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法家经典
梁启超:《管子传·第九章·管子内政治之条目》 
作者:[梁启超] 来源:[] 2008-04-29

管子之内政,以理财、治兵、教育为三大纲领。其余条目,千端万绪,纤悉周备,不能缕举。书中有“问”一篇,言治国者所应问之事,即所谓调查也,统计也。夫为政者,非熟知其国之现状,则其政策必不能悉当。而国之现状,随时变迁,非常调查之,则必有不相应者。今东西各国政治家,汲汲于是,良有以也。《管子·问篇》,其条件极纤悉,而周不关于大体。今录其全文,以观先民文理密察之治绩焉(篇中有文义奥古者,录房注。其房注有误谬者,以鄙意释之,别加一按字)。

凡立朝廷,问有本纪,爵授有德,则大臣兴义;禄予有功,则士轻死节;上帅士以人之所戴,则上下和;授事以能,则人上功;审刑当罪,则人不易讼;(中略)国有常经,人知终始,此霸王之术也。然后问事,事先大功,政自小始。

问死事之孤,其未有田宅者有乎?

问少壮而未胜甲兵者几何人?

问死事之寡,其饩廪何如?「死事之孤,谓死王事者之子孙寡,谓其妻。(按:此可见其待死事之孤寡极优)。

问国之有功大者,何官之吏也?(按:官各分业而久于其职故问何官之吏)。

问州之大夫也,何里之士也?今吏亦何以明之矣?

问刑论有常以行,不可改也。今其事之久留也何若?(按:此调查讼狱之何故稽留)。

问五官有度制,官都有常断,今事之稽也何待?(官都,谓总摄诸司者也)。

问独夫寡妇孤寡疾病者几何人也?

问国之弃人,何族之子弟也(弃人,谓有过不齿者也。按:古代有阶级制度,故篇中屡问何族)。

问乡之良家,其所牧养者几何人矣(按:此调查所畜奴隶也)。问邑之贫人,债而食家?(按;谓垦荒也)。

问:士之身耕者几何家?

问乡之贫人,何族之别也?

问宗子之收昆弟者以贫从昆弟者几何家?[(按)谓能有力以收养昆弟者,或无力而从昆弟以求养者,各几何家也古代为宗法社会,故于宗子调查尤详〕

问余子仕而有田邑,今入者几何人?(谓收入其税者)。

问子弟以孝闻于乡里者几何人?余子父母存,不养而出离者几何人?

问士之有田而不使者几何人?吏恶何事?(不使,谓不用其吏一不恶此等,当恶何事?)士之有田而不耕者几何人?身何事?君臣有位而未有田者几何人?

外人之来从而未有田宅者几何家?以按[古代患民少,故来归者给以田宅]

国子弟游于外者几何人?贫士之受责于大夫者几何人议?(按:责,古债字,谓举债于豪右者也)。

官贱行书,身士,以家臣自代者几何人?(其人居官,乃贱自行文书,身任士职,辄以家臣自代)

官承吏无田饩(音xi)而徒理事者几何人?(承吏,谓摄官无俸而空理事)

群臣有位事,官大夫者几何人?{谓群臣自有位事,乃左官于大夫。按:古代有公室之臣,有家臣,(迪按:家仆;私仆)故云然}。

外人来游,在大夫之家者几何人?乡子弟力田为人率者几何人?

国子弟之无上事,衣食不节,率子弟不田弋猎者几何人?(既无上事,乃率子弟不田农,但弋猎)

男女不整齐,乱乡子弟者,有之乎?

问人之贷粟米有别券者几何家?(别券谓分契也)

问国之伏利,其可应人之急者,几何所也?

人之所署于乡里者何物也?

问士之有田宅身在陈列者几何人?

余子之胜甲兵有行伍者几何人?

问男女有巧伎能备利用者几何人?

处女操工事者几何人?

冗国所开口而食者几何人?

问一民有几年之食也?

问兵车之计几何乘也?

牵家马辆家车者几何乘?

处士修行,足以教人,可使帅众往百姓者几何人?

士之急难可使者几何人?

工之巧,出足以利军伍,处可以修城郭补守备者几何人?

城粟军粮,其可以行几何年也?

吏之急难可使者几何人?

大夫疏器甲兵兵车放旗鼓饶帷幕帅车之载几何乘?

疏藏器弓弩之张,衣夹铁,钩弦之造,戈戟之紧,其厉何若?

其宜而不修者故何视?

而造修之官,出器处器之具,宜起而未起者阿待?

乡师车辐造修之具,其缮何若?

工尹伐材用,毋于三时,群材乃植;而造器定冬,完良,备用

必足(工尹,工官之长。三时,谓春夏秋,伐材必以冬也)

人有余兵,诡陈之行,以慎国常(行伍也)时简稽帅牛马之肥瘠,其老而死者皆举之。其就山薮(音sou)树林泽食荐者几何?

出入死生之会几何?(按:会即统计表也)若夫城郭之厚薄,沟壑之浅深,门闯之尊卑,宜修而不修者,上必几之(几,察也)守备之伍,器物不失其具,淫雨而各有处藏。

问兵宫之吏,国之豪士,其急难足以先后者几何人?(中略)

问所以教选人者何事?

问执官都者,其位事几何年矣?

所辟草莱有益于家邑者几何矣?

所封表以益人生利者何物也?

所筑城郭修墙闭绝通道厄阔深防沟以益人之地守者何所也?

所捕盗贼除人害者几何矣?(按:执官都者,谓地方长官也,以下四司皆课长官之考成也。〕(下略)

此篇所举,纤悉不漏,错杂互明,而其精神之贯注弥满可想见矣。“事先大功,政自小始”二语,可谓尽为政之要领。观于今世各国之警察行政,益信此义之不诬。


相关文章:
·张文木:管子论经济过度金融化对国家安全的危害——读史札记
·翟玉忠:《管子》轻重术是复杂发展的政治经济学
·《国富策:读<管子>知天下财富》(修订版)导读
·翟玉忠《国富策:读<管子>知天下财富》(修订版)出版书讯
·翟玉忠:《管子•白心》译注及点睛(第十一至第十二段)
发表评论
                          请输入左则的验证码,再提交.
遵守本网提供的任何行为准则或其它通告;
保密您的服务账户密码;
如果您获悉与本服务有关的泄密行为,请立即通知我们。
自行配备上网和使用电信增值业务所需的设备,自行负担个人上网或第三方(包括但不限于电信或移动通信提供商)收取的通讯费、信息费等有关费用。
保证自己在使用各服务时用户身份的真实性,正确性及完整性。如果数据发生变化,您应及时更改。在安全完成本服务的登记程序并收到一个密码及账号后,您应维持密码及账号的机密安全。您应对任何人利用您的密码及账号所进行的活动负完全的责任,本网无法对非法或未经您授权使用您账号及密码的行为作出甄别,因此本公司不承担任何责任。
 


四川大学哲学研究所 |  独家网 |  国学网站 |  香港中国文化研究院 |  联合早报网 |  草根网 | 
时代Java教程 |  观察者网 |  环球网 |  文化纵横网 |  四月网 |  南怀瑾文教基金会 | 
新诸子学刊 |  学习时报网 |  求是网 |  善因文化 |  恒南书院 |  海疆在线 | 
版权所有:新法家网站  联系电话:13683537539 13801309232   联系和投稿信箱:alexzhaid@163.com     
京ICP备0507368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351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