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谈天说地
卫战胜:要突破,还是要颠覆? 
作者:[卫战胜] 来源:[] 2008-05-30
  有人说,男人生下来就是来改造世界的。这个观点我基本接受,这里只想说说自己的感受:本人喜欢听古琴《流水》,朋友说,这是一种很淡雅的情致。我欣然接受这样的判断,那仅仅是因为一句话:“当断不断,反受其乱”。其实,《广陵散》最伟大的遗产是一个悖论:因为它没有完成,所以我们永远可以自由地,不断地去完成。

  听琴的确是一种享受,前些日子我总听古琴《鸥鹭忘机》,听出一句箴言:“诸葛鸣琴退司马,音韵叠嶂百万兵”。中国要崛起,或可需要此术!因为许多古人的智慧,其实今人还无法解读。只要愿意,你用心去听,用心去感受,你的心与琴放可产生共鸣,使你随之犹如潺潺流水般的空灵、致远。有如:荡于天、通于地、达于人,将听者送入天地宇宙之中。原来古人是最恬静的。不仅如此,古人也是真正的浪漫主义者。譬如《劈破玉》,真可谓“有女怀春,吉士诱之”。朋友说,这都是男人的错。

  是男人的错!人类历史上,母系社会延续了十万年以上,而男权社会仅仅一万年。在世界众多民族的先民文化中,都留下了母系社会的痕迹,比如华夏先民最古老的姓氏:姬、姜等都带着女旁,华夏先民传说中补天造人的最高神祇也是女性(女娲)。由于那时没有文字,我们无法得悉母系社会的细节,但可以肯定,由于女性的母爱天性,那个社会一定非常温馨和平。后来,男性纂夺了权力,他们卑劣的天性便立即得以张扬。看看他们对女性干了什么!读过《老子》这书的都知道,里面中有很多抱阴守雌、崇拜女性的内容,甚至有人认为,最早出现在金文中的“道”字,实际上是一个表征“胎儿分娩”的象形字。“母”字在《老子》中出现过很多次,但查遍全书,却只有一个“父”字,而且还是师父的“父”。我们更知道,老子所崇拜的理想社会,是一个人们“只知其母,不知其父”。为什么要去追忆和留恋母系社会呢?显然是出于对父系社会、父权政治所代表的文明制度的不满。

  天门开阖,能为雌乎?中国太需要强大的“子宫”去孕育一批批具有超强的“雄性精子”去荡清世界的每个角落。这时候才是:“丹青做货币”的伟大中国画时代!西方人特别强调抱持他们自己的商科人才和创新体系。他们说,让东方人当会计、统计以及工程师吧。看,他们和中国人要玩抽象、玩感性创意。TMD!这是中国五千年来人人会玩的东西。看看唐诗就知道了,光中国画就够写意、创意了。这场恶仗,注定西方人打不过我们的。只要他们开放,他们就死定了。到时候,中国企业一样会要求政府和军队打开他们的国门吧?西方人从生下来就要买我们的产品,吃我们的中餐,用我们的蒲扇吧。每年把他们的肥牛肥羊,珍珠宝石和我们交换。这一切都需要超强的“雄性精子”去洞悉全球各地的客户价值的力量。

  作为企业,什么时候摆脱了依赖政府的心态的时候,也是中国经济崛起的时候吧。他说,这个时间恐怕会很长,很多民企做大以后更注重的就是维护官商关系。我说:所以,就要去孵化一批愿意去洞悉全球各地的客户价值的力量的“新军”,用最短的时间。他说是的,新生者也许会改变目前这些混浊的商业空气。其实,并非不是没有可能。我总认为:创业投资有助于“商业母系社会”的复兴,就是来化孕不抱持传统所谓的经验之“新军”。当然,我说的创业投资本身应该是有“新军”的基因才可孕育出有力量的种子。那,就是种子的力量。一粒种子,一片森林,每个种子背负着使命,如同信仰般不断地扩散、扩散、扩散……。

  多难兴邦!是最近网友议论较多的话题。价值中国的好友从事投资银行业务的郑磊博士说,“这只是一句自我劝勉的话,多难与兴邦之间并没有必然的逻辑联系。因为多难总归不是一件好事,中国已经够多灾多难的了,百姓生活在痛苦之中,这样的“好事”还是少一点比较好。灾难面前容易聚拢人心,但是灾害的损失是巨大的,简单地以多难兴邦自慰,犹如阿Q精神,不值得到处宣扬。作为老百姓,我们更盼望国泰民安。”虽说是希望,不一定能够现实。但希望总还不是幻想吧?目前所发生的一切的确对中国而言是一种灾难,有没有可能是“大道来临”的先兆?因为林火过后,自然就会长出新苗,这并不足为奇,只要过去植株太小,长势也不好,假如林子继续存在的话,他们实在难以存活下去,但,一旦林火爆发,他的根系没有受到任何伤害,所以反而长得倒是更好了.此外,林火清理过的地面之后,种子,更容易扎根了。正如老子云:祸兮福之所倚,福兮祸之所伏。

  知道F1赛事中SC是干什么的吧?SC出现的主要目的是确保参赛车手与赛道工作人员的安全。当赛道突然发生意外或不适合比赛时(如突然的大雨)、大会即派出SC。此时位于赛道各处的marshal会举起黄旗及标示SC的告示板,所有车手应立即减速并保持现有排名、不得超车。就是动态控制。但,SC的出现很容易影响比赛结果、若领先的车手已拉开领先距离,SC会让他的优势消失殆尽、落后的车手则又有重新开始的机会!这有就是为什么CART的比赛过程较富戏剧性的原因(一场比赛SC出现个4、5次,领先的车手很难占有优势)。我想既然存在,存在的就是合理的吧。市场就是这样的。你以为远远的跑到第一了,但一个“震旦”就给大家拉回到一个差不多的距离。因此我说:变革时代,谁都有翻盘的机会!

  听说创业板大概要开通了。那天和软资朱世晋也在探讨这问题,认为不妨开个“孵化器型创业板”未必不是一条很好的出路。创业板开通并不一定可以促进中国创业投资产业良性循环。相反有可能成为掀起新一轮“做假”的始作俑者。从目前中国企业的发展状况来看,管理、营销能力、资金是制约小企业发展的主要瓶颈。其中,营销和管理能力是限制这些企业发展的最主要因素,资金是其次,没有营销和管理能力,不可能有更多资金跟进。因此创业投资成败的关键还在于管理流程。资本不过是在人类社会一个阶段中发挥杠杆作用,但绝不是支点。只有创新才是永恒的发动机!其实创业投资的成败并不取决于创业板是否开通,而取决于所投资公司的质量!主要是所投资的企业的盈利能力以及成长性!如果投资的是一家盈利能力很好的或者市场影响率和价值覆盖率成长较快的企业,为什么要退出呢?创业投资的根本问题实际是,最大可能地投资于一家高质量的公司。

  开通创业板不如建设孵化器。中国已经到了必须建设孵化器的时候,当然以前也建设了,但不理想。这几年,企业孵化器雨后春笋般涌出浙江,那里的科技企业孵化器正在打造一个聚集大学、科研院所、科技园、风险资本和企业资源的平台,更好地为创业者服务。“孵化器”已经成为连接知识创新源头和高新技术产业的重要社会经济组织,成为区域科技创新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因此,孵化器的存在和成熟,对落实创业想法非常重要。在硅谷只要获得当地政府同意,就可以搬进孵化器。如果这些创业家最终真的拿到资金成立公司,他们只需回馈百分之一到百分之五不等的股权给孵化器,如果未能顺利成立公司,也只要交房租就行,而房租则比外面便宜许多。硅谷的孵化器本身就是在做投资,他们每一轮帮助成立的公司,只要有一家顺利成功上市,投资就回本。除了财务报酬之外,这种单位的存在,大幅降低创业的门坎,组织许多经验和人脉的交流,提高成功的机会。我们中国现在的科技孵化器园区,都只是当房东提供办公室,没有其它附加价值。

  这种以支持创业为主要目的的“孵化器型创业板”能够开通的话,建设一个还不够,全国遍地建设才好。创业板要创新,就要区别A股模式。比方说,可以交给地方自定义投资方向和运作模式。创造一个中国特色的创业板。一味的模仿和迷信西方的证券市场规则和秩序真的不一定可以走出光明。搞孵化器型创业板。规模要特小,跟地税一样由地方政府监管。中国,是个多层级的不同特点和经济进程的国家,各地的人文和投资标准、价值标准不太一样。与其将地方股民的怨气和不满指向中央,还不如分而治之,因为,股市价值无法体现出区域诉求。区域创业板就不一样了,尤其是本地的投资者既了解又爱护它。另外,也不会因此都挤进一个大盘子争夺有限资源。各地谁也不了解你,也不敢投。因为不是那里人,信息也不容易对称。倒不如把各地的资本机构动起来,让他们来运营各地的项目。比如:河南的烩面连锁加盟,就可以上“河南创业板”,河南人一定支持。投资也集中,河南的企业就容易受益。而广州的呢?那里的股民,从来就不知道烩面的价值。投啥?一定连看都不看吧。这就是说不同的区域、不同的文化背景决定了投资人的心理状态,对创业型企业的价值标准不够统一。

  对中国企业实际管理水平做了深刻研判的张瑞敏一句“台风来了,猪都会飞。”是提醒中国投资者、企业领袖摸摸自己是不是真有驾驭价值的翅膀,还只是被经济向好的台风吹起来的猪。创业企业只有以股东和客户价值增值为核心、以价值结构为导向才可能成为未来的“大盘蓝筹”。这些难以获得并难以替代的“软基因”才是最核心的竞争力和经济发展的驱动力。同时必将是中国经济获得超常规发展的动力和源泉!

  行笔至此,突然想到2008年CCTV举办的13届青歌赛上有一道综合素质问答考题,居然考出了明清四大名镇。问题:我国明清时代的四大名镇分别是河南__镇、江西景德镇、湖北汉口镇、广东___镇(答案:朱仙镇、佛山镇)余秋雨先生点评道:历史不仅仅是几个王朝的兴替,多少帝王的功过,当前史学研究更多关注的是古代的经济和生态。诚如斯言!学习历史不是为了“资治通鉴”,而是为了了解古人的生活和社会的发展,为了设计美好的未来。没有永远的罗马帝国,而人类文明却能超越时空。

  是啊,侏罗纪时代称霸地球的是雷克斯龙,他们的身躯庞大,有着尖爪利齿,但随着生态环境的剧烈变动,这一群巨无霸已经灭绝殆尽。1789年法国大革命运动,法国人民合力把路易十六送上断头台;1990年,东西德人民一起推倒了柏林墙。这种方式在过去200多年来改变了整个世界。但,时局进入21世纪知识经济时代,人类再也不能以力气、体积来取胜,智慧、创新与学习是新游戏规则中的致胜之道。文凭不再是竞争力的保证,有独特思维的人,才能在知识经济里成为佼佼者。创新能力才是未来创造财富的主驱动。创新就是要崭露头角,引领潮流。想好了马上就行动,行动就是2.0。

  事实上,强悍好勇是中华民族的根性。考古学家们发现,旧石器时代的中国山顶洞人以及较晚的黄河流域人常在尸身周围撒上红色颜料(朱砂)。在新石器时代的仰韶文化出土陶器的花纹中,也可以清晰地看到白陶的血红线条,夹于两条平行线中。红色是鲜血和生命活力的象征。原始中国人对红色的偏爱,是我们远祖强悍的种族根性的体现。据记载“古者禽兽多而人少”,我们的远祖经常遭受猛禽狡兽的袭击。适者生存,有着强壮体魄的人生存了下来,他们不得不诉诸武力,“以伐木杀禽兽”。

  中国,也并不缺少管理学大师所说的“创业家精神”。《西游记》主导的思想意识正是一直没有得到重视的一种中国早就存在的、被道、儒、法等思想流派所掩盖的“创业家精神”。但孙悟空则是一个争取个性自由的、野性未泯的、不规范、不科学、无明晰目标的创业家精神所主导的象征形象。这个时代更需要:具有公民意识的、理性的、规范的、科学的、有清晰目标并承担社会责任的“新军”!我们把这样的新军称呼为“英雄”。坚信这些英雄一定是突破那些被错称为原则的瓶颈的人;是超乎寻常的冷静、理性、敏锐、而又激情似火、雄迈执着的追求创造他自己与社会共同的梦想。我们的目标只是协助那些英雄可持续发展。因为他们的存在,世界变的更精彩。

  历史发展趋势已经逼迫“英雄们”不能再走李闯王的道路啦。再也不能一谈到“革命”就想着王朝的更替。尤其是早期的创业企业有必要以积极的心态、把模糊的战略清晰化、采取“精细化管理”、在企业里发起“软革命”运动,积极参与到全球化商业竞争中去。那里也许真的是“龙界的水域”。

  要突破,还是要颠覆?到了做选择的时候了。
 

相关文章:
·付金才:文化——以文化人还是以文害人
·张五毛:父亲曾对我说——还是共产党好!
·美媒揭印度教科书谎言:1962年“战胜中国”
·王震将军评左宗棠:屠夫还是民族英雄?
·余云辉:打造战胜西方资本主义市场经济的秘密武器 ——兼谈国有企业市场化改革的原则、策略和方案
发表评论
                              请输入左则的验证码,再提交.
遵守本网提供的任何行为准则或其它通告;
保密您的服务账户密码;
如果您获悉与本服务有关的泄密行为,请立即通知我们。
自行配备上网和使用电信增值业务所需的设备,自行负担个人上网或第三方(包括但不限于电信或移动通信提供商)收取的通讯费、信息费等有关费用。
保证自己在使用各服务时用户身份的真实性,正确性及完整性。如果数据发生变化,您应及时更改。在安全完成本服务的登记程序并收到一个密码及账号后,您应维持密码及账号的机密安全。您应对任何人利用您的密码及账号所进行的活动负完全的责任,本网无法对非法或未经您授权使用您账号及密码的行为作出甄别,因此本公司不承担任何责任。
 


四川大学哲学研究所   |    独家网   |    国学网站   |    香港中国文化研究院   |    联合早报网   |    草根网   |   
万联数据   |    观察者网   |    环球网   |    文化纵横网   |    四月网   |    南怀瑾文教基金会   |   
新诸子学刊   |    学习时报网   |    求是网   |    善因文化   |    恒南书院   |    海疆在线   |   
版权所有:新法家网站  联系电话:13683537539 13801309232   联系和投稿信箱:xinfajia8888@163.com     
京ICP备0507368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351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