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法家历史
《盐铁论•杂论第六十》译注 
作者:[王利器] 来源:[] 2006-10-22
【题解】本篇是桓宽说明自己编述此书的原因和对辩论的看法。犹如今人所写的“编后记”或“后序”。桓宽的倾向性是很鲜明的。他对贤良、文学倍加赞赏,说他们“智者赞其虑,仁者明其施,勇者见其断,辩者陈其词”,赞扬他们“直而不徼,切而不(火索)”,是“弘博君子”。他对桑弘羊虽然也说了“可谓博物通士”的话,但从总的态度来看,他是反对桑弘羊的。他攻击桑弘羊“不引准绳以道化下,放于利末,不师始古”,只知“务畜利长威”,“而不知德广可以附远”,嘲笑桑弘羊“处非其位,行非其道,果殒其性,以及厥宗”。桓宽对车丞相也是不满意的,至于对丞相史和御史,当然更不在话下了。
 
客曰(1):余睹盐,铁之义(2),观乎公卿、文学、贤良之论,意指殊路,
各有所出,或上仁义(3),或务权利。异哉吾所闻。周、秦粲然(4),皆有天
下而南面焉,然安危长久殊世。汝南朱子伯为予言(5),当此之时,豪俊并进,
四方辐凑(6)。贤良茂陵唐生(7)、文学鲁万生之伦六十余人(8),咸聚阙庭
(9),舒六艺之风(10),论太平之原(11)。智者赞其虑,仁者明其施,勇者见
其断,辩者陈其词。訚訚焉(12),侃侃焉(13),虽未能详备,斯可略观矣。
然蔽于云雾,终废而不行,悲夫!公卿知任武可以辟地,而不知广德可以附
远(14);知权利可以广用,而不知稼穑可以富国也。近者亲附,远者说德,
则何为而不成,何求而不得?不出于斯路,而务畜利长威,岂不谬哉!中山
刘子雍言王道(15),矫当世(16),复诸正,务在乎反本。直而不徼(17),切
而不徼(18),斌斌然可谓弘博君子矣(19)。九江祝生奋由路之意(20),推史
鱼之节(21),发愤懑(22),刺讥公卿,介然直而不挠(23),可谓不畏强御矣
(24)。桑大夫据当世,合时变,推道术,尚权利,辟略小辩,虽非正略,然
巨儒宿学恧然,不能自解(25),可谓博物通士矣。然摄卿相之位,不引准绳,
以道化下,放于利末(26),不师始古。《易》曰:“焚如弃如(27),”处非
其位,行非其道,果陨其性(28),以及厥宗(29)。车丞相即周、吕之列(30),
当轴处中,括囊不言(31)。彼哉!彼哉(32)!若夫群丞相、御史(33),不能
正议以辅宰相,成同类,长同行,阿意苟合,以说其上(34),斗筲之人,道
谀之徒,何足算哉(35)!
【注释】
(1)客:本书编者桓宽的自称。因本书以大夫和贤良、文学为主,故编者自称为客。
(2)义:同“议”。
(3)上:同“尚”。
(4)粲然:灿烂。这里指兴盛。
(5)汝南:汉代郡名。治平舆,今河南省汝南县东南。朱子伯:《汉书》作“朱生”,参加盐、
铁会议的贤良文学之一,生平事迹未详。
(6)辐凑:即辐辏,车轮的辐条聚集到车毂的中心,比喻人才聚集。
(7)茂陵:汉代县名,在今陕西省兴平县东北,原叫“茂乡”,后因汉武帝葬于此,改为“茂陵”。唐生:参加盐、铁会议的姓唐的儒生,生平事迹未详。
(8)鲁:秦代薛郡地,汉代为鲁国,有今山东省西南部及江苏省东北部地,治曲阜,即今曲阜市。
万生:参加盐、铁会议的姓万的儒生,生平事迹未详。伦:《汉书》作“徒”。
(9)阙廷:朝廷,封建时代帝王受朝问政的地方。
(10)舒:这里是述说的意思。风,原作讽,今据《汉书》校正,《古今旷世文渊》正作“风”。
(11)《汉书》“论太平”作“陈治平”。
(12)訚訚(y0n y0n):《汉书》作“龂龂”,古字通,争辩的样子。
(13)侃侃(kan kan):《汉书》作“行行”,理直气壮的样子。
(14)广德,原作“德广”,今据上下文词例(“任武”,“辟地”、“广用”、“富国”)乙
正。
(15)中山:汉代郡名,本中山国地,在今河北省定县一带。刘子雍:《汉书》作“刘子推”,
参加盐、铁会议的儒生,生平事迹未详。
(16)“矫”:《汉书》作“挢”。师古曰:“正曲曰桥诸之也。‘挢’读与‘矫’同,其字从
手。”
(17)徼:附合别人的意见。
(18)■:读为“索”,空洞的意思。
(19)斌斌,《汉书》作“彬彬”,音义均同。斌斌然:文雅的样子。
(20)九江:秦代郡名,汉仍之,约有今江苏、安徽两省长江北岸与江西全省地,治寿春,即今安徽省寿县。祝生:参加盐、铁会议的姓祝的儒生,生平事迹未详。由路:即仲由。仲由字子路,故曰由路。
(21)史鱼:春秋时卫国史官,名鱼,又名(qi&),相传史鱼自以不能进贤退不肖,死了还以
尸谏。故孔丘称颂道:“直哉!史鱼。邦有道如矢,邦无道如矢。”见《论语·卫灵公篇》及朱熹注。
(22)愤懑:愤慨。
(23)介然:耿正的样子。挠:弯曲。
(24)强御:这里指强权者。
(25)然巨儒宿学恧然,不能自解:原作然巨儒宿学恶然大能自解,今据明初本、华本、《两汉
文别解》及《汉书》校改“恧”字,又据《汉书》校改“不”字。张敦仁曰:“华本‘恶’改‘恧’。
《汉书》无此二字。”又曰:“《汉书》‘大’作‘不’。”杨沂孙曰:“‘恶然大’三字,当有误。”
(26)《汉书》“利末”作“末利”,颜师古注:“放,纵也,谓纵心于利也。一说,放,依也,
音方往反。《论语》称孔子曰:‘放于利而行多怨也。’”
(27)《易经·离卦》文。王弼注:“通近至尊,履非其位,欲进其盛,以炎其上,命必不终,
故曰焚如。违离之义,无应无承,众所不容,故曰弃如。”
(28)陨:同“殒”,死亡。性:同“生”,生命。
(29)厥:其,他的。宗:宗族。
(30)车丞相:即丞相田千秋。吕,原作周,今据卢文弨、孙人和说校改。周、吕:即周公旦和
吕望。
(31)括囊:把口袋封闭起来,比喻谨慎,不轻易说话。
(32)彼哉、彼哉,语本《论语·宪问篇》。马融注:“彼哉,彼哉,言无足称也。”
(33)“丞相”下当有“史”字。
(34)说:同“悦”。
(35)《论语·子路篇》:“子贡问曰:‘今之从政者何如?’子曰:“噫!斗筲之人,何足算
也。’”《汉书》“算”作“选”,“选”、“算”古字通。斗筲:这里比喻气量狭小,才能低下。道谀:谄媚,奉承。
【译文】
本书编者桓宽说:我看了关于盐、铁问题的讨论,看到了公卿、文学、贤良的议论之词,主张截然不同,各自都有自己的见解。有的崇尚仁义,有的注重权势财利。这些都是我从未听到的。周、秦曾经很兴盛,都统治过天下而称王,但是安危长久却各代不同。最初,汝南的朱子伯曾经告诉我,在召开盐、铁会议时,贤良、文学一起进京,从四面八方聚集在一起。茂陵的贤良唐生、鲁地的文学万生等六十余人,都聚集到朝廷,叙谈六经的内容,议论使天下太平的根本办法。聪明人表达了自己的谋略,仁厚的人表明了他们的措施,勇敢的人显示了自己的果断,善于辩论的人陈述了他们的言辞。一个个争辩得理直气壮,虽然没能谈得面面俱到,但我认为这也很可观了。然而他们的办法却被云雾遮住(被公卿所阻格),终于被放弃而未能付诸实行,真令人痛心啊!公卿(指桑弘羊等人)只知道用武力可以扩大地盘,却不知道广施仁德可以使远方归附;只知道权力可以多方使用,而不知道农业可以使国家富强。如果近处的人都归附,远方的人受到恩德而心悦诚服,这样,还有什么事情做不到,什么要求达不到呢?不从这条路去考虑问题,却注重贮存钱财,崇尚武力,岂不是荒谬吗?中山的刘子雍讲到王道,认为矫正当今的错误,回到正确的轨道,关键在于恢复礼义。他直言不讳,恳切而不空洞,文质彬彬,可以算是个知识渊博的君子了。九江的祝生继承了子路的意志,发扬了史鱼的义节,发泄了内心的愤慨,讽刺、挖苦公卿,耿直不曲,可以说是不怕强权了。桑弘羊根据当时的情况,顺应潮流的变化,推行治国方法,崇尚权势财利,略施小小的辩才,虽然谈的不是正道,然而却使像贤良、文学这样积学之士的大儒生感到惭愧,不能自行解脱,桑大夫可算是通今博古、知识渊博的人了。然而他处在卿相这样的高位,不遵照礼义,不用道德教化百姓,却追逐工商业的发展,而不效法古代的治国方法。《易经》上说:“不得好死,众所不容。”他处在不相称的地位,行动离经叛道,结果终于丧失性命,连累宗族。车千秋丞相处于周公、吕望的地位,在会议中像车轴一样处在中间,闭口不言,保全自身,他呀!他呀!至于丞相史、御史们,不能以正确的治国之道辅佐上司,而为桑弘羊帮腔助势,奉承迎合,以使上司高兴。这些人气量狭小,谄媚拍马,哪里还值得一谈!
 

相关文章:
·吴铭:放弃对经济的直接组织领导,就是放弃政权——读《盐铁论》有感
·杂论儒生之术
·李海坤:从《盐铁论》看中国社会经济
·[明]焦竑:书盐铁论后
·盛洪:盐铁论,二千年前“国进民退”大辩论
发表评论
                          请输入左则的验证码,再提交.
遵守本网提供的任何行为准则或其它通告;
保密您的服务账户密码;
如果您获悉与本服务有关的泄密行为,请立即通知我们。
自行配备上网和使用电信增值业务所需的设备,自行负担个人上网或第三方(包括但不限于电信或移动通信提供商)收取的通讯费、信息费等有关费用。
保证自己在使用各服务时用户身份的真实性,正确性及完整性。如果数据发生变化,您应及时更改。在安全完成本服务的登记程序并收到一个密码及账号后,您应维持密码及账号的机密安全。您应对任何人利用您的密码及账号所进行的活动负完全的责任,本网无法对非法或未经您授权使用您账号及密码的行为作出甄别,因此本公司不承担任何责任。
 


四川大学哲学研究所 |  独家网 |  国学网站 |  香港中国文化研究院 |  联合早报网 |  草根网 | 
时代Java教程 |  观察者网 |  环球网 |  文化纵横网 |  四月网 |  南怀瑾文教基金会 | 
新诸子学刊 |  学习时报网 |  求是网 |  善因文化 |  恒南书院 |  海疆在线 | 
版权所有:新法家网站  联系电话:13683537539 13801309232   联系和投稿信箱:alexzhaid@163.com     
京ICP备0507368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351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