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新法家研究
杨继绳:检讨今天的生活方式 
作者:[杨继绳] 来源:[] 2011-03-21

    1057年(嘉佑二年)4月14日,二十岁的苏东坡中进士,因母丧在家服孝一年多,1059年(嘉佑四年)10月举家迁往京师。他们从四川眉山出发,一路饮酒吟诗,饱览湖光山色,第二年2月才到达京师(开封),行程四个月。1071年7月,苏东坡离开京师(开封)到杭州任职,路经淮阳(陈州)在弟弟苏辙处住了70多天,11月才到达杭州。行程又是四个多月。那时人们是多么悠闲啊!在以往的年代,人们悠然自得,享受着田园诗的生活。

    科学技术发展提高了人们的出行速度。从1519年9月到1522年9月,麦哲伦和他的船员们,花了整整3年的时间,完成人类的第一次环球航行。今天,环球一周只需20多个小时。科学技术还为人类获取生存资料节省了大量时间。100年前,人们为了制造一件衣服,仅织布就得花一个月时间,今天不到一小时就可以织好一个人一年需要的布料。

    科学技术为人们节省了那么多时间,今天的人们却是忙忙碌碌,步履匆匆。1960年代,从清华大学学生宿舍到公共汽车站(32 路或31路),步行三四十分钟,没有人焦急。今天,出租汽车进入了清华园,还嫌车速太慢。今天的人们,像被置于高速传送带上,成天跌跌闯闯,昏头转向。

    人类能不能生活得从容一点?2009年4月,英国人举办了为期10天的伦敦慢下来的运动。活动的组织者称:“节奏紧张的伦敦人每天忙得像兔子一样蹦来蹦去,稍微走慢点就会引来人们的不耐烦,进地铁站的时候如果掏票动作慢了点,后面的人就恨不得把他直接扔过去。......压力太大、节奏太快,实在无益于都市人的身心健康。”

    科学技术为人类节省了这么多时间,为什么时间更加紧迫?根本问题在于,人类的欲望没有止境,人类的生活方式越来越失去理性。

    过去一个人出行,迈开两条腿就行了,慢是慢些,但不要很多人为他服务。现在一个人出行要坐在一架两千斤重的复杂机器上。快是快了,造这架机器要花多少时间(钢铁冶炼、各种车用材料的生产、机械设计和制造等)?用这架机器要花多少时间(能源开采、炼制,各种辅料的生产、遍布全球的汽车维修服务网点和道路网的建设与维护)?过去穿衣,只要保暖、大方就行了,大家穿同样形式的衣服觉得很自然。现在追求多样化,服装的设计、生产、销售成了一个庞大的产业。过去离家外出,一个月给家里写一封信,家里就放心;现在外出,下飞机后不给家里打一个电话,家里会担心飞机出事了。为了保证人们能及时通讯,建立庞大的通讯行业和与通讯相关的行业需要多少时间?

    为了满足人类不断增长的欲望,新的行业不断出现,每一个行业又需要其它行业为它服务。各个行业相互依赖、相互交织,社会生活也比过去复杂了。而这些繁多的社会需求,复杂的社会生活,其中有些不是人们生存所必需的。但是,一旦这些行业建立起来了,社会关系建立起来了,就是新的就业机会,就是利益关系,再也退不回去了。

    忙,本来是为了提高生活质量,而结果呢?生活质量反而下降了:空气肮脏了,水源污染了,食品中的添加剂多了,汽车堵在路上开不动了。而更为沉重的代价是:环境污染,矿山枯竭,二氧化碳和其它有害气体的积累已经危及大气层,地球变暖。据科学分析,在18世纪中期以前的65万年里,地球大气层中的二氧化碳浓度始终维持在280ppm左右,而之后的250多年,人类活动使得这个纪录不断刷新。要避免全球变暖带来严重的灾难,必须将全球平均气温较工业革命(既18世纪中期)以前的增幅控制在摄氏2度以内。但仅1906年到2005年间,已经升高了,0.74度,此后的一个世纪,升温幅度将达到1.1度至6.4度。

    我们可以从热力学的角度来评价我们的生活方式,也就是用“熵论”来评价我们的生活方式。“熵”,就是自然界中有用能量变成无用能量的程度。爱因斯坦认为“熵定律是所有科学定律的第一定律。”英国著名天体物理学家爱丁顿把熵称为“整个宇宙中至高无上的哲学定律。” 我们的衣、食、住、行、用,最终都是把有用能变成无用能,都会给环境增加混乱。因此,人类的生活是以环境中熵的增加为代价的。今天,在经济统计中,用消费量作为衡量生活是否“幸福”的指标。高消费,成了人们的追求目标。从熵的观点看,高消费就是高增熵,就是加速恶化人类的生存环境。

    一个全靠体力进行劳动的农民,每消耗一卡能量可以生产出10卡左右能量的产品,现在一个美国农民,用一卡人力的能量,可以生产出6000卡能量的农产品。但是,如果把农机、化肥、农药等相关的能量计算进去,一个现代化的美国农民,用10卡能量才能生产出一卡能量的农产品。可见,技术进步也是以环境的增熵为价的。

    现在又回到本文前面提出的那个问题:技术进步提高了劳动效率,人们的闲暇时间为什么比过去更少?用熵的理论来回答:现代社会每个成员所耗费的能量比300年前高出上百倍、上千倍。人们创造的这种高能耗的生活条件所花费的时间,远远超过了机器所节约的时间。人类想得到轻松,反而招来了繁忙。

    人们的忙碌是在加速制造熵。著名的美国哲学家里夫金大声惊呼:“极目四望,世界的熵已经增到惊人的地步!”科学家们认为:熵污染是人类的头号灾难,随着熵的增加,这种灾难日易深重。而熵值达到一定的限度,地球就会进入“热寂”状态,也就是地球的死亡。

    今天世界各国,发展经济有三个动力:内需,投资,出口。内需是国内的消费,投资是未来的消费,出口是外国人的消费。也就是说,消费是推动经济发展的动力。为了推动经济增长,就千方百计地扩大消费。信用制度又鼓励人们超前消费,用未来的收入支付今天的消费。高增长是靠高消费推动的,而高增长又是为了满足高消费。人类被市场裹胁着强迫消费。消费不是生活的必需,而是为了经济增长。高消费并不一定带来真正的幸福生活。不仅人类本身被高消费所累,还破坏了自然环境。哥本哈根的世界环境大会的失败,其罪魁祸首是高消费的生活方式。高消费,高增长,互为因果。这样的恶性循环是人类自掘坟墓之路。走出高消费高增长之路,是人类摆脱危机之路。

    我不是提倡回到茹毛饮血的时代,不是提倡从汽车回到步行;而是警告人们,对经济增长要保持理性的态度,要以理性的态度来检讨今天的生活方式。理性的生活方式应当是,以最少的消费,获取最大限度的幸福。幸福是人们的一种主观感觉。现代人们认为过去的生活方式不幸福,其实,处在当时环境的人们并不感到不幸福。不感到不幸福就是幸福。简单就是幸福。要改变高消费的生活方式,就得改变人们的幸福观、审美观,就得在各个领域刷新人们的价值观念和行为准则,也将改变社会活动规则。人类必须具有高度的理智,才能够实现这一重大转变。

                             (作者系新华社退休记者)


相关文章:
·沙烨: 中国能有今天, 靠的是无法被定价的80年"牺牲红利"
·余云辉:今天不可恐惧,未来不要贪婪 ——写在股市开盘
·紫虬:产业工人的维护者 ——李鹏同志的企业改革思想在今天的意义
·李显君:把战略目标当作今天成就,国将不国!
·阎晶明:今天,我们为什么读鲁迅

文章评论
新法家网友(2015-02-11 05:06:56.0)
    写得好,深入浅出分析今生活方式问题存在。但全文把线索串联会更好。
新法家网友(2011-03-24 23:54:23.0)
    杨继绳,写作《墓碑》的主,数据造假的厉害。这篇会是他写的?
新法家网友(2011-03-22 11:08:03.0)
    好文章!今天的人类是多么愚痴啊!但这股邪风是一小撮贪财贪得无厌的人为了一己的私利煽动起来的,是资本主义制度的必然恶果。
发表评论
                      请输入左则的验证码,再提交.
遵守本网提供的任何行为准则或其它通告;
保密您的服务账户密码;
如果您获悉与本服务有关的泄密行为,请立即通知我们。
自行配备上网和使用电信增值业务所需的设备,自行负担个人上网或第三方(包括但不限于电信或移动通信提供商)收取的通讯费、信息费等有关费用。
保证自己在使用各服务时用户身份的真实性,正确性及完整性。如果数据发生变化,您应及时更改。在安全完成本服务的登记程序并收到一个密码及账号后,您应维持密码及账号的机密安全。您应对任何人利用您的密码及账号所进行的活动负完全的责任,本网无法对非法或未经您授权使用您账号及密码的行为作出甄别,因此本公司不承担任何责任。
 


四川大学哲学研究所 |  独家网 |  国学网站 |  香港中国文化研究院 |  联合早报网 |  草根网 | 
时代Java教程 |  观察者网 |  环球网 |  文化纵横网 |  四月网 |  南怀瑾文教基金会 | 
新诸子学刊 |  学习时报网 |  求是网 |  善因文化 |  恒南书院 |  海疆在线 | 
版权所有:新法家网站  联系电话:13683537539 13801309232   联系和投稿信箱:alexzhaid@163.com     
京ICP备0507368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351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