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法家参考
张长琳《人体的彩虹:见证科学底下的经络奥秘》书讯 
作者:[新法家] 来源:[] 2011-04-11

作者:张长琳  出版社:橡实文化

出版日期:2010年05月11日  语言:繁体中文

ISBN:9789866362156  装订:平装

内容简介

天使的光环,你也有!

  你的经络正在发光,传送微妙讯息,透过它们,可以完整解译出你的身体密码。

  人体是个生物能量场,经络是能量运作的通道,而穴道就是能量转换的节点。

  能量运作会发出电磁波,如彩虹般缤纷绚丽;能量共振则会发出声音,随着你的健康情形与情绪奏出激越高昂、平稳祥和或委婉低沉等各种组曲。

  如果你拥有一双火眼金睛,就会看见身体发出的七彩光芒。
  如果你有六耳狝猴的耳力,就能听见身体奏出的各种音乐。

  每个人身上都带着跟天使一样的光环,而且身体里还有一圈又一圈五颜六色的线条,像美丽的烟火、彩色的喷泉、五彩的火山光芒和太阳的日冕。人体还是个谐振腔,随着身体、心理状态演奏出不同的乐曲,这些都是看不见、摸不着的经络系统最具体的呈现。运用现代尖端科学仪器,已能轻易发现古人言之凿凿的经络如何具体存在于人体,并如何进行能量运作和能量共振,传送身心的讯息。

  生物物理学家张长琳以科学家实事求是的精神研究经络系统,深入中国、印度及中东欧洲三大文化圈,运用电磁波、声波、电阻、电导等科学实验来探究人体内那些看不见的彩虹和听不见的音乐,得出一张张的照片与图表,解析人体电磁波、声波与经络的关系。他依序从现代生物物理学的研究成果,一层一层剥开生命及人体的真实面貌,解开经络之谜,找出阴阳调和的养生之道。

  书中作者提出了许多有趣的“傻问题”,这是许多人想问而不敢问的问题,却敲开了深入研究经络的大门。例如:

  .穴位有多大?经络有多宽?
  .经络会不会移动?
  .不需药水,只靠一根针,针灸为什么能治病?
  .为什么用西医最拿手的解剖学无法解开经络之谜?
  .皮肤上的电测量资料到底可不可靠?
  .植物没有神经,但也有经穴吗?

  这些傻问题,张长琳教授以现代科学的眼光一一给出答案,他最后还提出了一个大哉问,既然经络系统就是对人体内能量分布的一个简单描述,那么“透过经络,我们可以定量计算出人体‘身心系统’的和谐程度吗?”如果答案是肯定的,“活得健康”就再也不是纸上谈兵了。

作者简介

张长琳

  1943年生。前浙江大学、生命科学学院生物物理教授,现为德国Siegen大学音乐和音乐教育系客座教授、美国Temple大学尖端科学中心顾问、国际学术刊物《物理治疗和生命物理学国际学报》主编。

  学的是生物物理,写的是经络;研究过茶叶、细胞、肿瘤、生物体电磁场,也曾待过茶叶试验场,种过水稻、耕过田,还与音乐家一起工作,如此跨领域的作为,正反映出作者跌宕起伏、阅历丰富的精彩人生。

  张长琳自学完成高中学业,以函授方式在浙江大学念生物,文革时躲在山沟里潜心学习数学、文学、哲学等。十年下来打下扎实基础,对于日后的研究工作助益良多。1978年,他以同等学历考上硕士研究生,就读中科院生物物理研究所,还成了名师贝时璋的关门子弟。1988-1999年,他在杭州大学、浙江大学跟德国生物物理国际研究所研究生物体电磁场。1999年,他分别在德国Siegen大学、汉堡大学钻研音乐治疗及睡眠品质研究,一直到现在。

  1990-1995年,张长琳发现了“生物体内电磁场的耗散结构”、“有机体相干态的客观测量和定量计算”,以及“有机体状态在希尔伯特(Hilbert)无穷维空间的表达”。这三个新观点是属于生物、医学、音乐等领域,却要用物理和数学的语言来解译。为了能清楚传达,让更多人顺利跨过学术用语艰涩的门槛,因此才酝酿了《人体的彩虹》一书,并先以德文版发行。如今,繁体中文版终于推出了。

  他在欧洲待了二十多年,在这片孕育出科学文化的沃土里,张长琳与许多出色的科学家共事,他说这种经历就像站在“巨人的肩膀上”看世界,眼界宽了,学科之间的鸿沟变小了。

  张长琳说,爱因斯坦曾说过:“科学是一本有无穷多页码的书,如果一个科学家能在一生中读上新的两三页,就非常幸运了。”他说:“这样看来,我已经是非常非常幸运的科学家之一了。”


目录

序曲 生命之歌
火眼金睛才能看到的世界
六耳狝猴才能听到的音乐

第一部 盲人世界

第一章 重评盲人摸象
盲人摸象的第一步扩写
第二步扩写:盲人科学家认识彩虹
第三步扩写:盲人科学家研究老鼠

第二章 唯物与唯心
物质化的心理学和生物学
精神化的物理学
虚无飘渺的电磁场
原子与基本粒子
真空才是世界的本源
密集与弥散

第三章 看不见的彩虹
幽灵世界
波的干涉
幽灵音乐
幽灵结构和整体医学

第二部 医学和科学的巨变

第一章 医学市场的转向
替代医学
褪色的光环
出于好奇,到东方去
为了生意,到东方去
科学不科学
中医挑战现代科学

第二章 经络的现代科学研究
第一阶段:解剖学研究
第二阶段:现象学研究
第三阶段:超越古人
第四阶段:探求新知

第三章 人体的彩虹
傻问题
皮肤电阻测定的谬误
电阻与电场
电导与经络

第三部 结构概念的发展

第一章 科学的新大陆
永动机之梦
热寂与世界末日
现代哥伦布:普里戈金

第二章 驻波
波的叠加
波的干涉图案及干扰

第三章 人体的无线通讯
化学通讯系统
神经通讯系统
无线通讯系统
化学身体与电磁场身体
电磁场身体与整体医学

第四部 生物学的场与波

第一章 共振的威力
能量的积累与传递
电磁波共振
多元共振

第二章 佛光的科学研究
气功因缘
生物辉光
佛光的临床应用
人体内的佛光
佛光的测量

第三章 化约论的尽头
东西方思维的起源
复杂系统的研究
思想融合
三大文化圈的古往今来
黄金时代的开端

第五部 和谐之美

第一章 美的度量
天然药物是音乐而不是机器
无序、有序及和谐
一加一等于三

第二章 美的测定
振子耦合与能量漂移
理想的机率分布曲线
无穷维空间与和谐金字塔

第三章 医学的和谐
从生活水准到生活品质
相干态是动态过程
顽固的慢性病
古人的智慧

跋 科学与良知
主体与客体不可分割
生命、意识与良知
人类感官和语言的有限性

 

推荐序一

喜见“经络”飞龙再现

  “经络系统”是每位中医师必学的课程,中医界有句名言说:“学医不懂经络,开口动手便错。”可见经络在中医的重要性。中医圣经《黄帝内经》的《灵枢》载有最丰富的经络内容,阐明了经络对于人体的重大影响。例如:

  《灵枢.海论》:“十二经脉者,内属于腑脏,外络于肢节。”说明经络联络脏腑,沟通内外。人体五脏六腑、四肢百骸、五官九窍、皮肉筋骨等组织器官,都是依靠经络系统的联络沟通而保持相对的平衡与统一,完成正常的生理活动。

  《灵枢.本藏》:“人之血气精神者,所以奉生而周于性命者也。经脉者,所以行血气而荣阴阳,濡筋骨,利关节者也。”中医认为人体生命活动的物质基础是气与血,经络是人体气血运行的通道,通过经络系统将气血及营养物质输送到周身,濡润全身脏腑组织器官。

  《灵枢.经别》:“十二经脉者,人之所以生,病之所以成,人之所以治,病之所以起,学之所始,工之所止也。”《灵枢.经脉》:“经脉者,所以能决死生、处百病、调虚实,不可不通。”中医的诊断、治疗药物方剂的归经、针灸临床诊断治疗的辨证、循经取穴、针刺补泻等,皆以经络理论为依据,经络系统对人体的生理、病理、诊断、治疗等方面都具有重要意义,经络系统的通畅与否攸关机体的预后生死。由于医者操人生死,所以明朝的中医师李梴在《医学入门》指出:“医而不知经络,犹人夜行无烛,业者不可不熟。”

  大陆现代研究经络学者黄龙祥先生指出中医经络的特异性,他说:“古代中国其他民族医学以及其他国家医学一样,也有类似‘穴位’的概念和类似针灸的疗法,但是都没有产生类似‘经络学说’这样的理论。其根本原因,就在于这些疗法主要都是局部刺激治疗局部病症的‘头痛医头’或‘以痛为腧’的疗法。”因此,他认为中医的整体观主要是由经络学说体现的。可见,古今医学家一致认同经络的重要性。

  虽然经络学说在中医占有如此特殊的地位,中医师每天的诊疗工作几乎都与经络有关,但由于经络无法被具体看见或触及,其存在性在近代备受质疑。因此,经络宛如一条见首不见尾的飞龙,疗效可见,其理却不明。

  身为一位每天以“经络”为主要诊断治疗准则的临床中医师,很高兴见到张长琳教授悠游于古今中外历史,从文化、哲学与科学领域,抽丝剥茧地探讨东方与西方医学发展的差异。

  张教授并以其专业素养,大量利用各种实验报告、图表等资料解说现代物理学、生物学等科学观点,深入浅出地讨论经络的特质及存在的可信度。张教授指出中国古医学“经络系统”与印度古医学的“脉轮系统”二者是确实存在的,而且可能与“电磁波耗散结构”有关。有关“耗散结构”,张教授在书中有非常精辟的说明,请读者尽情欣赏。

  本书内容多元丰富,适合各行各业的读者。对于中医师而言,最关心者仍是经络的相关议题。在第二部第二章“经络的现代科学研究”中,讨论许多针灸特有的现象,包括:

  一、循经感传现象路线的稳定性及可变性:“循经感传”又称为“气至病所”或“得气”。经由研究发现,感传路线有时会出现大幅变化,甚至会完全离开平时的路线直奔病所。所以张教授认为“经络完全不像许多人想像的那样,是一个固定的管道。至于针灸教科书中所画的经络图,所描写的明确位置,只是为了方便初学者使用,是一种大大简化了的说明图。其实有经验的针灸师都知道,实际情况并不是这样简单。”(见87页)。此项观点,与我们临床应用经络诊断治疗的经验不谋而合。

  二、循经感传现象路线的宽度和深度:张教授认为感传路线并不是一条细细的线,而是一条“有中间部和边缘部的宽带。”(见89页)。感传路线所处的深度与肌肉的深浅度成正比,这点也与临床观察相符。

  三、循经感传的方向和速度:方向为双向,速度比神经传导慢许多,每秒1-20公分左右。

  四、温度与药物都对循经感传有所影响:这也证实了中医的灸法和穴位注射的疗效。

  张教授也提出一些自谦为“傻问题”的课题,其实这些都是许多中医师想问而不敢问的问题。张教授所提供的资料恰似暮鼓晨钟,敲开深入研究经络的大门。例如:

  问题一:穴位多大,经络多宽?依据资料显示“穴位并不是像针灸铜人上那样的小洞洞……,而是像一座边界不清的小山峰。”(见102页);“经络就像是一道山脉似的东西,而腧穴则像这道山脉的一座座山峰。”(见103页);“腧穴是人体电场强度最高的一些点。”(见119页)。这提供我们对于经络腧穴形态的新看法。

  问题二:经络与腧穴会不会移动?答案是会!在某些特殊状况下,经络与腧穴的位置都会改变。所以张教授说:“经络是活的。”(见106页),又说:“人体的电导确实是随时间而涨落的。此即古人所说的“子午流注”。”(见109页),这些都是非常具启迪性的观点!但是张教授对于“阿是穴”的定义(见105页),与传统中医的看法有异,这也提供我们另一层思索的角度。

  经由现代的皮肤电导测量深入研究,张教授得到一个意义深远的结论:“中国古人所发现的经络系统,就是对人体内能量分布的一个简单描述。”(见120页)。由于能量不可见,当然无法用解剖方式找到经络腧穴。所以,经络就如前所述是一条见首不见尾的飞龙──可用而不可见。

  但不可见者,并非不存在,只要透过适当的研究方法,必然可以让此飞龙现身,彩虹满天。张教授引马斯欧西亚的论述:“针灸是对现有‘科学’知识最顽强,也是最活生生的挑战。”(见79页),中国与印度古医学是一种能量医学,符合现代物理学的概念,两者与现代医学应该相互结合。所以,张教授指出东方古医学研究的意义:“对这些‘古老医学’的现代科学基础研究,其意义并不是得到现代科学界的认可,而是对现代科学的一种强大挑战,而且是对现代科学研究的一种强大压力和动力。”(见74页),所以他认为应该如此提问:“中医给科学带来了怎样的新问题?”“中医给科学带来了怎样的挑战?”“怎样从中医的实践中看到现代科学中所存在的不足?”“如何透过中医的研究,进一步发展现代科学?”(见227页)。这些观点打破成见,拨开迷思,引导新的研究方向,为中医的发展开辟新局。

  本书不仅推荐给中医师,所有对于中西医有兴趣的读者都值得一读!

  张教授担任天普大学(Temple University)前沿科学中心顾问,笔者多年前曾在天普大学就读,也是一份特殊的缘分。

沈邑颖
台北市立联合医院中兴院区中医科主治医师
美国Temple University MBA研究

推荐序二

管窥经络的感触

  眼睛看见的才真实吗?手指触摸到的才存在吗?其实,我们的感官知觉的范围非常狭窄,例如手机所用的电磁波既看不见也摸不着,现代的人应该不会认为它不存在吧!

  解剖人体所看到的东西是生命的全部吗?每餐饮食下肚,经过消化分解后变成细碎的浑浆,其中各种物质又如何知道该去到哪里落脚?身上伤口该如何修复?修复到何种程度就可以停止?身体怎么知道?外在风寒暑湿燥火的无情侵袭,内在七情六欲的自乱阵脚,人体怎么自我调适?类似的疑问俯拾皆是,唯物或生化的观念所能解释的非常有限;即使解释了,也还有漏洞有待填平。

  过去,我们惯用的化约式机械观,其实早已不能全盘适用了。可是,正如本书作者所言,生物学和医学、甚至心理学,还有许多人坚信一切现象都有物质基础,完全无视于物理学近百年来早已有更上层楼的认知发展。因此,对于经典中医的经络针灸之术,何止于轻率蔑视,更论断为不科学或伪科学而力斥之。

  早些年,想做这方面的探索不仅不敢声张,深怕会被认为不务正业,申请不到研究计画的补助。有些人私底下做此研究也是附带性质的试做,而大部分都没有做出自信的结果来,其中的原因有几个。首先是唯物观的成见太深,实验的设计脱离不了那样的思维引导,甚至连数据的整理分析也一样,变异度纷杂无所归趋,让人看不出其中的规律。于是,尝试了一下就放弃的人多得是。由于做不出结果,就怀疑古人所说的经络虚假不实,进而坚决否定有经络的论点。

  然而,针灸医术并非始自近代,中医数千年来已经利用此法扶危救命,获得了无数的验案。这些医疗史案难道都是假的,只有我们这些接受过科学教育的人,才能看清楚其中的真伪?难不成千古以来的人都受骗了?当然不是这样!

  由于受过多年的物理训练,我学会暂时撇开唯物的思维,采用整体和波动的观点研究经络。几年摸索下来,终于解开了一些心中的谜团。从电性来看,经络颇像大海中的洋流,在人体内传输生化物质、能量和信息,不停地循序流动着。在许多皮肤位置上,有些像涌升或沉降流的位置,它们的导电度都比周围的要好很多。在健康的人体上,它们的动态还彼此同步相干;但是在患者身上,其相干度就变差。这些特殊的表皮位置,大约和古人所描述的穴位相符合。

  从经络的研究里,对于生命体我有了更多的认识和感动,生命观逐渐脱离解剖的唯一认知。经络对我而言,就像体内主要的无线通讯网路,整体经络非常绵密,不仅维系着五脏六腑本身的机能,同时也把它们整合成和谐运作的有机体。生命体的经络系统宛如乐曲动人的旋律,既能将许多音符整合起来,也成为能感应环境的变动。

  其实,打从有胚胎起就有经络,在胚胎发育的过程,它非但没有逐渐退化,甚至是紧盯不舍地主导。直到主人要走的那一天,它还孜孜不倦扮演著称职的角色,真可谓“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解剖所看到的东西是阳刚的实体,而蜿蜒若幻的经络却是阴柔的网络,两者刚柔并济,使生命体既保有准稳态,也展现极大的可变性。至于古人如何将不对称的脏腑,与颇对称的经络逐一关联起来,成为条理井然的经络系统?这还是我百思不得其解的谜题。

  纵然经络的真面目及功能未能全然揭露,然而已经有许多有识之士参与了经络或中医学的探究,审慎地运用科学的方法和知识,钻研古人了不起的发现。同时,也运用流畅易懂的语言或文字传达给大家。

  撰写本书的作者张长琳教授,以他娴熟的物理知识和思路,娓娓道出正确的物理观念,让读者能藉以分辨和解读经络或人体机能的相关问题。张教授的文笔生动,在跌宕的文意中常发人深省,在评断事理时总不失中庸之道,由此可见其谦谦君子之风。

  开卷品读来稿,令我无法半途罢读。对于爱好科学也倾心古道的读者,我相信你们也会被深深地吸引,感受到作者活泼的论理和推想,以及他揭露生命和物质世界的奥秘时,闪现的观念流转所蕴含的动人妙义。

陈国镇
东吴大学物理学系教授 

推荐序三

古老的东方智慧VS.最新的科学技术

  长琳这本行歌如板,极有文学、哲学价值的科普书,读起来真让人手不释卷,拍案叫绝。虽然内中的观点,我们曾经多次交谈过、探讨过;然而,再读他系统地阐述这些观点和思想的这本书,仍旧令人回味再三。

  他那幽默的文笔,把枯燥的物理学和数学概念,像史诗般的立体宽银幕电影,又像世界时空交响乐一般地呈现在读者面前。

  我和长琳的相识,就是在他书中提及的那次在荷兰召开的国际科学医学会上。我们碰面就一气谈了四个小时,我完全忘掉了那些正在开得热火朝天的分组讨论会场。从此,我们就成了莫逆之交。在与他相处之中,我体验到了什么叫真正的科学精神。我们专业相差甚远,我所做的气功和体验的气功经历和现象从来都难与一般人沟通,更别提科学家了。由于以往的经验,我对科学家总持有一些偏见。然而,在跟长琳无话不谈的探讨中,我的偏见也如冰雪般消融了。他那大科学家的气度,他在真理追求中毫不犹豫地否定自己,以及不受已有的理论框架束缚、毫无偏见的探索精神,都深深地感动了我。

  他那童心般的真诚倾听,他那容纳百川的胸怀,从而能消化各种不同学科的学说和思想的能力,加上他那坚韧不拔、一点一滴地做好每一工作细节的严谨学术态度,吸引着我与他合作进行了一些科研项目。记得有一次我跟他说:“科学哪辈子才能证明得了气和神,科学这么有限。”

  他的回答使我终身难忘:“碧松啊,气功、道家的内丹修炼是用自己的身体作为探测仪器来了解世界的真相,是一种很高文明层次的探索。而科学家也是在探索,在修炼啊!我们也发愿要认识世界的真相(真理),只是我们的方式是很慢的、一步一步的、实证的、理性的,发现一点,记录一点,承认一点,再用仪器反覆验证,再承认一点,再发现新的,再创造新的仪器,然后否定、修正以前的问题。真正的科学就是这样不断地再验证、再否定,一步一步艰苦地向前推进。这种修炼也是一步一个脚印,并且是前仆后继地,是一代又一代科学家的艰苦修炼。现在我们的修炼总算有一些希望了,我们也能从理性的角度,比较接近和理解你们几千年艰苦气功修炼所体悟到的那种真实了。比如我们现在讨论的电磁波、驻波、耗散结构等等,以及大量对经络观察测试的结果,不但发现了古人对经络描述的真实性,而且也观察到经络循行因疾病而改变的特点,这则是古书没有记载的。所以我们是殊途同归,只是思维方式和验证的方法不一样而已。我们共同之处是:气功要静心,通过入定来开启智慧;而我们的工作也容不得半点的浮躁,既要有勇气,也得有定力。”

  我清清楚楚地记得他说这段话的时候,我们正坐在他在德国村庄那栋简单又干净的小屋子里,吃着他夫人平时省吃俭用后烹调给客人的盛餐,那些从国内带来的干菜、笋干以及自家院子种出来的长豆角,再加上白米饭。

  就是过着这样清贫节俭生活的他,历经三十年的探索、试验和研究,为我们展示了一个从东西方各自思维框架所产生的不同文明,以及在这种文明精神的支柱下所产生出来的不同文化、哲学、艺术和科学技术的来龙去脉的宏大画面,还有多层次的比较。从他这本书中,我们真能品尝出人类科学进步的足迹和艰辛,又能体味到古老的东方智慧:中医之“道”,最终将与最新的科学技术聚首,而开启一片新世界的曙光。于是,人类将随着东西方文化与科学交融的和谐乐章,进入一个新的、灵性升华的时代,在光中跃迁,在光中进化,在光中永生。

郭碧松
古典中医基金会创始人
欧洲、澳洲注册中医师

2008年12月于北京

推荐序四

针灸经络研究的革命性进展

  中医中药是中国几千年医学经验的总结,是中国历史的结晶。几千年来,中医中药为无以胜计的人解除了病痛,带来了健康。

  针灸和经络是中医中药的重要组成部分。一根细细的银针就可治疗各种疾病,为病人解除各种痛苦。令西方人不可思议的是,头痛不一定针灸头部,脚痛也不一定针灸脚部。同一种病,不同患者所针灸的部位可以不同;同一个人、同一种病,不同时间看医生,针灸部位也不同。这都取决于医生对病人的望、闻、问、切和辨症施治。

  由于针灸的有效性,近百年前,中外科学工作者和医学工作者开始了对针灸机理和经络结构的研究。但是,无论是中国学者或西方学者,不论是采用多么先进的技术,都没能找到经络的结构。这简直成了“千古之谜”和科学的难题,也是对现代科学的巨大挑战。

  张长琳教授经过十几年的坚忍不拔和不懈的努力,对此一难题进行了深入的研究和大量实验,在总结前人工作的基础上,提出针灸经络跟在体内电磁波形成的一种“驻波的耗散结构”密切相关。这就解决了过去人们一直无法找到答案的经络结构问题,原来经络并不是像人们原来所想像的,是一种类似血管、淋巴、神经纤维那样的静态结构,而是一种动态的驻波结构,或一种能量场强的分布。

  这是中医针灸经络的革命性进展,为针灸经络的研究开启了新的方向,必将对针灸研究产生不可估量的影响。这是张长琳教授站在科学巨人搭成的人梯上所摘取的珠宝:他曾在中国遍访中医和经络研究的前辈,也不懈地求教于德、美、俄等西方国家研究经络的大师们。他还在伦敦大英图书馆整整花了半年时间,阅读有关的书籍资料,收集世界各国有关针灸和经络研究的文献。

  在这本书中,张长琳教授用形象的语言和浅显易懂的方式,由简到繁、由浅入深地解释了与经络有关的电磁驻波的耗散结构特点,只要是具备高中文化水准的人就可以理解。因此,这本书将会对中医针灸经络的普及与推广发挥重要的作用。

  张长琳教授知识渊博,本书所涉及的哲学、历史和宗教等内容,他都有独到的观点和透彻的分析,使人读了有茅塞顿开之感。我相信,所有读者也一定能获益匪浅。

赵保路
中国科学院生物物理研究所教授

推荐序五

东西方医学的重新交会

  在这本书中,张长琳教授为我们打开了两扇大门。一扇大门是让人们从现代科学的角度来理解古老的东方医学,尤其是中医;同时也为西方世界打开了一扇大门,使他们能从自然主义和还原论思维方式的牢笼中解放出来。而这种思维方式使他们把活生生的人还原成“消费的机器”和“生物化学的机械”,同时把病人还原成“医生的客源、货源”和“可拆卸可装配的装置”。

  身为一位生物物理学家,张长琳教授让我们睁开眼睛、张大耳朵,看到了世界上那看不见的一部分,听到了听不见的声音。然而,长期以来,野心勃勃的人们为了能有效地控制这个世界、征服这个世界,竭尽全力地把所有这些看不见的、听不见的,统统从我们的知识领域中排除出去,甚至想从真实世界中排除出去。

  在过去上百年的科学发展中,这个世界的创造者已经被抛弃了。然而极有可能,科学的进一步发展又会使我们重新找到他。正如德国的物理学家,原子物理学的奠基人之一,也是“测不准原理”的发现人海森堡(Werner Heisenberg, 1901-1976)所说:“满杯的第一口是无神论,而上帝却在杯底等着我们。”

  看来,科学的进一步发展更靠近东方的中医了;但同时也更靠近西方医学的最初根源,也就是把身、心、灵三者看成一个不可分割的整体。

汉斯-约翰.哈恩(Hans-Joachim Hahn)
德国“教授论坛”(Professorenforum)创建人和召集人

推荐序六

聆听身体的声音

  约翰.拜伦特(Joachim Berendt)是德国著名的音乐研究科学家和思想家,他在《这个世界就是声音》(The World Is Sound: Nada Brahma and The Third Ear: On Listening to the World.).一书中,描述了一位禅宗大师上课的情景。这位大师问他的弟子:“当你把你的发声器官和感觉器官都关掉时,你能听到什么?”坐禅是一种修炼,也是一种学习,学会如何排除外界的干扰,从而听到内在的声音。这一来,他就会步入一个新的世界。在这个世界中也有许多不同的层次:在第一层中,他听到自己的呼吸声、心跳声、肌肉和骨骼的嘎嘎声;如果他能再关掉这一层,就会进入更深的一层……,这样一层又一层,最后他就会听到分子和原子不断振动的声音。

  著名的法国耳鼻喉科专家阿尔夫.托马迪斯(Alfed Tomatis)毕生研究听觉的奥秘,他用“生命的叮铛声”来描写这种现象。由于耳毛的厚度甚至可小于大分子的半径,所以它透过直接感受分子水准的振动,从声波中(也就是从空气分子的振动中)撷取资讯。

  有一次,有个印度老妇人应邀参加一场心理学大会,讲述她的治疗经验。她用这样的方式来介绍她的工作,她说:“如果我用我们老祖宗的语言来讲述和理解我的治疗方法,那就要从妖怪、魔鬼、精灵……等等说起。对于你们这些无神论者来说,那就是巫术、迷信,是一派胡言。所以,我就用你们的语言,并请你们重新捡起那种已经被欧美科学界和医学界扔掉的想像力。”于是,她开始讲她的治疗方法和理论基础。“你们都知道,所有的物质都是由基本粒子组成的;而每一个粒子都按它的固有频率在振动。如果你们用上你们的想像力,原子的每个固有频率就会是一种声音。然而,许多原子又组成了分子,于是这许多声音又组成了一个小小的合唱团;而许多分子又组成了细胞,于是这些小小的合唱团又组成了一个大合唱团;而许多细胞又形成了组织、肌肉、器官等等,这一来,所有的原子、分子、细胞、组织、器官等等,又组成了一个更庞大的乐团,演奏着极为复杂的交响乐。而人的精神、感觉、欲望、野心和抱负等等又形成了不同的力量,从而维持这种音乐的和谐以及不同旋律之间的合作。如果一个人生了病,这种合作就受到了干扰。于是,这个体内的音乐就会失去旋律与和谐。在我们的文化中,传统的印度医生都已学会如何阻断自己的某些外在感觉,而专心于捕捉有机体内的声音,就如专心倾听一个交响乐团的演奏一样。当他学会能听到病人体内的声音时,他就能听出这种音乐已经受到了严重的干扰,走了调、畸变了,甚至可以感受患者的病痛。当然,他也学会了如何用草药、用歌声、用舞蹈、用瑜珈等等方式,把病人从干扰中解脱出来,重新恢复和谐的音乐。”

  本书作者张长琳教授,是中国杭州和德国席根大学的生物物理学家。他既受过极为严格的西方科学训练,尤其是数学、物理、化学和生物;又非常熟悉这根植于几千年文化的东方传统医学。所以,他在这本名为《人体的彩虹》一书中,终结了整整一个时代:在那个时代中,前面说到的那个禅宗大师和那位印度老妇人的故事,都曾被看成神秘主义者的经验而不屑一顾。

  就像那位印度老妇人一样,张长琳教授也从最简单的物理学事实说起,一步又一步地让读者看到人类生活中越来越复杂的层面,从而把现代物理学、化学和生物学的成果与中国、印度等古老医学中的经验联系起来,并建立了一个天人相应的整体的世界观,同时也为中国的针灸和德国的顺势疗法找到了科学的基础。

  最近,我有个同事参加了一场心理学的研讨会,讨论人类的存在、精神和身体的起源等等问题。她详细描述了会议中两派意见激烈争论的情景──两种思维方式的强烈冲突。听完后,我告诉她,我已读完了《人体的彩虹》这本书的手稿,所以对她所描述的身体与灵的巨大分裂已不再感到恐惧,因为我对于人类的存在已经有了完全不同的观点。

  从这样的观点来看,所有以物质形式的存在无非都是一种复杂的、编织在一起的波动形式,也包括我们所说的基本粒子和基本粒子的振动;而我们所有的思想、感觉和行动等,也不过是这种复杂振动的表现形式。于是,躯干和精神、身体和灵魂、这个世界和下一个世界、生命和死亡、死亡和复活,以及许许多多主宰着我们生活但又困惑着我们的问题,不再成为不可调和的矛盾和冲突。它们都是同样的振动和波,只不过是在不同的场合和不同情景下的表现,它们有如永不停止的波涛和美丽的乐章,不断地形成驻波和耗散。

  张长琳教授的工作是从现代科学的基础开始,然后一步一步地向前迈进,生动地描述了科学发展的进展和成果;同时,他也揭示了此一进展过程中,科学家所经受的种种磨难、烦恼、失落和迷惘。作者看到了此一进展过程中一种严重的失落和迷惘,那就是:现代物理学中关于空间、时间和物质的知识,其他自然科学家(尤其是医学、心理学和社会学家)未能真正认识。他也发现,现代物理学的许多尖端进展,跟某些古文明中的看法和记载之间的联系;即便是欧洲古文明也有这样的联系。例如,您会惊讶地发现在《圣经》第一章中,上帝最先创造的是“光”,很久以后才又创造出了太阳和星球。而我们一般都认为,只有太阳和星球才是光源。也许,正是这个“光”启动了“宇宙大爆炸”,而这个拱形的波就界定了我们宇宙的秩序,由于这种秩序和能量的效应才产生了“可以看得见的彩虹”?其实,早在“光”的产生之前,就有“神说”这个声学事件。极有可能这个声学事件导致了“宇宙大爆炸”,而此一声音直到今天还在振动,印度的神秘主义者称它为“Shiva”,佛教把它说成是“Nada Brahma”(宇宙之声)?也就是说,这个创世的声音至今还在受造的每个民族心中回响着。同样的,从此一拱形的波和拱形的光,又创造出“听不见的音乐”和“看不见的彩虹”。从这本富有探索精神的书中,您就可以听到和看到它们。

哈特姆特.卡普太纳(Hartmut Kapteina)
德国席根大学(Universitat Siegen)音乐教育和音乐医学教授

序曲:生命之歌

虹必现在云彩中,我看见,就要纪念我与地上各样有血肉的活物所立的永约。
《创世记》9:16

  如果我们有孙悟空那样的火眼金睛,能直接看到无线电波、微波、红外线、紫外线、X射线、γ射线等等,那么又会看到一个怎样的世界呢?尤其是,如果这样的火眼金睛还可以滤去由分子组成的物质,那么这个相当精神化的电磁场和电磁波世界又会是怎样的呢?如果能有这样的火眼金睛来看人体,那么在这个“照妖镜”之下,人体的“本相”又会是怎样的呢?

火眼金睛才能看到的世界

  现在假定有了这样的火眼金睛,会看到完全不同的世界,是凡胎肉眼所不能见却已被现代科学所充分认识到的世界。

  假定能看到红外线,就可以像红外线夜视镜那样,在漆黑的夜里看到人在走动。如果还能看到紫外线、微波、无线电波等等,那么在黑夜里看到的人体,就不像夜视镜中的图像那样单调,而是五彩缤纷,比肉眼在白天所看到的还要多姿多彩、姹紫嫣红。不过,这种用火眼金睛看到的人体“本相”,与凡胎肉眼天天看到的“表相”,大不相同。

  在马路上看到的人群,再也不是用各种时髦服装包装起来的人群,而是一种半透明的、有光环包围、有点模糊、似真似幻、虚无缥缈的人影,飘飘然然地在马路上来来往往。人的皮肤就像包围着身体的玻璃边界,可以看到里面的骨骼、肌肉、血管和神经等,但也都好像是由玻璃做成的。

  这种半透明的人体五光十色、色彩斑斓,同时每个人都被一团彩色的辉光包围着。这种辉光有点像佛家所说的佛光,或者像是其他宗教所描写的圣人头上的光环。只不过,即使不是圣人,而是凡人,甚至是恶人,也有这样的辉光。当然,辉光的大小、亮度、密度、颜色、形状等等就大不一样了。这与每个人的生理状态、病理状态、心理状态都有密切关系。能够看到这种辉光,不但大大有利于医生和心理学家的诊断,也许对于警员办案也能派上用场。

  如果再细看这样的人体,不但可以看到透明的骨骼、肌肉、血管和神经等等,在人体的中轴线上还可看到七个明亮的光亮点,有如聚焦的光线,这就是印度医学中所说的“脉轮”(chakra),分别对应中医所说的“印堂、天突、膻中、神阙、气海、关元、曲骨”等七个穴位。这种脉轮的大小、颜色、明亮程度都不一,其中最大也最明亮的三个脉轮,在中医学的文献中分别称为“上丹田”、“中丹田”和“下丹田”,因为这些脉轮是在体内而不是在体表,因此中医又称为蓄气之处。

  除了中轴线上的七个大脉轮之外,还可以在肩膀、肘部、膝内、手指尖和脚趾尖内多处,看到许多大小不一的光轮,也就是许许多多的“小丹田”。

  在透明的人体内,不但可以看到边界清晰的透明骨骼、肌肉、血管和神经管道,还可以看到许多边界模糊的明亮彩色线条。同时,我们会惊讶地发现,这些明亮的彩色线条所编织成的一张网路系统,与中医所描述的经络系统有许多重叠之处。

  如果再仔细观察这些大小不一的光轮,以及这些边界不甚清晰、却比较明亮的彩色线条,就会发现亮度和色彩都在不停变化,就如大型音乐会上那些随着音乐而不断变幻的彩色灯光。如果每刻、每时、每天、每月、每年进行长期的耐心观察和记录,还可以进一步观察到,这些光轮和线条的亮度与色彩还会呈现长周期的变化,包括“时周期”、“日周期”、“月周期”和“年周期”等等,对应中医书所说的“子午流注”,即现代科学所说的“生物时钟”(biological clocks)或“生物节律”(biological rhythms)。

  如果更进一步察观人体内这些明亮的彩色线条与四周辉光的关系,还会发现这内外两个系统之间有五个主要的连接口。第一个是在人的头顶,相当于中医文献上的“百会穴”;另两个在两手的掌心,相当于中医的“劳宫穴”;还有两个是在脚底心,相当于中医的“涌泉穴”。由于这五个主要的连接口分别在人体的头顶心、手心及脚底心,因此又被称为“五心”。除了这五个主要的连接口之外,在十个指尖和十个脚尖上,也有与外界的连接口。

  仔细观察这些连接口,会发现原来这些连接口相当美丽,就像是美丽的烟火、彩色的喷泉、五彩的火山和太阳的日冕。

  用这样的火眼金睛去观看各种动物、植物、真菌和细菌,会看到所有的生物都具有这种美丽辉光,或称为“佛光”;还会看到所有的生物体内,都有这些被称为“丹田”的脉轮。此外,在所有的生物体内,还可以看到边界不甚清晰、却比较明亮的彩色线条,如果我们大胆一点,也可以把这些彩色线条称为动物、植物、真菌和细菌的“经络系统”。同样的,也会在这些经络系统边界上找到许多连接口,是这些生物体与围绕着它们的辉光,甚至是与整个宇宙能量的连接口和交换口。其实,不单是生物体,连许多无生命的物体,例如手机、无线电台、电视台等等,都在发出这些凡胎肉眼所看不见的光,一种看不见的彩虹。

  用现代科学的语言来说,这些凡胎肉眼所看不见的彩色光线,都被称为电磁波;而人类肉眼所能看到的光线,只是电磁波中非常小的一部分,用物理学的语言来描述,我们只能看到波长从300奈米到700奈米之间的电磁波,又称“可见光”的狭小波段,还不到1%;其他那些肉眼看不见的电磁波段,即那看不见的99%,则分别被称为“无线电波”、“微波”、“红外线”、“紫外线”、“X射线”、“γ射线”……。简言之,面对这广大的电磁波世界,我们简直是瞎子。

  这些波总是在不停地向前飞跑。然而,在特定的条件下,又可以形成相对稳定的“驻波”(standing wave)。这种驻波是一种动态结构,需要不停的能量供应才能存在,也就是说要不停地耗散能量,所以这种动态的结构又被称为“耗散结构”(dissipative structure)。因此在某种程度上来说,古印度医学发现的“脉轮系统”和古中医发现的“经络系统”,与这种肉眼看不见的“电磁场耗散结构”有一定的对应关系。至于那些既没有现代科学知识,又没有现代测量仪器的古人,又如何能发现这种肉眼看不见的电磁场结构,至今仍是一个令人惊讶的难解之谜。

六耳狝猴才能听到的音乐

  与眼睛的有限性一样,人的耳朵更是有限,只能听到二十赫兹到两万赫兹的所谓“声波”,低于二十赫兹的声波我们就听不见了,这些声波被称为“次声波”;而高于两万赫兹的“超声波”,我们也听不见。更糟的是,对于广大丰富的电磁波来说,我们不但几乎是瞎子,而且是完完全全的聋子。

  所以,如果我们不仅能像孙悟空那样,拥有能够看到所有电磁波段的火眼金睛,而且还像《西游记》中的六耳狝猴那样,拥有能够谛听全部电磁波的“顺风耳”,那么就会发现,前面所说的那个看不见的世界中还充满了丰富的音乐。拥有这样的顺风耳,就能充分欣赏人体内所发出来的美妙音乐。

  当然,这种音乐也紧随着人的心情而变化。当人健康且心情平静时,你听到的人体旋律类似民间音乐和古典音乐;反之,当人激动或愤愤不平的时候,听到的是激励人心的军乐声和扣人心弦的军号声。当人昏昏欲睡时,你会听到轻软柔和的催眠曲;而当人在苦恼、无奈或绝望中挣扎时,你会听到像现代歌星那种声嘶力竭的嚎叫声。

  如果拥有这样的顺风耳,不仅可以听到人体内的这些电磁波音乐,也能听到所有生物体内的电磁波音乐。同时可以不用透过收音机或电视机,而是直接听到电台所播放的音乐和声音。此外,还可以听到整个世界和整个宇宙都充满了电磁波的音乐,就如一部巨大的交响乐。

  如上所述,古人早已从直觉以及从无数代人的经验中窥知了这种“看不见的彩虹”和“听不见的音乐”,并且用很原始的语言进行了一些描述。然而,现代科学发现,这种看不见的彩虹和听不见的音乐比古人所描述的要丰富得多,也美丽得多。当一个人的身心都非常健康时,身体内的这种听不见的音乐会奏出最美、最和谐的交响乐。

  然而,用严格的科学方法来重新测度这“看不见的彩虹”和“听不见的音乐”,并证实它们的存在,却是极为艰苦的工作,因为这远远超过了有限的感官能力,甚至超过了我们的想像能力。所以,在本书开头,我用了一个假想实验或想像实验(thought experiment),设想一群盲人世界的科学家在研究彩虹时所面临的困难,以便理解这种科学探索的难度。

内文连载

第二章 经络的现代科学研究(摘录)

针灸是对现有“科学”知识最顽强,也是最活生生的挑战。它有四千多年历史,并且根植于一种“身心统一”的哲学;而这种哲学完全不同于现代西方的世界观。但这个老古董居然不在现代科学面前自然消亡,反而不断成长。如果“经络”和“气”这些东西真的存在,那么有关身心关系的现代观点,显然都要修改。
马斯欧西亚(Giovanni Maciocia)
《活生生的经络》(The Vital Meridian)序,1991

  在当今世界“中医热”的浪潮之中,自然而然地,在科学界出现了所谓“经络现代科学研究”这样很基础性的研究工作。

  从表面上看来,经络现代科学研究的目的,就是要求从现代科学的角度来理解和认识针灸的机理。

  其实,这只是两种文化的相遇、冲突、交流和融合的过程。现代科学起源于西方,并建立在西方人的思维方式上。所以在深层的意义上,所谓经络现代科学研究的命题,就是要努力从西方人的文化和思维方式来理解这带有强烈东方神秘色彩的古老医学。

  那么,到底什么是东方文化和西方文化的差别呢?那太多了,即使光在医学领域也是写许多书都说不完的大题目。这儿只好长话短说,在针灸的实践和理论中可以看出东西方文化的一个巨大差别。那就是:东方人看重“功能”,而西方人更看重“结构”。东方人有种很务实的信念,只要这种方法能治病,也就是具有治病的“功能”,就是好医学。事实上,整个中医的诊断都是基于“症”,并且对症调理,并不强调是哪个部位出了问题。所以在中医里头,解剖学并不占主要地位。反之,西方人却特别重视“结构”,不要说是当医生的,即便是文艺复兴时代的大画家达文西(Leonardo da Vinci,1452-1519),他的解剖学知识也令人倾倒。十七世纪法国哲学家和数学家笛卡儿(Rene Descartes,1596-1650)的名著《人即机器》(L’homme machine),更深深影响了西方人的思维。根据人即机器的观点,医生就是机械师。一个好的机械师,当然要非常熟悉机器的结构。所以,解剖学就成了医学院学生的必修课。甚至可以这样说,组织学、细胞学以及整个分子生物学都是解剖学的延伸,都是基于人就是机器这样的信念。西医和生物学家深信,只要我们把所有的每一个小部件(每一个分子)的结构都搞得清清楚楚了,我们就会对人体无所不知,也就没有什么治不好的病了。因为人就是机器,哪个部件出了毛病,换一个就是了。

  我们也不能不看到,人即机器这种深刻的信念确实是推动现代医学和生物学发展的强大动力。基于这种强烈的信念,生物学家把人体分解成不同的器官,再把器官分解成组织,把组织分解成细胞,把细胞分解成细胞器,把细胞器分解成分子,最后再搞清分子的结构。这样精细的工作,为现代西医奠定了极为坚实的基础。

  因此我们就不难理解,在这种思维指导下,当西方的医生和科学家遇到中医,尤其是遇到奇怪的针灸和经络时,他们自然而然就会问:“针灸和经络的解剖学基础是什么?”也就是说,经络的结构是什么?值得注意的是,问这种问题的西医和西方科学家并不排拆针灸,他们已经承认了针灸的疗效,亦即承认了针灸的功能,但是他们还希望能进一步了解经络的结构。

  寻找经络对应结构的工作开始得很早,第二次世界大战一结束就开始了。在这儿,可以把过去半个世纪对经络结构的探索分成几个阶段。这不但使我们对过去探索的道路有个清醒的回忆,也有利于对今后的研究方向有更清楚的认识。

第一阶段:解剖学研究

  最初,科学家想得很简单,因为在古人留下的经络图上,经络的路线和腧穴的位置都画得一清二楚,所以只要拿把解剖刀,按着这张图就一定可以在身体中找出相应的管道之类的东西。但遗憾的是,就是偏偏找不到这样的东西。这么一来,科学家马上就陷入了进退两难的困境。

  我们可以用这样一个比方来理解科学家的处境。假定生活在十九世纪英国的维多利亚女王,意外地从外星人那儿得到了一台彩色电视机,就与你家中的那台一样,有着一样的“功能”和“结构”。现代的科学家当然十分清楚电视机的结构与运作原理,但是那时候的科学家并不知道,因为那时候还不知道电磁场和电磁波的存在。

  众所周知,维多利亚女王是个很开明的君主,也相信科学。于是,她邀请了许多当时的科学家,一同来研究这只奇怪的箱子。最初,那些科学家的想法也很简单,他们想,在这个箱子中一定躲着一群小木偶或小精灵,会讲话、会唱歌、会跳舞,还会演戏。所以只要设法打开箱子,把这群小家伙抓出来,献给女王陛下就是了。然而不幸的是,他们没能成功,这样就没法向女王陛下交差了。

  现代科学家开始研究针灸和经络时,情况也差不多,尤其是从1950到1980年代。他们想,针灸书上写得明明白白的,经络是气血运行的管道。那么这种管道可能是与血管、淋巴管或神经纤维差不多的东西。所以一解剖尸体,马上会真相大白了。同时他们还可以把这种经络管道拿出来,浸泡在防腐液中,放进解剖教研室的标本瓶,让学生好好学习。

  1963年,朝鲜生物学家金凤汉在英文版的《朝鲜科学院院报》上发表了长达二十多页的论文,宣布他已经在人体内找到了与经络对应的管道以及与腧穴对应的小体,并分别命名为“凤汉管”(Bonghan ducts)和“凤汉小体”(Bonghan corpuscles)。

  这当然是重大新闻,不要说是整个朝鲜,就连中国所有的报刊,都在显著位置报导了此一重大发现。中国科学院和中国卫生部也发了贺电,并组织了许多中国的医生和科学家去朝鲜访问学习,交流经验。当时正值冷战期间,所以不单是朝鲜和中国,整个社会主义阵营的国家都以十分骄傲的心情,报导了这个重大发现。金凤汉不但成了朝鲜的民族英雄,也成了整个社会主义阵营的英雄。当然,这样重大的消息也传到了西方国家,十分令人振奋,因为不管如何,如果这个发现是真的,那确实是对医学、科学,甚至是对整个人类的一大贡献。

  按照现代科学的基本原则,每个发现都必须能在别人的实验室中在同样的条件下重复出来。于是全世界的科学家,中国、德国、法国等都在试图重复金凤汉的实验。可惜的是,重复的情况并不理想。著名的奥地利组织学家凯尔纳(G.Kellner)非常细致地重复了金凤汉的实验,然后发表了与金凤汉一样长的论文,题为“皮肤的结构和功能”(Structure and Function of Skin)。他指出,金凤汉所发现的“凤汉管”,其实是在胚胎发育中没有闭合的残留微血管,而这“凤汉小体”,就是残留血管的“末端小体”(end body)。这种结构确实存在,也会对针刺起反应,但并不具有经络的功能。当然,这是十分让人尴尬的处境。有传言说,金凤汉为此自杀了,但也有人说后来还看到过他。不管怎样,金凤汉成了针灸研究历史中一段不堪回首的丑闻。

  然而,我们应该为金凤汉说句公道话,他毕竟是经络现代科学研究的一位先驱。就如探险队员一样,虽然他走错了路,但这条错误的路总是要有人去试一试。试过了才知道,想用传统的解剖学研究针灸和经络是行不通的。如果不试,就永远也不会知道。

  另一方面,金凤汉事件也大大地刺激了世界各国对经络的研究,也包括中国。事实上,中国国内的经络现代科学研究,就是从金凤汉事件之后才开始的。

  其实,在科学探索的道路上,错误是很常见的。金凤汉事件之所以搞成这样,也与当时冷战的历史环境和过份宣传有关。所以金凤汉不但是“经络的现代科学研究”中的一位先驱,也是在这一场极为艰难的科学探索中的一位殉难者。


相关文章:
·中医是站在宇宙上看人体
·外媒称美国该为掩盖731部队人体试验暴行道歉
·美国塔夫茨大学就“黄金大米”人体试验致歉
·美国先正达对24名中国儿童进行转基因大米人体试验
·张长琳《人体的彩虹:见证科学底下的经络奥秘》书讯

文章评论
新法家网友(2013-07-18 11:57:18.0)
    您好,经络的振动现象确实是客观存在的,也是可以重复检测的。
发表评论
              请输入左则的验证码,再提交.
遵守本网提供的任何行为准则或其它通告;
保密您的服务账户密码;
如果您获悉与本服务有关的泄密行为,请立即通知我们。
自行配备上网和使用电信增值业务所需的设备,自行负担个人上网或第三方(包括但不限于电信或移动通信提供商)收取的通讯费、信息费等有关费用。
保证自己在使用各服务时用户身份的真实性,正确性及完整性。如果数据发生变化,您应及时更改。在安全完成本服务的登记程序并收到一个密码及账号后,您应维持密码及账号的机密安全。您应对任何人利用您的密码及账号所进行的活动负完全的责任,本网无法对非法或未经您授权使用您账号及密码的行为作出甄别,因此本公司不承担任何责任。
 


四川大学哲学研究所 |  独家网 |  国学网站 |  香港中国文化研究院 |  联合早报网 |  草根网 | 
时代Java教程 |  观察者网 |  环球网 |  文化纵横网 |  四月网 |  南怀瑾文教基金会 | 
新诸子学刊 |  学习时报网 |  求是网 |  善因文化 |  恒南书院 |  海疆在线 | 
版权所有:新法家网站  联系电话:13683537539 13801309232   联系和投稿信箱:alexzhaid@163.com     
京ICP备0507368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351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