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登录 登录 新会员注册 忘记密码
当前位置:首页 法家历史
李学勤:辉煌的中华早期文明 
作者:[李学勤] 来源:[] 2008-07-12

   时间:2004年11月6日

    地点:人民大会堂小礼堂

    演讲人:著名历史学家李学勤

    演讲题目:辉煌的中华早期文明

    主持人:著名物理学家陈佳洱院士

    主持人:各位来宾、各位朋友、同学们,下午好!今天我们非常荣幸地请到著名历史学家李学勤先生给我们做主题报告。大家都知道,我们辉煌的中华古代文明曾经为人类社会的进步和发展做出过极其伟大的贡献,传承和弘扬我们中华文明,在当今推进中国和平崛起、实现民族伟大复兴的事业里,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今天请来的李学勤先生长期致力于考古学、古文字学和历史学研究,曾经担任中国社会科学院历史研究所所长、中国史学会副会长,现在任清华大学文科高等研究中心主任。1997年他当选为国际欧亚科学院院士。李先生在甲骨文字、战国文字和青铜器的研究方面都有很高的造诣,对中华传统文化有十分独到的研究和深刻的认识。我们经常讲中华文明上下五千年,但是长期以来,在有史可查的文字记载中,存在着夏商周断代的遗憾。为了深化文化起源的研究,考证早期中华文明的进程,作为专家组组长和首席科学家的李学勤先生主持了我们国家的重大科研项目“夏商周断代工程”。2000年11月,夏商周年表正式公布,把中国的历史向前延伸了1200多年。今天李学勤先生演讲的题目是“辉煌的中华早期文明”,让我们大家用热烈的掌声欢迎李学勤先生演讲!

    李学勤:尊敬的主席先生,在座的各位女士、各位先生,今天我感到非常荣幸有机会到这样一个庄严而光荣的讲台上和大家见面!今天我要讲的“辉煌的中华早期文明”实际上是非常大的题目。因为大家都知道,中国有着悠久的历史、深邃的文化,这是全世界公认的。中国的文明正如刚才陈佳洱院士所说的有5000年之久,“5000年文明”这一点在全中国早已是深入人心的。要来阐述这样的文明,即使是它的一个早期阶段,也是一个太大的任务。所以我今天不可能用短短的一个多小时进行全面的叙述,我只想在这里用我自己所知道的一些知识给大家介绍一下中国早期文明究竟为什么是辉煌的,它的辉煌在于什么地方。

    我想主要从两个方面来说:

    一个方面,是中国早期文明的长度,所谓长度是指中国的早期文明是怎样久远,它又怎样在漫长的历史长河里面继续绵延传承下来。第二方面,我们再看看中国早期文明的高度,所谓高度就是指它在发展过程中达到了怎样的高峰,又对我们周围的世界起着怎样的影响作用。我想通过它发展的长度和高度这两个方面,来说明中国古代早期文明是真正辉煌的,这是今天我要讲的主要内容,而主要的依据就是中国历史学和考古学的成果,特别是最新的一些考古成果。可能由于我考虑得不够成熟,报告中会有一些不足,甚至不准确的地方,希望主席先生和在座各位予以批评指正。

    下面我们来谈第一个问题,中国早期文明的长度,或者叫中国文明起源的久远。关于这个问题,为了使大家能有一个量上的认识,我想先从世界上古代文明的比较谈起。我们常常说有四大古代文明,这个提法在过去我念书的时候,在小学课本里都有,叫四大古代文明。所谓四大古代文明就是古代埃及、古代美索布达米亚也就是古代两河流域、古代印度和古代中国,就是所谓旧大陆上的四个古代文明。大家可能会问,这四大文明里为什么没有提到希腊、罗马,这是由于这四大文明都是独立起源的最早的文明。古代文明实际上很多,可是并不都是独立起源的。比如与我们最近的日本,同样也有悠久的文明历史,而且很清楚的有很突出的特色。可是甚至在日本历史上的特殊时期,日本的学者也没有能够说日本文明是独立发展的,因为日本文明是在中国文明以及其他有关方面的影响之下发展起来的。古代希腊、罗马的文明也是在近东一些文明的影响之下发展起来的。因此,说到旧大陆上独立发展起来的文明,主要就是刚才提到的四大古代文明。

    大家都知道,这四大古代文明里面,我们中国的文明有一个突出的特点,就是从它起源开始一直绵延下来了,在这一点上,和其余的三大文明不一样,它们都没能做到像我们这样继续传承到现在。

    波斯进入埃及之后,古代埃及的文明实际上已经逐渐衰落,特别是到了希腊化时代,埃及的古代文明基本上就衰亡了,古代埃及的文字后来也没有人能够认识。欧洲中世纪时代,由于埃及古代的古文字就刻在石刻上,人们都能看见,但是他们认为这是一种异教的符号,并不认为是古代文字的遗存。直到古代埃及文字得到解读之后,人们才逐渐将埃及文明挖掘出来重新了解和认识。古代美索布达米亚文明更是如此,因为楔形文字同样早就没有人能认识了,也是经过解读才能理解那里有那么复杂古老的历史。古代印度文明也是如此,当时还不是后来的印度人,古代印度是公元前三千年左右兴起的文明,后来西方民族进入印度之后,那个文明就消失了。只有我们中国的文明,带着它辉煌的历史一直传流下来,经过了许许多多的朝代,数不清的风风雨雨,一直传承到现在。今天我们所有的中国人,仍然是这个文明传统的负载者,它还将影响我们,我们还要对它进行研究。如果我们不了解、不研究中国古代的文明,我们对整个中华民族的文化积淀和传统就无法深入理解。

    我借今天这个机会,我们把古代埃及的年表和中国古代文明的年表大致对比一下,大家就能有一个印象。

    刚才陈佳洱先生已经提到我们进行的一个科研项目,叫夏商周断代工程,已经于2000年结题,当时出版了工作报告的简本,里面有一个《夏商周年表》。这个年表只能说是我们这一批工作者,在一段时间内所能达到的最好的成果,提供大家使用。这个成果现在逐渐被国内采用,国外有人开始在采用。古代埃及年表也是一样,而且有关研究及研究的发展所用的时间比我们这个年表要长得多,有了国际上较为公认的结果。下面我用的古代埃及年表是根据1994年牛津大学一个教授写的一本《古代埃及史》,这是我能找到的最新的一本,具有权威性,还经过2001年一个台湾埃及学者的校正。这个年表和我们的年表一样,越古老的年代就越不那么准确,我想这点大家可以理解,但是大家可以对大致的情况进行对比。

    大家知道,古代埃及一般分为前王朝时代、古王国时代、中王国时代、新王国时代,然后进入了波斯占领和希腊化时期,按埃及古书记载,其间有从第一王朝到第三十一王朝。我们的历史,根据《史记》,第一篇是《五帝本纪》,即五帝时期。大家传说的炎黄二帝,黄帝就是五帝时期的开始。然后是《夏本纪》,夏代;《殷本纪》,商代;《周本纪》,周代……这是我们的历史,和埃及的时代和王朝大致可以对比了。

    我们看一看,牛津大学教授的那个年表,它从前王朝时代开始,也就是第一和第二王朝,按现在的估计,大概是公元前3150到2700年。古王国时期,也就是第三王朝到第六王朝,是公元前2700到2200年。然后有第一中间期,是第七王朝到第十王朝,公元前2200到2040年。接着是中王国时代,第十一王朝到第十二王朝,大概是公元前2133到1785年,其后有一个第二中间期,第十三王朝到第十七王朝,是从公元前1785到1552年。接下来是新王国时期,第十八王朝到第二十王朝,从公元前1552到1069年,然后有一个第三中间期,是第二十一王朝,从公元前1069到945年。总结起来分成三大段,古王国:公元前2700到2040年,中王国:公元前2133到1552年,新王国:公元前1552到945年。如果大家现在手头有一张夏商周断代工程年表的话,你会有一个惊人的发现,就是我们的几个大朝代跟古埃及这几个时期的划分差不多,这一点是很有趣的,可能大家没有注意到。传说中五帝从黄帝开始,按古书的记载推算,大约就是公元前3000年左右。接着是夏朝,根据夏商周断代工程,我们从考古学、天文学等各方面给出了一个估计数字,是从公元前2070年开始;夏的灭亡、商的开始,我们估计是公元前1600年;商的结束,也就是周武王伐纣的时代比较准确,我们把考古学、天文学、文献、古文字等各方面的资料集中起来,选择了一个最好的年份--公元前1046年。现在再来对比一下,大家就会发现两者的共同性,埃及的古王国时期大概是在公元前2700到2040年,如果算上前王朝时期就是公元前3150到2040年,而我们的五帝时期大约是公元前3000到2070年,这很接近了。特别是埃及第一中间期的最后,和夏只差30年。再看中王国时期和夏代对比,中王国时代加第二中间期是公元前2133到1552年,我们是公元前2070到1600年,这个数字只差不到50年。然后是新王国时代,公元前1552到1069年,如果加上第三中间期是到公元前945年,而我们的数字是从公元前1600到1046年,数字还是非常接近的。当然这个没有什么特殊意义,我们不是宣传历史上所谓的定命论,也不是宣传前苏联编的《世界通史》中的“同时代法”,只是给大家看,古代人类的文明,在不同的地方有各自独立的起源和进程,可是它们的发展还是有某种共同性的。我们的五帝时代大约相当于古代埃及的古王国时期,我们的夏代和中王国时期,商代和新王国时期大体相当。这一点只是供大家参考,我不做过多的引申。

    下面要讨论中国文明的起源到底在什么时代?刚才我们谈到了五帝的传说,五帝在近代很长时期被认为只是神话传说,没有真正史实的意义。如果看外国学者的书,公认的中国文明起源,是从商代开始。如果是从商代开始,就是公元前1600年。甚至于有人说要从产生甲骨文的商代后期开始,那么就要从盘庚迁殷开始。大家都知道,商王盘庚把首都从奄迁到了殷,也就是今天河南安阳的殷墟,此后商代再没有迁过都。盘庚迁殷大约发生在公元前1300年,也就是说我们的文明是从公元前1300年开始的。现在我们看起来这种说法不太公正,因为不但古书里面的记载比这悠长得多,而且考古学等客观的考察也表明商代已有很发达的青铜文化,它的文明已有非常大的发展了。以文字为例,我们现在知道甲骨文里面有多少不同的字呢?大约四千到五千之间,没有很准确的数字,因为学者对字的释读与其分合的关系没有一致的看法,可是总是在四千到五千之间。通过这个量级就可以知道当时的文字已有了很大发展。大家知道,我们学任何一门外语,认识四千个字,已经很不错了。我小时候念英语,口袋里放一本书《英语四千字》,把那些都背会了,就很过得去了。实际上我们今天的报刊上的常用字,也不过五、六千个,里面还有一些字属于姓氏、地名,是不常使用的。甲骨文里面有四千多个不同的字已经很了不起了,而这四千多个字还不是当时文字的全部。甲骨文是商王用于占卜的,内容不可能包括当时生活和文化现象的各个方面,因此它不可能把所有的字都包括在内,今天我们任何学科的一本书也不可能把所有的字都包括在内,除了字典,所以当时的字一定要在五千个以上。从这一点,大家就可以体会到商代绝对不是一种很原始的文明,文明的起源要比这个早得多。如果再加上夏代也不过就是再往前推四百年多一些,还不是我们文明的起源,还要再往上推,我们估计五千年文明史是有一定根据的。

    在这些方面我们不能感情用事,一定要以科学的态度进行深入的探讨和研究。究竟我们的文明起源可以估计到从什么时候算起,文明从起源到发展的过程是什么样的?我强调了我们是在探讨当中,今天并不能给大家一个答案,我们还需要进一步地研究和探讨。

    在这里,我想特别说明一下,什么叫做文明。文明是人类发展上的特殊阶段,是人类脱离动物形态后进一步脱离了原始野蛮状态的阶段。如果从马克思主义的观点来看,就是有了阶级和国家、有了一个阶级统治另一个阶级的阶段,这是马克思主义的历史理论。但是我们从考古学上怎么来判断呢?考古是发现和研究古代的物质遗存,现在我们主要依靠考古来论证文明起源,就需要在考古方面找到文明的标志。这不止是中国考古学的问题,也是一个世界考古学的问题。对于考古学中的文明标志,国际上现在有一些通行的、被普遍承认的标准,这些标准是外国学者在考古工作中提出的,当然,它是不是完全适合中国的情况,还需要进一步考虑,可是直到今天为止,我们国内,包括考古学界、历史学界,还是普遍使用这样的标准。

    我在这里向大家介绍一下这些标准是怎么出现的。这些标准得以流行是由于一本很流行的书。这本书1968年出版,作者格林·丹尼尔是一个英国学者,长期担任剑桥大学考古学系主任,他主要研究欧洲考古,而他的特点是还研究考古学的历史,担任过世界考古学史会议的两个主席之一,所以他在考古学史方面是很权威的。他写了这本书--《最初的文明》,副标题叫做“文明起源的考古学”,这本书虽然很小,可是很流行,成为西方国家考古学生的必读书。这本书不单在英国出版,美国等一些地方都有版本。这本书就把刚才我们所说的考古学上比较通行、公认的文明标准普及到了全世界。其实这些标准并不是由他提出的,我们仔细研究一下丹尼尔的书就知道,这是在1958年美国芝加哥大学东方研究所召开的一次研讨会上提出的。在座了解考古学历史的人应该知道,芝加哥大学东方研究所在近东考古和历史方面的研究是很权威的。这个研究所当时召开了一个“近东文明起源学术研讨会”,会上有一个学者叫克拉克洪,他提出了文明的三条标准,而后经丹尼尔的补充,通过《最初的文明》一书在全世界得到了普及,一直到今天,包括我们中国学者所采用的,也是这三条标准。

    这三条标准是什么?第一条标准就是要有城市,就是发掘出的遗址中应该有城市,如果都是原始的小聚落是不行的,要有城市,也就是要有城市和乡村的对比和差别。这个标准还有量的限制,作为一个城市要能容纳五千人以上的人口,要有这样的城市才符合文明的条件。第二个条件是文字,没有文字的文明很难想象,因为没有文字的发明,人类的思想文化的积累就不可能传留和传播。第三个条件是要有复杂的礼仪建筑,什么叫复杂的礼仪建筑呢?简单来说,就是一个建筑物不是为了一般生活需要而建造的,而是为了宗教的、政治的、或者经济的原因而特别建造的一种复杂的建筑。比如说古代埃及的金字塔,任何人去参观,站在金字塔前,对着狮身人面像,都会感觉到这是一种文明,这是没问题的。你不能说它是原始的,不能说这还是处在蒙昧、野蛮的状态,因为金字塔是坟墓,如果仅为了一般需要,无论如何也不需要建造这样大的建筑。它之所以被建造是因为要尊重法老,使法老的神灵可以永存,这样的建筑物就代表了文明时代的阶级分化和统治。

    这就是由克拉克洪提出的、经过丹尼尔推广的考古学上的文明标准,就是这三条。他们说,由于古代遗留的信息很少,只要有两条就够了,而在两条里面,文字是不可缺的,有了文字再有其他的一种,就可以认为是文明社会了。这个看法传到东方,不管是在日本还是中国,学者都觉得有点不够,提出来最好再加上一条,就是冶金术的发明和使用。现在在我们国内,冶金术被普遍认为是一个标准,那么我们就有四条标准了。当然,这些标准是不是真正适合我们中国古代的历史状况,我看将来还可以讨论研究。

    在我们中国的考古的遗址工作中,什么样的遗址最适合用刚才所说的四个标准来考察、衡量呢?我想大家容易理解,最好是都邑的遗址,都邑最能够判断那个时代是不是符合文明的标准。早期的都邑,考古学上发现最早的是殷墟。1899年发现了甲骨文,1928年开始发掘殷墟,抗战以前进行了15次发掘,到1950年我们能够恢复考古工作,首先就是继续发掘殷墟,一直到今天,殷墟发掘没有停止。殷墟是商代晚期的都邑,完全符合文明条件,不需要讨论。比殷墟早的都邑,一个很好的例子,就是50年代发现的郑州商城,我记得自己50年代末经过郑州的时候,车站广播说它是商朝的都城,后来大家又怀疑,一直到“文革”之后,这个问题才最后确定下来。郑州是一个总面积不比殷墟小的商代都城,它比殷墟要早。再往前,前些年又发现一座在河南偃师的商代都城,很多学者认为这是汤的都城,它的位置和时代都是合适的。商代我们不需要多讨论了,因为商代是公认的文明社会,这是没有问题的。

    夏代是考古学界探寻多年的重大科学问题。商代已经论定了,夏代难道就一点根据也没有吗?50年代末,中国科学院考古研究所的徐炳昶先生带领一批学者到传说中夏代的地区进行调查,在他们的调查当中确定了一个重要的遗址,就是偃师二里头。经过多年的发掘和调查,对二里头的面积、内涵都比较清楚了,它完全符合文明的条件。二里头有大型宫殿,还有很多的墓葬,出土了青铜器、玉器,陶器上刻着类似文字的符号,已经是一个文明社会了,它的时代与地理位置和我们文献记载的夏代相吻合,二里头文化多数学者同意是夏文化。

    还能不能再往前推,这就是现在我们要探讨的问题。大家在报刊上或许已经注意到一个重要遗址,就是山西襄汾的陶寺遗址。陶寺遗址的时代又比二里头早,它属于考古学上龙山文化的晚期,根据现在测定的材料,主要的时间大概是从公元前2600年到前2200年,早于夏代。这个遗址有城,城的面积是中原地区龙山文化城址里面最大的。它有城墙、有宫殿,其面积容纳五千人是没问题的。与此相配合,它还有大量的墓葬,其中有些大墓出土了很多令人惊奇的东西,比如非常精美的玉器。最引人注意的是礼器,反映当时的礼乐制度,是文明社会的产物。比如礼器中的磬,和后来的很类似,是三角形的,挂起来可以奏乐;还有鼓,用陶土烧成圆筒形,上面用鳄鱼皮覆盖,也可以敲击。还有陶制的礼器,比如一个很大的陶盘,里面画着一条盘旋的龙,这和我们后来看到的商周的青铜礼器,在构造、艺术上是一脉相承的。我们中国社会科学院古代文明研究中心就用这个龙作为标志,它是文明的一种象征。陶寺遗址还有文字,前几年在那里出土了一个残破的陶背壶,就像军用的水壶一样,一面是扁的,一面是鼓的,可以带在身上。在这个残破的背壶上,有一个用毛笔沾朱砂写的 “文”字,这个字又大又清楚,所有人看见后,都没有怀疑,而且反面还有几个小字。陶寺又发现有金属,金属器物出土已有好几次。最近发现了一个铜环,像齿轮一样,非常规整,经过测定,这个环是砷青铜的。砷青铜在近东是相当普遍的,我国过去只在西北地区有些发现。

    陶寺最近一项很重要的发现,就是有一个所谓观象台,虽然最后的结果还不能确定,但由于已有报道,所以可以在这里向大家介绍一下。陶寺城的中心地区有一个宫殿区,里面有一个部分经过发掘,是一个扇面形的建筑物,前面是半圆的。这个建筑物分为三层,最中间的一层有夯土柱的遗迹,排列紧密,柱与柱之间有缝。在2003年冬至那一天,发现在一个缝里面正好看见日出。大家知道地球公转在三、四千年的时间里面没有很大的变化,当然需要校正,但变化不是很显著的,总是会在这个缝里面的。后来在大寒等等节气,还有一些观测。如果这一点能够确定的话,可能是天文考古学上的重大发现,和古书《尧典》里的观象授时是很合适的。尧的时代是在公元前2200年左右,《尧典》一项主要的内容就是观测天象,确定历法。据说当时有一年366天的历法,有闰月。传说中的尧都平阳,正在襄汾附件一带。

    总而言之,我们通过这些材料,已经可以看到中国文明起源非常早,而且有它本身的特点,中国文明确实是有独立的起源、独立的发展途径,和辉煌的成就,这是我今天在这里讲的第一点。

    下面我们来讲第二点,关于中国古代文明发展的高度问题,它究竟发展得怎么样?在整个人类文明史上居怎样的地位?大家都知道,近些年很流行的一个学说,就是人类在古代有一个所谓枢纽时期,或者叫轴心时期,这个说法是德国的学者提出来的,说法的中心是,在公元前6世纪到4世纪间这一段时间,全世界产生了几个辉煌的文明高峰,出现了重要的人物。在西方有希腊的哲人时代,在印度有佛教的兴起,在中国有孔子、老子,以至于后来的诸子百家,成为世界各个文明奠立的阶段,整个人类的文明便是从这里演变发展的。不管这个说法是不是准确,或者它有多大意义,中国从春秋晚期以后,特别是到了战国时代,确实有一个文明发展的高峰。问题是,我们怎么看待它的高度?这样的文明,我们说它是辉煌的,那它有什么特点,我们怎么来证明,特别是我们从新发现的材料方面会有什么样新的认识,这就是我想在第二部分里面特别要谈的内容。

    这个问题也可以从考古方面得到新的认识,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近些年来,考古学方面有一种重大发现,有的学者说这是最重大的考古发现之一,就是大量的简牍帛书,简称为简帛。简是用竹子、木头做成条状连编起来,是我们中国人最早的书写载体。我们写字怎么写,各国古代文明都有文字,但是文字的载体不一样。古代埃及用纸草纸,纸草这种植物咱们中国没有,他们把纸草截取下来连接,然后压平,晾干后就成为类似纸一样的东西。古代两河流域在泥板上面做楔形文字,然后焙干,各有各的做法。中国人的伟大发明就是竹木简,用竹子、木头这些随手可得的东西,做成了条状,一根一根连起来叫册。中国人还有一个伟大发明就是养蚕,生产出白色的丝织品叫帛,既可以写字,还可以画图,比竹木简又好多了,可是它有一个缺点,就是太贵不能普及。简帛是中国古代书籍的原貌。汉代发明纸之后(纸的发明也可能还早一点),到了南北朝完全用纸,竹木简就退出了。简帛书籍的发现是非常重要的,历史上曾经有过两次,在西汉和西晋,这两次发现影响了学术史,今天不在这里探讨了。

    现代第一次发现这种古书是1942年,湖南长沙子弹库这个地方,有盗墓贼盗掘一个小墓,发现了一个竹编的盒子,里面就是帛书,有一幅是非常完整的。我们一直以为只有一幅,其实还有很多,只不过已经碎了。这些东西,被一个在那儿教书的美国人带到美国去了,现在还在美国,由赛克勒基金会保存。国内只剩下很小的一块,在湖南省博物馆。这件帛书是楚文字,楚文字是很难读的,所以一直到今天还没有完全解读,不过它的内容是关于数术方面的,在学术上的影响并不是很大。

    重大的发现是从70年代开始,我简单念一下大家就可以知道了。1972年,在山东临沂银雀山一号墓属于汉武帝早年,出土了大量竹简兵书,最主要的是《孙子兵法》和《孙膑兵法》。1973年在湖南长沙马王堆三号墓出土了大量的帛书和竹木简,帛书最多,有《周易》、《老子》等书籍,是汉朝初年的。1975年,在湖北云梦睡虎地十一号墓一个小墓里面,出土了大量的秦代的竹简,这是第一次看到用墨笔书写的秦人手迹。当时我直接到那儿去,有幸看到满满一棺材都是竹简,主要是秦代的法律。1977年,在安徽阜阳双古堆一号墓也出土了竹简,有《周易》、《诗经》等等。1983年,湖北江陵张家山二四七号墓出土了大量的竹简,主要是汉初吕后时代的法律。1993年,湖北荆门郭店一号墓出土了大量的战国时代的楚简,主要是儒家和道家的著作,道家是《老子》,儒家有《子思子》,还有其他的书籍。大致同时,还有一个墓的楚简被盗掘,流传到了香港,由上海博物馆1994年收购回来,内容和郭店简差不多,也都是儒家、道家的书籍。还有很多小的发现我在这里就不介绍了。

    这些应该说是现代学者的眼福,过去的人没有机会看,有的连汉代的人也没有看到,我们居然发现了,能够进行研究,不能不说是我们的幸运。这些材料出现后,现在很多学者公认,确确实实是要重写我们的学术史,因为跟我们过去的想法大不一样,传统的想法,特别是从晚清以来的疑古思潮,对很多古书是怀疑的。当然,疑古思潮在政治、文化史上是进步的、有很大成绩的,可是它也有一种副作用,就是否定太多,古代历史好像变得没有多少内容了。现在我们发现这样大量的材料,给我们带来了新的认识,我个人意见,主要表现在两点上:

    第一点,当时的学术思想,不但是繁荣发展,百家争鸣,而且我们想像不到其影响的深远能达到新发现材料所告诉我们的那种程度。例如,过去常说,儒家的思想西不到秦,南不到楚。孔子周游列国,可能还不如我们今天开着汽车在高速公路上转一两天所到的范围。孔子往西没有到秦国,去晋国实际上也只是到了边上,往南只到了今天的河南信阳,也没有到楚国的腹地,所以儒家的影响似乎就是在中原这些国家的范围。但现在来看不是这样,至少在孔子之后,他的弟子,二传、三传,儒家思想的影响已经非常广泛。我们刚才谈到的出土大量战国儒家竹简的地方,是楚国首都的郊区。当时楚都在郢,也就是现在的江陵纪南城遗址,周围可以看到大量楚国的墓葬群,有的墓很大,到现在还保存着很大的山包。出土这个简的郭店一号墓只是一个不起眼的小墓,虽然经考证墓主可能是楚太子的一个老师,时代是公元前300年或者更早一点。这个人带走了这么多书籍,有《老子》,还有一些我们没有看过的道家著作。《老子》在楚出现是容易理解的,老子原本是陈人,陈被楚所灭,他实际上是楚人。可是没想到儒家竟有这么大的影响,郭店简里面有子思一派的一些著作,而且是非常深的、具有很高哲理性的作品,居然在楚国太子的一个老师的墓里出现,所以当时儒家学术影响已经远到了楚。楚国不是华夏,乃是所谓荆蛮的国家,是被排斥在中原文化之外的,可是它居然有这么高的儒家文化,这很难理解。

    最有意思的是,上海博物馆的简也是在这一带出土的,其中有一篇《武王践阼》,后来收录在汉朝人整理的《大戴礼记》中,这一篇就在楚国人的墓葬里面出现了。可是在70年代的时候,我们在河北平山发现了一个大墓,这个大墓是战国时的中山王墓,中山国也不是华夏,是狄人的国家。中山王的随葬铜器上就引了《武王践阼》的话,这个墓是公元前307年左右所建。一篇很普通的儒家学术著作,往北传到了河北中部山区里面的中山国的王墓,往南传到了湖北荆门一带楚都郊外的墓葬,可见当时的学术影响有多么广泛。主要的学派道家、儒家作为一种共同的学术语言,流传如此广远,超乎我们的想象。诸子百家当时如此兴盛,影响如此巨大,以至形成了中国传统文化的基础,现在看来就不足为奇了。这是第一点。

    另外一点,就是通过发现这些书籍,从战国时代一直到汉初的,我们看当时的学术发展究竟是怎样的呢?首先要看这些书都是什么书。当然,里面也有一些日常用书,比如《日书》等,用来择吉、算卦之类的,没有多高的文化价值,可是占相当大比例的是高级学术,不是一般的作品。比方说郭店简,其中有些是子思的著作,如《五行》篇,子思和孟子讲五行是战国晚期的荀子提到的。荀子和子思和孟子学派的观点不一样,荀子对此进行了很尖锐的批评。《五行》篇久已佚失了,现在在马王堆帛书里发现了,在郭店竹简里也发现了,可见当时非常通行。这篇著作非常难读,它讲的是人的性和德之间的关系,这是很深奥的问题,不是一般的民众所能够理解的。在郭店简与上博简里面还有一种《性情论》,讲的完全是抽象的范畴。过去我们看《论语》说“夫子之言性与天道,不可得闻”,好像孔子是不讲性和天道的,其实不是这样。《性情论》作为孔门学者的作品,过去我们根本不知道,它讨论的完全是天道、性命、情性等,甚至宋明理学所讨论的一些哲学概念,这里面都讨论到了,这些绝对不是当时一般民众所能够理解的。《老子》也是一样,不但有《老子》本身,而且还有解说《老子》的一些篇章,例如上博简的《恒先》,同样非常富有哲理性。不管是儒家还是道家,给我们展示的是一个哲学的世界,让我们看到当时哲学思想是高度发达的。

    过去由于疑古思潮的影响,我们对很多古书不相信。比如在20年代,梁启超说过,要研究孔子和孟子之间的思想应该看《礼记》,而有人说这些都是后人写的,甚至说是汉朝时写的,不能相信。现在只要一看竹简就明白了,《礼记》中许多内容就是当时的著作。现在对于儒家就可以研究孔子到孟子之间的演变,对于道家,也可以看老子到庄子,甚至是《淮南子》之间的演变。更重要的是,我们能认别孔门七十子或者七十子弟子的著作,比如子思、子游等人的著作,我们也就更接近孔子,因为他们本来就是最接近孔子的。我们认识了《老子》以下道家著作的面貌,也就更理解老子的本意了。这在学术史上,特别是哲学思想研究上,就和过去不同了。

    通过这一点,我们进一步看到了中国古代文明的高度。中国古代文明不只是社会上普遍的文化,它上升到哲学理论的高度,这是一个非常重大的特点。

    我今天只有这样短短的时间,让大家从中国古代文明的长度--也就是它传留时代的久远和它的高度--发展到的理论的高峰,这两方面看到中国古代文明的辉煌。

    最后,我再用两分钟时间把一个想法贡献给大家。现在很多人说中国考古学已经进入到黄金时代,我想最好说刚处于黄金时代的开始。中国的现代考古学今年还不到80年,比起将近200年的世界现代考古学,我们是很短的。相对于古代埃及、古代两河流域的考古工作,我们的土地比它大,我们的文明历程比它长,我们考古的时间却短得多。我们没做的还有很多,我们的前面大有希望,至少还可以做二百年,可以预期21世纪、22世纪、甚至到23世纪,我们都可能有重大的发现,所以,今天我们不宜对中国古代文明的辉煌程度做太多的结论。


相关文章:
·姜春良:最能代表中华民族战略能力的战争理论
·人民日报:百岁饶宗颐寄语中华文化之学
·李大龙:从夏人、汉人到中华民族——对中华大地上主体族群凝聚融合轨迹的考察
·韩庆祥 陈远章:人类命运共同体论蕴含中华新文明
·翟玉忠:中国法治必然建基于中华法系!
发表评论
                          请输入左则的验证码,再提交.
遵守本网提供的任何行为准则或其它通告;
保密您的服务账户密码;
如果您获悉与本服务有关的泄密行为,请立即通知我们。
自行配备上网和使用电信增值业务所需的设备,自行负担个人上网或第三方(包括但不限于电信或移动通信提供商)收取的通讯费、信息费等有关费用。
保证自己在使用各服务时用户身份的真实性,正确性及完整性。如果数据发生变化,您应及时更改。在安全完成本服务的登记程序并收到一个密码及账号后,您应维持密码及账号的机密安全。您应对任何人利用您的密码及账号所进行的活动负完全的责任,本网无法对非法或未经您授权使用您账号及密码的行为作出甄别,因此本公司不承担任何责任。
 


四川大学哲学研究所   |    独家网   |    国学网站   |    香港中国文化研究院   |    联合早报网   |    草根网   |   
万联数据   |    观察者网   |    环球网   |    文化纵横网   |    四月网   |    南怀瑾文教基金会   |   
新诸子学刊   |    学习时报网   |    求是网   |    善因文化   |    恒南书院   |    海疆在线   |   
版权所有:新法家网站  联系电话:13683537539 13801309232   联系和投稿信箱:xinfajia8888@163.com     
京ICP备0507368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3512号
关闭[X]
新法家微信
(扫一扫,关注新法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