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社会主义研究
张宏良:驳建行关于贱卖国有银行的辩护 
作者:[张宏良] 来源:[] 2008-06-16

张宏良按:下面是一个网友跟贴,由于跟贴分成四个部分,看起来比较混乱,就集中放在这里,并加了标题。看到建行高管人员的辩护,我更加明白"范跑跑"为什么敢于公开欣赏和炫耀逃跑行为了。 把中国人民一滴血一滴汗建设的银行低价卖给外资,还堂而皇之地辩护和炫耀,真是让国人极度悲哀!建行股票是不是贱卖,读者可以根据下面数字自己判断:建行卖给美国银行的股票价格相当于1元人民币,卖给中国人的价格是6.45元人民币;建行卖给美国银行190亿股募集资金30亿美元,相当于210亿人民币,美国银行从建行股票中赚取了上千亿盈利;与此同时,中国股民被建行股票套牢资金约3千亿,即浮亏3千亿,这就是建行声称他和美国银行都赚了的原因;建行贱卖银行股的2004年,当年中央教育支出是299亿,也就是说。建行让一家外资银行赚取的盈利,就超过3年中央教育支出总和!面对汶川大地震那些丧生于简陋教学楼下的孩子们,你们敢拍着自己良心再说一遍:建行股票没有贱卖吗?

近日,建行董秘陈彩虹在接受华夏时报采访时,找出了各种各样的理由,企图证明建行在与美国银行合作中没有被" 贱卖" ,言语中充斥着偷换概念和一相情愿,读者实在是不敢苟同。就好象一个人被别人扇了一耳光,现在还要跑出来替自己和打人者进行辩护,试图告诉人们," 你们不了解情况,打我是为我好" ,而这些强词夺理般的辩护理由反而更使我们看清了国有资产被那些打着金融改革旗号的精英们" 贱卖" 的真相,继而更让我们对他们在" 贱卖" 国有资产时的动机和背景产生了深深的质疑。

陈彩虹都说了什么,让我们来看看。

第一、"美银赚钱了吗?赚了,但我们的国有股东赚了更多。美银每赚1 元,我们赢利8 元。若无美银的帮助,双赢局面不会出现"。这是典型的偷换概念,"赚钱",赚的是什么钱,是那些原始股东所持建行股票的溢价收入,而不是建行的利润分红,赚的钱和利润没有关系,怎么谈得上是赢利呢?那么,这些赚的钱是从哪来的呢?是从上市后广大投资者,也就是老百姓手中拿来的。这些钱又会去哪呢?国有股东所赚到的钱终究会留在国内,而美国银行所赚的钱,必然会以美元等外汇的形式流出国门。如果说这是美银参与建行经营的获利收入,无可厚非,但这样一种不增加任何社会财富的赚钱方式,则无意于搜刮完中国的老百姓后,又对中国经济的一次抽血,我们多年改革开放所积累的财富,正在通过这样的渠道和方式源源不断地流向美国等西方国家,帮助他们从次贷危机中恢复过来。这样一种局面,怎么能叫做双赢,如果一定要这么说,到不如说成是建行与美银共同合作推高股价,最终赔的是国家和人民。这难道就是一个国有股控,并且把履行全面公民责任作为战略愿景的商业银行应当的所作所为吗?

建行从1999 年开始到现在,总共剥离、核销的资产超过4000 亿元,其中损失超过2900 亿元,这些都是国家和存款人的钱, 这个窟窿都还没有来得及弥补,就已经开始迫不及待地分钱了,最终被遗忘的还是老百姓和国家。这样一来,我们就明白了,美银打给建行的这一巴掌,实际上是打在了中国老百姓和国家的脸上,对于精英们来说,确实没有什么" 不妥" 。
    第二、"建行之所以沉默应对"贱卖"论,是因为"专家"们很容易从股价中计算出利差,但是,又有几个人计算过建行引进核心技术的价值?当打着民族主义招牌高喊爱国之际,又有谁敢讲出真相"。我们也很想知道,美银到底向建行输出了什么核心技术,这些技术值多少钱,不知道建行对此是否心中有数?据了解,在美银向建行输出的所谓核心技术中,目前最值得拿出来一提的就是" 财富中心援建项目" ,其实就是在目前的经营网点外再设立一个专门服务个人客户的网点,充其量也就是建行内部机构改革的事,所涉及的业务也都是建行目前已经在开办的业务,这些以建行自身能力完全能够办理的事情一定需要美银提供核心技术才能解决吗?且从市场表现看,建行的财富中心并没有因为美银参加大幅提升了竞争力,始终处在盈利和亏损的边界,我们不禁疑问,美银到底有没有提供技术,即使提供了,他的技术就一定是先进的吗,谁能保证不是被美银已经淘汰的技术。

众所周知,美国在各个领域都将中国视为竞争对手,或潜在竞争对手,处处限制向中国输出核心技术,与美国政府有着密切关联的美国银行怎么可能把自己的核心技术交给建行,这是一个常识问题。而作为一个长期从事国际业务工作,又在海外机构工作多年的人,怎么能不懂这样的常识,显然这是一句谎言。

第三、"可以大胆地讲,如果当时没有美银介入,H 股能否上市成功,不敢想象"。我们不知道建行在上市之前对美银参与合作会对上市产生的影响是否进行过数量评估?从目前股票的市场价格与发行价格的巨大落差来看,我们认为建行没有进行过细致、有效的评估,如果是这样,那就是那些掌管着巨大国家资源的人对国家,对人民极大地不负责任,是典型的渎职。或许陈彩虹之流会说,建行在上市之前进行过详细评估,那么评估结果是什么,为什么不向社会公布,如果评估价格高于当初的发行价,那不是" 贱卖" 又是什么,是彻头彻尾的,在光天化日之下的" 卖国" 行为,所以他们才不敢向社会公布当时的评估结果。 就是这样的人,如今却打着反对民族主义的招牌,试图转移视听,压制民意。

说到这里,不禁要问,陈彩虹何许人也,此人曾于2003 年12 月至2007 年7 任建行首尔分行总经理。在此期间,他违反规定向多家韩国企业发放贷款,目前已造成1900 万美元的损失,超过建行全部海外机构一年盈利总额的半数以上。当有关审计机构前往审计时,他又违反规定,隐瞒不报。在此之后,2007 年8 月,陈彩虹被任命为建行董秘,位列高管。可以看出,其" 卖国" 行为早在海外工作期间就已经昭然若是了,也就不难理解他的上述言行。困惑的是,这样的人怎么会继续得到提升,不能不让人觉得在他的背后,还有存在着一个具有相同利益的集团,他们掌握着这个国家的核心资源。

新闻链接:建行回应"贱卖"论:无美银帮助 难有双赢局面

2008年06月06日22:20 来源: 华夏时报 作者:贺江兵 唐玮

  历史是面镜子

  今天,海内外媒体把农行说得一文不值,恶意贬低其市场价值。可以想见,在这样的舆论环境之下,农行未来引进战略投资者谈判将十分被动,农行很难卖出好价钱。一旦农行以低价格引进战略投资者,再过两三年,当农行成为一个好银行股价上涨之际,媒体一定会自以为是地说农行被"贱卖"了。农行今天面对的环境和遭遇,正是3年多前建行所遇到的。

   在一片减持的传言声中,美国银行以每股2.42港元的价格又增持了600万股建行的股份,于6月5日生效,而建行6月4日H股的价格为6.78港元。于是,"三折卖"的质疑甚嚣尘上,2005年就曾经热议过的"贱卖论"再燃战火。

   在接受《华夏时报》专访时,建行董秘陈彩虹首次作出回应,向本报讲述了当初围绕着价格的考量和博弈。陈彩虹认为,美国银行最终会将持股比例保持在10%-11%之间(目前是10.75%),但其间可能经过增持到19.9%—减持—再增持—再减持的复杂过程。显而易见,增减之间,美国银行的确获利巨大,那么建行呢?

   历史老师教导我们,不能用现代的眼光看待历史。同理,用2008年的市场表现衡量2005年制定的价格标准是否严谨?用吴敬琏的话,改革当然要付出成本,不改革也要付出成本。虽然历史不能假设,但若国有银行错过了牛市,或者现在的股价仅为0.6元,又当如何?目前,工行的市值等于两个花旗,不是由于工行忽然长大,而是因为花旗大幅缩水。而中国银行(601988行情,股吧)业的排名位居世界前列。

   建行之所以沉默应对"贱卖"论,是因为"专家"们很容易从股价中计算出利差,但是,又有几个人计算过建行引进核心技术的价值?当打着民族主义招牌高喊爱国之际,又有谁敢讲出真相?

  价格的背后


   今年4月,建行董事长郭树清赴美与美国银行董事长肯尼思·刘易斯(Kenneth D. Lewis)会面,进一步探讨股权合作和战略合作。据当时与会人员介绍,双方回忆起当初谈判的艰辛时,不时唏嘘。

  当初,国内媒体高度配合海外媒体和机构,大声叫嚷国有商业银行"技术上已破产",中国银行业在国际上既无声誉又无吸引力,即使试图引进战略投资者,在全球广发英雄帖,也是应者寥寥,处于非常被动的地位。

  建行将橄榄枝抛向了老牌劲旅花旗银行,但两方在谈判初期就停滞不前。"当时,花旗天天向建行提出要求,就是不谈实质性内容。而且,不提供花旗的材料。"陈彩虹回忆说,导致谈判直接流产的原因是,花旗当时提出折价,希望低于1元面值入股。

  寻找国内投资人的过程也颇为坎坷。陈彩虹说,我们试图引进发起人股东,向国家电网、宝钢、长江电力、中海油、中国人寿等发出参股要约。后来,中海油、中国人寿出于各种各样的理由,退出了。"中国银行业能改革到什么程度,我们没把握。"这成为内资谨慎的理由。

  美国银行出现了,与建行、中行都进行了谈判。"开始的时候他们还很犹豫,谈判非常艰难。在光线暗淡的办公室里,连续好几天,一谈就是五六个小时。"陈彩虹介绍说。

  美国银行也承担了相当大的风险。当初,海外媒体称其入股建行带有一种狂野冲动的西部风格。而入股的消息一宣布,其股价也应声而落。

  在陈彩虹看来,为何美国银行能冒险并最终获利良多,根植于其对中国经济的判断,对中国银行业素质的判断。

  承诺不在中国做零售银行与建行竞争,承诺永不控股,不派管理者,踏踏实实协助,美银的诚意和背景都很切合当时建行所需。

  而最关键的是价格制定。"既要保证对美国银行有实际的吸引力,又必须是一个合理的市场价格。"陈彩虹表示。当初设计了三部分价格。上市之前,美国银行以1.15倍市净率,用25亿美元购入约174.82亿股;上市之时,再以5亿美元购入约16.51亿股;同时为了保证长期的合作,也设计了目前引发争议的期权。

  "如果单纯想以价格吸引,完全可以把价格压低与花旗合作,但明显不合理。"陈彩虹补充说。

  另外,银监会对建行引进海外战略投资者提了4个条件,符合条件的外资银行不多,这也使花旗银行有了舍我其谁的牛气。

  美银的打算

  为了保持长久的合作,真正实现战略协作,建行设计了较为复杂的认购期权。陈彩虹认为,由于期权的设计和限售日的临近,美银会经过增持后逐渐减持而保持长期持有建行10%-11%的股份。

  具体规定为:美国银行的认购期权可于建行全球发售结束日期后随时全部或部分行使,并于2011年3月1日到期,认购期权每股行使价将为下列两者的较高者:一是一个浮动价格,在2007年8月29日之前为H股IPO价格,于2007年8月29日之后增加至以上价格的103%,于2008年8月29日或之后增加至以上价格的107.12%,于2009年8月29日或之后增加至以上价格的112.48%,于2010年8月29日或之后增加至以上价格的118.1%。按2.35港元的建行招股价,上述比例分别对应每股2.42港元、2.52港元、2.64港元、2.78港元。二是截至行使日期止,建行的每股账面值的1.2倍。

  "当时若没有这个选择权,美银不会这么积极进来,也不会花这么大力气帮助建行。"陈彩虹说,期权的设计,提升了建行,也使美银分享了成果。

  现在,美国银行按照协议行使了这个选择权,将股份由8.19%提高至10.75%。建行认为,其最终会将持股比例提高至上限19.9%。建行独立董事谢孝衍认为,长远来看,在"投资中国最赚钱"观点的感召下,美国银行定会增持至最高限额,毕竟这对他们来说大有裨益。既可在财务上收益颇丰,又可参与中国市场,何乐不为?

  陈彩虹认为,美银会先增持至19.9%,然后再适当减持一部分,但其会长期持有建行的股份10%-11%。第一,中方也不愿意其持有过高股份;第二,美国方面对于持有外国金融机构股权在这个范围内的美国金融机构,有相应的优惠条款。在这个持股范围内,美银将获益最大。

  "增减都不是其单独行为,而是需要经过双方考虑的。"他补充说,"最早谈判的时候,中方就不愿意其持有太高的股份,我们希望股权分散化。若至19.9%,他们会提出各种要求,如增派股东、介入管理等。"

  为何选择此时增持?摩根大通中国证券市场部主席李晶对《华夏时报》记者说,这表明美银与建行合作良好,也显示了其对建行的发展前景充满信心。

  陈彩虹却认为,美国银行也没有把握建行股价的涨幅会如此之大,否则,当初在IPO之时,即可增持至19.9%。

  而建行2005年10月刚于H股上市时,股价整整两周没有波动,当时国内外投资者都认为其1.96倍市净率的估值略高。

  花旗出局而美银获益,陈彩虹认为,与其说花旗后悔,不如认可美国银行的投资眼光。

  建行的收获

  进出之间,美国银行的收益显而易见。那么,建行得到了什么呢?

  "美银赚钱了吗?赚了,但我们的国有股东赚了更多。按照去年年底的算法,美银每赚1元,我们赢利8元。若无美银的帮助,双赢局面不会出现。"陈彩虹对此归结为两点:提升了价值和促进了转型。

  在提升价值方面,这保证了建行当时在香港成功上市。"可以大胆地讲,如果当时没有美银介入,H股能否上市成功,不敢想象。"此外,还保证了建行在二级市场上平稳增长。经过价值发现,建行也是A股市场较为抗跌的股票。也为以后国有银行的改制提供了价值引导。随后的银行上市市净率有所增加。如交行为1.6倍,建行为1.96倍,中行为2.18倍,工行为2.23倍。

  在促进转型方面,双方在战略协助上完成了30多个项目。"美银在中国银行业内是享有很高声誉的战略投资者。"

  建行收获到的无法量化,也不能被直观认识。但无论是给此桩交易下"贱卖"的结论还是定为"好买卖",现在都为时过早。

  一位银监会的负责人认为,现在不要急于算经济账,不管是账面的还是实际收益,而是要从中国银行业改革的历史长河来看,5年或者10年以后,再来看我们达到什么样的水平。

  改革需要成本,不改革也需要成本。改革的成功与否,就是衡量两者的多寡。

  前工行董秘、现农行副行长潘功胜举了一个例子,2007年7月,工行市值超过了花旗银行跃居全球第一,当时质疑声也蜂拥而至,认为是泡沫。如今,工行的市值等于两个花旗,但工行依旧是当时的工行,没有本质的变化。为何没有评论认为虚高而产生了泡沫呢?"因为不是我们变强了,而是花旗缩水了。"

  承担了太多改革成本的中国银行业,如果缩水了呢?


相关文章:
·翟玉忠:关于孔子、孔门四科、儒家的再认识
·金一南:关于台湾的内部讲话,速看!
·张宏毅: 抗美援朝的正义性不容否定!!
·张文木:关于李鸿章等受贿问题的详细考证
·张宏杰:“乾隆盛世”——自欺欺人的骗局
发表评论
                      请输入左则的验证码,再提交.
遵守本网提供的任何行为准则或其它通告;
保密您的服务账户密码;
如果您获悉与本服务有关的泄密行为,请立即通知我们。
自行配备上网和使用电信增值业务所需的设备,自行负担个人上网或第三方(包括但不限于电信或移动通信提供商)收取的通讯费、信息费等有关费用。
保证自己在使用各服务时用户身份的真实性,正确性及完整性。如果数据发生变化,您应及时更改。在安全完成本服务的登记程序并收到一个密码及账号后,您应维持密码及账号的机密安全。您应对任何人利用您的密码及账号所进行的活动负完全的责任,本网无法对非法或未经您授权使用您账号及密码的行为作出甄别,因此本公司不承担任何责任。
 


四川大学哲学研究所   |    独家网   |    国学网站   |    香港中国文化研究院   |    联合早报网   |    草根网   |   
万联数据   |    观察者网   |    环球网   |    文化纵横网   |    四月网   |    南怀瑾文教基金会   |   
新诸子学刊   |    学习时报网   |    求是网   |    善因文化   |    恒南书院   |    海疆在线   |   
版权所有:新法家网站  联系电话:13683537539 13801309232   联系和投稿信箱:xinfajia8888@163.com     
京ICP备0507368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351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