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哲学纵横
蔡志远:从历代建都看各民族对中国大一统的认识 
作者:[蔡志远] 来源:[蔡志远博客] 2009-03-28

很多人都有自己的计划,而我的旅游计划,是在有生之年一定要到西藏、新疆、内蒙古进行实地考察,因为这三地不仅有美丽、神奇的自然风光,还有丰富的人文景观。在冷兵器时代,中国境内最大的冲突,就是农耕民族和游牧民族的冲突,而西藏、新疆、内蒙古是当时游牧民族最集中的地方。幸运的是,我三地都已经去过,那么在三地思考最多的是什么呢?莫过于中国大一统的问题。

 几千年来,农耕社会和游牧社会相互之间的战争太多太多,不是我占领你,就是你占领我。中原及南方的农耕民族强大时,游牧民族俯首称臣,当游牧民族强大时,又会入主中原,建立大帝国。中国历史上几个重要朝代都是游牧部落强大后强行入关建立的。只要认真研究中国历史,在中国始终存在着“合久必分,分久必合”这一历史规律,这一规律并不仅仅在农耕区内起作用,而是适应整个中国大陆。很多西方学者对统一的大中华大帝国的形成感到不解,为什么欧洲始终是一袋零散的马铃薯,不同的民族组成的是单一的国家,很难走上大一统;而中国大陆呢,绝大多数时间都是统一的,分裂时间极少。这究竟是什么原因呢?有学者认为主要是地理上的原因决定的,也就是说同在一块大陆版块,同饮黄河水和长江水,所以容易形成大一统的局面。那么,多脑河连接着八个国家,为什么这些国家不走上大一统呢?另外,有人认为是文化原因决定的,认为华夏文化过于强大,对其他文化有较强的吸引力。那么欧洲的古希腊文化、罗马文化同样是非常强大的,为什么没有使欧洲走上大一统呢?再就是有人认为是民族之间的生产力的互补性决定的,农耕民族离不开游牧民族饲养的马匹、牛、羊等,游牧民族又离开不农耕民族生产的粮食和先进的生产工具等。那么在欧洲历史上同样有着游牧民族和农耕民族之分,按理生产力方面的互补性同样存在,为什么没有形成大一统局面呢?所以仅仅从单一方面寻找原因,是很难找到令人满意的答案。其实中国能实现大一统的原因是多方面的,不是单一的原因决定的。如我们一定要把欧洲大陆和中国大陆进行类比的话,有一个重要的不同点曾引起我的注意,那就是中国大陆农耕民族和游牧民族从古至今都有实现大一统内在愿望!汉民族想实现大一统的原因,首先是能做到扬威万邦,号令天下;再就是能通过政权更有效压制游牧民族;防止游牧民族入关侵扰。那么游牧民族想实现大一统的主要原因是什么呢?主要是为了生存!因为古代游牧民族冬季的生存条件是极为恶劣的,牛羊会因大雪覆盖找不到草料而大量死亡,为了寻找生路,就只好组成军事集团,强行入关。多次入关后,对汉民族城市的繁荣,文明的昌盛、冬季相对温暧的气候印记太深,自然产生占领中原,做整个大陆的统治者的雄心。为了证明上述原因,我们可以从历朝历代开国者建都选择上找到强有力的证据!

 历史上有眼光、有作为、有大志的开国者取得政权,国都多是定在游牧民族和农耕民族结合部的中心城市,特别是公认的历代首都,如西安、北京等;而不是定在自己故土上的中心城市。他们这样做的原因就是认识到在结合部的中心城市——西安、北京建都,能证明自己已经取得了对整个大陆的法统地位,并能对各方实施强有力的控制,也能向整个大陆表示自己具有维护大一统的决心和能力。而反观欧洲,胜利者取得胜利后,多是班师回故土,以原有的国都为中心,号令其他占领地,结果是只能实现短暂统治,分也就自然多于合了!当然也有例外,例如东罗马就是把首都建立在君士坦丁堡,与游牧民族接近,虽然经历的战争创伤很多,但存在的时间反而远远超过西罗马。

 中国第一个大一统的大帝国秦王朝建都咸阳,汉王朝建都西安、后迁到洛阳,唐王朝建都长安,宋王朝建都东京,元王朝建都北京,明王朝建都南京,但很快又迁移北京,清王朝建都也是北京。汉、唐为什么建都西安?主要是因为执政者当时面临的最大的威胁是来自西北的游牧民族。明为什么建都北京?主要是因为东北的游牧民族后来居上,比西北游牧民族更加强大,对王朝造成的威胁更直接。假如明王朝不是即时把国都从南京迁到北京,我们很难相信其对中国的统治能延续几百年。元、清统治者本身就来自北方草原,占领北京,一是能紧紧倚靠自己的故土,及时调集故土的人力、物力对付占领地人民的反抗,二是北京远比故土的城市繁荣、有着强大的吸引力。三是定都北京才能证明自己统一了中国,成了实实在在的中国最高统治者。清兵入关后,如仍将国都建在沈阳的话,我们可以断言其对整个大陆的统治权不可能稳固,更不可能维持几百年。历史上也有将国都定在其他地方的政权,但只能称得上是小邦;只有入主中原,建都长安或北京才能成为实实在在的上邦,才能使大陆各诸侯、各部落和各政治势力敬畏和承认,才能真正做到号令天下,成为名符其实的“天子”。

 为什么中国在冷兵器时代建都必须选择游牧民族和农耕民族结合部的中心城市?这是因为大一统不仅是中国农耕民族的理想,同样是中国大陆游牧民族的愿望。因为各政治力量普遍认识到,在中国大陆是分久必合,大一统是必然趋势,不管那一政治势力上台,都要把大一统当作终极目标;如搞封建割据,只能是短暂的,最终会被坚持大一统的政治势力所打败。我们很难想象某一省,某一地区单独建国能够长久;即使你想长久,也抵抗不了大一统号召力形成的巨大潮流冲击。我们知道南宋统治者曾想偏安江南,并与金朝达成了默契,来了个划江而治,但南北的人民都是要求统一的,双方都始终在为大一统而努力奋斗!顺潮流者昌,逆潮流者亡!蒙古铁骑兴起,因为其能顺应大一统的历史潮流,所以能做到对割据双方来了个一窝端。

 我们知道南京是六朝粉都,地理位置处在农耕民族的南北结合部,在这里建都对农耕民族协调南北关系应该更方便,另外这里还远离北方游牧民族,对躲避游牧民族的直接打击也应该是有好处的。南京建都虽然有上述优势,但也有最致命的劣势,那就是对北方少数民族的控制力不够,北方势力一旦崛起就会鞭长莫及,最后被北方势力打败。历史上的南京政权都是短命的,原因就是违背了游牧民族和农耕民族斗争的结果最终还是走向大一统的规律;你只想做农耕民族的统治者,但历史的趋势是南北大一统,是游牧民族和农耕民族大一统,而不仅仅是农耕民族的大一统!你不去实现整个大陆的大一统,仅满足做半壁江山的寡君,你的政权最终会被大一统的潮流冲垮。所以历史上远离游牧民族和农耕民族的结合部建都的君主都是短视的,是胸无大志的,其短命也是必然的。只有不规避矛盾,勇于挑战,以控制对方,压住对方,并把大一统作为首要考虑的君主才能保证王朝的强大和长久。

 有人认为建都和大一统的必然性联系不可能那么紧密,其实不,建都是非常重要的,建都在何处,可以看出胜利一方真正的目的:是以掠夺为主,还是长期占领为主?是做整个大陆的统治者,还是做掠夺者?想当永久的统治者,就应该把首都建在最便于控制对方的结合部的中心城市。如仅仅是掠夺,就在胜利后把掠夺到的财富运回自己原有的领地去享受。中国历史上许多有作为的开国君主,都是把大一统当成自己的终极目标,在选择建都时都是把首都选在双方的结合部,这一选择不管是自觉的还是不自觉,效果都是显著的,都为实现大一统奠定了重要基础。无论是西安还是北京,对各方而言,都是防御对方入侵的前沿。这里虽然易受攻击,但要统治整个中国,即使不安全也只能在这两个地方选其中之一建都。在结合部建都,虽然最容易受到进攻,但也有一个好处,那就是能及时组织好防御;以首都为中心组织防御,在力量调集上也是最有力的。首都不守,国家难保,首都保住了,国家也有希望保住。在明代,北京曾多次受到外族入侵的压迫,但王朝仍能从内地调集力量进行有效防御,假如不是李自成农民大起义对其沉重打击造成了极大消耗,清兵再强大,估计也难颠覆大明江山。

 在西安或北京建都虽然是最佳选择,但也不能保证江山万代永不易主。中国的历史总是分分合合,合合分分,最终还是合!这是几千年中国大陆的基本事实。不管是农耕民族的执政还是游牧民族的执政都想找到江山永固的灵丹妙药,但无济于事。原因是开国君主往往英明盖世,其子孙却多软弱无能,这是因为开国君主多是从残杀竞争中脱颖而出的强者,其子孙却是富贵温柔乡长大的宠儿。一旦祸起萧墙,先是内乱,国家分裂,再引来外族入侵!面对这些棘手难题,后代皇帝多数是束手无策,最后只能是江山易手,朝代更迭。中国古代的外族是指谁呢?主要是指中国北部的游牧民族,历史上我们称他们是匈奴、突厥、鲜卑、女真、吐蕃等。这些民族主要生活在中国北部,他们单独为国时,并不强大,但他们在冷兵器时代却拥有最机动灵活的骑兵,中原一旦发生分裂,他们强大的骑兵就乘机入关收拾残局,从而达到对整个大陆进行统治的目的。

 无论是宋朝还是明朝,最终颠覆他们的力量都是北方游牧民族。这些来自北方的游牧民族,不管是蒙古人,还是满人,从人数看都远较汉民族少,从生产力看,更是远较汉民族落后,从文化看那就落后得更多。但是,农耕社会为主体的汉民族建立的王朝为什么会失败呢?除了军事上难以抵抗游牧民族强大的骑兵外,还有诸多原因,其中最重要的原因莫过于内乱!内乱的结果是天下大乱,群雄并起,封建割据。北方的游牧民族自身处在分裂时,对王朝的打击也是有限的;一旦他们空前团结,又恰好遇到农耕民族建立的政权因内乱弄得筋疲力尽时,乘机入关往往能产生奇效,腐败没落王朝是经不起他们最后一击的。

 游牧民族入主中原后,要实现大一统,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有些游牧民族建立的政权因为没有顺应潮流,不主动向先进的农耕社会拥有的先进文化和政治制度看齐,结果只能是昙花一现。而元朝和清朝的统治者占领北京后却能审时度势,以汉文化为正统,以汉制度为根据,以汉人治汉人,这样一来,就能得到农耕民族读书人的支持,有了读书人的支持,政权也就稳固了。满清王朝在上述方面做得特别出色,从顺治、康熙、雍正、乾隆这几位皇帝治国理念上就可以找到佐证。这几任皇帝都能正视本民族的不足,借重汉民族的先进文化和政治制度治理天下,从而保证了清王朝前期的昌盛和稳定。后来的积弱,是他们的子孙重蹈前代王朝覆辙的轨迹:皇帝无能,奸臣弄权,政治腐败,民不聊生,最后引发社会动荡和持久的内乱!就在清王朝全面走向倒退时,远在西方的一些海洋国家却在加速发展;当他们发展到可以进行远洋侵略时,面对的是一个已经受到极度削弱的清王朝,一个被内乱困扰的清王朝;海洋帝国就如当年满清入关一样来了个乘虚而入,给内乱缠身的满清王朝来了个沉重的打击。在这一打击下,清王朝因内外交困,无力招架,弄得风雨飘摇。幸运的是,列强们并没有联合起来夺取政权,而是对中国来个势力范围大瓜分,英国、俄国、德国、日本等列强通过割地赔偿等手段,从满清政府手上抢走了大量土地,使中国大陆陷进半殖民、半封建的泥潭。从此,人民更加赤贫,腐败更加猖獗、战争更加频仍,国力更加削弱。在灾难深重的日子,人们把民贫国弱的责任归罪满清政府,于是“推翻满清,建立共和”的呼声响遍中国大陆。在无数仁人志士不惜流血牺牲的共同努力下,辛亥革命取得成功,实现了“推翻满清,建立共和”的理想!

 但是共和实现后,帝国主义却加紧在中国制造分裂,因为他们深刻认识到,中国一旦重新走上大一统,国力势必重新强盛,他们在中国的即得利益将难得到保证。假如中国大陆仍还是一盘散沙,内耗将把中国拖垮,他们就可以继续扩大在中国的殖民地,达到不可告人的目的。为了达到这一目的,他们极力在中国寻找自己的代理人,使辛亥革命胜利后的中国表面看是一个统一的国家,实际上却是诸候割据,军阀混战的国家。但是大一统是不可抗拒的,饱受内乱痛苦的中国人民对大一统是渴望的。在这一时代背景下,国共两党兴起,并顺应了历史潮流,适时发动了北伐战争,对那些受帝国主义支持的北洋军阀来了个全面打击,使南北再次统一了起来。当时中国的大一统还只是名义上的,军阀照样是你打我,我打你。对这象征性的大一统,列强们都不愿接受,因为他们的目的是要中国永远破碎下去,这样才能保证他们吞并和瓜分中国的成果不被断送。日本野心则更大,不仅想保证既得利益,还想独吞中国。于是通过发动“九.一八”事变,占领东三省,然后将溥仪护送到东北,成立满洲国。同时,鼓励并支持内蒙王公搞独立。但是大一统是全中国各民族的共同要求和愿望,帝国主义及其扶持的分裂势力逆潮流而动,受到全国各族人民的共同反对,也受到世界其他列强的牵制。其他列强牵制日本的原因,并不是支持中国大一统,而是不允许日本独自霸占中国。日本帝国主义想通过扶持分裂势力,达到分裂中国,蚕食中国,最后全面占领中国的战略在中国遇到了最激烈的反抗和其他列强的反对后,不但不引以为鉴,反而恼羞成怒,单方面发起了对中国的全面侵略。这一侵略不仅没有使中国分裂势力迅速膨胀,相反,各民族、各省、各党派、各军事势力却空前团结起来,尽弃前嫌,共赴国难。全国上下普遍认识到,在国将不国的时候,只有团结一心,才能战胜强敌。于是国共再度实现合作,原来独占一方的广西军阀、广东军阀、山西军阀、四川军阀、云南军阀等也全部停止内部争斗,通电抗日,这是日本帝国主义万万想不到的。抗日战争时,尽管各方仍有磨擦,但总体上还是相对团结的,是把日本当作自己的主要敌人进行打击的。抗日战争胜利后,是四年内战,国民党想消灭共产党取得对大陆的统治权,共产党则奋起反抗,最终是共产党取得了政权。194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标志着一个崭新的大一统中国重新屹立在世界的东方。这个新成立的大一统中国审时度势——定都北京。

 西藏、内蒙、新疆历史上就是中国大家庭的一部分,虽然时有分离,但统一的时间却很长,特别是元代后,西藏、内蒙、新疆始终是中国大家庭的重要组成部分,这应该是不争的事实。最近在西藏发生了一些分裂分子的破坏活动,引起了世界的关注,西方一些老牌帝国主义国家又兴风作浪,通过支持西藏人权为由,干涉中国的内政,妄想通过支持西藏独立破坏中国的大一统。我就是在这个时间去西藏的,我在西藏除了感受到西藏有最美丽的自然风光外,还真真切切的感到西藏人民的生活是幸福的,西藏人民是非常真诚和热情的,对我们汉人是友好的。不过我也发现藏人和汉人之间还存在一些隔阂,毕竟我们是两个不同的民族,在生活习性和宗教信仰等方面还有较大的不同。所以我们一定要尊重西藏人民的风俗习惯和信仰,否则的话势必引发并加深民族纠纷和矛盾,发展下去就会形成民族之间的尖锐对立。另外,我还从多角度考察了西藏人民对大一统的认识,经历农奴制的老牧民对大一统普遍持肯定态度,这从许多藏民家庭敬挂毛主席像,房顶挂国旗可以得到证明;但也有一些年青人却不这样认为,认为汉人到西藏太多,对西藏的风俗和信仰冲击太大。在西藏我不便和他们讨论大一统对整个中国重要性的问题,但确实感到有必要在各民族之间开展大一统重要性的教育。使大家普遍认识到中国实现大一统对各民族都是有利的;合则强,分则弱!这是历史给我们的警示。在中国大陆是不允许分裂势力长久下去,因为分裂一定会催生无数野心家,结果是诸候争霸、战争不断、民不聊生,骨肉分离、尸横遍野;最终导致整体受到削弱,外来势力就会乘虚而入,国家就有可能成为令人宰割的羔羊。只有大一统才能保证整个中国大陆的长治久安,才能保证人民安居乐业、生产发展、社会进步。除大力开展大一统重要性教育外,各民族间一定要做到相互包容,相互理解,相互尊重,相互照顾;大民族绝不能有民族沙文主义。在这个问题上,过去的苏联是做得很不好的,他们把俄罗斯民族位置抬得极高,对其他少数民族却很不尊重,所以才造成了少数民族要求单独建国和苏联的解体。前车之覆,后车之鉴,被列强欺凌的历史悲剧不能重演。为了保护来之不易的大一统不受破坏,最后,我想借用毛泽东在建国之初提出的一个个重要口号结束全文,那就是“各民族人民大团结万岁!”


相关文章:
·王锐 | 钱穆的“政治史学”——以《中国历代政治得失》为例
·王锐:中国历代法制实践之经验
·历代著名家教选介:孔臧《诫子书》
·王丹誉:明初建都西安之议
·谭其骧:历史上的中国和中国历代疆域

文章评论
新法家网友(2011-06-11 20:29:49.0)
    很赞同作者观点!
发表评论
                                  请输入左则的验证码,再提交.
遵守本网提供的任何行为准则或其它通告;
保密您的服务账户密码;
如果您获悉与本服务有关的泄密行为,请立即通知我们。
自行配备上网和使用电信增值业务所需的设备,自行负担个人上网或第三方(包括但不限于电信或移动通信提供商)收取的通讯费、信息费等有关费用。
保证自己在使用各服务时用户身份的真实性,正确性及完整性。如果数据发生变化,您应及时更改。在安全完成本服务的登记程序并收到一个密码及账号后,您应维持密码及账号的机密安全。您应对任何人利用您的密码及账号所进行的活动负完全的责任,本网无法对非法或未经您授权使用您账号及密码的行为作出甄别,因此本公司不承担任何责任。
 


四川大学哲学研究所 |  独家网 |  国学网站 |  香港中国文化研究院 |  联合早报网 |  草根网 | 
时代Java教程 |  观察者网 |  环球网 |  文化纵横网 |  四月网 |  南怀瑾文教基金会 | 
新诸子学刊 |  学习时报网 |  求是网 |  善因文化 |  恒南书院 |  海疆在线 | 
版权所有:新法家网站  联系电话:13683537539 13801309232   联系和投稿信箱:alexzhaid@163.com     
京ICP备0507368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351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