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哲学纵横
潘璋荣:贿选总比贿任好 
作者:[潘璋荣] 来源:[] 2009-06-10

谈到民主,就必然谈到选举。一般来讲,拥护民主的人必然拥护选举。但是,最近有不少网文批评选举,他们特别以村官的直选为例,他们借口现在村级直选中出现一些不良现象,譬如贿选现象,就否定直接选举的意义,起码是怀疑直接选举的意义。我认为这是十分错误的行为与思想,也是十分危险的行为与思想。它极容易为专制主义者所利用,同时将不利于中国原本极其糟糕极其滞后的民主建设向前积极推进,将严重妨碍我党我国政治体制改革稳步推进的步伐。

是的,我完全相信一些网民在博文所揭示的村官直选中存在的贿选行为。但是,我觉得这毕竟是一种进步!一种巨大的进步!为什么呢?这表明村官开始把一般的老百姓放在眼里了!想想看,如果不搞村官直选,哪位村官会给老百姓一分钱啊?现在,有人想当村官,就必须给每个具有选举权的老百姓选票钱!而且每个老百姓的这张选票的价格肯定还是一样的,不存在那个选民的选票高一分钱的情况。否则人家就不干的。再说,如果有选民不想出卖选票也是可以的,任何人也无法强迫谁出卖选票。

所以,在这里村官直选有几点好处是明显的:1.选票价格平等,老百姓得到同样的选票价格。2.老百姓出卖自己的选票毕竟可以获得些小小的实惠。3.买卖自由,买卖自愿,这也是一种自由公平公正。4.老百姓毕竟从中知道这官是怎么产生的,而且知道是与自己手中的选票有关的,这就提高了人民的当家作主意识。这些好处,如果不实行村官直选,老百姓是一点也得不到的。这样做了,至少目前表明这里并没有什么大的不良后果。

当然,贿选可能使选举成为我们曾经批判的资本主义的“有钱人的游戏”。但是,我们应该知道,如果不这样直选,这官员由上级任命又是什么人的游戏呢?难道不同样是有钱人的游戏吗?只是那些想当官的人的钱不会花在选民身上,而是暗地里花在上级少数官员身上了。这里把它叫“贿选”有些说不通,我把它叫“贿任”。贿任与贿选的区别在哪里啊?贿任是想当官的人将钱暗暗的往上级送,往大官那里送,而且是大官多送,小官少送;贿选是想当官的人将钱公开的往下送,往广大选民这里送,必须平均送,送得一样多。而且这个往下“送”还可以讨价还价,譬如想当官的人可以高喊“每张选票5元卖不卖?”这里买卖双方都有些自由和公平感。可是往上送贿任时,恐怕谁也不好意思向上级官员试探贿任的价格吧?而且贿任时,到底有多少竞争对手自己又不清楚,弄不好花了大价钱,贿任不成功,那贿任的钱打了水漂,还无处申诉。真是哑巴吃黄连有苦难言。所以,贿选,无论对选民还是对想当官的都有好处。没有人会感到冤枉和委屈。皆大欢喜!!选民卖回选票获得点实惠,也多少获得点当家作主的感觉。而贿选的人公开贿选,当场一次搞定,不用向上级花冤枉钱。我没有见过这种贿选场面,但我估计这种选票的买卖场面应该是比较热烈比较开心的,至少多数人是比较开心的。买卖双方各取所需,不亦乐乎?!
贿任于贿选的后果是不同的。贿任之后,这个当官被任命做官之后,他只对上级负责,他万一有什么问题或错误甚至罪行,上级会千方百计保他。但是贿选则不行,当你有错误或罪行时,你不能因为公开收购了选民的选票就要求选民来保你包庇你,因为你每张选票的绝对不算大数字的贿选金额是不可能起到收买选民让你为所欲为的效果的。所以,贿选的官员将失去保护伞。而贿任的官员有上头的保护伞。当然,如果贿选时是上下都贿,那么这样这个官员的当选成本也就大大增加,我想他的责任心恐怕也得增强些才是。

贿选的最大好处是,我认为是使原来那些暗地里卖官的上级领导失去了一个卖点,一个无形的特权商品。另外贿选与贿任有一个根本性质的区别:公开的自由的贿选是一种不成熟的政治民主的幼稚现象,而贿任则是一种政治专制的腐败现象。

当然,官用贿选——准确的说是选票拍卖的办法老公开搞定,这里的确有点有钱人的游戏的味道。但是,我认为这只是一种暂时现象。它将随着两个条件的变化而变化。

第一贿选将随着村级管理的民主化水平的提高而减少与消失
贿选何以会发生呢?我个人认为主要是目前村级管理的民主化水平还不够高造成的。也就是说,由于村级管理的民主化水平不够高,一方面,村官在上任之后可能会获得数额较大的灰色的甚至违法的收入。另一方面,目前的村官对村民的具体到底应该有那些具体责任以及不尽职尽责将受到何种处罚的规定可能还没诞生,这就使村官缺少责任感和压力及风险。这就使得村官们不惜血本的贿选是一件划算和比较安全的事情。如果今后村级管理民主化水平提高了,村官们除了法律或公众确定的基本的工作报酬外再也没有获得灰色或违法收入的可能,而且对村官的职责及监督追究制度越来越明确化严格化,我个人认为贿选发生的可能性就大大减少了,甚至根本不可能发生了。

第二贿选将随着人民的物质生活水平及觉悟的提高而减少与消失
选民为什么会为了几元钱或一二十元钱而出卖自己手中的选票呢?我认为主要是建国以来人民群众一直比较贫穷的经济条件造就的对物质实惠的片面的畸形的追求欲望造成人民太看重眼前物质实惠的思想意识;也由于我国民主思想与民主理念的宣传教育一直不到位甚至严重欠缺,人民的民主觉悟程度或民主觉悟水平低下,从而使人民群众对民主的选举的实质、宗旨、目的与重大价值缺乏认识。这两个方面导致的一些地方的人民群众除了尽可能高价出卖自己的选票之外,实在还想不到更好的使用自己的选票的办法。

第三 贿选将随着优秀的竞选人才的出现而逐步减少与消失
我估计目前一些地方的村级选举之所以出现公开的贿选现象,肯定也与优秀的竞选人才的缺乏有关。大家知道,现在村级群众一般文化水平比较高的人肯定是十分少的。因为农村的村是我国社会的最基层或最底层行政单位,在这里一般不会有政治素质或管理素质很高的人。而且直接选举开始的时间也还很短,大家对选举这件事也还缺乏经验与思考。因此这种选举中可能还没有真正的竞选的事情发生。但是中国人对于做生意搞拍卖搞承包已经比较熟悉了,所以,一下子来了个直接选举,一般没有人会知道怎么去竞选,就只好拿出拍卖和承包的那一套思路了。

而真正的村级竞选是什么呢?那就是要向群众展示自己治理一个村的抱负、理想与具体的建设蓝图。也就是要向村民承诺与论证一个在自己的治理下一个最有利村民的切身利益美好未来。争取通过演讲、发布竞选传单或张贴《竞选宣言》等方式取得村民的认可与赞赏。其实大多数人都是懂道理的,只要你的思考和计划周详,全心全意为集体着想,且有比较丰富的知识和聪明的头脑,我想你是最可能不化一分钱赢得大多数的选票的。说实话,村民之所以卖选票,我个人认为在主要的原因可能就是缺乏出色的竞选人才。因为,毕竟那张选票能换得的金钱我相信绝对是微不足道的。但是既然参选对象大家都没有什么才能与德行的表现,不少的地方我估计真正的竞选基本都不存在,那村民只好将它交给金钱来衡量了。

对于贿选这件事情,我认为,大家不必大惊小怪,不必横加指责,更不可因噎废食。我认为贿选只要不是有官员或黑社会组织的蓄意安排与操作,只要是竞选对象与广大选民的自由的公开的“买卖”,我个人认为政府也不必强行干预。在某种意义我倒是愿意把这种公开的毫无官方强权干预的也没有地方黑恶势力干预的自由买卖选票的现象看作一件好事,就像一个刚刚起步走路的幼儿,他即使是爬着走,或者一颠一颠的走,那都是一件让大人们无比开心的事情!同志们,村级直选是中国五千年文明史上的真正民主的第一步啊!!让我们为贿选欢呼吧!尽管它看起来是那么滑稽和荒唐!!可这是中华民族这个巨婴在民主的新时代新世纪新生的第一步啊!!

当然,面对贿选政府毫无作为也是不对的。我的想法是政府主要要做好平时的宣传教育工作,针对农村村级组织的现状与问题,根据农村可持续健康发展的需要,要通过电视、互联网等新闻媒体以及张贴标语宣传告示等方式,引导农民示范农民,正确的组织好竞选工作。具体来说可以报道和宣传一些先进的优秀的村级选举的事例,或者由专家去引导树立几个优秀村级选举的典型。另外就是从竞选的方式、思路等方面进行指导和宣传。

总之,贿选比贿任好,贿选是我国直接选举的政治民主形式从农村这个我国社会的最底层刚刚产生时的一种自然的现象,是我国伟大的震撼世界的史无前例的社会主义民主建设实践进程中一个小小的幽默与笑话,就像幼童刚刚学步时丑态,它是十分正常的,是我国农民对社会主义民主政治的一种的暂时的过渡与适应现象,是我国民主建设前进中的问题,它必将随着时间的流逝和我国社会的全面进步而自然的减少与消失。不过,不论时代怎么发展,只要有竞选存在,少数个别人愿意买卖的选票的情况恐怕也难以绝对避免的,因为这毕竟是公民自己的自由选择。这大约也是即使是今天最发达的资本主义国家也时而有关于贿选“丑闻”报道的原因吧?!哈哈!


相关文章:
·潘璋荣:贿选总比贿任好
·马国川:贿选始于民主,终于民主
·民政部:基层村委会选举贿选增多但比例不高
·民政部:村委会选举贿选和暴力行为增多

文章评论
新法家网友(2016-06-14 09:43:49.0)
    很好的文章!
发表评论
              请输入左则的验证码,再提交.
遵守本网提供的任何行为准则或其它通告;
保密您的服务账户密码;
如果您获悉与本服务有关的泄密行为,请立即通知我们。
自行配备上网和使用电信增值业务所需的设备,自行负担个人上网或第三方(包括但不限于电信或移动通信提供商)收取的通讯费、信息费等有关费用。
保证自己在使用各服务时用户身份的真实性,正确性及完整性。如果数据发生变化,您应及时更改。在安全完成本服务的登记程序并收到一个密码及账号后,您应维持密码及账号的机密安全。您应对任何人利用您的密码及账号所进行的活动负完全的责任,本网无法对非法或未经您授权使用您账号及密码的行为作出甄别,因此本公司不承担任何责任。
 


四川大学哲学研究所 |  独家网 |  国学网站 |  香港中国文化研究院 |  联合早报网 |  草根网 | 
时代Java教程 |  观察者网 |  环球网 |  文化纵横网 |  四月网 |  南怀瑾文教基金会 | 
新诸子学刊 |  学习时报网 |  求是网 |  善因文化 |  恒南书院 |  海疆在线 | 
版权所有:新法家网站  联系电话:13683537539 13801309232   联系和投稿信箱:alexzhaid@163.com     
京ICP备0507368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351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