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经世济民
房宁:多党制下的政治性腐败 
作者:[房宁]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报2011-12-20] 2012-01-29

   社科报编者按:此文实地考察了东南亚的民主发展,具体地打破了对于抽象民主的迷信,其用脚做学问、用实践检验校正书斋知识的做法尤其值得我儒门中人学习借鉴。不知何种原因,人们形成了这样的认识:“民主”可以治疗腐败。但在印度尼西亚调研时,一位来自一家重要智库的专家说道:“过去(指苏哈托统治时期)的贪污是在桌子底下,而现在(即实现民主化的时期)的贪污是把桌子一起‘吃’掉了。”会场上一片会心的笑声。经过在韩国、印尼和泰国的调研,我们逐步对于在东亚地区的政治发展和民主化进程中的腐败问题有了一个比较清晰的认识,并形成了一对概念:行政性腐败和政治性腐败。

                      威权体制下行政性腐败多发

    所谓行政性腐败,是指公务人员利用公共权力和其他公共资源为个人及小集团谋取私利的行为,主要表现为贪污、受贿等等。行政性腐败在东亚自20 世纪五六十年代至80 年代普遍实行的所谓“威权体制”下有较多发生,且在公众中产生深刻印象和强烈反感。

    一方面,由于威权体制下政府等公共权力机关拥有较多公共资源分配和管理职能,为利用公共权力,特别是行政权力谋取私利的腐败行为发生提供了较多客观条件。这一阶段,东亚各国经济迅速发展,社会财富急剧增加,社会差距迅速加大,掌握公共资源与权力的公务人员中心理失衡现象普遍发生,这是造成威权体制下行政性腐败现象大量发生的主观原因。另一方面,由于行政性腐败大多发生于公务人员,常见于政府官员与企业和居民打交道的过程中,因此易于为社会感知,造成的社会印象特别深刻,引发的社会反感亦十分强烈。

    20 世纪80 年代以来,包括东北亚和东南亚在内的整个东亚地区进入政治转型时期,一个个威权体制瓦解,代之以多元政治体制。人们也经常把这一过程称之为“民主化”。在多元体制下,在一些国家和地区,如韩国和中国台湾地区,行政性腐败得到了相对于威权体制下更为有效的约束和治理。这主要得益于政治生活的公开化,社会监督特别是媒体的监督起到了很大的作用。在韩国,十分有效的国会监察与调查制度起到了重要作用。但也有不同的情况,印尼、泰国在向多元体制转型过程中以及多元体制建立的初期,出现了行政性腐败进一步加剧的现象。其中重要原因是行政性腐败与政治性腐败的纠结,使整个社会进入了腐败进一步严重泛滥的时期。

                       多元民主体制下政治性腐败多发

    所谓政治性腐败,是指与政治行为有关的腐败,特别是与选举相关的政治行为所引发的腐败现象。政治性腐败主要表现是:因选举等政治需要,政治家、政党等政治精英与经济界结成的利益联盟,经济界向政治精英提供资金,政治精英利用政治权力,通过有偏好的政策、法律回报政治支持。相对于行政性腐败,政治性腐败主要发生于政、商两界之间,其手段大多是通过政策、法律制定,以特许经营以及垄断利润等形式进行“权钱交易”,因与公众距离较远,不易引起社会关注,是更加隐蔽的腐败。但由于政治性腐败涉及的利益巨大,一旦严重发展并经暴露,也会形成巨大的社会危机,如台湾的“红衫军”和韩国几任总统的腐败案件调查都引发了社会震荡和冲突对立。

    “政治卡特尔”,就是一种在实现多元民主转型后流行于东南亚国家的十分典型的政治性腐败形式,即在政党之间形成的腐败分赃同盟。国际学术界有一种颇为流行的理论,认为多党制条件下,由于党派之间的竞争而产生的相互监督有利于遏制腐败。但印尼及泰国等东南亚国家的经验证明,情况正好相反:在多党制条件下,政党之间不仅没有形成相互监督的遏制腐败机制,反倒是结成了腐败的分赃同盟,因此导致了所谓“政治卡特尔”现象。

    以腐败“把桌子一起‘吃’掉”的印尼来说,在实现民主化后,印尼出现了众多政党,举办世界上种类最多、层次最多和相对人口规模最大的选举,号称“世界上最大伊斯兰民主国家”。目前,印尼每年约有40 万人作为候选人参加各级各类选举。但在中央和地方的各类选举中,任何一个政党都难以获得足够的资源、影响力以及选票,因此倾向于结成政党联盟。在这当中,众多小党的主要政治行为是与大党联合组成政党联盟,政治目标并非参政、执政,而是通过向大党提供政治支持而获得利益回报。一旦共同推举的候选人赢得选举后,条件是必须提供服务,所谓“服务”当然就是利益回报,这样导致了严重的大规模政治腐败现象的发生。“政治卡特尔”的腐败形式,主要是执政党或议会大党通过立法或行政法规向为其提供支持的小党联盟——“政治卡特尔集团”输送利益。

    政治性腐败主要是围绕着选举产生。选举是有可计量成本的政治行为,因此,成功获得政治权力后的成本支付,就成为政治性腐败发生的体制性原因。作为选举回报的腐败,在东南亚有许多称谓:如“机会型腐败”、“政策型腐败”等等。“机会型腐败”是印尼智库人员经常提到的一个词,是指政治家或其他掌握权力的官员利用制定特惠政策、法律为某些利益集团谋取利益,比如授予特许经营和垄断经营权利等等。一般来说,“机会型腐败”获取的利益巨大,与以个人行为为主的“行政性腐败”相比规模要大得多。而在泰国,似乎更倾向于把这类腐败称为“政策型腐败”。

    政治性腐败在东亚国家实行多元民主转型后成为日益引起社会关注的问题。政治性腐败给多元民主政体造成了越来越多的问题。一方面,多元民主体制下经常发生的政党轮替使政治性腐败行为趋于短期化、严重化。一个政党或政党联盟经选举上台,马上要进行政治回报,否则手中的权力也是“过期作废”。另一方面,政治性腐败因其政治性而更加难以防治。政治性腐败涉及政党乃至执政党的利益,因此往往会得到政治保护,即相关政党和利益集团对本方成员提供政治庇护。在东南亚人们经常看到这种现象:相互竞争的政党经常以反腐败为政治斗争武器攻击政治对手,而同时又以政治迫害为由,将腐败问题政治化,抵御对手以反腐败为武器对己方的攻击。最终以反腐败为政治斗争工具的各方又会以政治妥协代替和避免法律制裁,以政治交易结束利用反腐败名义进行的相互伤害。泰国的一位知名政治家告诉我们:在泰国不会有一个腐败案件会真正得到查处。

                            (作者单位 中国社会科学院政治学研究所)


相关文章:
·戴立言:多党制不是有效防腐的灵丹妙药
·房宁:学者需读书,无字之书更重要
·房宁:多党制下的政治性腐败
·房宁:影响当代中国的三大社会思潮(下)
·宋鲁郑:中国的一党制何以优于西方的多党制

文章评论
新法家网友(2012-02-16 19:39:55.0)
     任你人大上百次提案,我自巍然不采。我就是不公布家财, 你能奈我何来; 任你草民叫嚷着要参选人大代表,我自巍然不采。我就是 不能让你出头,让我自己显得矮; 任你大骂贪官污吏,哪怕威胁到政局稳定,我自巍然不采 我早把老婆、孩子、财产转移到国外。在那里,我的生活依然 奢侈豪华,丰富多彩; 任你民怨沸腾,哪怕引起动乱。我自巍然不采。正所谓, 枪杆子里面出政权。我自有百万武警,量你掀不起起大风浪来; 对外国人说,我们也是民主国家,因为我们也有宪法明摆。 对本国人说,你们不能行使民权是我们民主的特色,因为我们还有 王法暗在; 现在是第二十一个世纪的第一十二个年头。在这个“二”的年代里, 老百姓养的狗不再吃狗粮,天天喊着要吃鲍鱼喝茅台;你说天理何在? --------轩辕
新法家网友(2012-02-16 17:02:31.0)
    人治和专制必然要求赋予施政者以极大甚至无法约束的权力。当施政者想赚取政绩作为晋身之阶时,他可能还会做一些善事。但一旦升迁无望、私利膨胀或者是达到权力顶峰的时候他们就会毫不犹豫地滥用权力为个人、为自己的家属、亲朋、小集团私利服务(古外今来的绝大多数例子都表明,仅靠个人的道德修养是无法有效约束“领袖”和官员私欲膨胀、以权谋私的)。
新法家网友(2012-02-15 17:06:16.0)
    回复新法家网友(2012-02-14 11:13:57.0):阁下说得很有道理,建立在独裁专制基础上的“法制”确实不能有效长久的保持清正廉洁、遏制和消灭腐败。《大明律》对贪官惩治的残酷举世罕见,明朝为了监视官员、惩治腐败还专门成立“三厂一卫”。结果明朝还是没有摆脱历史的宿命,还是同样因为专制独裁、暴政虐民、贪腐横行引发的内忧外患而亡国-------明朝为了监视官员、惩治腐败专门成立的“三厂一卫”,到了明朝的中后期同样也成了积极参与贪污腐败的机构!
新法家网友(2012-02-14 11:13:57.0)
    回复新法家网友(2012-02-13 17:16:00.0):( 楼主分析的有道理。前秦时期,腐败现象最少。因为法治。目前清廉国家的原因,也是因为法治。腐败、清廉是民主还是专制,没有必然关系。)-------专制的国家能够真正有效的反腐败??????可能只有你这种对历史无知的人才会得出这样的结论吧!明太祖朱元璋对贪官污吏的手段残酷无比(剥了贪官污吏的人皮之后在里面填上草,然后 挂在衙门外示众),还专门为了对付贪腐官员成立了三厂一卫(东厂、西厂、中厂、锦衣卫 )。结果如何,大家都知道。明朝也同样是因为贪腐横行、朝政昏乱、专制暴政害民引发的内忧外患而亡国。所以,建立在独裁专制基础上的“法制”不能有效长久的保持清正廉洁、遏制和消灭腐败;只有建立在民主基础上的法制才能做到有效长久的保持清正廉洁、遏制和消灭腐败。
新法家网友(2012-02-13 18:19:11.0)
    叙利亚是“透明国际”统计的世界上最腐败国家之一---------不仅是一党制国家,而且叙利亚的宪法还特别说明叙利亚是一个社会主义国家呢!
新法家网友(2012-02-13 17:16:00.0)
    楼主分析的有道理。 前秦时期,腐败现象最少。因为法治。 目前清廉国家的原因,也是因为法治。 腐败、清廉是民主还是专制,没有必然关系。
新法家网友(2012-02-07 20:10:06.0)
    博主要挑刺也应该挑澳大利亚、德国、瑞士这些国家的------对比一下这些多党制国家国民和我国国民的医疗、教育、福利、人权差距,这样才有挑战性、这样才有难度嘛!
新法家网友(2012-02-04 15:04:57.0)
    楼下的说的没有错!苏联共产党一党专政造成的腐败到现在都还没有被肃清------俄罗斯和独联体国家今天的腐败其根源就来自于原来的苏联共产党!
新法家网友(2012-02-03 22:50:12.0)
    看看透明国际2011年的缅甸(排名180位)、朝鲜(182位)索马里(182位)的排名,就可以知道一党制国家的腐败程度了!
新法家网友(2012-01-31 19:58:56.0)
    作者的博文就如同盲人摸象,闭着眼睛摸到一根大象尾巴后就说:“大象的形状像一根鞭子”
新法家网友(2012-01-30 19:36:31.0)
    《专制都是突然倒掉,民主却不会一日建成》-------一百年前,地球上大概90%的国家是专制独裁者靠枪杆子统治;50年前,降到50%以下;现在,全世界的独裁专制国家不到10%。在这种历史大趋势下,你可以针对任何独裁者写一篇“永别了”的文章,然后坐等他们的灭亡。人民不会让你久等,历史不会让你失望。 看到卡扎菲血肉模糊的脸,他不久前说的话仿佛还回荡在耳边。他用充满自信的口气对采访他的西方记者说:我会下台?谁来推翻我?利比亚人民热爱我啊……如今,正是他口中这些“热爱”他的人民把他打得像齐奥塞斯库一样千疮百孔,而人民意犹未尽,竟然像庆祝节日一样涌上街头,载歌载舞! 文明社会有一条不成文的规定,即便依法处死十恶不赦的连环杀手,也鲜有人表示高兴,更没有人去庆祝,毕竟人命关天,谁不是爹妈生的?可这个文明的规则不适用于利比亚,不适合于刚刚从野蛮的独裁统治下解脱出来的利比亚人民。全世界人民都能理解他们,独裁者的死亡,就是热爱和平与自由的人民的节日!当这些独裁者一个一个都被赶下台、被消灭后,人类将不会再为任何个体的死亡而狂欢,地球也将更加文明。 一些人——尤其是一些中国人不太理解人民对独裁专制的仇视,也搞不清专制与民主的关系,鉴于此,我提三点看法供大家思考: 第一,人民对独裁专制的仇视并不一定和民主有关,涌上街头的民众很多人并不知道民主有什么好处,他们只是对独裁专制忍无可忍了。过去一百年推翻专制独裁的历史显示:并不是因为那里有一个梦幻般的民主制度在等着,人民才会起来推翻专制独裁。这一点对某些国家的知识分子尤其重要,他们不是不知道专制的可恶,只是看不到或者看不清民主的前途,于是就甘愿与专制共舞,而且心安理得,错把“奴性”当“理性”。 第二,推翻专制不等于民主建立。很多半罐子学者常常用民主的混乱来否定推翻专制的“不值得”与“时机不成熟”,既看不清历史的大趋势,也看不清人类良知的力量。民主也许还有很远,但不推翻专制,会越来越远。专制独裁是世界上最邪恶的制度,只有推翻它,人民才能有其他其它的选择,国家才会有前途。 然而,我们也要清楚地认识到,由于历史背景、文化条件与宗教等原因,推翻专制不但不意味着民主,也许会被另外一种形式的专制取代。就拿中东来说,源于西方的民主政治制度在这个地区并不太成功。这个地区公认最民主的国家是土耳其,至今还有很多问题尚待解决。从这个意义上说,受儒家文化影响的亚洲国家(地区)就更适合民主制度,目前日本的民主制度已经超过一些西方国家,而韩国的民主制度也日渐完善,至少同朝鲜相比,已经是天上人间的差别。尤其值得一提的是中国台湾地区,那里的民主制度才实行不到20年,可不但在亚洲,即便在全世界都能作为样板。有些地方的进步之快,足足可以让实行了230年民主制度的美国汗颜。 第三,独裁专制几乎都是突然倒掉的,可民主制度却不是一天能够建成的。由于独裁专制违反人性、背离人心,不管表面多么华丽,不管统治者如何粉饰太平,如何开动宣传机器营造人民“热爱”他们的盛世假象,覆灭的命运无法避免,且说来就来。于是我们观察到,所有的人都知道“专制独裁”一定会“永别了”,但沒有一个人能够准确预测他们什么时候寿终正寝,好在它一定会倒掉,在我们“意料之中”却又“出人意外”的时候。 可是,由于种种原因,尤其是独裁专制对一个国家与民族精神与文化的摧残,独裁倒台后,专制思想往往还要延续一代甚至几代人,民主制度的建立也会遭遇种种困难与阻扰。但即便这样,那些哀叹民主还不如专制的人也应该睁开眼睛看清楚:全世界上百个获得了自由选择权的国家的民众,没有一个愿意选择回到任何形式的独裁专制时代,而还没有走上民主之路的民族,依然在抛头颅、洒鲜血,九死而未悔。 过去一百年专制与民主的变迁史带给我们信心与思考:杀死独裁者容易,建立民主制度不那么简单。如果说中东的“茉莉花革命”是人民渴望民主而推翻专制,那么美国的“占领华尔街”则是民众希望发展与完善民主制度。民主制度有自我完善的功能,也有完善的空间,而专制独裁者如果不松开紧握绝对权力的双手,他们将会同齐奥塞斯库、萨达姆和卡扎菲一样,别无选择。
新法家网友(2012-01-30 19:06:22.0)
    一党制下的国家政治更腐败!
新法家网友(2012-01-30 11:57:12.0)
    接楼下 -- 就拿新教徒移民开创的美国为例吧:从总统到国会议员都与大财团有着千丝万缕、利益与共的关系,这种政商勾结的广度与深度比之此文所言只有过之而无不及。这已被越来越多的美国人民所识破。但在基督教新教国家的主流政治词典里,这不叫腐败,而是民主自由的天经地义。
新法家网友(2012-01-30 10:43:42.0)
    楼下也是一厢情愿吧?!
新法家网友(2012-01-29 11:25:08.0)
    廉洁的政府多是基督教新教国家。
发表评论
                                              请输入左则的验证码,再提交.
遵守本网提供的任何行为准则或其它通告;
保密您的服务账户密码;
如果您获悉与本服务有关的泄密行为,请立即通知我们。
自行配备上网和使用电信增值业务所需的设备,自行负担个人上网或第三方(包括但不限于电信或移动通信提供商)收取的通讯费、信息费等有关费用。
保证自己在使用各服务时用户身份的真实性,正确性及完整性。如果数据发生变化,您应及时更改。在安全完成本服务的登记程序并收到一个密码及账号后,您应维持密码及账号的机密安全。您应对任何人利用您的密码及账号所进行的活动负完全的责任,本网无法对非法或未经您授权使用您账号及密码的行为作出甄别,因此本公司不承担任何责任。
 


四川大学哲学研究所   |    独家网   |    国学网站   |    香港中国文化研究院   |    联合早报网   |    草根网   |   
时代Java教程   |    观察者网   |    环球网   |    文化纵横网   |    四月网   |    南怀瑾文教基金会   |   
新诸子学刊   |    学习时报网   |    求是网   |    善因文化   |    恒南书院   |    海疆在线   |   
版权所有:新法家网站  联系电话:13683537539 13801309232   联系和投稿信箱:xinfajia8888@163.com     
京ICP备0507368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351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