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哲学纵横
吕嘉戈:学阀门阀是侵蚀社会主义精神文明的毒瘤 
作者:[吕嘉戈] 来源:[] 2008-11-13

今天,中国学术界以及大多数职能部门被学阀、门阀控制着话语权,学术界学术气氛沉闷。有些职能部门成为门阀,致使某些学科得不到良性发展,甚至到了濒临灭绝的边缘。如:卫生部已经成功地为西医占领了中国的医药市场,并且从中西医人数的变化就是有力的证据:西医人数由1949年的2万人增加到2004年的157万人,增加了70余倍;中医人数由1949年的30万人到2004年的30万人,为零增长,可见,中医的增长还不如中国的人口增长,更难与西医的增长相比较了,中医被扼杀了;体育运动的行政管理把中国式摔跤取消,如果不是其中的个别教练在法国发展起来,也面临失落的边缘;地震局把地震预报的科学家排斥在外,造成了巨大损失;教育部将中国传统文化的教授取消,完全按西方的模式教育学生,中华民族文化的伟大智慧面临消失,等等。而对此有意见的学者以及老百姓,根本没有发言的场合。学阀、门阀可以一手遮天,成为夹在广大人民群众与中央政府之间的隔音层。

医学在任何社会都是一个特殊的学科和行业,它的使命是解除人民的疾病痛苦。传承了五千余年的中医学,是深受历代中国老百姓喜爱的传统医学,其有效性、低毒副作用和廉价的内涵是其他医学无法相比的。可是就是这样的医学,却正在被我们的卫生部进行着围剿,已经到了最危险的时刻,如中央政府再不下决心纠正这种不利于中华民族利益的行为,中医学马上就要被消灭了。而中医学一旦真正的被消灭,这个历史罪人的帽子就会从卫生部头上转移到中央政府的头上。人民群众相信中央政府,相信他会为了中华民族的利益来保护中医学这个人类的瑰宝。但是人民群众现在无法冲破学阀、门阀的隔音层,因为从前几年的中医存亡辩论的结果来看,不是以卫生部消灭中医的胜利而告终吗?事实证明了人民的呼声和中医界的呼声中央政府根本没有听见。

社会主义精神文明,是不能允许任由一个职能部门去扼杀深受人民群众喜爱的学科和各种形式的民俗传统的。然而中医学却恰恰成为了特例!在卫生部这个扼杀中医的门阀统治下,人们眼睁睁地看着中医学日见削弱而无能为力。这种现状是与社会主义精神文明所不能相容的,也是与建立和谐社会的理想所不能相容的。从宏观上看,学阀、门阀已经成为危害国家民族利益的毒瘤,人民群众对学阀、门阀的痛恨已经到了忍无可忍的地步,故解决这种状况应该是体制改革中的主要内容。

就中医问题而言,卫生部自一成立起,就执行了一条没有余云岫的余云岫路线或是没有洛克菲勒的洛克菲勒路线。在中医政策执行上,还由于深受新文化运动蔑视本民族文化思潮的影响、崇拜西方的民族自卑感以及教育上的西化,使部分中国人放弃甚至鄙视本民族文化。反对中医、消灭中医的思潮变成了实际行动,从建国以来的历史看,消灭中医的路线一直在起着主导作用,一直在被执行着。建国初期以及现今的卫生部以行政手段消灭中医的做法,成为前无古人、后有来者的现行实例。

1953年,当毛主席得知卫生部在消灭中医,便毫不留情地召开了政治局会议,撤销了贺诚党组书记兼副部长和王斌副部长的职务,并号召全党抓中医,省委第一书记要抓中医的建设。有了党中央的支持,以江苏省为龙头的中医事业得到了发展,在江苏省卫生厅厅长吕炳奎的主持下,成立了省中医师资学校,广招省内学有所成的青年中医师,仅两三年时间就编写出了27科的一套纯中医教材、培养出200余中医师资。自此,中医的高等教育得到中央政府的支持,江苏省复兴中医的经验在全国范围内得以推广。1958年前后,中医高等教育在全国全面建立发展。这是中医发展由衰转盛最好的时段。

然而好景不长,由于没有经验,中央政府也没有将中医的行政管理独立,并提出了中西医结合的方针,这个方针已被实践证明无法实施,并被利用成为消灭中医的幌子。这个方针没有顾及中西医二者代表着中西方不同文化哲学内涵,而是简单粗暴地将二者捆绑在一起。今天,妄图消灭中医的人士为中医在他们的策划下就要灭亡的前景弹冠相庆,并且已经到了肆无忌惮的地步,原因就在于现行体制给了学阀、门阀压制和排斥异己的权力。

中华民族是最重视精神文明建设的,这从中国文化的核心----中国哲学方法中就可以看到。中国哲学方法重视的是顺其自然的从宏观上把握事物,崇尚形而上的宏观境界。百家争鸣、百花齐放正是我们中华民族追求真理的精神文明建设的高层次目标。因为种种原因,这个目标所要达到的学术境界,却成了后无来者的状况。从毛泽东时代起,我们就在追求这种学术境界,但是最终这却成为一种可望而不可求的幻景,成为一种空喊的口号。当然这也是学阀、门阀们最恐惧仇视、最不愿意看到的学术境界。残酷的现实是,许多学科成为学阀、门阀们任意蹂躏任意改造的牺牲品。学阀、门阀这个毒瘤正在侵蚀危害着中华民族创造的灿烂文化,有民族气节的中国人一旦清楚了这个毒瘤的危害,必将配合中央体制改革摧毁这个毒瘤。

中医学正是这个毒瘤侵蚀的首要学科。不管从哪一个角度看,中医学都不存在着非要被消灭的理由。可是学阀、门阀却用所谓的“科学”来打压中医,他们挥舞着科学大棒,一切以西医为标准来对中医展开毫不留情的全面绞杀,这对中华民族来说是一个极大的讽刺,世界上任何国家和个人都不会相信中国的卫生部在消灭自己民族的瑰宝中医学,可悲的是,事实确是如此。

人们一般不知道、也不相信西方药业垄断财团早在上世纪初,就有针对中国的西医学校策划的,旨在培养西医学生反对中医的阴谋。一方面这个阴谋随着一代代、一批批学习西医的中国人而被实现着;一方面借助党内的某些领导干部之手消灭中医。最典型的例子应该是被毛主席撤职的卫生部党组书记兼副部长贺诚,他是1925年北大医学院(西医)的学生,参加了1926年的广州起义,也参加了长征,一直是卫生部门的最高领导。反帝反封建,建立新中国是共产党的宗旨,但是西方药业垄断财团身披“科学”、“进步”的美丽外衣,怀揣消灭中医占领中国市场的资本阴谋,却没有被反帝反封建的宗旨识破。从贺诚对中医的所做所为和现今中医遭遇的灭顶之灾,证明了这个阴谋已经得逞。一个贺诚倒下了,身后还有更多的学阀、门阀继续着贺诚的“事业”----将中医置于死地而后快!

中医将被消灭这一事实本身就与社会主义精神文明建设、与科学发展观是背道而驰的,更不符合中华民族的利益,也不符合全人类的利益。中医学一旦被消灭,将是这些学阀、门阀对人类犯下的一个不可饶恕的罪行。

我们要成为百家争鸣、百花齐放学术环境的支持者和创造者,认清“真理有时侯在少数人手中”的学术发展规律,承认各家学说的平等地位,反对以一家之言的垄断代替学术争鸣,从袁崇年遭掌掴事件,可以说是学阀的嚣张使得被压制话语权的其他学派忍无可忍的一种极端做法,也是对此种学术环境的抗议。要对因学术上的学阀、门阀造成的学术萎缩及行业衰退的后果追究责任。

然而,不要低估学阀、门阀借助自己身份地位对舆论的控制和影响。由于舆论和职业的关系,一般人是不了解中医这个学科的现状的,许多人只是从报纸和电视报导中获知中医的一点信息,并由此来判断中医现状的。学阀、门阀对舆论的作用是非常清楚的,目前百姓看到的对中医的报导一般只是空谈大道理,根本不谈中医治病的有效性和无毒副作用的安全性。对西医则经常以某些个别的手术成功来大肆表彰。在对待疑难病的治疗宣传上,肾移植等器官移植,癌症的手术、放疗、化疗,心脏病的搭桥、放支架等等疾病治疗手段深入人心,给人们灌输这些病的治疗只有西医一条路。而中医对肾病及内脏病的治疗,对癌症的治疗,对心脏病的治疗均要比西医强的多,也不用花高价受动手术之苦,这点,在舆论中是只字不提的,误导人们放弃中医的治疗,这实质上还是在推行西方药业垄断财团消灭中医的阴谋。另外现今中国某些相关机构,还存在一个利益集团的特权,一旦中医复兴,必将损害这个利益集团的利益,也必将损害西方药业垄断财团的利益。因为西方药业财团无法控制和垄断中医,削弱中医的能力和影响才能使他们获得最大利益。

事实上,医学界的学阀、门阀正在帮助西方药业垄断财团消灭中医。中医行业中的高等教育已经不是真正意义的中医学了,毕业生几乎无法承担中医发展的重担,大量毕业生无法执业行医而改行;大量的中药资源像野草一样自生自灭,未被利用;中医行业被人为的造成萎缩和后继无人,一个行业的被逐步消灭,将会给社会带来不可预见的危害,首先是就业人口的减少,如果真正实行中西医并重,那么中医是否将有与西医同等的就业人口157万?如果中医有157万人数,中医的安全、有效和廉价的优势就会凸显出来,那末,国家因此会少付出大量的医药费用,人民群众也有了自由选择中西医治病的权力。

现今学阀、门阀像洪水一样已在一些政府职能部门泛滥,尤其凶险的是,这股恶潮均是以西化为核心为标志的,甚至有许多法律法规的出台,基本上是不利于中华民族文化继承发展的。一个政府职能部门,一定要为本民族的利益出发制定法律法规,为人民服务。

全盘西化不适合中国,全盘西化的结果必将使中国传统文化消灭殆尽。中医学在今天的遭遇,就是铁证。也将学阀、门阀借助政体雄厚的力量,以消灭中医为己任,竟敢在全国人民众目睽睽之下将中医置于死地,敢冒天下之大不韪,蔑视中华民族的霸王心态,实质在帮助西方药业垄断财团垄断中国医药市场的阴谋暴露无疑。这也给了日本、韩国可乘之机,他们将中医也就是汉医改头换面,公然改为东洋医和韩医,贪天功为己有,妄图申请世界非物质文化遗产,将中医变成他们的文化遗产。这是对中国政府和中华民族的极大羞辱,有关机构虽然从外交方面驳斥了日韩的偷盗行径,但并未从自身内部去深究这种行径的背后原因。不言而喻,卫生部消灭中医的行径不改,将来还会有更多的国家来抢注中医这个遗产,旁观者清,外国人早已看到中国的卫生部一直在消灭中医。由于中央政府被学阀、门阀阻断了与民间的通道,听不到中医界尤其是民间中医的呼声,而相信了学阀、门阀的欺骗,造成了中央政府总也无法下决心彻底解决中医问题。

中国学术界以及卫生部等一些职能部门被学阀、门阀统治着,这是社会主义精神文明中的一颗毒瘤,它越来越危害着中华民族文化与科技发展的进步,对中医学这门中国人唯一继承下来的属于中国的学科,进行着疯狂的灭绝性的绞杀。今天,中医学已经奄奄一息了。距离余云岫消灭中医的恶毒提案只有一步之遥!余提案的核心是,以1950年算起,对当时的中医师给予行医出路,但不准他们带徒传承,提出40年后消灭中医。由于其间毛主席给予了中医的应有地位,中医在50~60年代得以暂时复兴,这使中医的消灭推迟了20年。今天,余云岫消灭中医的恶毒提案就要实现了。有据可证:卫生部已成为一个门阀,其属下的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其实只是一个摆设。老中医大量作古,由于中医学徒出师后没有行医资格和生活保障,这些老中医基本都没有带徒也无法带徒;而国家中医中、高等教育,除了文革前共培养了7100名中医师外(现今已剩一半还在行医教学,年龄最小也在70左右),文革后的学生只有很少成才,并且大量的学生被中医界称之为是中医的掘墓人。老中医相继去世,后继者完全被西医化,没有能力担当起中医的传承;医药法律、法规对中医及中医学徒给以种种限制,使社会上本来就很少的中医学徒根本得不到合法的行医资格。中医在现今,可以说已经被断子绝孙。

中医的现状是:在卫生部的政策法规下,老中医后继无人,中医学后继无人。妄图消灭中医的学阀、门阀非常清楚,只要维持现状10~15年,中医将被斩草除根,这种残酷的现实,不是杞人忧天,也不是天方夜谈,更不是危言耸听,而是中医真真实实的现状和趋势。中医界人士哪一个不在为中医的现状痛心疾首啊。

当今,如果不摘掉学阀、门阀这个毒瘤,恢复正常的文化发展秩序,那么就不光是中医存亡的问题,而是中国文化甚至中国存亡的大问题了。中国自古以来就重视百家争鸣,“和实生物、同则不继”,按照中国文化的要求绝对不会有中医会被消灭的现实,只有西化才会如此。宪法中的中西医并重要真正落实才是中医起死回生的基础。

呼吁给中医独立行政权!

呼吁恢复中医高等教育回到中医第一、第二版教材的教授,实行按中医教育规律教授中医!

呼吁给民间中医行医资格,鼓励师带徒发展中医!

呼吁中央专门开会讨论中医的存亡问题和振兴措施!


相关文章:
·吕嘉戈:《道法中国》与中国本土政治经济学
·赵磊:我就是要捅学阀的肺管子
·李江:“学阀”现象加剧高校学术腐败
·李江:“学阀”现象加剧高校学术腐败
·金灿荣 董春岭:现代西方选举政治的门阀化趋势
发表评论
                                  请输入左则的验证码,再提交.
遵守本网提供的任何行为准则或其它通告;
保密您的服务账户密码;
如果您获悉与本服务有关的泄密行为,请立即通知我们。
自行配备上网和使用电信增值业务所需的设备,自行负担个人上网或第三方(包括但不限于电信或移动通信提供商)收取的通讯费、信息费等有关费用。
保证自己在使用各服务时用户身份的真实性,正确性及完整性。如果数据发生变化,您应及时更改。在安全完成本服务的登记程序并收到一个密码及账号后,您应维持密码及账号的机密安全。您应对任何人利用您的密码及账号所进行的活动负完全的责任,本网无法对非法或未经您授权使用您账号及密码的行为作出甄别,因此本公司不承担任何责任。
 


四川大学哲学研究所   |    独家网   |    国学网站   |    香港中国文化研究院   |    联合早报网   |    草根网   |   
时代Java教程   |    观察者网   |    环球网   |    文化纵横网   |    四月网   |    南怀瑾文教基金会   |   
新诸子学刊   |    学习时报网   |    求是网   |    善因文化   |    恒南书院   |    海疆在线   |   
版权所有:新法家网站  联系电话:13683537539 13801309232   联系和投稿信箱:xinfajia8888@163.com     
京ICP备0507368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351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