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新法家研究
李海坤:从《盐铁论》看中国社会经济 
作者:[李海坤] 来源:[] 2011-05-24


    《盐铁论》的辩论过程以及结果来看,主张德教和废除专卖贤良文学战胜了力挺法治和支持专卖的御史大夫,酒专卖被取消,威武雄浑的大汉王朝就在这里开始从倚道行法的刚正不阿走向了垂软无力的德教亲亲,从经济领域一直蔓延到了整个社会机器。之后的两千年里,中国一步步走向衰落,南北朝之后,被那些贤良文学所掌控的中国,不要说是征伐蛮夷,就是连抵抗之力都有所退减(拥有唐律的盛唐除外),全然没有了商周时期百国来朝,戎狄归顺的霸气。更不消说北逐匈奴,沐阏氏风浴祁连雪的王霸之势了。想到这里,心中深感不平,之后敝人去查看了一些相关的史料和评论,加以自己的思考,总结如下。

    有人说,盐铁会议标志着计划经济的结束与自由市场经济的开始,是中国摆脱漫长封建专制道路的伟大一步,自然,敝人并不同意这种看法。由此,敝人妄加揣测,有了些想法,也由于敝人专业为经济,由是将中西经济进行了比较,有以下几点。

    中国学术与西方学术的不同就在于中国为王官学,而西方为私家学,其实中国经济与西方经济也是由此差别,这也包含在了中国社会与西方社会的主要差别里。

    中国社会和西方社会的只要差别之一就在于,中国社会是作为一个统一的有机整体存在的,而西方社会是分裂和制衡的一个集合,中国人早就把类似于辩证法的自然性的平衡与中庸作为了自己的社会意识,而西方人则类似于天生的偏执狂,喜欢从一个极端到另一个极端。有人说中国没有经济学,其实中国从来就没有把经济活动和其他的社会活动分割开来,而是以联系为基础,把经济学融合到了治国方要里。

    早在几千年之前的中国就结束了希腊腓尼基人的那种混乱的生产方式,将科技与建设型生产国有化,有了“百工”。中国市场与西方最大的不同就在于中国的市场管理者,也就是《盐铁论》中的御史大夫们深谙世界(自然包括市场)的运行规则,这些规则都出自于道家对世界的深刻认识,知道了“天之道,损有余而补不足”。所以他们以行政法令为方式,以道为原则来对社会进行稳定性调控。他们的目的就是在市场(自然)进行破坏性调节(经济危机的爆发就是自然地破坏性调节)之前进行人为地调节,保证社会的稳定。中国社会是一个有机的整体,它就像一个人的身体,我们自己可以在阴阳失调、百毒入侵而生病之前规范饮食生活,内静外敬,吐纳养生来保持身体的稳定,而进行这些调控,发布这些养生指令的就是我们的心神,生病其实就是由于失衡导致自然强制介入进行破坏性调节的过程,病好了,也就阴阳互补、百毒祓除了,自然并不关心人在生病时的痛苦,他只是什么方式最为高效他就采用什么方式。

    类似,在中国社会中,国家控制机关,也就是那些御史大夫们就相当于我们的心神,他对于国家这个身体进行来保持稳态,使国家以最佳状态面对外面的如匈奴等外患。如果人不慎生病了,那么就应该调之以百草金石,减少病痛,辅助身体的恢复,社会中同样,一旦国家经济出现问题,就要出台各种调节政策,减少自然的破坏性作用,加速国家的经济恢复。西方只会一味的活着,不知道规则的活着,他们所谓的科学并不是世界运转的方式,只是世界运转的表象,就像亚当斯密将“道”翻译作看不见的手,然而几百年过去了,他们依旧只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不会在生病之前防患于未然,所以才有了1929的悲剧。

    但是中国并不是仅仅只是强调国家调控,他同样鼓励自由市场经济,只不过这个的前提是在国家的调控之下进行市场经济,有必要时,国家还要限制私人经济。商鞅等法家就说过,工农商是国家的三件宝器,对于商人,我们要让他们拥有资本来进行商业活动,我们要保护资本,使资本不会太少,当然,当私人资本过大时,我们就要限制他们。私人资本就像人的欲望,我们要适可而止地满足他,不多也不少(中庸之道),我们要保护他,但也要限制他。正常的社会生活是由国家掌控的,但不是由国家来运转和进行的,就像一个公司是由经理来掌控的,但经理不可能亲自去车间工作一样,社会民间的财富就是社会运作的燃料。但是如果个人资本太多,一个社会中的个人很难掌握一笔不符合自己身份的财富,如果个人资本比较分散,但总和较多,那那么就会出现民富国弱的现状,南宋时期社会经济生活高度发达,人民十分富裕,但是已经富到了不想去经营国家的地步了,国弱民富的大宋朝竟然被一个刚刚脱离野蛮生活的草原民族击败,实在是活生生的笑话。如果民间财富比较集中,那么美国寡头垄断操控国家,政府丧权,富人当道的极端社会就会出现,肯尼迪被刺就是这样的悲剧,只关心利润的商人是不会让一个国家王霸天下的,他只会制造一个世界级别的巨型流氓。

    所以中国和西方的不同就在于这里,中国国家调控与市场经济是整体性的,是“和”的表现,而西方经济则是国家干预和自由贸易的对立。就像中国学术,中国经济是国家控制,许可、鼓励和限制民间,西方就像一个无头苍蝇,一次次的经济危机深深地刺伤了它们西方经济学的自尊心。

    中国经济与西方经济对比,你会发现,中国经济就像是集中生产和集中管理的大型企业,只有明确的管理条例和严明的规章制度的执行,以及合理的分工,才能将这一个庞大的机器开动起来,而一旦他开动起来,世界将会为之颤抖,用企业文化感染员工,让他们成为企业的一员,是必须建立在企业严肃认真的管理和结合实际的生产上面的。用道德教化百姓也是必须建立在法治和国家及其分工合理的基础上的,而不是用道德来维持一个国家,道德和礼教是好东西,它能增强社会和谐稳定程度,提高人民的幸福感和归属感,让整个国家有一种严明的温暖,更是文明文化的体现,就像是家里的母亲,但是如果一个家庭是靠一个温文尔雅的母亲来维持,那么在一个刀兵连绵的乱世,这个家庭很快就破灭了,而只有一个严肃雄健的父亲,才能顶起这片灰暗的天空。西周文王武王的仁者无敌,是建立在朝歌流血漂橹的基础上的,没有西周武功,只讲仁义道德,恐怕文王武王也早已成为鬼侯第二了吧。儒家的小农思想不能让中国在大争之世雄霸天下,九鼎世界,只有道法合用,王霸杂糅,方能有大秦帝国从边陲横扫六国,称王神舟。两种文明根本性的不同决定了中国的道路,分割与制衡的社会模式只会让中国走向八王之乱和永嘉之祸深渊,自由放任的私家文化只能让中国再蒙崖山之耻。反对国家统一力量,集全国之力,就是反对中华文明的复兴,而那些贤良文学们并不知道礼教就像好看的衣服,是以吃饱肚子不挨打为前提的。现在的一些所谓的新型精英和海归,早已成为了外黄内白的香蕉人,自然不会知道什么是中国需要的,他们在现在提出要让中国向美国那样,让市场经济主导国家经济(其实美国也是国家掌控的),让国家不要插手自由市场,废除国家对社会的控制,还打着民主和自由的口号,实际上就是在重蹈两千年前盐铁会议上贤良文学的覆辙,他们所说的弊端百万的大政府,却在两千年前击溃了彪悍的草原匈奴,而草原匈奴又击败了它们所说的好得不能再好的自由联邦政府,阿提拉,用西方的话来说,就是上帝对自由私家文化的讽刺。

    中华文明要复兴,就必须将力量集中起来,就像汉武帝为了集中社会力量打击匈奴,设置了盐铁酒专卖一样,而且中国不能像汉宣帝一样半途而废,而要向秦国学习,秦奋六世之余烈,吞宇内,扫诸侯,也仅仅只统一了中原,中华要雄踞世界一方,纵横天下,还不知道要几代人的努力了。

    中华文明和西方文明经济模式、社会模式的不同,归根结底这是两种文明的根本差异,中国以国家为有机整体,把国家看成主体,西方以国家为一堆人的集合,把个人看成主体。当地理已经不能成为隔阂的时代到来,人类必将在世界这个与其说是舞台不如说是战场的地球相遇。  

    大争之世已经开始!但是,合久必分分久必合,在人类必将走到一起的未来,我们需要的是一个没有敌人也能生存的文明体系,需要一个尊崇 “和”的文明来统一——不仅是人类,还有自然、以及整个世界——相信不失偏颇、中庸守道、融合世界的中华文明更合适人类共同协调发展。


相关文章:
·吴铭:放弃对经济的直接组织领导,就是放弃政权——读《盐铁论》有感
·张岂之:从天人之学看中华文化特色
·于中宁 赵瑜:从“新欧美”影响看中国的公平发展与社会主义方向
·杜建国:中国增长模式不可持续?——从临沧看云南看中国
·丁刚:行走五十国看中国崛起(下)

文章评论
新法家网友(2013-03-04 09:22:59.0)
    个人觉得把现在中国比作秦国不妥,中国现在就想是前汉初期,在经过百家之后,治国理论和方向都出现了极大的模糊,这就好比现在的中国在1840年后近百年的中西方文明的柔和,到底何去何从,变得简单而复杂,西方的马克思思想能支持中国走多远,以后中国靠何种思想来支撑,都是一个大大的问号,不过有一点可以肯定,不法古,将来的理论支撑必定是一个前所未有的融合和综合,就像前汉杂取王霸一样,我们的理论支撑也必须是兼取东西,只是不知道这样的政治强人和理论天才什么时候出现!!!!
新法家网友(2011-05-26 03:54:52.0)
    将国家的管理比作身体的调养治理、家庭严父慈母的合力、企业硬规章与软文化的配合,说明不同层次的主体都具有整体性,反衬出西方文明的虚妄性,写得既深刻、又容易理解,是一篇好文。可惜编者没有将多处文字错漏改正,影响阅读效果,希望改进。 现在的中国就好比春秋战国时代的秦国,何去何从?是存是亡?在历史的明镜面前还不够清楚吗?除非是为了一己私利,而故意视而不见,或是智力低下、不可理喻。无论是哪一类人都请不要再硬充好汉、以免最终碰得头破血流了。
新法家网友(2011-05-24 10:24:52.0)
    遗憾与讽刺的是,经过西方一百多年的文化转基因,中国的主流精英开始变得偏执,喜欢走极端;而西方精英开始“把类似于辩证法的自然性的平衡与中庸作为了自己的社会意识”。现在的世界正处于新春秋战国时期,以美帝为首的西方依靠强大的犹太金融资本和战争机器想要消灭文明多样性,实现“普世文明”的“大一统”,华夏文明能否度过这一难关?真希望新“盐铁会议”能及早召开,为中国的未来指明方向。
发表评论
                                      请输入左则的验证码,再提交.
遵守本网提供的任何行为准则或其它通告;
保密您的服务账户密码;
如果您获悉与本服务有关的泄密行为,请立即通知我们。
自行配备上网和使用电信增值业务所需的设备,自行负担个人上网或第三方(包括但不限于电信或移动通信提供商)收取的通讯费、信息费等有关费用。
保证自己在使用各服务时用户身份的真实性,正确性及完整性。如果数据发生变化,您应及时更改。在安全完成本服务的登记程序并收到一个密码及账号后,您应维持密码及账号的机密安全。您应对任何人利用您的密码及账号所进行的活动负完全的责任,本网无法对非法或未经您授权使用您账号及密码的行为作出甄别,因此本公司不承担任何责任。
 


四川大学哲学研究所 |  独家网 |  国学网站 |  香港中国文化研究院 |  联合早报网 |  草根网 | 
时代Java教程 |  观察者网 |  环球网 |  文化纵横网 |  四月网 |  南怀瑾文教基金会 | 
新诸子学刊 |  学习时报网 |  求是网 |  善因文化 |  恒南书院 |  海疆在线 | 
版权所有:新法家网站  联系电话:13683537539 13801309232   联系和投稿信箱:alexzhaid@163.com     
京ICP备0507368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351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