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法家历史
《盐铁论•除狭第三十二》译注 
作者:[王利器] 来源:[] 2006-10-10

  【题解】此篇大夫就贤良所提“道狭”问题,进行答辩,认为“行止之道”在己,“己不能故耳,道何侠之有?”贤良则认为“开臣途,在于选贤而器使之”。

  大夫曰:贤者处大林,遭风雷而不迷。愚者虽处平敞大路,犹暗惑焉。今守、相亲剖符赞拜,莅一郡之众,古方伯之位也。受命专制,宰割千里,不御于内;善恶在于己,己不能故耳,道何狭之有哉?

  【注释】《尚书舜典》“纳于大麓,烈风雷雨下迷。”《史记五帝本纪》:“舜入于大麓,烈风雷雨不迷。”
  暗惑:迷惑。
  守:官名。汉制一郡之长曰郡守,又称太守。相:官名。汉制诸侯王国设丞相,景帝时改丞相曰相。剖符:古代中央政府任用各郡国守相时,用竹、木、玉、铜等刻上文字,分成两半,各执一半,以为凭证,即“剖符”。赞拜:守相被任用时,朝拜天子的礼节。
  莅:古代官吏上位叫“莅官”,这里是统治的意思。
  方伯:古时一方诸侯之长。
  宰割:支配,管制。
  御,统治。不御于内:不受朝廷的约束。

  【译文】大夫说:有才能的人在深山大林中,遇到风雨也不迷失方向。愚蠢的人虽然在平坦宽敞的大路上,也还是辨不清方向。现在的郡守和郡相由皇帝亲自委任,统治一郡的百姓,相当于古时候诸侯首领的地位。奉皇帝的命令独断行事,管制方圆千里的范围,不受朝廷的约束;从善作恶在于自己,(自己做得不好)是没有能力的缘故,怎么能说道路狭窄呢?

  贤良曰:古之进士也(1),乡择而里选(2),论其才能,然后官之,胜职任然后爵而禄之。故士修之乡曲(3),升诸朝廷,行之幽隐(4),明足显著(5)。疏远无失士(6),小大无遗功。是以贤者进用,不肖者简黜(7)。今吏道杂而不选(8),富者以财贾官(9),勇者以死射功(10)。戏车鼎跃(11),咸出补吏(12),累功积日,或至卿相。垂青绳(13),擐银龟(14),擅杀生之柄,专万民之命。弱者,犹使羊将狼也(15),其乱必矣。强者,则是予狂夫利剑也,必妄杀生也。是以往者郡国黎民相乘而不能理(16),或至锯颈杀不辜而不能正。执纲纪非其道(17),盖博乱愈甚。古者封贤禄能,不过百里;百里之中而为都,疆垂不过五十(18),犹以为一人之身,明不能照,聪不得达,故立卿、大夫、士以佐之,而政治乃备。今守、相或无古诸侯之贤,而莅千里之政,主一郡之众,施圣主之德,擅生杀之法,至重也(19)。非仁人不能任,非其人不能行。一人之身,治乱在己,千里与之转化,不可不熟择也(20)。故人主有私人以财(21),不私人以官,悬赏以待功,序爵以俟贤(22),举善若不足,黜恶若仇雠(23),固为其非功而残百姓也(24)。夫辅主德(25),开臣途,在于选贤而器使之(26),择练守、相然后任之(27)。

  【注释】(1)进士:选拔当官的人。
  (2)乡:周朝的行政单位,一万二千五百家为一“乡”。里:古时五家为一“邻”,五“邻”为一“里”。
  (3)乡曲:偏僻的乡村。
  (4)幽:深远。隐:隐蔽,行之幽隐,指隐居修行。
  (5)明足:这里指当官。
  (6)失(y@):同“逸”,遗失,失掉。
  (7)简黜:检查罢免。
  (8)杂,原作“壅”,今据卢文弨说校改。《史记平准书》:“吏道益杂不选而多贾人。”(9)贾(g():买。
  (10)射:逐取,追求。
  (11)戏车:汉代杂技的一种,即表演车技。《汉书,卫绾传》:“以戏车为郎。”师古曰:“戏车,若今之弄车之伎。”鼎跃:举鼎跳跃,也是战国秦汉时人的一种杂技。(12)补吏:充当官吏。
  (13)垂:挂下。青绳:即青绶,古时卿、相一类官员用来拴在印钮(龟形)上的青色绸带。(14)擐:联络,贯穿。银龟:卿、相用的银印龟钮。
  (15)将(jiang):带领。
  (16)相乘:互相侵凌。
  (17)纲纪:封建国家的政纲和法纪,即国法。
  (18)疆垂:垂,同陲,边境,边界。
  (19)生重:任务极其重大。
  (20)熟择:深思熟虑地进行挑选。
  (21)《荀子君道篇》:“故明主有私人以金石珠玉,无私人以官职事业。”即此文所本。私:恩赐。
  (22)序爵:制定和安排官爵。
  (23)仇雠(ch¥u):仇人。
  (24)固:这里是于是的意思。
  (25)辅,原作傅,于文不通,当作“辅”,形声俱相近,今改。本书《复古篇》:“辅明主以仁义。”《未通篇》:“公卿辅政。”《毁学篇》:“学以辅德。”《相刺篇》:“上有辅明主之任。”《殊路篇》:“非礼无以辅政。”俱足为证。
  (26)器使:指重用。
  (27)择练:练,同拣,选择,挑选。

  【译文】贤良说:古时候,推荐当官的人,从乡里挑拣选择,考察他们的才能,然后给他官做,胜任职务以后再按照一定等级封爵授禄。所以读书人在偏僻乡村里闭门读书,也能到朝廷来做官,隐居修身,做官扬名。不因为关系疏远而丢掉贤能的人,不论大小事功,都没有被遗失的。因此,贤能的人得到任用,没有才能的人被检查罢免。现在升官的道路杂乱,不按人的才能选拔官吏,富有的人用钱财来买官,勇敢的人卖命求取功名。耍车技的和举鼎技的人,都出来充当官吏,多次立功,积年累月,有的人甚至当上了卿相,他们身上拴着青色绸带,挂着银印龟钮,掌握生杀大权,控制万民命运。任用软弱的人,如同用羊带领狼,国家一定要乱。任用强暴的人,等于把利剑给了暴徒,他必然胡乱杀人。所以以往郡国的老百姓互相侵凌而无法治理,有的人甚至用锯拉断人的脖子,杀无罪的人,也不能给以惩罚。执掌国法不按仁义之道行事,大乱越来越严重。古时分封和赏赐有贤德有才能的人,不过给以方圆百里的土地;在这百里之中设立都城,边界不过五十里,还认为一个人的聪明才力有限,眼睛不能全看到,耳朵不能全听到,为此设立卿大夫来辅助他,这样政事才能完备。现在有些郡守和郡相没有古代诸侯的才能,而管理千里的政事,主管一郡的百姓,施行君主的仁德,独掌生杀大权,任务极其重大。不是有仁德的人不能担任这样的职务,不是有仁德的人也不能完成这个任务。(郡守)只身一人,治理得好坏都在他身上,一举一动牵涉到千里的变化,不可不深思熟虑地进行挑选。所以君主可以恩赐别人财产,不能恩赐别人官位,张榜悬赏等待有功的人领取,设立官位等待有才德的人就任,推举贤人总感到不足,罢免坏人像对待仇人一样,这是他们无功而残害了百姓。辅助君主的德政,开辟升官的道路,就在于选择重用贤能的人,(按照这种办法)选拔郡守、郡相、然后加以任用。


相关文章:
·吴铭:放弃对经济的直接组织领导,就是放弃政权——读《盐铁论》有感
·李海坤:从《盐铁论》看中国社会经济
·[明]焦竑:书盐铁论后
·盛洪:盐铁论,二千年前“国进民退”大辩论
·郑经闻:《盐铁论》所反映的一场儒法大战
发表评论
                                  请输入左则的验证码,再提交.
遵守本网提供的任何行为准则或其它通告;
保密您的服务账户密码;
如果您获悉与本服务有关的泄密行为,请立即通知我们。
自行配备上网和使用电信增值业务所需的设备,自行负担个人上网或第三方(包括但不限于电信或移动通信提供商)收取的通讯费、信息费等有关费用。
保证自己在使用各服务时用户身份的真实性,正确性及完整性。如果数据发生变化,您应及时更改。在安全完成本服务的登记程序并收到一个密码及账号后,您应维持密码及账号的机密安全。您应对任何人利用您的密码及账号所进行的活动负完全的责任,本网无法对非法或未经您授权使用您账号及密码的行为作出甄别,因此本公司不承担任何责任。
 


四川大学哲学研究所 |  独家网 |  国学网站 |  香港中国文化研究院 |  联合早报网 |  草根网 | 
时代Java教程 |  观察者网 |  环球网 |  文化纵横网 |  四月网 |  南怀瑾文教基金会 | 
新诸子学刊 |  学习时报网 |  求是网 |  善因文化 |  恒南书院 |  海疆在线 | 
版权所有:新法家网站  联系电话:13683537539 13801309232   联系和投稿信箱:alexzhaid@163.com     
京ICP备0507368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351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