世主义所宣称的是,“真”的取得有赖于科学方法论的应用,故而这是一种客观的真理,终将为接受他的社会带来福祉。

  科学普世主义赋予了自由市场无上的地位,为精英统治(Meritocracy)构筑了道德基础,它成功地用全球化替代了帝国主义、新殖民主义等概念,遮蔽了世界体系中不公正的一面。在美国财政部、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世界贸易组织等机构的推动下,新自由主义经济政策以普世真理的面貌被推广到全世界的每个角落,科学不承认第二个真理,故而这些国家“别无选择”。有些国家深受此类政策的祸害,但这可以用一套客观的标准解释为必须接受的市场竞争的结果,而非政治的操控或其他原因。

  寻找普世的普世主义

  不可否认,很多披着普世主义外衣的价值观是进步的,甚至曾经是革命性理念。但是,这些价值的传播和实践无法脱离政治生活中的权力关系,普世主义在绝大多数时候被强势者所利用,变成了一种压迫性的文化工具。

  比如自由、平等、权利等自由主义的核心价值观,既在一定的历史条件下起到了激发受压迫人民反抗殖民统治的积极作用,也长期作为殖民统治的辩护词而存在——英国统治印度就被解读为传播自由和平等的过程。19世纪末,法国率先引领了瓜分非洲的狂潮,冠冕堂皇的理由就是法国应该担负起其天赋的“文明使命”(Civilizing Mission),以暴力的手段为落后民族提供先进的法国文化,这一理由迅速地被其他欧洲国家所接受。

  同样,人权也是个好东西,却被美国和北约所窃用,成为推行霸权的工具,用以摧毁社会主义国家的成就,以不惜损害第三世界国家的主权的方式巩固美国的霸权利益。若干场战争以保卫人 权的名义而发动,结果是使数以百万计的人丧失了更基本的经济和社会权利。有批评家将此行径称为人权帝国主义,这是恰当的。

  塞缪尔·亨廷顿指出,在西方的原则和西方的实践中间存在巨大的鸿沟,虚伪和双重标准是普世主义的代价。他尖刻地描述了西方普世主义的虚伪:“民主是要推动的,但不能让伊斯兰原教旨主义者上台;防止核武扩散针对伊朗和伊拉克,但不针对以色列;自由贸易是经济增长的良方,但不包括农业;人权对中国来说是个议题,但对沙特阿拉伯则不是;对富油国科威特的入侵遭到迎头痛击,对贫油国波斯尼亚的侵略则无人过问。认真思考的话,认为非西方国家应该接纳西方价值观、体制和文化的观点的言下之意是不道德的。”

  普世主义还往往沦为强权的最后一块遮羞布。起初,布什政府发动伊拉克战争的借口与普世价值毫无关系,但后来,当初的所有理由都被证明是谎言后,美国人只好拾起那个不新鲜的论调: 至少美国给伊拉克带去了民主。普世主义的说辞就成了强盗行径最后的避难所——哪怕有千百万人丧生,西方至少有通过暴力手段教会他人自由的权利。

  普世价值被操控、被扭曲、被滥用的根源是不平等的世界权力关系。沃勒斯坦把迄今为止所有的普世主义统称为欧洲的普世主义,他认为,问题不是质疑世界上到底有没有普世价值,而是我们还不知道普世价值是什么。普世价值不是被给定的,而是被创造的。

  沃勒斯坦提出一个命题:我们应该追寻真正的普世的普世主义(Universal Universalism)。这有赖于一个权力平等的世界格局的出现,而这个动荡的世界向何处走,将决定我们是离这一目标越来越近,还是越来越远。
 


相关文章:
·李建宏:西方“普世价值”背后的民主赤字
·翟玉忠:少谈些普世价值,多谈些宇宙大道
·秦晓华:普世价值观是这样向高校渗透的!
·王义桅:普世价值是传销式的概念产品
·李北方:啥是资本?啥是资本主义?——听大卫•哈维布道之一

文章评论
新法家网友(2012-06-08 08:26:07.0)
    No qeusiton this is the place to get this info, thanks y'all.
新法家网友(2012-05-23 19:10:11.0)
    请不要再打击来至乌有之乡内外的的那些二逼五毛了-------现在在国内,能站出来为共产党反动派/站出来为发动腐朽统治阶级/站出来为贪官污吏集团/“代表”人民的也仅剩这些二逼五毛了!
新法家网友(2012-05-23 11:22:35.0)
    以前还觉得 乌有之乡是为民说话,现在看来只是统治阶级的两张面孔。。。
新法家网友(2012-05-20 10:40:29.0)
    回复新法家网友(2012-05-07 20:43:42.0):老兄的分析在情在理、头头是道。但是,你的这番分析和推理对那些为五毛钱就去反民主、反法制、反人权、反平等的二货去讲,等于是对猪弹琴-------这些见利忘义、唯利是图的投机主义分子(五毛)是无耻和脑残的结合体!
新法家网友(2012-05-18 01:02:58.0)
    国家政体是变法维新的根本,没有现代的政治制度,图强只是一个实现不了的美梦--------因此,“山寨”普世主义的日本走在了没有遵循普世主义的专制中国前面,从而走上的振兴之路。
新法家网友(2012-05-18 00:58:46.0)
    “明治维新”是一个从上至下的国家政体改革,建立了以天皇为中心的君主立宪制,建立了现代的教育制度、军事制度、土地制度、银行制度等等,是从里到外、从上到下全面的革新,是质变。日本正是有了这些现代制度的支撑,很快地跟上西方国家的脚步,并通过自己的努力,成为列强中的一员。 而清朝的”“洋务运动””只不过是一种量的变化,并不是质变。国家政体没有丝毫变化,还是封建主义制度,其落后性根本不能与日本的君主立宪制先进性相比。虽然在清朝晚末期出现过戊戌变法,但那毕竟是一次不成功的政变,很快被保守势力所镇压,百日维新如同昙花一现,随着六君子的人头落地,中国近代一次变法图强的努力,被扼杀在萌芽之中。清朝那架破破烂烂的马车,在慈禧这个憋脚的驭手驾驭下,颤颤巍巍地走上历史的老路,最后走向灭亡。
新法家网友(2012-05-18 00:44:17.0)
    回复新法家网友(2012-05-14 16:37:25.0):二逼五毛装知识分子(居然谈起历史来了),也不怕笑掉别人的大牙!没有遵循普世主义的专制中国在长期上是世界第一没有错!但是,长期是世界第一,没有遵循普世主义的专制中国在1861年开始洋务运动;长期是撮尔小国、弹丸之邦,后来在政治、经济上“山寨”普世主义的日本1868开始明治维新;结果没有遵循普世主义的专制中国被“山寨”普世主义的日本打得屁滚尿流、割地赔款!都是由上自下的改革,为什么明治维新能够成功,洋务运动会失败?明治维新不仅学习西方先进的技术还学习他们的政治体制;洋务运动主强调技术不进行政治改革;洋务运动是清政府为了维护自身统治而进行的局限性大(坚持大清特色、中国特色);“山寨”普世主义的日本明治维新比没有遵循普世主义的专制中国洋务运动彻底(除了保留天皇和武士道精神以外,整个日本包括天皇自己本人在内全盘西化的搞上下两院、三权分立、投票普选、多党制)!
新法家网友(2012-05-17 21:11:35.0)
    回复新法家网狗(2012-05-14 16:37:25.0):真的不知道应该这么说你这只党奴官狗才好?????只能说你出生的时候,你妈错把孩子给扔了,养大的只是一个胎盘!
新法家网友(2012-05-17 20:33:41.0)
    回复新法家网猪(2012-05-14 16:37:25.0):竟然你Y的这么喜欢专制,就应该用时光穿梭机把你Y的送到辛亥革命以前的专制王朝去-------让那些高高在上的皇帝老爷把你Y的小鸡鸡给阉掉,然后让你全心全意的给皇帝老爷当太监做奴才!
新法家网友(2012-05-15 09:02:23.0)
     与普世价值为敌,无疑是丧心病狂; 甘心与专制者为伍,无疑是自寻烦恼。
新法家网友(2012-05-14 16:37:25.0)
    楼下的那个,从长期来看,没有遵循普世主义的专制中国在长期上是世界第一的,那么就请你这个伪经济学家多学几年历史再来吧
新法家网友(2012-05-07 21:04:13.0)
    问题: A(专制主义)、B(普世主义)两国到底谁能在国际竞争中取得优势?为什么? 答案及分析: 短期内也许难分伯仲,但长期看B国取得竞争优势的概率大于A国。 之所以在短期内难分伯仲,是因为独裁专制的A国在圣君的英明领导下,是可以高效率地举全国之力办成一些大事的(特别是在治世之始,这种优势最明显)。而B国则相对难些,无论什么新政策新方案的实施都会受到各方面的反复质疑,决策速度会比较慢些(实际上在新时代开始时,民主政府也必须从快决策,所以即使上在民主体制内,一定程度和范围的专制仍然存在)。 但长期看B国取得竞争优势的概率大于A国。这又是为什么呢?其原因第一在于一个国家要做的事太多太多,没有任何凡人可以英明到事事都高明的程度,所以英明的君主面对太多的事务时也难免会百密一疏,甚至于犯重大错误。第二在于人会衰老,智慧与精力都会衰退,君主及其官僚体系成员的这种衰退常常是集体性的。第三在于没有任何绝对把握保证其王位继承者也英明。第四在于官僚集团的营私舞弊和教条懒惰。这些因素的客观存在决定了要保障其长远成功的概率很低。而B国国民们因已经习惯了凡事都要反复质疑,习惯了用国民群体智慧来管理国家事务,所以他们不存在智慧衰老的问题,新老人间的交接十分自然,各级官员们的营私舞弊行为也更易于被消除,由于鼓励自由思考,各司其职,所以官员们也容易做到实事求是。B国的如此种种长远优势决定了在两国长远竞争中胜算的概率要大于A国----------故此本人认为普世主义比专制主义更能促进国民人格独立、思想自由;普世主义比专制主义更有利于国家长远发展! 以上只是模拟地进行了一种理论分析,也许说服力还不太强,那就只好等到社会实证结果了。 第一种方法是社会实证的方式,是统计性地设计对比组进行长期观察,但这种方式费时且难于实施,因为没有哪个国家愿意成为实验品。///////第二种方式就是历史分析法,在历史上搜集各种资料进行逻辑分析,得到一些局部性个别参量间的比较结果。这种方式比较普遍,但分析各种对比信息时要特别慎重,重点在于防止犯“以偏概全”的错误。///////第三种种方式就是现实对比法,在现实世界的国家中对实施普世主义的国家和专制主义的国家进行国民人均GDP、国民人均物质占有率、国民福利人均数值、国民幸福指数、国民公民权力行使率、国民对政府的满意度等进行对比,这种方式也比较普遍,但对比各种数值时要特别慎重,重点在于防止数据提供人和对比者“伪造数据”。
新法家网友(2012-05-07 20:43:42.0)
     专制主义和普世主义对培育国民独立人格及自由思想的优劣对比//////////在下不才,不愿意苟同作者对“普世主义”的剖析。所以发长贴对专制主义和普世主义具体抽象地进行分析,对比两个条件相近的国家对国民进行专制主义和普世主义管理后人格独立及思想自由方面政策的不同所导致的长远竞争力变化,对比专制主义治国和普世主义治国这两种方法中那种更能增加国家的长远竞争力? 对比专制主义治国和普世主义治国这两种方法中那种更能增加培育国民独立人格及自由思想? 培育国民独立人格及自由思想的必要性似乎没有再分析之必要,因为现在的人们普遍认为个人人格独立及思想自由是每一个人的基本人权。 但这种天赋权力并没有经过多少严格的科学论证,在实际生活中,人们仍然自觉不自觉地忽视人的这些权力。其原因在于人们对国民独立人格及自由思想在人类社会系统进化中到底能起到什么实用性积极作用的认识还并不十分清楚。 国民独立人格及自由思想在人类社会系统进化中到底能起到什么积极作用?直接在国民头脑中灌输某种经过精英们设计的某种主义或信仰不是很好吗?或者国民们一切听从圣君安排不是很简单且也能开创太平盛世吗?若任由国民们独立自由,且不要天下大乱?…这些想法曾经大量存在过,现在也仍然以各种方式存在于人类社会生活之中。虽然当今世界已经没有多少统治者会直接说没必要培育国民独立人格及自由思想,但多数统治者并没有什么积极性去推进这项事业,而且还会或明或暗地对国民的独立意志及自由思想进行压制与打击。 国民人格独立、思想自由的好处表现在什么地方?这得经过实证才能得出结果。此只能进行一些模拟性理论分析。(此理论模拟分析的假定情况可能比较极端,实际社会环境可能远比其复杂,所以本模拟分析结果只具有方向性定性效果,不具有真正的实用性。) 假定: A、B两国其它条件如人口、国土面积、科技等类似。 A国因为国王英明,国家比较安定和谐,人民生活还过得去。国民已习惯了凡事都听君主的,他们也懒得思考,也并不急切地追求人格独立。国王及众官僚们也乐意这种状态,尽情享受着领导的“乐趣”和“伟大”,为了维护这种局面能长期存在,国王及其官僚体系也不允许国民们自由地思想,官员们也不需要自由思考,等着上传下达就是了,有了成绩当然首先归功于上级的英明领导,有了过失当然首先是下属的不作为或其它错误…其国内教育就是洗脑并灌输忠君爱国和集体主义等思想。 B国国王当然也比较英明,但他不能一个人说了算,因为B国国民们个个人格独立,思想自由,各项政策的施行都要经过国民们的反复批判和改善,国王的任何新提议也必经一定论证后方可实施。国王的领导更多地表现为形式,其国内大多数具体政策的制定和修正都由各级官史们按规定办理,所以官员们必须调查研究解决问题,各级官员们的政绩也有专门机构作出比较科学的评价,所以人人不敢懈怠。国王及各级官史们也会自觉地培育国民们的独立人格,并允许充分地思想自由。 问题:
新法家网友(2012-04-29 13:11:53.0)
    回复新法家网友(2012-04-28 21:27:14.0):没有什么好奇怪的,实名五毛和党棍官奴一般都用这种管中窥豹、以偏概全、攻其一点省略其余的方式来进行写作。
新法家网友(2012-04-28 21:27:14.0)
    乌有之乡的这个实名五毛李北方辨析普世主义 “辨析”得好,很有“水平”------ 专门在普世价值里面找缺点和不足,唯独不找普世价值的优点和长处!
新法家网友(2012-04-28 21:27:13.0)
    乌有之乡的这个实名五毛李北方辨析普世主义 “辨析”得好,很有“水平”------ 专门在普世价值里面找缺点和不足,唯独不找普世价值的优点和长处!
新法家网友(2012-04-26 21:21:03.0)
    作者为何不剖析一下“中国纳粹党”在中国大陆实行的“具有中国特色的法西斯主义”,而单独对“普世价值”进行“剖析”和批斗呢?因为现在实行的“具有中国特色的法西斯主义”对新老“纳粹党”党老爷、官老爷是有好处的,好处如下:(1)本朝草民、贱民拥有全世界人数最多的党老爷、官老爷队伍;本朝皇帝和党老爷、官老爷能够继续拥有全世界最受羡慕的随意增加税收制度;本朝的皇帝和党老爷、官老爷拥有着全世界最为保密,绝不对外公开的财政开支制度;本朝的贱民、草民供养着全是世界最昂贵的政府;本朝的皇帝和党老爷、官老爷使用着全世界最高的行政开支;本朝的皇帝和党老爷、官老爷消费着全世界最高的“三公消费”;本朝的皇帝和党老爷、官老爷拥有全世界政府公务员最为羡慕的官员“灰色收入”特权;本朝的皇帝和党老爷、官老爷拥有全世界政府公务员最为羡慕的公款“包养情妇”特权;本朝的皇帝和党老爷、官老爷拥有着全世界政府公务员最为羡慕的官员“买官卖官”、“权力世袭”“权力交换”特权 ///////////(2)本朝的草民和贱民吃的是地沟油炸油条,苏丹红咸蛋,注水肉炒农药韭菜,毒猪血,翻新陈米饭,避孕药鱼,尿素豆芽,膨大西红柿,染色馒头、毒胶囊药物;本朝的草民的贱民喝的是甲醇酒,香精茶叶,三聚氰氨奶;本朝的草民和贱民看的是“报喜不报忧”的新闻联播,盗版小说,盗版光盘;在黑心棉被窝里面睡觉 /////////////(3)本朝的草民贱民开的是全世界零售价最高的车;缴的是全世界最多的税费;使用的是全世界最贵的油;行驶在全世界最不守交规的人群中;避让着全世界最多的特权车;接受全世界最莫名其妙的罚款;暴露在全世界密度最高的电子眼下;行驶在全世界收费最多公路上。。。一旦深刻的剖析了“纳粹党”在中国大陆实行的“具有中国特色的法西斯主义”的害处,一旦深刻的剖析了“普世价值”给全人类带来的好处,中国纳粹党的党老爷和官老爷所实行的“具有中国特色的法西斯主义”就原形毕露了;中国纳粹党的党老爷和官老爷因为实行“具有中国特色的法西斯主义”所得到的特权和特殊利益就会日益萎缩了!//////////////////为了不让世人了解“具有中国特色法西斯主义”的真相,为了“具有中国特色的法西斯主义”能够继续为党老爷和官老爷们特权和特殊利益,一方面要大力的宣扬“普世价值”的“缺点”隐藏“普世价值”的优点;另一方面也要大力的宣扬“具有中国特色的法西斯主义”的“优点”,隐藏“具有中国特色法西斯主义”的“缺点”---------这么“艰巨的任务”自然落到了博主这种“喜欢”为党老爷和官老爷说话的人身上!
新法家网友(2012-04-25 22:33:42.0)
    普世价值并非十全十美,其内涵和外延确实还有待改进和完善!但是在论到虚伪性、邪恶性和对本国人民的剥削、压迫、欺骗方面,普世价值连“据有中国特色的法西斯主义”的万分之一都不如!
新法家网友(2012-04-24 20:31:30.0)
    作者对“普世价值”满腹怨言!却又为何不剖析一下现在中国大陆“纳粹党”实行的“据有中国特色的法西斯主义”?
发表评论
                                      请输入左则的验证码,再提交.
遵守本网提供的任何行为准则或其它通告;
保密您的服务账户密码;
如果您获悉与本服务有关的泄密行为,请立即通知我们。
自行配备上网和使用电信增值业务所需的设备,自行负担个人上网或第三方(包括但不限于电信或移动通信提供商)收取的通讯费、信息费等有关费用。
保证自己在使用各服务时用户身份的真实性,正确性及完整性。如果数据发生变化,您应及时更改。在安全完成本服务的登记程序并收到一个密码及账号后,您应维持密码及账号的机密安全。您应对任何人利用您的密码及账号所进行的活动负完全的责任,本网无法对非法或未经您授权使用您账号及密码的行为作出甄别,因此本公司不承担任何责任。
 


四川大学哲学研究所   |    独家网   |    国学网站   |    香港中国文化研究院   |    联合早报网   |    草根网   |   
时代Java教程   |    观察者网   |    环球网   |    文化纵横网   |    四月网   |    南怀瑾文教基金会   |   
新诸子学刊   |    学习时报网   |    求是网   |    善因文化   |    恒南书院   |    海疆在线   |   
版权所有:新法家网站  联系电话:13683537539 13801309232   联系和投稿信箱:xinfajia8888@163.com     
京ICP备0507368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351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