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新法家研究
卫战胜:对称的,才是和谐的? 
作者:[卫战胜] 来源:[] 2008-03-14
  问君家何处,来自混沌初。(李政道)

  李政道日前,在《二十一世纪与天文有关的三大问题》中谈到:“我认为二十一世纪有三个与天文有关的重大科学问题,第一个大问题就是:对称的理论基础,不对称的实验结果。为什么理论对称而实验不对称?为什么宇宙开始的大膨胀是对称的,而我们现在的宇宙是不对称的?这两个问题是有密切关系的。宇宙开始时,物质和反物质是对称的。美国的人造卫星COBE专门观测大膨胀以后剩下的是什么样的辐射?其能量是如何分布的?观测的结果显示宇宙大膨胀,最早期没有物质,有辐射。当宇宙膨胀变大,辐射波也变长,温度降低,到现在是绝对温度2.725度,各方向一致,是均匀的,也均匀地向各个方向传播。这说明宇宙在开始时没有正反物质,是对称的。”这些都是李老的原话。

  查阅相关资料获悉,“对称”一词是从希腊文直译过来的。百科全书中,它被解释为“一个整体中不同部分的和谐放置”。当下这个世界,就是一整个系统。全球化,让系统所产生的“蝴蝶效应”速度加快,一个问题很快变成全球的问题。现在你所看到的,应该是不对称、不平衡、不对等的系统,有钱的人总用权力让自己更有钱,这系统会让贫者越贫,富者越富。你看WTO,就是有钱的国家去建构游戏规则。这真的是很多问题的源头。在现代社会管理、商业管理中,著名的“牛鞭效应”亦是反映在信息不对称和信息延迟作用下,产生的供应链成本低效率问题。越来越多的企业在实施商业自动化的过程中,初衷之一就是努力减少信息失真、错导和延迟所带来的损失。古时无法想象现时的计算机系统,但是令旗、金鼓、狼烟与烽火同样指挥着千军万马,达成高效的统一。可见信息对称的重要性。事实上,对称不仅在战场和商场的具有重要性,在社会、管理、金融等领域依然奏效。

  客观事实证明,“社会实际存在的信息”与“公众能够得到的信息”如果不对称,其后果只会使政府公信力受损,还极易引起民众的猜疑和恐慌,无端生出许多是非。今年1月份,我国南方发生的数十年罕见的雪灾牵动着亿万人心,而信息是否对称、政府的应急机制是否科学健全,事关人民群众的生产生活。如何确保信息畅通,特别是让老百姓第一时间了解到天气和灾情信息,成为了应急机制中的重要一环。雪灾中比交通中断、电网瘫痪等问题更糟的就是信息不对称问题。信息不对称给抗灾救灾行动造成了不必要的疏漏、贻误和混乱。

  同样是雪灾,我们来看其他一些国家是如何处理的:2005年12月,一场暴风雪光临美国东北部。早在12月3日,美国气象部门就发出“灾难性天气”的警告,各大报纸和电视广播提醒市民“今晚大雪将下15厘米,一定要注意保暖,特别是帮助老人和学生等体质较弱者做好防寒准备”。同时,政府向市民公布了御寒指南。当年11月,德国也普降大雪,虽然受灾范围很广,但损失却不大。原来,德国在上世纪90年代初就成立了由气象、电力、交通等部门组成的雪灾防治中心,对强降雪灾害及其他紧急情况进行预测和监测。在一些发达国家,早在小学就开设专门的课程教育孩子如何应对大雪、暴雨等各种灾害天气。这样一来,民众在应对恶劣天气的过程中就不再单纯处于等待救援的被动状态,而知道如何进行自救和相互救助。以2005年美国东北部暴雪为例,尽管雪灾造成15万户停电,但由于人们早就做好准备,家中储藏了防寒物资,因此并未对人们生活造成很大影响。同时,由于暴雪灾害预报发布时间早,许多城市的公共交通、环卫部门紧急行动起来。新泽西州交通局准备了600辆扫雪车,并准备随时再雇1100辆车,还准备了15万吨除雪剂。他们由于获得的信息比较对称和平衡而作出合理的应对。与之比较,我国的应急机制往往暴露出迟缓化、被动化的缺陷,如应急机制往往局限在政府层面上,公民既不能及时了解情况,也缺乏积极的应对之策。事实上,有的部门对信息公开还是应该做些认真的检讨,查一查是否纳入必须做的工作范围内。

  这次雪灾给了我们深刻的启示:政府有关部门是信息公开的第一责任主体。有义务在第一时间通过媒体公布相关信息,有责任尊重和满足公众的知情权。政府和媒体应共同建立突发性事件的信息发布机制和快速反应机制,与公众形成良性互动,如此才能最大限度地降低抵御灾害所需的社会成本,实现真正意义上的社会和谐。限制或剥夺媒体的话语权,只会在一定程度上妨碍事故原因的彻底查明,阻塞民意的正当表达,从而掩盖住深层次的矛盾,这是十分危险的。闭目塞听反而不利于社会和谐,而及时、准确、充分地把实情告知公众,并解疑释惑,舆论引导,只会对和谐社会有利。因此,政府应充分认识媒体作为公共信息平台的作用,而不是“一味地盯着管着,这也不许,那也不准,只扳红灯闸,不开绿灯道”(人民日报原副总编辑周瑞金语)。新闻媒体是信息公开的重要载体。报纸、广播、电视、网络等媒体要在各种突发事件中,切实履行好媒体的公共责任,发挥自身在宣传报道和信息披露上的独特优势,力争在第一时间客观准确地报道真实信息。社会公众既是信息公开的受益者,也是信息公开的监督者。总之,在社会危机面前,政府有关部门、新闻媒体和社会公众都要各就各位,切实维护信息畅通,将信息公开原则真正落到实处,让信息公开成为彰显责任政府形象、媒体公信力和公民权利的重要载体。

  除了天灾,突发性事件的背后往往隐藏有官员腐败、渎职等人祸因素,出了事,谁最害怕媒体的介入?这是不言自明的。久经官场历练加上趋利避害的心态,使得某些害怕“拔出萝卜带出泥”的“后台老板”惯常将“影响社会稳定”当作一种政治护身符,对抗舆论监督,逃避法律追究。如果我们不为所惑,坚持实行信息透明,舆论公开,那么这些“刁德一”们就不敢、不便、不愿再冒政治风险,弄虚作假,欺上瞒下,事实真相也就不难揭开。而如果让他们“防记者胜于防贼”的企图得逞,那我们就会听不到民怨,看不到民情,就会脱离群众,失去民心。社会稳定机制中一个很重要部分就是要经常地把人民的不满表达出来,化解掉,媒体显然是这个稳定机制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法学家贺卫方语)。

  最近,有媒体发表文章揭示了当今分配领域存在的差距与不公,并波及到垄断行业一些人的头上。可见这里面承载着愤怒、不满和思考,寄托着对反腐败、社会公平正义、和谐效率的期待。因为,如今通过“改革”,一些特殊人群已经演化成了利益集团,他们正在利用“制度化的方式”扭曲分配关系,与民争利,把自己的利益,凌驾与强加在大多数民众身上。他们的非法收入完全是信息不对称而造成的。政府官员收入的透明化,取决于监管机制的设定及成本。有没有与激励和约束同在的透明机制,是问题的关键。比如当有公民想了解某一公务员的合法收入时,可以到哪里去查?是否随时可查?舆论界认为,无论怎样强调收入是一个人的隐私,但政府官员的合法收入来自于税收,公共财政条件下,纳税人尽了纳税义务,便有权了解税款的去向。也只有知情充分的条件下,公民才有可能实现监督权。比如香港前财政司司长梁锦松(现为美国黑石投资的高管)为在加税前买车而下野,因此他不是在廉政公署介入下才下课的,透明机制成了“占便宜”过不去的“高压线”。

  相形之下,当制度与机制缺失,处于信息不对称的一方是弱势的。比如,对官员的工资收入,人们是否只能每年在“两会”期间,才有机会表达自己的知情权诉求和行使监督的权力?2001年诺贝尔经济学奖,奖给了三位在信息经济学领域取得成就的美国经济学家。他们的贡献,在于揭示了信息在经济行为中的前置作用,人们在信息上所处于的优势与劣势的不同地位,可能会造成机会的不平等,从而给出了制度创新的新空间。

  理论上讲,当官员偏离工资性合法收入,而进入灰色地带的时候,会表现出一种特征:他是把官,当生意来理解并在强烈的心理暗示、利益的诱引驱动下,不惜监守自盗,铤而走险的。这就自然进入了信息经济理论揭示的“充满不确定性、信息不完备或不对称的世界是真实存在的”的市场领域。信息经济学理论还认为,当信息不对称条件下,经济行为人有故意的“隐藏行动”,会引起“逆向选择”,导致“权力不对称”,创造垄断暴利,使“信息劣势方”在不知不觉时即“受损”,从而引发“道德风险”。以此可见,前置高压线,信息对称了,自然就消灭“权贵资本主义”。经过30年改革开放,国家综合经济实力大大增强,理论上来说应该已经具备化解多年来积累下来的社会不公平问题的能力,我们完全可以由“效率优先、兼顾公平”转向“效率与公平并重”!逐步建立符合社会主义和谐社会目标要求的社会公平机制,使全体人民共享社会进步的成果。我想这将是“纪念改革开放30周年”应该做到的一个突破点吧。

  《山海经》研究专家宫玉海经过三十年的研究表明:上古人类并不愚昧穷苦,不像摩根以现代原始村落为依据所描绘的那样,他们而是在“百乐歌舞”中幸福生活着,并且创造出高度的文明。事实上,人类社会形成后,第二天和第一天没有区别。历史的每一天,乃至高度发展的今天,和那遥远的第一天也没有区别。人类社会形成的最初我们推测是按需分配的,因为那个时候圈子小,经验和知识共享充分,从价值需求抽离出来的信息能够迅速对称。按需分配是自然而然的事情。随着社会体系越来越庞大,价值的传递偏差越来越大。国家与国家间、中央与地方间、企业与企业间、组织之间的竞争其实是比谁更加接近真实的信息对称,信息失真小。只有趋近于对称局面,它才可能为社会创造出更大的价值。价值代码其实早已被清晰的破译,随着信息化的全面普及,以人类价值代码为核心的高效的信息对称也将最终实现。也许,按需分配又将是自然而然的事情了。行笔至此,突然想起伟大马克思先生阐述的共产主义社会,不正是这样的分配形式吗?

  对称的,就是和谐的?如果是,那真可谓是:一语道破“天机”!

相关文章:
·周小平:请记住这些不能再陪着我们走向2018的名字吧,他们才是这个时代最可爱的中国人!
·群学君:这才是真正的中国贵族
·刘海波:关于朝核危机的思考——“人民币经济体”和“亚洲人的亚洲”才是最重要的
·美媒揭印度教科书谎言:1962年“战胜中国”
·关山远:这才是共产党打败国民党的真正原因!
发表评论
                          请输入左则的验证码,再提交.
遵守本网提供的任何行为准则或其它通告;
保密您的服务账户密码;
如果您获悉与本服务有关的泄密行为,请立即通知我们。
自行配备上网和使用电信增值业务所需的设备,自行负担个人上网或第三方(包括但不限于电信或移动通信提供商)收取的通讯费、信息费等有关费用。
保证自己在使用各服务时用户身份的真实性,正确性及完整性。如果数据发生变化,您应及时更改。在安全完成本服务的登记程序并收到一个密码及账号后,您应维持密码及账号的机密安全。您应对任何人利用您的密码及账号所进行的活动负完全的责任,本网无法对非法或未经您授权使用您账号及密码的行为作出甄别,因此本公司不承担任何责任。
 


四川大学哲学研究所   |    独家网   |    国学网站   |    香港中国文化研究院   |    联合早报网   |    草根网   |   
万联数据   |    观察者网   |    环球网   |    文化纵横网   |    四月网   |    南怀瑾文教基金会   |   
新诸子学刊   |    学习时报网   |    求是网   |    善因文化   |    恒南书院   |    海疆在线   |   
版权所有:新法家网站  联系电话:13683537539 13801309232   联系和投稿信箱:xinfajia8888@163.com     
京ICP备0507368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351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