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法家经典
上博竹书《曹沫之陈》新编释文 
作者:[陈剑] 来源:[] 2007-12-11
复旦大学出土文献与古文字研究中心  陈剑
 
 《上海博物馆藏战国楚竹书(四)·曹沫之陈》内容丰富,竹简保存情况良好,有条件将其整理得较为接近全篇原貌。本文试在整理者所作工作的基础上,[1]将简文加以重新拼合与编连,并写出全篇释文。
 
据原《说明》,本篇包括整简45支,残简20支。“残断的简往往从中间断折,只有一半,给拼接造成困难”。原分为以下17个拼联组:1~3,4~11,12~14,15~16,17~26,27~29,30,31~32,33~36,37~41,42~46,47~48,49~57,58,59~61,62,63~65。
 
复核原书图版及考释部分对竹简情况的说明,本篇所谓45支“整简”中,本来即为完简的只有19支(5、9、10、13、14、18、19、20、21、22、33、35、38、39、40、50、52、54、65),其它26支是由上下两段拼成的(1、2、6、7、8、17、23、24、25、28、32、34、36、37、42、43、44、45、46、51、53、55、56、60、63、64)。进一步检查这26支由上下两段拼合而成之简,可以发现其中有6支的拼合是有问题的(32、37、46、51、53、63)。我们将这6号竹简重新拆分为两段,分别按“某上”、“某下”重新编号(余39支整简),加上原有的20支残简,则共得32支残简。
 
将这32支残简重新拼合,共有28支可以拼合为14支整简或近似整简(由此共得39+14=53支整简),即:41+4,11+12,26+62,38+37下,46上+47,63上+27,29+31,32上+51下,51上+30,53上+32下,61+53下,57+15,16+46下,48+49。余4支残简:3(本为上段残简),37上,59(本为上段残简),63下,即本篇至少残去两支简的上段和两支简的下段。从最后编连的结果来看,其余所缺整简估计最多仅有几支。相对于现存的全篇简数来讲,可以说残失甚少,基本完整。
 
将拼合后的竹简重新加以编连,全篇可编为以下5个拼联组:1~3,41+(4~14)+(17~26)+62+58+37下+(38~40)+(42~45)+46上+47+63上+27+29+31+32上+51下+50+51上+30+52+53上+32下+61+53下+(54~57)+(15~16)+46下+(33~36)+28+48+49,37上,(59~60),(63下~65)。其中最大一组即第2个拼联组可看作全文的主体部分,其文意本来是甚为连贯的。庄公与曹沫一问一答层层推进,其所讨论内容的脉络大致可勾勒为:论修政、得失与天命等—→论三教(问陈而先由本;为和于邦、为和于舍、为和于陈)、战之显道勿兵以克—→论成教之后各种出兵作战之“机”(出师之机、三军散果之机,战之机,既战之机)—→论各种复战之“道”(败复战之道、复盘战之道、复甘战之道、复 战之道)—→论善攻善守者如何、亲率胜如何(为亲、为和、为义),等。
 
下面按新的拼合与编连结果钞出释文。释文是在整理者释读的基础上作的,凡从其说的文字除个别确有必要者外不再严格隶定,直接以通行字写出。我们有不同意见之处则以注释的方式简单交待。为了提请读者注意及便于读者复核起见,凡本为上段或下段简的,和我们将原整简拆分成为上段或下段简的,即使我们已经重加拼合,释文中仍然保留简首或简尾的“ ”号。
 
 
 
鲁庄公将为大钟,型既成矣。曹沫入见,曰:“昔周室之封鲁,东西七百,南北五百,非【1】山非泽,亡有不民。今邦弥小而钟愈大,君其图之。昔尧之飨舜也,饭于土簋,欲〈啜〉于土铏,【2】而抚有天下。此不贫于美而富于德欤?昔周[室] 【3】□□境必胜,可以有治邦,周等(典)是存。”[2]庄公曰:“ 【41】 今天下之君子既可知已,孰能并兼人【4】哉?”曹沫曰:“君其毋员(愪?)。臣闻之曰:邻邦之君明,则不可以不修政而善于民。不然, (恐)[3]亡焉。【5】邻邦之君亡道,则亦不可以不修政而善于民。不然,亡以取之。”庄公曰:“昔池胉语寡人曰:【6】‘君子得之失之,天命。’今异于而言。”曹沫曰:“[□]不同矣。臣是故不敢以古答。[4]然而古亦【7】有大道焉,必恭俭以得之,而骄泰以失之。君言亡以异于臣之言。君弗尽,臣闻之曰:君【8】子以贤称而失之,天命;以亡道称而没身就死,亦天命。不然,君子以贤称,曷又[5]弗【9】得?以亡道称,曷又弗失?”庄公曰:“曼(晚)[6]哉,吾闻此言。”乃命毁钟型而听邦政。不昼【10】寝,不饮酒,不听乐,居不亵 (文),[7]食不贰滋(?)。[8] 【11】 兼爱万民,[9]而亡有私也。还年而问于曹【12】沫曰:“吾欲与齐战,问陈奚如?守边城奚如?”曹沫答曰:“臣闻之:有固谋,而亡固城;【13】有克政,而亡克陈。三代之陈皆存,或以克,或以亡。且臣闻之:小邦处大邦之间,敌邦【14】交地,[10]不可以先作怨,疆地毋先而必取□焉,所以距边;毋爱[11]货资子女,以事【17】其[12]便嬖,所以距内;城郭必修,缠(缮)[13]甲利兵,必有战心以守,所以为长也。且臣之闻之:不和【18】于邦,不可以出豫(舍)。不和于豫(舍),不可以出陈。不和于陈,不可以战。[14]是故夫陈者,三教之【19】末。[15]君必不已,则繇其本乎?”庄公曰:“为和于邦如之何?”曹沫答曰:“毋获民时,毋夺民利。【20】绅(陈)功而食,刑罚有罪而赏爵有德。凡畜群臣,贵贱同 (等)[16],禄毋 (倍)。[17]《诗》于有之,曰:‘岂【21】屖(弟)[18]君子,民之父母。’此所以为和于邦。”庄公曰:“为和于豫(舍)如何?”曹沫曰:“三军出,君自率,【22】必聚群有司而告之:‘二三子勉之,过不在子在□。’期会之不难,所以为和于豫(舍)。”庄公又问【23】:“为和于陈如何?”答曰:“车间容伍,伍间容兵,贵有常。凡贵人思(使)[19]处前位一行,后则见亡。进[20]【24】必有二将军,毋将军必有数辟(嬖)[21]大夫,毋俾(嬖)大夫必有数大官之师、公孙公子、凡有司率长。【25】伍之间必有公孙公子,是谓军纪。[22]五人以伍,一人 【26】 又(有)多,四人皆赏,所以为断。[23]毋上(尚)获而上(尚)闻命,【62】所以为毋退。率车以车,率徒以徒,所以同死。[24] 【58】 又戒言曰:牪,尔正 ;不牪,而或兴或康以【37下】会。故帅不可思(使)牪,牪则不行。战有显道,勿兵以克。”庄公曰:“勿兵以克奚如?”答曰:“人之兵【38】不砥砺,我兵必砥砺。人之甲不坚,我甲必坚。人使士,我使大夫。人使大夫,我使将军。人【39】使将军,我君身进。此战之显道。”庄公曰:“既成教矣,[25]出师有几(机)[26]乎?”答曰:“有。臣闻之:三军出,【40】其将卑,父兄不廌(荐-存),由邦御之,此出师之几(机)。”[27]庄公又问曰:“三军散(?)果有几(机)乎?”答曰:“有。臣闻【42】之:三军未成陈,未豫(舍),行阪济障,此散(?)果之几(机)。”[28]庄公又问曰:“战有几(机)乎?”答曰:“有。其去之【43】不速,其就之不尃(傅),[29]其启节不疾,此战之几(机)。是故疑陈败,疑战死。”庄公又问曰:“既战有几(机)乎?”【44】答曰:“有。其赏浅且不中,其诛厚且不察,死者弗收,伤者弗问,既战而有怠心,此既战之几(机)。”庄【45】公又问曰:“复败战有道乎?”[30]答曰:“有。三军大败, 【46上】 [死][31]者收之,伤者问之,善于死者为生者。君【47】乃自过以悦于万民,弗 危地,毋火[32]食。 【63上】 [毋]诛而赏,毋辠百姓,而改其将。[33]君如亲率,【27】必约邦之贵人及邦之奇士御(?)卒,使兵毋复。[34]前 【29】 失车甲,命之毋行。[35]明日将战,思(使)为前行。谍人【31】来告曰:[36]‘其将帅尽伤, (车)连(辇)皆栽(载),曰将早[37]行。’乃[□] 【32上】 乎(?)人:‘吾战敌不顺于天命,反师将复。战【51下】则禄爵有常。’几莫之当。”[38]庄公又问曰:“复盘战有道乎?”答曰:“有。既战复豫(舍),号令于军中【50】,曰:‘缠(缮)甲利兵,明日将战。’则 乇(厮徒)[39]伤亡,盘就行 【51上】 □(立—位?)厚食[40],思(使)为前行。[41]‘三行之后,[42]苟见短兵, (审?)【30】毋怠,毋思(使)民疑。及尔龟策,皆曰胜之。改 (?作?)尔鼓,乃失其服,明日复陈,必过其所。’此复【52】盘战之道。”庄公又问曰:“复甘战有道乎?”答曰:“有。必 【53上】 [□]白徒:‘早食輂兵,各载尔藏,既战将量。’为之【32下】[43]赏获□[44]葸,以劝其志。勇者喜之,巟者悔(诲?)之,万民 【61】 赣(黔)首皆欲或之。[45]此复甘战之道。”庄公又问【53下】曰:“复 战有道乎?”答曰:“有。收而聚之,束(?)而厚之。重赏薄刑,思(使)忘其死而见其生,思(使)良【54】车良士往取之饵,思(使)其志起。勇者思(使)喜,葸者思(使)悔,然后改始。此复 战之道。”庄公又问曰:【55】“善攻者奚如?”答曰:“民有保,曰城,曰固,曰阻。三者[46]尽用不皆(弃?),邦家以宏。善攻者必以其【56】所有,以攻人之所亡有。”庄公曰:“善守者奚如?”答曰:“ 【57】 其食足以食之,其兵足以利之,其城固【15】足以捍之。上下和且辑, (因)纪于大国,[47]大国亲之,天下 【16】 不胜。[48]卒欲少以多。少则易□[49],圪(垒?)成则易【46下】怠(治)[50],果胜矣。亲率胜。使人不亲则不敦,不和则不辑,不 (义)则不服。”庄公曰:“为亲如【33】何?”答曰:“君毋惮自劳,以观上下之情伪;匹夫寡妇之狱讼,君必身听之。又知不足,亡所【34】不中。则民亲之。”庄公又问:“为和如何?”答曰:“毋嬖于便嬖,毋长于父兄,赏均听中,则民【35】和之。”庄公又问:“为义[51]如何?”答曰:“绅(陈)功尚贤。[52]能治百人,使长百人;能治三军,思(使)帅。受(授)【36】又(有)智,舍又(有)能,则民宜(义)之。[53]且臣闻之:卒有长,三军有帅,邦有君,此三者所以战。是故长【28】不可不慎。不卒(依?)则不恒,不和则不辑不兼畏 【48】 于民。”庄公曰:“此三者[54]足以战乎?”答曰:“戒。胜【49】民者毋 爵,毋御(?)军,毋辟罪。用都教于邦, 【37上】[55]其志者寡矣。”庄公又问曰:“吾有所闻之:一【59】出言三军皆欢(劝),一出言三军皆往,有之乎?”答曰:“有。明慎以戒,如[56]将弗克。毋冒以陷,必过前攻。【60】。鬼神 武,非所以教民,[57]唯君其知之。此【63下】先王之至道。”庄公曰:“沫,吾言氏(寔)不,而毋惑诸小道欤?吾一欲闻三代之所。”曹沫答曰:“臣闻之:昔之明王之起【64】于天下者,各以其世,以及其身。今与古亦□[58],亦唯闻夫禹、汤、桀、纣矣。【65】
 
曹沫之陈【2背】
 
 
 
本文初稿蒙沈培先生审阅指正,谨致谢忱。
 
 
 
注(略)

相关文章:
·访谈︱郭永秉:清华简之“高大上”,足以抗衡汲冢竹书
·来新夏:新编“儒藏”三疑
·谌震:新编“儒藏”待商量
·翟玉忠:幸福生活之道——礼(古礼新编之二)
·翟玉忠:幸福生活之道——礼(古礼新编之一)
发表评论
                                          请输入左则的验证码,再提交.
遵守本网提供的任何行为准则或其它通告;
保密您的服务账户密码;
如果您获悉与本服务有关的泄密行为,请立即通知我们。
自行配备上网和使用电信增值业务所需的设备,自行负担个人上网或第三方(包括但不限于电信或移动通信提供商)收取的通讯费、信息费等有关费用。
保证自己在使用各服务时用户身份的真实性,正确性及完整性。如果数据发生变化,您应及时更改。在安全完成本服务的登记程序并收到一个密码及账号后,您应维持密码及账号的机密安全。您应对任何人利用您的密码及账号所进行的活动负完全的责任,本网无法对非法或未经您授权使用您账号及密码的行为作出甄别,因此本公司不承担任何责任。
 


四川大学哲学研究所 |  独家网 |  国学网站 |  香港中国文化研究院 |  联合早报网 |  草根网 | 
时代Java教程 |  观察者网 |  环球网 |  文化纵横网 |  四月网 |  南怀瑾文教基金会 | 
新诸子学刊 |  学习时报网 |  求是网 |  善因文化 |  恒南书院 |  海疆在线 | 
版权所有:新法家网站  联系电话:13683537539 13801309232   联系和投稿信箱:alexzhaid@163.com     
京ICP备0507368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351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