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法家历史
《盐铁论•取下第四十一》译注 
作者:[王利器] 来源:[] 2006-10-14
 

  【题解】取下上原有盐铁二字,今据张敦仁说校删。此篇就上篇贤良所提归之于民的问题,展开辩论。大夫所谓的,是困桡公利,而欲擅山泽不轨之民。把不轨之民从一般人民中区别出来,这是有进步意义的。大夫认为贤良、文学专欲损上徇下,无上下之义,君臣之礼;贤良则认为取下有量,并就当时对立阶级的一些情况,作了一个对比。
  第一次会议到此结束,于是遂罢议止词。辩论的结果是罢郡国榷沽、关内铁官。以下从《击之篇》起,则属于第二次会议范围。

 

  大夫曰:不轨之民,困桡公利,而欲擅山泽。从文学、贤良之意,则利归于下,而县官无可为者。上之所行则非之,上之所言则讥之,专欲损上徇下,亏主而适臣,尚安得上下之义,君臣之礼?而何颂声能作也?【注释】不轨之民:不遵守法令的人。桑弘羊指的是富商大贾和地方豪强。
  困:制造困难。桡(nao):阻挠。
  徇(xn),曲从。

 

  【译文】大夫说:不守国法的豪民,制造困难,阻挠公家的财利,而想独占山海的财富。如果依从了你们贤良、文学的意见,那么,取利的权力就得交给富商大贾和地方豪强,这样朝廷就什么事情也干不成了。朝廷做的事你们就诽谤,朝廷说的话你们就讽刺,你们一心想损害国家的利益而曲从于那些富商大贾和地方豪强,损害君主的利益而满足臣子的要求,这样哪里还有上下的区别,君臣之间的礼仪呢?颂扬赞美的声音又怎么能够出现呢?

 

  贤良曰:古者,上取有量,自养有度(1),乐岁不盗(2),年饥则肆(3),用民之力,不过岁三日(4)。籍敛,不过十一(5)。君笃爱,臣尽力,上下交让(6),天下平。浚发尔私(7,上让下也。遂及我私(8,先公职也。孟子曰:未有仁而遗其亲,义而后其君也(9)。君君臣臣,何为其无礼义乎?及周之末涂(10),德惠塞而嗜欲众,君奢侈而上求多,民困于下,怠于上公(11),是以有履亩之税(12),《硕鼠》之诗作也(13)。卫灵公当隆冬兴众穿池,海春谏曰:天寒,百姓冻馁,愿公之罢役也。公曰:天寒哉?我何不寒哉(14)?人之言曰:安者不能恤危,饱者不能食饥。故余粱肉者难为言隐约(15),处佚乐者难为言勤苦(16)。夫高堂邃宇(17)、广厦洞房者(18),不知专屋狭庐(19)、上漏下湿者之也(20)。系马百驷、货财充内、储陈纳新者,不知有旦无暮、称贷者之急也(21)。广第唐园(22)、良田连比者(23),不知无运踵之业(24)、窜头宅者之役也(25)。原马被山(26)、牛羊满谷者,不知无孤豚瘠犊者之篓也(27)。高枕谈卧、无叫号者(28),不知忧私责与吏正戚者之愁也(29)。被纨蹑韦(30),搏粱啮肥者(31),不知短褐之寒(32)、糠之苦也(33)。从容房闱之间(34)、垂拱持案食者(35),不知跖耒躬耕者之勤也(36)。乘坚驱良、列骑成行者,不知负担步行者之劳也(37)。匡床旃席(38)、侍御满侧者,不知负辂挽舩(39)、登高绝流者之难也(40)。衣轻暖、被美裘(41)、处温室、载安车者,不知乘边城(42)、飘胡、代乡清风者之危寒也(43)。妻子好合(44)、子孙保之者(45),不知老母之憔悴(46)、匹妇之悲恨也。耳听五音、目视弄优者(47),不知蒙流矢(48)、距敌方外者之死也(49)。东向伏几(50)、振笔如调文者(51),不知木索之急(52)、箠楚之痛者也(53)。坐旃茵之上(54)、安图籍之言,若易然(55),亦不知步涉者之难也。昔商鞅之任秦也,刑人若刈菅茅(56),用师若弹丸;从军者暴骨长城,戍漕者辇车相望(57),生而往,死而旋(58),彼独非人子耶?故君子仁以恕,义以度,所好恶与天下共之,所不施不仁者(59)。公刘好货,居者有积,行者有囊(60)。太王好色,内无怨女,外无旷夫(61)。文王作刑,国无怨狱。武王行师,士乐为之死,民乐为之用。若斯,则民何苦而怨,何求而讥?

 

  【注释】自养:指周天子的消费。
  盗:这里作多取讲。
  肆:缓,指缓征赋税。
  《礼记·王制篇》:用民之力,岁不过三日。
  籍敛:征收田税。籍敛不过十一,即《公羊传·宣公十五年》古者什一而籍之意。张之象本、沈延铨本、金蟠本下有字。
  诗出《诗经·周颂·噫嘻》篇。浚:《毛诗》作骏,古字音义都通。骏,大。发:开垦。私:指民田。
  《诗经·小雅·大田》:雨我公田,遂及我私。遂:然后。
  这是《孟子·梁惠王上》文。
  末涂:后期。
  (11上公原作公乎,今据张敦仁说校改。
  (12)履亩之税:即税亩。春秋末期新兴地主阶级的田赋制度,即按土地面积征收赋税。鲁宣公十五年(公元前594年)鲁国实行初税亩,它承认了土地私有的合法性,意味着奴隶制的井田制破产,有其历史进步意义。
  (13)硕鼠:《诗经·魏风》的篇名。国人患其君重敛,与患大鼠贪吃粮食一样,故作诗刺之。(14)灵公穿池事:见《吕氏春秋·分职篇》、《新序·刺奢篇》,但海春都作宛春。(15)隐约:这里是饥渴的意思。
  (16)佚:同。乐:快乐。
  (17)邃(su@)宇:深幽的房子。
  (18)洞房:宽大的房子。
  (19)专屋狭庐:简陋狭窄的房子。
  (20“■”原作,撄宁斋钞本作,张之象本、金蟠本音。《治要》作,《百子类函》作。张敦仁曰:“‘当作,以下文例之可证。当是“■”字形近之误。《汉书·谷永传》:榜箠于炮烙。师古曰:“■,痛也。又《异姓诸侯王表》:响应于谤议。师古曰:“■,痛也。“■”为汉人习用字,今据改正。亦或是字之误。《广雅·释诂》:瘤,病也。
  (21)称贷:借贷。下原脱字,据《治要》补。张敦仁曰:“‘下当脱字,亦以下文例之。
  (22)第:房舍。唐园:菜园。
  (23)连比:相连的意思。
  (24)无运踵之业:没有转运脚跟的地方,即无立锥之地的意思。
  (25)窜头宅:没有住宅到处流浪的意思。
  (26)原马:即騵马,黄色白腹的马。
  (27)瘠犊:瘦弱的小牛。窭(lu):贫穷。
  (28)叫号:号饥号寒。
  (29)责,同债。戚:借蹙字,蹙迫的意思。
  (30)蹑(ni8):踩。韦:去毛加工鞣制的皮鞋。
  (31,撄宁斋钞本、张之象本、沈延铨本,金蟠本作抟。按作义较长,用手抓饭吃,是周、秦时的习俗,今少数民族中还有吃抓饭的习俗。啮(ni8):咬。(32)短褐:短小的粗布衣服。这里指普通的老百姓。
  (33,张敦仁校为“■”h8),即糠。
  (34)闱(w6i):宫殿的侧门。
  (35)垂拱:垂衣拱手,指不须劳动。案:盛饭的托盘。
  (36)跖耒:见《未通篇》注释。
  (37)檐:通。负担,挑担子。原作,今据《治要》引改。下文云:不知负辂挽舩、登高绝流者之难也。也用字,这里不当重。说略本陈遵默、孙人和。(38)匡床旃席,原作同床旃席:《治要》作匡床荐席,今据改。匡床:安安稳稳的床。旃席:以毛毡为席。
  (39)负辂:推车子。舩,音义同船。
  (40)绝流:涉水。
  (41原作,古无英裘之说,当作美裘,形近之误,今改。《公羊传·定公四年》:蔡昭公朝于楚,有美裘焉,囊瓦求之。《史记·蔡世家》同。此古书作美裘之证。(42)乘:登城防守。
  (43)乡,同。清:当依杨树达校作,寒冷的意思。
  (44)妻子好合:语本《诗经·小雅·常棣》。好合,和好。
  (45)子孙保之:语本《诗经·周颂·天作》篇及《烈文》篇。保,守护。保之下原无字,《治要》引有,与上下文例合,今据补。
  (46)憔悴:忧愁。
  (47)弄优:古代的一种杂枝。
  (48)蒙:冒着,迎着。
  (49)距:同,抵抗,抵挡。方外:远方。原在字下,今移植之。(50)东向:古时帮助主要官员办公的官吏,办公时面向东而坐。几:古时办公时用的一种矮桌子。
  (51)如,同
  (52调文原作文调木索原作求索,今据《治要》引改。木:指三木:梏、gng)桎。索,指缧絏。都是古代的刑具。
  (53)箠(chu0):鞭子。楚:荆条。都是古代的刑具。
  (54)旃茵,古时车上坐的毡垫。
  (55)安,同。图籍:图书。若易然:好像容易的样子。
  (56)刑人:处罚罪犯。刈(y@):割。菅(ji1n)茅,原作菅芳,今据王先谦说校改。菅茅:两种草。
  (57)辇(ni3n)车:运输粮食的车。
  (58)旋,同
  (59)杨沂孙曰:“‘所不施句有脱误。
  (60)文本《孟子·梁惠王下》。原文云:昔者,公刘好货。《诗》云:乃积乃仓,乃裹粮,于橐于囊,思用光,弓矢斯张。干戈戚扬,爰方启行。故居者有积仓,行者有裹粮也。61)文亦本《孟子·梁惠王下》。原文云:昔者,太王好色,爱厥妃。《诗》云:古公亶父,来朝走马,率西水浒,至于岐下。爰及姜女,聿来胥宇。当是时也,内无怨女,外无旷夫。

 

  【译文】贤良说:按一定数量征收赋税,天子的费用有一定的限度,丰年也不多取,荒年则缓征赋税。老百姓服徭役,一年不过三天。征收田税,不过十分之一。帝王真心地爱护臣子,臣子也都尽心尽力,上下互相谦让,天下太平。大量开垦你的私田,这是帝王爱护百姓。(雨)也落入我的田地,说明百姓首先想到的是国家。孟子说:没有讲仁义的人而丢掉他的父母的,也没有讲礼义的人而怠慢他的君主的。像这样,做君的像君主的样子,做臣的像臣子的样子,怎么能说是没有礼义了呢?到了周朝的末期,恩惠德政不施行了,而贪图财利的人多了,国君生活奢侈,帝王征收的赋税增多,百姓生活困苦,上至公家的事也消极怠慢,因此出现按田亩征税的办法,《硕鼠》这样的诗也产生了。卫灵公在严冬季节命令老百姓给他挖池塘,他的臣子海春劝告他说:天太冷了,老百姓又冻又饿,请您停止这项工程罢!卫灵公说:天冷吗?我为什么不感到冷呢?人们常说:自己平安的人不能对有危难的人表示同情,自己吃饱了的人不能分给饥饿者以粮食。所以粮食鱼肉吃不完的人,很难了解穷人的饥渴,生活安逸快乐的人,很难知道勤劳的人的辛苦。那些身居高楼深院、大厦宽屋的人,不知道居住在狭小简陋、屋顶漏雨、地面潮湿的房屋的人的困境。车马成群、财物满屋、储藏旧粮、收入新粮的人,不知道吃了上顿没下顿、负债累累的人的焦虑。拥有大片的房屋、菜园和良田的人,不知道没有立锥之地、到处流浪的人的困苦。马匹满山、牛羊满谷的人,不知道连一只小猪一头瘦牛犊也没有的人的贫穷。整天高枕无忧,家里没有老小呼饥号寒的人,不知道忧虑偿还债务和官逼税的人的忧愁。身着丝绸脚穿皮鞋、吃抓饭嚼肉食的人,不知道身穿短小粗布衣服、吃粗糠的人的寒冷和疾苦。整天悠闲地来往于宫门之间、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人,不知道光着脚在田地耕种的人的辛苦。乘坚车、驱良马、随从排列成行的人,不知道挑着担子赶路的人的劳累。睡在安稳的铺着毡毯的床上、妻妾奴婢站满了身边的人,不知道推车拉船、爬山涉水的人的艰难。穿着轻盈暖和的衣服、披着华美的皮袍,坐在温暖的房子里或坐在安稳的车子上的人,不知道守卫边防、飘泊在胡、代地方顶着寒风的人的寒冷和危险。妻子儿女和好团圆、子孙守在身边的人,不知道老母思念儿子的忧愁和妇女想念丈夫的痛苦。耳听音乐、眼观杂技的人,不知道在边境上冒着飞来的利箭、抵抗远方敌人的灾难。伏在公案上提笔决断案子的人,不知道刑具束缚的凄惨和鞭子、荆条抽打的痛苦。坐在车子上,按照图书上所指示的去做,好像很容易,也是不会知道跋山涉水的人的艰难的。过去商鞅在秦国做官,杀人如割草,用兵像抛弹丸;出征的人尸骨扔在长城下无人掩埋,运送粮食的车船来来往往,人们活着去,死了才回来,他们难道不是父母所生养的吗?所以君子要用仁爱之心来宽恕别人的过失,用正义来忖度别人的心理状态,喜好与厌恶应和天下人一样,只有对不仁的人才不施行仁政。公刘喜欢财物,百姓家里有积存的粮食,出门时口袋里有干粮。太王喜欢女色,百姓中没有找不着丈夫的老处女,也没有找不到妻子的单身汉。周文王制定了刑罚,国内没有冤枉的案件。武王带兵打仗,士兵都愿意为他战死,老百姓也愿意为他出力。如果是这样,那么老百姓还有什么痛苦和抱恕,还有什么要求和讽刺呢?

 

  公卿愀然,寂若无人。于是遂罢议,止词。
  奏曰:贤良、文学不明县官事,猥以盐、铁为不便。请且罢郡国榷沽、关内铁官。奏,可。

 

  【注释】愀(qiao)然:神色不快的样子。
  奏:封建时代臣子用书面或口头向皇帝汇报请示。
  猥(w7i):同,终于。盐铁下原衍字,据卢文弨说校删。榷沽:即酒榷,酒类专卖。
  关内:地区名。古代在陕西建都的王朝,通称函谷关或潼关以西、京城长安附近叫关内。【译文】公卿们都神色不快,会场上安静得像没有人一样。于是宣布散会,停止讨论。向皇帝报告说:贤良、文学不懂朝廷的事,但终究认为盐,铁官营不好。现在请求皇上取消全国各地的酒类专卖和长安附近的铁官。
  报告皇帝后,皇帝批准了这个报告。

 


相关文章:
·吴铭:放弃对经济的直接组织领导,就是放弃政权——读《盐铁论》有感
·李海坤:从《盐铁论》看中国社会经济
·[明]焦竑:书盐铁论后
·盛洪:盐铁论,二千年前“国进民退”大辩论
·郑经闻:《盐铁论》所反映的一场儒法大战
发表评论
                              请输入左则的验证码,再提交.
遵守本网提供的任何行为准则或其它通告;
保密您的服务账户密码;
如果您获悉与本服务有关的泄密行为,请立即通知我们。
自行配备上网和使用电信增值业务所需的设备,自行负担个人上网或第三方(包括但不限于电信或移动通信提供商)收取的通讯费、信息费等有关费用。
保证自己在使用各服务时用户身份的真实性,正确性及完整性。如果数据发生变化,您应及时更改。在安全完成本服务的登记程序并收到一个密码及账号后,您应维持密码及账号的机密安全。您应对任何人利用您的密码及账号所进行的活动负完全的责任,本网无法对非法或未经您授权使用您账号及密码的行为作出甄别,因此本公司不承担任何责任。
 


四川大学哲学研究所 |  独家网 |  国学网站 |  香港中国文化研究院 |  联合早报网 |  草根网 | 
时代Java教程 |  观察者网 |  环球网 |  文化纵横网 |  四月网 |  南怀瑾文教基金会 | 
新诸子学刊 |  学习时报网 |  求是网 |  善因文化 |  恒南书院 |  海疆在线 | 
版权所有:新法家网站  联系电话:13683537539 13801309232   联系和投稿信箱:alexzhaid@163.com     
京ICP备0507368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351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