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登录 登录 新会员注册 忘记密码
当前位置:首页 资本主义研究
钟庆:谁在统治日本 
作者:[钟庆] 来源:[网友推荐] 2005-10-26

 

高度成长期的日本被称为“企业国家”,即国家整个是一个企业——“日本株式会社”。这个企业有以下三个特征:(1)通过财政投融资等方式,由国家机器集中大量货币,是转化为生产资本的中介者和组织者;(2)国家机器自身拥有巨大财富,是高度集中的生产经营主体,形成以大企业面貌出现的国家垄断;(3)国家装置对生产、流通、信用、土地、资源利用,对贸易、资本输出等诸部门进行管制,也就是国民经济的“组织化”和“计划化”。

这个“企业国家”的权利核心是政官财复合体。议会体制不过是装饰品,实际的权利掌握在企业界的联合组织经团连手中。经团连才是日本真正的政府。经团连对此也不讳言:“我们是政府。”与官僚相对应,经团连工作人员被称为“民僚”。官僚和民僚的人员互通,官僚退了出任经团连的民僚,民僚退了出任官僚。

经团连直接干涉政府的日常工作。首先,政府的各项政策由经团连提出方案(意见书),为了制定政策,经团连内设置了各种委员会,与政府的各省、厅、部、局、会对应。其次,经团连向政府的各审议会、调查会、恳谈会派遣委员。对于全体产业经济的审议会,关系省厅必须邀请经团连的委员成为通例。第三,各省厅的担当局与经团连的事务局保持日常接触,进行政策调整。制定新政策法律的省厅,担当官需要事前与经团连的事务局会晤,询问财界的意向,然后做成政策的方案。

日本政府毕竟在名义上是议会民主的产物,因此经团连需要控制议会。具体控制过程充分表现了日本议会民主的本质。在日本,政治家和政党接受经济组织的政治捐款(献金)并不是需要避讳的事情,只要遵守一些很松散的规则即可,如:政治团体的代表或领导人,只有在被证明对该团体财务负责人的选任和监督两个方面都出现失察和失责的情况下,才要负刑事责任,相关省厅的大臣或政务官不能接受相应的政治献金等等。这些规则一般都非常容易规避。事实上,如果没有政治献金,日本的绝大部分政治团体都无法生存。唯一拒绝接受政治献金的议会党派就是日本共产党(依靠发行党刊和开办医院等党营事业支付办公经费)。

经团连的负责人出镜率不比首相少。1993年以前,日本只有一个经团连直接控制的自民党来控制政府,1993年以后虽然有了实质上的多党政治,但两党都是经团连用高额奖金在议会里养的“投票机器”。自民党和民主党的纲领几乎一样,分歧仅两点:一是伊拉克问题,经团连不管;另一个是道路公团的民营化。其实也没有实质分别,民营则是经团连直接经营,国营则是经团连经营政府。

日本国会实际是个茶会,尽聊些天,如伊拉克啦,道路公啦,不痛痒的话题。国会有两个著名的才(也就是中国的相声)演员——小泉理和管代表(当的野党袖)。相声到最后,管代表,你怎老一个回答呀,小泉理回,你怎一个问题呀。然后茶束,干嘛干嘛。但另一经团连会却在秘密商,如何给产业界减税,增加普通民众的消税。如何增加消清障碍。如原来日本的商品价格是不含税的,付帐时另加5%消税。但很快要并(在已),商品价格必包含消税。下好了,消税增加了,民众就不会不适和造反,只是感到物价高了些。反正套方案与政府无经团连的官僚在操作,政府字画押就法案成立。反会的社民党和共党一凉快去。各个政党基本都靠财团的施舍活,但社民党从经团连拿的极少。共党自清高,不拿经团连给,提出要禁止政治捐款法案,果可想而知。

经团连无法无天,要降自己的税率,增加消费税。经团连也不自负盈亏,银行要倒,政府赶快拿钱。经团连要小泉和石原花好几倍的价格购买燃料电池汽车,后者不敢不听。连大众媒体都是经团连的,有意见去厕所。经团连还雇佣了一大帮御用文人,研究写作。宣扬自由市场经济的知识分子早被“杀”绝了。

1991年苏联解体,冷战结束,长期以来经团连倡导的“政治献金是自由世界的守护神”没有依托,再加上一系列政治献金的丑闻,1993年开始经团连被迫停止有组织的献金。1993年自民党下台,1955年政治体制崩溃。政治献金断绝后,经团连与自民党的关系意外地紧密化了。

自民党丢失政权对经团连是很大的刺激,经团连的平岩会长辞职,由丰田的丰田章一郎出任会长,丰田最大的使命是修复与自民党的关系。为了推动自民党重新上台,还不能以献金形式提供资助,经团连就通过银行贷款来实现金钱政治,在1993年夏总选举前给自民党本部贷款100亿日元。1996年住宅金融专门会社(住专)不良债权处理法案被国会中的新进党议员阻止,不能通过。无力干涉的自民党请求经团连让民间银行能够多承担负担。自民党山崎拓政调会长等党内高级干部到经团连的会馆访问,向银行界的代表末松谦一(樱花银行会长)副会长请求合作。这个事件是自民党与经团连相互新的依存关系形成的起点。作为回报,自民党控制的紧急金融系统安定化对策本部给经团连提供30兆日元的资金。两者的合作,最近涉及养老金制度改革、司法制度改革等范畴。经团连经历了政权交替后,开始进行政党的全方位外交。不仅仅与自民党接触,还与民主党和自由党互相合作(现在自由党已经并入民主党)。政策基本为财团所掌握。

如果只是企业对政界献金,看起来并不太出奇,因为大大小小的党派和政治团体总不能全靠成员交党费运转,政治派别接受社会政治捐款,发达国家大抵如此。但中国国内很少提到的一个事实是:日本大部分政治捐款来自经团连,而经团连也不仅仅与自民党一党合作,而是根据一个早就拟订好的打分制度对各个党派分发捐款,这个过程充分说明了日本政治的本质。打分有很严密的评价体系。国家政策的主要方面都单独立项,每一次立法投票都对各个党派的投票倾向按A—E五等打分,每等中还用“+”、“-”分出三个档次。汇总后经团连就按这个打分表给各个党派发钱。资金来源是经团连下属企业的捐款,经团连根据纯资产把“伞下企业”分成25个层次,纯资产100亿以下最低要出50—200万,100—150亿的下限是100—300万,3000亿以上起码1000万以上,此外还根据经营规模和营业额等综合测定,协议出资额,2004年计划分发40多亿日元的政治献金(数字引自《京都新闻》2003年11月19日)。在与每一次投票挂钩的高额奖金刺激下,各派政治势力无不精心揣摩经团连的意图,言听计从,经团连的意见书百分之百地变成了具体的法律规章。

 

经如此介绍,读者当可看出,日本议员其实只是大财团的投票机器,各个党派争吵不休,不过是揣摩大企业官僚的心意,吃醋争宠罢了,所谓的议会民主,一张幌子而已。

 

议会已是经团连的驯服工具,但大企业的官僚们并不希望这个工具索要太高的价码,1993年以后,经团连通过巧妙分配政治献金,始终让议会中的大党之间保持平衡,不使一党彻底独裁,防止一党主导议会投票后和经团连讨价还价。如果已经形成了独大的政党,也要在党中搞分化,促成各种派别,这就是日本自民党等大党党内外斗争和不断出现的各种派系的原因,也是西方民主国家所有议会斗争的本质。

举个例子,根据2004年《一次政策评价的发表》, (经团连网页 http://www.keidanren.or.jp/japanese/policy/2004/012.html),自民党得分85点,民主党得分50点以下,自民党明显比民主党更贴近经团连的主张。2004年,经过11年,经团连的有组织政治献金再开,约40亿日元,如果经团连下属企业自主决定政治献金方式,那么40亿日元基本上会给自民党。经团连统一献金,则自民党63%(85/135),民主党37%(50/135),这样就保证了自民党不至于独自控制议会,拥有与经团连博弈的能力。如果一定说日本是个自由市场国家,恐怕议会是唯一体现这种竞争原则的地方。

关于国会,这里还要说一下,虽然立法活动和内阁决策已经基本为财团掌握,但议员能带来的巨大利益和象征意义还是让各派势力趋之若骛。特别是官僚集团和一些特殊利益集团,更是希望直接掌握投票权而不是通过收买这种间接方式插手政治。这就构成了日本政治中特殊的“族议员”现象。所谓族议员,倒不一定是家族政治(虽然日本议员有相当比例的父子相承,甚至祖孙相承),但肯定是稳定的某一利益集团的代表,如运输族代表汽车修理业的部分小业主和运输省部分官僚反对取消车检,厚生族直接代表医生协会捍卫医师优惠税制等等。这些族议员在服从大财团之余,还利用自己的合法权力及社会地位,千方百计直接为所属的“族集团”牟取利益。这给日本议会政治带来一些争吵和不确定因素,但无论如何,没有任何议员代表人民,他们只是各个大小财团、利益集团的投票机器而已。

很显然,日本的政治制度是赤裸裸的大资本专政,经团连自己对此也并不讳言,而且公开地摆出一副“事实政府”的样子。日本的发展战略是“Made By Japan”, 其他东亚国家,如中国提供人力和资源,建立东亚自由贸易圈,作为一个整体面对世界竞争。这个规划是否会成为现实暂且不论,但制订这个图表的行为本身足以反映经团连对自身的定位。

日本提供生产设备、关键材料和部件,必须依靠日本才能维持生产,即使是出口的农产品,也是日本在中国开办的农场,雇佣廉价劳动力按照日本的规范生产的。目前,中日这种经贸合作互补关系,正好印证了这种发展战略。“Made In China”必须依靠“Made By Japan”才能进行。前不久中国发生的反日及抵制日货运动,日本经团连会长奥田硕的记者会见信心满满:“抵制日货只是一时冲动,会很快平息的。”中国官员则呼吁克制,要民众从中日经贸合作的大局和长远出发,优势互补,经济发展优先。中日间的这种关系决定了利润的流向。


相关文章:
·钟庆:新中国的工业化之路
·周小平:民国大师不过是殖民奴化统治下的精神鸦片而已
·熊蕾:到底是谁在篡改我们真实的历史?
·金冲及:清朝统治集团的最后十年
·江涌:谁在试图干掉中国的工业化?
发表评论
                          请输入左则的验证码,再提交.
遵守本网提供的任何行为准则或其它通告;
保密您的服务账户密码;
如果您获悉与本服务有关的泄密行为,请立即通知我们。
自行配备上网和使用电信增值业务所需的设备,自行负担个人上网或第三方(包括但不限于电信或移动通信提供商)收取的通讯费、信息费等有关费用。
保证自己在使用各服务时用户身份的真实性,正确性及完整性。如果数据发生变化,您应及时更改。在安全完成本服务的登记程序并收到一个密码及账号后,您应维持密码及账号的机密安全。您应对任何人利用您的密码及账号所进行的活动负完全的责任,本网无法对非法或未经您授权使用您账号及密码的行为作出甄别,因此本公司不承担任何责任。
 


四川大学哲学研究所   |    独家网   |    国学网站   |    香港中国文化研究院   |    联合早报网   |    草根网   |   
万联数据   |    观察者网   |    环球网   |    文化纵横网   |    四月网   |    南怀瑾文教基金会   |   
新诸子学刊   |    学习时报网   |    求是网   |    善因文化   |    恒南书院   |    海疆在线   |   
版权所有:新法家网站  联系电话:13683537539 13801309232   联系和投稿信箱:xinfajia8888@163.com     
京ICP备0507368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3512号
关闭[X]
新法家微信
(扫一扫,关注新法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