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历史探微
翟玉忠:读余云辉博士《关于共产党执政的阶级基础探讨》 
作者:[翟玉忠] 来源:[] 2024-02-05

真理,不会随着时间而老去。

自万年前人类社会走向复杂化、逐步出现阶级分化以来,阶级分析方法就被有意或无意地应用于国家治理研究。公元前81年,在西汉政府的最高国策会议盐铁会议上,代表地主豪强势力的文学贤良要求政府放弃盐铁专卖政策,“不与民争利”。代表国家整体利益的御史大夫桑弘羊一眼就看穿了文学贤良背后的阶级基础,指出文学贤良所说的“民”,并不是普通民众,而是拥有大资本、能够进行大规模冶铁和煮盐的豪民。他说,有财富的地方,必然是在深山大海里,不是强横的有特殊势力的富人,是无法开发和利用这些资源的。《盐铁论·禁耕篇》:“夫权利之处,必在深山穷泽之中,非豪民不能通其利。”今人王利器先生考察了贤良文学的身世后更明确指出:“参加这次会议的六十多个贤良、文学,他们都是‘祖述仲尼’的儒生,除了心不离周公,口不离孔、孟之外,还宣扬当时‘推明孔氏’的董仲舒的学术思想。董仲舒就是向汉武帝建议要‘盐、铁皆归于民’的始作俑者……反对‘与民争利’,一再宣扬什么‘亦皆不得兼小利,与民争利业,乃天理也’。他之所谓民,并不是一般的老百姓,而是指的豪门贵族和富商大贾。”【1】

美国自1980年代里根执政时期开始,中产阶级逐步萎缩,社会鸿沟加大,已有越来越多的美国学者注意到,19世纪末形成的、剥离政治和道德维度的现代经济学已经不能解决政治权力和社会财富不断集中的问题,因为政治权力在不断强化社会财富向少数人集中。今天美国已经造成普通民众和大资产阶级两大阶级的严重分化,这远远超越党派之争,是美国面临的最大政治问题。美国前劳工部长、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经济学教授罗伯特· 赖克 (Robert Reich)在其2015年出版的《拯救资本主义》一书中指出:“美国未来面临的最大政治分歧不是共和党和民主党之间的分歧,而是由大企业、华尔街银行和富豪组成的复合体与普通大众之间的分歧。前者依据自身喜好操纵经济和政治游戏,后者因此身陷困境。”【2】

在19世纪资本主义上升时期,马克思将阶级分析方法发展为研究历史和社会的通用理论工具,成为历史唯物主义的重要组成部分。列宁和毛泽东都善于运用阶级方法分析社会,分清敌我,灵活运用于统一战线工作。

我们研究新时代的社会问题,仍然离不开这一重要的研究方法。余云辉博士的新作《关于共产党执政的阶级基础探讨》,以阶级分析法为理论工具,对当下中国社会各阶级状况进行了细致入微地分析,特别是“共产阶级”概念的提出,是一个关乎中国经济发展方向、关乎党的执政基础、关乎了中国社会长治久安的了不起的理论创新。

余云辉博士指出,新民主主义革命和社会主义革命的成功,中国共产党人彻底掌握了全国的军权、政权和币权,清除了资产阶级和地主阶级及其经济基础。外国资本、官僚资本、民族资本和地主土地转变为社会主义全民所有和集体所有;以工人和农民为主体的无产阶级及其他劳动者阶级不仅改造了敌人,也改造了自己。社会主义国家的无产阶级不再绝对贫困化,而转变为生产资料的所有者,生活水平得到不断提高。他这样写道:“以工人和农民为主体的无产阶级及其他劳动者阶级都实现了华丽转身,成为共同拥有社会生产资料的有产阶级,即转变为‘共产阶级’。‘共产阶级’不再是原先意义上的无产阶级,而是作为生产资料共同主人的有产阶级。‘共产阶级’作为新社会有产者的联合体,成为公有制企业和土地的主人。”

随着改革开放引入市场经济体制,引进外资,导致多种阶级和多元化社会的形成。当今中国社会主要存在着新中国原有的“共产阶级”、改革开放后新生的无产阶级、资产阶级、买办阶级和工商小业主。新时期的“共产阶级”包括体制内的就业人员和集体土地上劳动的农民。新时期的“无产阶级”则包括失地农民和城市农民工,以及其他各类私企工人。

要巩固共产党的执政基础,就必须适应新形势。在节制私人资本的同时,壮大全民所有制和集体所有制经济,维护共产阶级和无产阶级的政治利益、经济利益和文化利益。在社会主义中国,新兴的“无产阶级和资产阶级不是被简单消灭,而是被转化并进化为‘共产阶级’。所谓‘推动社会进步’就是推动多元化社会朝着‘共产阶级社会’方向发展。维护‘共产阶级’的经济基础即全民所有制和集体所有制,反对全民资产和集体资产的私有化,反对经济腐败和政治腐败,是全体‘共产阶级’成员的阶级责任和全体共产党员的政治责任。”

余博士还以华为为例,说明在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条件下,一个企业如何通过职工持股等制度创新,“从资本主义企业起步,走向社会主义集体企业,同时完成了资产阶级和无产阶级向‘共产阶级’的阶级转换。”

最后,作者总结道:“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是先进且实用的经济社会分析工具。按照本文的探讨分析,共产党的阶级基础应该是‘共产阶级’和无产阶级,其经济基础是社会主义经济制度。‘共产阶级’不仅是无产阶级的未来,而且是资产阶级的未来;无产阶级和资产阶级不是被简单消灭,而是被转化和改造为‘共产阶级’”

古人说“名不正则言不顺,言不顺则事不成”。在中国已经建立起强大社会主义国家的新时代,还有太多的马克思主义理论工作者只会当抄书匠,仿佛马克思主义经典作家都有神通,什么都知道,什么都已经说过——生搬硬套马克思主义经典作家的概念和话语,将之应用到21世纪的中国。这种刻舟求剑的作法必然失去理论生命力,造成“新八股”“新教条”。

理论自信的基础是理论创新和理论活力,我们有必要如余云辉博士那样,牢牢把握马克思主义的基本原理,勇于创新,大胆创新。中国丰厚的人文土壤和百年大党前赴后继不断积累的宝贵经验,为我们提供了取之不尽的研究材料——历史呼唤新时代的马克思主义理论家!


注释:

【1】王利器:《盐铁论校注》,中华书局1992年版,序言第8页。

【2】罗伯特· 赖克:《拯救资本主义》序言,中信出版集团2017年版。


(作者系中信改革发展研究院研究员,新法家网站中英文版总编辑,“大《六经》工程”总编辑。)


相关文章:
·余云辉:中国是美国主导的全球经济体系的受害者
·余云辉:解放台湾,究竟是“慢不得”还是“急不得”?
·翟玉忠:西方移植到中国的学术不等于中国学术(附贝淡宁评论)
·翟玉忠:六经——中华文明的顶层设计
·余云辉:吸引美元纸币刺激中国经济如同饮鸩止渴
大六经工程 |  国学网站 |  香港中国文化研究院 |  联合早报网 |  时代Java教程 |  观察者网 | 
环球网 |  文化纵横网 |  四月网 |  南怀瑾文教基金会 |  学习时报网 |  求是网 | 
恒南书院 |  海疆在线 | 
版权所有:新法家网站  联系电话:13683537539 13801309232   联系和投稿信箱:alexzhaid@163.com     
京ICP备0507368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351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