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法家内业
钱学森:从中国气功想到新的科学革命 
作者:[钱学森] 来源:[《新体育》1986年第4期] 2009-11-06

                          建立唯象气功学是当前气功科学研究的首要任务
              
                      (1986年2月23日在中国气功科学研究会召开的座谈会上的发言)

    对于气功,我是个外行,但我从科学技术发展的角度对气功的研究工作很感兴趣。去年年底,中国气功科学研究会刚筹建时,我就曾写信伺负责研究会的张震寰同志和李之楠同志商量:研究气功科学,是不是以建立气功的唯象理论作为一个起点?现在我就进一步阐述我的这个看法,向在座的真正的行家请教。

                                      基本观点

    研究唯象气功学,有几个基本观点必须明确。
  
  1.什么叫科学?什么叫现代科学?
    什么叫科学,有各种说法。有人认为,只要把根据实际观察到的事物整理出来,言之成理,就叫科学。那么,中医理论,是不是科学?因为中医理论是经过几千年的实践,逐步地概括上升到现在的理论的。在中医的书籍里、在经典书籍里都是讲得很全面、很完善的,对于中医的实践是起指导作用的,而且是比较、完整的。这样的中医理论能不能叫科学?或叫现代科学?
    我的基本看法是,现代科学已经不再是一个能够独立存在的个别知识,而是整个形成为一门现代科学技术的体系,它们之间是要能够相互沟通的,而且它的最高概括是马克思主义哲学。马克思主义哲学要指导一切的现代科学研究工作,而现代的一切科学成果也必然地反馈到写克思主义哲学上来,使马克思主义哲学不断地深化和向前发展。因此,科学是一个体系,它的最高层次的概括是马克思主义哲学。那么,是不是所有的学问都可以纳入到这个现代科学技术的体系中去呢?不是的。这个很庞大、很复杂的现代科学体系的结构,并没有包括所有的学问,有很多学问还在外围,还没有进入这个体系。比如发射通信卫星,总工程师看了情况以后,现场就可以拍板:就这么办!
    他的一些决定有时候他的助手也可能不理解。最后发射成功。证明他的决定是对的。为什么对?就连跟他亲密合作的科技人员有的都还不能理解。这是凭他的经验和知识作出的判断。又如在战场上,一个有经验有素养的指挥员,临阵下决心,有时连参谋都不能理解,或者觉得是错的,但是他就这么定了,而且这个仗就打胜了。这种说不清道理的学问,非常之多。日常工作中的经验更是这样。比如一个老工人师傅,他一亲自动手,那活儿就比徒弟干得漂亮。徒弟问师傅:“你是怎么干好的?请教教我。”老师傅常常会说:“你就跟着我干,一年,两年,到三年你出师的时候,也就会了。”这种没有法子用语言说明的道理太多了。
    那么这是否就没有道理呢?不是,有道理,而且是一些珍贵的道理。但是,这些东西还不能纳入到现代科学体系里面去,只是这个辉煌结构外围的东西,我给它起了个名字,叫前科学。就是说它还不是科学,是科学以前的阶段。前科学恰恰是科学技术进一步发展所必需要的营养、素材。这样提,并没有小看它,无非是要说明它和现代科学体系之间的关系而已。现代科学必须是一个整体的、能够用这个体系里面的道理说明问题。如果不能够用这个体系里面的道理说明问题而又自成体系,自己有一套实践经验,只能叫前科学。从这一点看,中医还不能用诸如物理学、化学以及马克思主义哲学等现代科学体系中的东西来阐明,它自成体系,只能叫前科学,不是现代科学体系中的现代科学。
    现在,中国气功科学研究会成立了,既然有科学二字,责任重大,任务很艰巨,我们要有步骤地来实现它,先把大量的、分散的实践经验系统化,建立唯象气功学就是第一步。
   
2.什么叫唯象的学问?
    唯象的学问,也是前科学的性质。它比经验的学问前进了一步,比较系统。举个例子,我们在初中时都学过气体定律:气体加热,压力升高,或维持一定压力,体积就增加,或者压力加大,气体体积就缩小。
    总结起来,就可以上升到唯象的理论,就是气体定律:压力x容积二常数x绝对温度。为什么说它是唯象的理论呢?因为它没有说清楚为什么有个常数。问老师,老师也答不出。直到后来,当我念研究生时,才真正明白了为什么气体定律就是这样,因为得从物理的分子运动论或者叫统计物理学,才能解决这个问题。气体内部的构成,是千千万万个分子在不断地运动,而温度就是代表分子运动的,从理论上推导出来,气体定律必然是如此。不但如此,还说明了这个定律是在一定的温度和压力范围内才适用。这就叫现代科学。
    而在初中时,只要对气体定律能背下来就行,知道唯象的学问就可以了。
    从这个例子可以说明,什么叫唯象科学?就是知其当然,不知其所以然。一旦从整个现代科学体系的大道理知其所以然,就上升到现代科学了,但唯象科学是第一步,必不可少的一步。
   
3.对人的特点应该怎样认识?
    人是一个系统。在这一点上,过去几百年发展起来的西医有不完全的地方。西医过去是从分解的角度或还原论的角度研究人体,认为人太复杂、太大了,把人体分为几个生理系统,系统又分解成器官,器官再分解为细胞,一直追到构成细胞的分子。这种方法,直到现在还是起着很大的作用的。去年10月号的《科学美国人》杂志整整一期讲现代生物学的成就,就是专讲分子生物学。分子生物学把一切生命现象最终都归结为化学作用,其中有三类分子是主角:就是蛋白质(包括酶)、核糖核酸、脱氧核糖核酸。认为这些生物大分子体现了生命的奥秘,这未免太简单化了,难道没有电磁场、电磁波的作用?而且事实上,生命现象此这要复杂得多,分子加电磁场都还是不够的,分子生物学者们的主要缺点是没有从整个系统来考虑问题。人这个系统不但是大系统,实质上是个巨系统,极为复杂。这个巨系统可以有简单系统所不具备的功能,光从分子生物学的角度不能认识它的全貌。当然,在研究人体时,还原论还需要不需要?恩格斯早在一百年前就说过,不追到根底不行,所以分解还原的方法还是需要的。但光有还原论是不行的。还必须把人作为一个整体,从总的方面来观察。只有如此才能解决西方医学和生物学所碰到的一些困难。
    人这个巨系统,又是个开放的系统,和周围环境有着极为密切的关系。人这个巨系统处在整个宇宙之中,宇宙就是超巨系统,人又受这个超巨系统的制约,这样研究人这个巨系统就非常复杂了。其中和气功研究有关的,就是精神和物质的关系这个问题。在这个问题上,‘西方科学是唯物生义的,但有点过头,转到机械唯物论上去了,不承认大脑的反作用。事实上,大脑是可以反作用于它以下的层次的,包括各个器官和器官的组成部分。就是说,精神是物质(大脑)的运动,精神又可以反作用于物质(人体的器官),这个观点才是辩证唯物主义的,才真正符合马克思主义哲学。在这一点上,国外却是众说纷纭,其中说对了的比较少,多数仍是唯心论和机械唯物论。前年获得诺贝尔奖金的斯派瑞(R.Sperry)已经80多岁了,他的观点是对的,符合马克思主义哲学原理,但他本人却口口声声说他是反对马克思主义哲学的。国外在这些事情上确实有点混乱。在这一点上,我们有优越性,因为我们有正确的马克思主义哲学指导。抓住这一点,我们就比外国人略高一筹。这里边有好多例子,美国有一位学物理的奥地利人叫FritjofCapra,四十来岁,他看到西方科学碰到了一些难关,解决不了。偶然间他看到了一些中国的书,如《道藏嗒,感到有启发,就跑到我们国家来了。有一次他去看戏,看到姜子牙手里拿一面旗,上面有个字,他问陪同,得知是个“羔”字,意思就是“空”。他很惊喜,认为解决了他科学上所碰到的问题,然后又看了点一知半解的东西,回到美国就写了一本书叫《Tao of Physics》(即物理学之道)。有人把它编译成中文,改名《现代物理学与东方神秘主义》。这个人是走歪了。他发现了西方的还原论有缺点,但是他一下又跳到神秘主义的路上去了,这肯定也是解决不了问题的。
    对于我们来说,除了哲学之外,在现代科学之中还有没有可以为我们所用的东西?比如,现代科学中的系统科学,是最近二十年发展起来的,是我们解决问题的科学方法。如国防科工委的航天医学工程研究所,研究的课题是把人送上天去,他们就是运用了系统科学的一些观点,得到了很大的突破。今年一月,他们到美国去,向美国的同行提出了这个观点,开始时美国人没有听懂,后来把论文一讲,美国人很佩服。
    讲这些观点,不是空谈,是有科学根据的,外国人一听,就觉得比他们的观点高明。可见中国人也并不是都不行,真正把马克思主义优势发挥出来,我们可以创造一些世界第二流的东西。
    再讲一点,练气功过程中,对人这个系统的变化到底应该怎么看法?我觉得李约瑟给周士一所翻译的到底应该怎么看法?我觉得李约瑟给周士一所翻译的《周易参同契》那本书所写的序言中有几句话可以参考;气功即生理炼丹学,是想利用人体内固有的各种体液、器官和身体产生出的东西,来炼就长生不老的“丹气用我现在的概念概括起来是这样一个意思:利用人体内固有的东西,把它调顺了,产生人体的这个系统的一种功能状态,这种状态是健康的,是能够抵抗疾病的。也就是说,结合系统科学的观点,练功(炼内丹)无非是让人的身体进入一种特别健康的功能状态。
    我要讲的基本观点就是以上这样几点:第一,科学发展到今天,已经整个形成为一门现代科学的体系;第二,研究气功的途径,可以先建立唯象气功学,作为气功真正形成为科学的第一步;第三,怎么个作法,要用马克思主义哲学来指导,运用现代科学发展的系统科学;最后,引李约瑟的几句话作为第四点。以上这些基本观点是非常重要的,我认为只有这样才能同资本主义和封建主义的流毒划清界限,才能同封建迷信和封建宗法划清界限。但究竟对不对?需要大家认真讨论一下,统一一下认识。在基本观点上统一了认识以后,才能够进一步把工作做好,所以说这是一个基础。

                               用系统科学方法

    有了这个基础以后,我们就可以形成正确的战略,它的基本方法,就是实事求是。送里可以提出一些轮
廓。
    1.研究气功的出发点,要立足于练功者的实践。对这种练功的实践,直到现在还没有什么科学仪器能加以显示,主要是靠练功人的内省。我看到一些讲练功的书籍,都是讲练功者感到的东西。当然,很多功法可以治病,治上病是客观的东西,观察病情的发展也是客观的。因此,研究气功的出发点,一是靠练功卖践中的内省,再一个是靠观察气功治病过程中病情的客观变化。这是最基本的一个层次。
    2.再提高一个层次,气功师总结经验,写成教功法的书。这方面的材料已经非常之多,功法方面有几百种。这是对实践的初步加工。
    3.更上升一个层次,是气功的理论书籍,比如《周易参同契》等。这些书由于时代的限制,写得古奥难于理解,其表达方式带有模糊性,古代人善于用模糊的语言来表达自己的思想,中国的文论就喜欢讲高山流水,讲究意境。气功理论的书也有类似情况,而且免不了加进各种个人的看法,这个最高级的层次就最玄虚,最不好理解。
    怎么办?办法就是建立唯象气功学。象前边举过的例子,先不讲统计物理学,而是先找一找气体的温度、压力与体积之间可以总结出什么规律来。做这项工作,我有个建议,是不是来个“中间突破”,就是从上述第二层次出发,用初步总结出来的东西,利用各种功法的书,把它汇集起来,作为素材。对这些素材,首先还要找第一层次即练功实践的材料来核对,看它是不是经过实践验证过的,采用实事求是的方法来进行这件工作。收集的材杯可能说法不一,有不少矛盾。怎么办?这就需要进一步研究,把这些材料的相互关系和矛盾理清,建立一个模型。这个模型比原来功法书上考虑的因素要周到。这种建立模型的方法,就是系统科学中常用的方法。
    对建立起来的这个模型,还要用气功理论的书籍来衡量,看看对不对。这样,就会带着问题去看这些书,也就容易理解书的内容,看起来也就有实际意义了。再提高一步,对这个模型,还要看它有没有违背马克思主义哲学的原理和系统科学的理论,也还要看它和一些基础知识,包括生理学的基础知识,是不是合拍。比如,气功的“气”一字,这是气体的“气”,恐怕不是那么回事,这是练功过程中取的一个代名词。是不是换个“炁”字?不然一说气功,就以为是气体。气功的“气”,不是空气的气、冒气的气和呼吸的那个气。当然,这是表现方法上的问题,改用“炁”字是避免引起思路上的误解。
    总之,中间突破的方法,就是先把各种功法的书整理并系统化,建立起一个模型,再考核这个模型和气功理论,和哲学,和系统科学,和生理学等等是否能对得上号。经过这样反复推敲,再找搞系统模型的专家一起来参谋,就有可能把这个模型建方起宋我想,工作就应该是这么个做法。
    至于具体的工作方法,整理、收集资料的步骤,有可能,就利用现代化的方法。对于实践的记录、功法的收集,可以利用电子计算机的档案库,通过电子计算机检索。
    在以上工作中,涉及的技术性问题很多,我们都可以找各方面的专家来帮助,例如关于系统模型就有系统辨认的专家。
    还有个具体问题,现在气功功法的书中,对于练功的对象讲的比较少。对于不同的人,应该用不同的功法。我是个老年人,用少林寺的功法恐怕就不行吧!对于练功对象的年龄、性别,练功的时间、生活方式乃至地理环境,都应该分门别类地加以研究,以求取得更好的效果,才是比较全面的。

                                         结语

    至于研究气功的意义,就不必多讲了,这确实是很了不起的事情。我国有十亿多人口,如果一百个人当中有一个人练气功,就是一千万,每百个练功的人有一个人去教,就需要十万个气功师。把这十万个气功师提高提高,这就是一件大事。现在一般讲练气功,还只是说要保持健康、长寿,但还有另外一点,过去佛教书上讲“定能生慧”,’就是说气功练到静定程度,可以增智慧。去年我曾接到安徽省宿松县中学一位吴老师来信,说是教学生练气功,可以增加学生的智慧。
    前几天又接到一个材料,说兰州市安宁区第二人民医院杨运良医师在中、小学学生中教他们练气功,结果
数学课、语文课的成绩都提高了,经统计学处理,确凿无误。这件事可是太重要了。二十一世纪将是世界范围内的智力战,如果气功能提高人的智力,那对我们将有何等的意义!最后,还有个尖锐的问题,就是实践表明,气功可以练出人体特异功能来。把这几方面的事情综合起来看,气功可以提高健康水平,这是肯定的;它可以提高青少年的智力,这也有具体数据;最后,就是特异功能也和气功有关,气功可以调动人的先天潜能。如果我们推动气功研究使之变成科学,就可以大矢地提高人的能力,提高人改造自身的有效性。这是一件影响深远的工作,我们要奋力去做,由整理材料入手,建立起唯象气功学,有了这个体系,然后再变成真正的科学,那就是科学革命了。到那时,我们这些炎黄子孙也将无愧于自己的祖先,应该闻名于世了。


相关文章:
·王文华:钱学森与航天工业管理
·钱学森:中医是顶级的生命科学,人类医学的发展方向是中医!
·翟玉忠:从中国古典政治经济学看西方文明的内在缺陷
·孔丹:改革要从中国实际出发 不能迷信新自由主义
·钱学敏:钱学森与“大成智慧”
大六经工程 |  四川大学哲学研究所 |  独家网 |  国学网站 |  香港中国文化研究院 |  联合早报网 | 
草根网 |  时代Java教程 |  观察者网 |  环球网 |  文化纵横网 |  四月网 | 
南怀瑾文教基金会 |  新诸子学刊 |  学习时报网 |  求是网 |  善因文化 |  恒南书院 | 
海疆在线 | 
版权所有:新法家网站  联系电话:13683537539 13801309232   联系和投稿信箱:alexzhaid@163.com     
京ICP备0507368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351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