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法家历史
《盐铁论•孝养第二十五》译注 
作者:[王利器] 来源:[] 2006-10-06
   【题解】封建统治阶级为维护其宗法等级制度,防止臣弑君子弑父等犯上作乱的事情发生,把孝道作为要求人民身体力行的道德规范。西汉王朝宣扬以孝治天下,上而最高统治者,除开国君主外,其余都在谥号上带一个字,以示提倡。在这次盐铁会议上,文学和大夫的发言,没有根本性的分歧,只是在如何养亲才算尽孝的具体问题上,有所争议罢了。

 

  文学曰:善养者不必刍豢也,善供服者不必锦绣也。以己之所有尽事其亲,孝之至也。故匹夫勤劳,犹足以顺礼,歠菽饮水,足以致其敬。孔子曰:今之孝者,是为能养,不敬,何以别乎?故上孝养志,其次养色,其次养体。贵其礼,不贪其养,礼顺心和,养虽不备,可也,《易》曰:东邻杀牛,不如西邻之禴祭也。故富贵而无礼,不如贫贱之孝悌。闺门之内尽孝焉,闺门之外尽悌焉,朋友之道尽信焉,三者,孝之至也。居家理者,非谓积财也,事亲孝者,非谓鲜肴也,亦和颜色,承意尽礼义而已矣。

 

  【注释】刍豢:这里指肉食。
  歠(chu^)菽饮水:形容饮食很坏,即粗茶淡饭的意思。歠,吃。
  语本《论语·为政篇》。原文是:今之孝者,是谓能养。至于犬马皆能有养。不敬,何以别乎?”“,即
  养志:承顺父母的意志办事。养色:和颜悦色。养体:保养父母身体。字原无,今据太玄书室本,张之象本、沈延铨本、金蟠本增补。语本《周易·既济》。禴(yu8):夏祭,字又作礿。礿,薄。夏时百谷未熟,可以用来祭祀的东西不丰厚,比喻贵礼不贵物。
  悌:尊敬兄长。
  闺门:内室的门。这里指父母的内室。

 

  【译文】文学说:善于供养父母的人不一定供给他们肉食,也不一定供给绣有花纹的丝织品衣服。用自己所有的一切尽心地供养双亲,这就是最大的孝。所以,平民百姓辛勤劳动就能达到礼的要求,虽是粗茶淡饭,也足以表达对父母的孝敬。孔子说:今天的孝子,对父母只是供养,而不恭敬,和饲养动物又有什么区别呢?所以第一等的孝是承顺父母的意志,其次是对父母要和颜悦色,再次是保养父母的身体。以礼为贵,不贪图供养东西的多少,只要遵守礼义使父母顺心,供养的东西虽不齐全,也是孝。《易经》上说:东边邻居杀牛的肉,不如西边邻居夏祭的菜好吃。所以,如果富贵而不讲究礼,还不如贫穷低贱的人家讲究孝悌好。在家里孝敬父母;在外面遵守兄弟的礼节;对朋友讲究信义,做到这三条,就是最好的孝。管理家庭,不是讲积累财富多少,孝顺父母,不是说要有鲜美的食品,而是要和颜悦色,承顺父母的旨意,真正做到符合礼义罢了。

 

  丞相史曰:八十曰耋,七十曰耄。耄,食非肉不饱,衣非帛不暖。
  故孝子曰甘毳以养口,轻暖以养体。曾子养曾皙,必有酒肉。无端絻,虽公西赤不能以为容。无肴膳,虽闵、曾不能以卒养。礼无虚加,故必有其实然后为之文。与其礼有余而养不足,宁养有余而礼不足。夫洗爵以盛水,升降而进粝,礼虽备,然非其贵者也。

 

  【注释】耋(di6):年老者之称,历来说法不一。有说六十曰耋,见《左传》正义及《公羊传·宣公十二年》何休注。有说七十曰耋的,见《易·释文》引马融注及《诗》正义引《左传》服虔注。又有说八十曰耋的,见《尔雅·释言》郭注及《诗经·秦风·车邻》毛《传》。耄,见《未通篇》注释。《孟子·尽心篇下》:五十非帛不暖,七十非肉不饱。《礼记·王制》:六十非肉不饱,六十非帛不暖。
  曰:与爰通,于是。毳(cu@):同。甘毳,又甜又脆的食物。
  曾子,见《相刺篇》注释。曾皙(x9):曾参的父亲,名点,字皙,也是孔丘的弟子。端,玄黑色礼服。絻(w8n):同,礼帽。端絻,丝绸衣帽。《论语·先进篇》“‘赤!尔何如?对曰:宗庙之事如会同,端章甫,愿为小相焉。’”
  公西赤:姓公西,名赤,字子华,春秋时鲁人,孔丘的弟子。下原有字,今据张敦仁说校改。
  卒养原作养卒,今据张之象本、沈延铨本、金蟠本乙正。张敦仁曰:案此亦改而是者。
  字原作父子二字,今据黄季刚说校改。
  爵:酒杯。
  升降:指父母升堂高坐,儿女起伏敬拜的样子。

 

  【译文】丞相史说:80岁的老人叫耋,70岁叫耄。7O岁以上的人不吃肉食不饱,不穿绸缎不暖和。所以孝子于是用美味的食物来供养父母,用质轻而保暖的衣服来保养父母的身体。曾参奉养他父亲曾皙,每顿饭都有酒肉。没有丝绸的衣服帽子,就是公西赤也不能用空洞的容貌礼义来达到养亲的目的。没有好饭食,就是闵子骞、曾参也不能完成养亲的任务。礼不是空洞的,必须有它实在的内容,然后才能成为礼仪。与其礼有余而供养的东西不足,宁可供养有余而礼不足。一个人恭敬地洗了酒杯,但盛的是水,请父母高坐,送上的却是粗茶淡饭,礼虽然俱备了,然而这样做并不是可贵的。

 

  文学曰:周襄王之母非无酒肉也,衣食非不如曾皙也,然而被不孝之名,以其不能事其父母也。君子重其礼,小人贪其养,夫嗟来而招之,投而与之,乞者由不取也。君子苟无其礼,虽美不食焉。故礼主人不亲馈,则客不祭。是馈轻而礼重也。

 

  【注释】周襄王:周惠王子,姓姬名郑。姬郑亲母早死,继母叫惠后。惠后生叔带,曾与姬郑争王位。惠王死后,姬郑即位(襄王),养其继母,叔带勾结戎、翟攻打襄王,襄王向晋国求救,晋文公杀了叔带。事见《公羊传·僖公二十四年》。说襄王不孝,即指襄王不孝继母惠后。文中谓父母者,连类而言嗟来:喂,来吧!不敬的口气。
  《礼记·坊记》:故食礼,主人亲馈,则客祭;主人不亲馈,则客不祭。故君子苛无礼,虽美不食焉。馈:古代祭祀的供品。

 

  【译文】文学说:周襄王的母亲不是没有酒肉吃,穿吃不是不如曾皙供养父母,然而周襄王却背着不孝的恶名,这是因为他不能按照礼义侍奉父母。君子重视的是礼义,小人贪图的是供养。将人吆喝过来,扔给他东西,就是连要饭的人也不会要的。假如不符合礼仪,即使是美味的食物,君子也是不吃的。所以主人不亲自按礼仪摆设祭品,则客人就不行祭礼。这是因为祭品轻而礼仪重的缘故。

 

  丞相史曰:孝莫大以天下一国养,次禄养,下以力。故王公人君,上也,卿大夫,次也。夫以家人言之,有贤子当路于世者,高堂邃宇,安车大马,衣轻暖,食甘毳。无者,褐衣皮冠,穷居陋巷,有旦无暮,食蔬粝荤茹,腊而后见肉。老亲之腹非唐园,唯菜是盛。夫蔬粝,乞者所不取,而子以养亲,虽欲以礼,非其贵也。

 

  【注释】《孟子·万章篇上》:孝子之至,莫大乎尊亲;尊亲之至,莫大乎以天下养。家人,见《禁耕篇》注释。
  下原有字,今据卢文弨、俞樾说校删。当路:身居显要地位、掌握权力的意思。邃(su@)宇:深广的住宅。邃,深远的意思。
  下原有字,今据俞樾、张敦仁说校删。
  原作“■”,今改,说见《论诽篇》注释。下原有字,今据卢文弨、张敦仁说校删。荤:指葱韭等蔬菜。茹:吃。蔬粝荤茹,形容吃粗粮杂菜的意思。l_):春秋时楚国的风俗。以二月祭饮食之神曰“■”。腊:冬季十月间祭祀百神的节日(秦始皇改在十二月)。“■,这里表示节日。下原有字,今据黄季刚、陈遵默说校删。
  唐园:指蔬菜园子。

 

  【译文】丞相史说:用整个天下或一国的财富来供养父母,是最大的孝,其次是用做官所得的俸禄来供养父母,最次的是用劳动所得来供养父母。所以国君王公们是最孝的,其次是卿大夫。以庶人来说,如果有个有出息的儿子在朝廷里做官,就可以住高大的堂屋和深广的住宅,乘坐舒适的车子和骑高头大马,穿又轻又暖的衣服,吃又甜又脆的食物。没有儿子做官的,只好穿粗布衣服,戴兽皮做的帽子,贫困地住在穷街陋巷里,吃了早餐,没有晚餐,吃的是粗粮杂菜,只有在节日时,才能见到点肉。年老父母的肚了不是菜园子,盛的却是菜。那些杂菜粗饭,连乞讨的人都不要,而做儿子的却拿来奉养双亲,虽然尽心按照礼仪去做,但这并不可贵。

 

  文学曰:无其能而窃其位,无其功而有其禄,虽有富贵,由跖、之养也。高台极望,食案方丈,而不可谓孝。老亲之腹非盗囊也,何故常盛不道之物?夫取非有非职,财入而患从之,身且死祸殃,安得腊而食肉?曾参、闵子无卿相之养,而有孝子之名;周襄王富有天下,而有不能事父母之累。故礼菲而养丰,非孝也。掠囷而以养,非孝也。

 

  【注释】,同犹。跖、:即柳下跖和庄,见《力耕篇》注释。
  食案方丈:比喻丰富的食物。食案,一种短腿的饮食用具。
  掠囷原作涼囷,今从黄季刚说校改。

 

  【译文】文学说:没有才能而窃取官位,没有功劳而享有俸禄,虽然有富贵,如同跖、那样供养双亲,让父母住在能看到很远的高楼上,吃着一大桌丰盛的饭菜,但不能说是孝。年老父母的肚子,不是盗贼的口袋,为什么装着不义之物?这种人拿的不是自己所有和职分内的东西,财物到手,祸患也就跟随而来,父母都要跟着他们死于祸殃,哪里还能在节日时吃肉呢?曾参、闵子骞没有像卿相那样奉孝父母,而有孝子的美名;周襄王虽然有天下的财富,但有不孝顺父母的罪名。所以礼义菲薄而奉养的东西丰盛,不是孝。把大粮仓的粮食都用来奉养父母,也不算是孝。

 

  丞相史曰:上孝养色,其次安亲,其次全身。往者,陈余背汉,斩于泜水,五被邪逆,而夷三族。近世主父偃行不轨而诛灭,吕步舒弄口而见戮,行身不谨,诛及无罪之亲。由此观之,虚礼无益于己也。文实配行,礼养俱施,然后可以言孝。孝在于实质,不在于饰貌;全身在于谨慎,不在于驰语也。

 

  【注释】下原无字,今据张之象本、沈延铨本、金蟠本及张敦仁说校补。陈余:秦朝大梁人,与张耳都以罪为秦始皇所悬赏通缉,后投机混入陈胜、吴广农民起义队伍,他主张分封六国贵族后代,遭到陈胜拒绝。刘邦联合他攻打项羽时,他背信弃义,后在泜水被韩信所杀。见《史记·张耳陈余列传》。原作,正嘉本、张之象本、沈延铨本、金蟠本都作。案《史记》、《汉书·陈余传》都作。唐人俗写,因误为,今改。
  五被:即伍被,古字通。被:西汉楚人,曾任淮南王刘安的中郎,因参加刘安叛乱,妄图搞分裂割据,未得逞,被杀,他的三族也被诛灭。事详《汉书·伍被传》。三族:即父族、母族、妻族。
  主父偃:汉代齐国临淄人。西汉文帝时,他因告发燕王、齐厉王作风败坏,被儒生公孙弘谋害。(见《史记·平津侯主父列传》和《齐悼惠王世家》)这里的行不轨应为弄口,参阅《利议》第二十七。
  吕步舒:西汉广川(今河北省枣强县)人,董仲舒的弟子,曾任丞相长史。据《汉书·五行志七上》记载:使仲舒弟子吕步舒持斧钺治淮南狱。并未言其弄口见戮事。这里的弄口,就是行不轨。弄口,搬弄口舌。
  驰语:耍嘴皮。驰,疾快。

 

  【译文】丞相史说:最好的孝是使父母心情愉快,其次是使父母安定,再次是保全父母身体。从前陈余背叛汉朝,在泜水被斩,伍被邪恶叛逆,被灭了三族。不久前主父偃搬弄口舌被处死,吕步舒行为不正而被杀。自己的行为不谨慎,连累了无罪的亲人。由此看来,讲究虚假的礼仪对自己是没有益处的。形式和实际要配合在一起,礼仪和奉养都要实行,然后才可以谈得上孝。孝在于实质,不在于表面装得好看;保全父母在于谨慎,不在于耍嘴皮。

 

  文学曰:言而不诚,期而不信,临难不勇,事君不忠,不孝之大也。
  孟子曰:今之士,今之大夫,皆罪人也。皆逢其意以顺其恶。今子不忠不信,巧言以乱政,导谀以求合。若此者,不容于世。《春秋》曰:士守一不移,循理不外援,共其职而已。故位卑而言高者,罪也,言不及而言者,傲也。有诏公卿与斯议,而空战口也。

 

  【注释】《礼记·祭义篇》:曾子曰:身也者,父母之遗体也,行父母之遗体,敢不敬乎?居处不庄,非孝也,事君不忠,非孝也,莅官不敬,非孝也,朋友不信,非孝也,战陈无勇,非孝也。五者不遂,灾及于亲,敢不敬乎?
  原作,今据张之象本、沈延铨本、金蟠本、杨沂孙本校改,与《孟子》合。《孟子·告子下》:今之大夫,今之诸侯之罪人也。又曰:今之大夫皆逢君之恶。《左传·文公元年》:要结外援。又《昭公二十六年》:国有外援,不可渎也。《孟子·万章下》:位卑而言高,罪也。
  《论语·季氏篇》:言未及之而言谓之躁。《释文》:“‘鲁读为《荀子·劝学篇》也作

 

  【译文】文学说:说话不诚实,约会不守信用,临难不勇敢,侍奉君主不忠诚,是最大的不孝。孟子说:当今的士,当今的大夫,都是有罪的人。他们逢迎君主的意图,顺从君主去干坏事。现在你们不忠不信,花言巧语扰乱朝政,用阿谀奉承求得主子的欢心。像这样的人,在社会上是不能容身的。《春秋》上说:士坚持一定的信仰不动摇,遵循礼义不追求别的东西,努力做好自己的事情就行了。所以地位低贱而高谈阔论的人有罪,不到应该发言的时候却要说话的人是骄傲。皇帝有诏书叫公卿和我们议论国事,而你们却空口打舌战。

 


相关文章:
·吴铭:放弃对经济的直接组织领导,就是放弃政权——读《盐铁论》有感
·李海坤:从《盐铁论》看中国社会经济
·[明]焦竑:书盐铁论后
·盛洪:盐铁论,二千年前“国进民退”大辩论
·郑经闻:《盐铁论》所反映的一场儒法大战

文章评论
新法家网友(2009-05-14 16:42:58.0)
    擦
发表评论
                      请输入左则的验证码,再提交.
遵守本网提供的任何行为准则或其它通告;
保密您的服务账户密码;
如果您获悉与本服务有关的泄密行为,请立即通知我们。
自行配备上网和使用电信增值业务所需的设备,自行负担个人上网或第三方(包括但不限于电信或移动通信提供商)收取的通讯费、信息费等有关费用。
保证自己在使用各服务时用户身份的真实性,正确性及完整性。如果数据发生变化,您应及时更改。在安全完成本服务的登记程序并收到一个密码及账号后,您应维持密码及账号的机密安全。您应对任何人利用您的密码及账号所进行的活动负完全的责任,本网无法对非法或未经您授权使用您账号及密码的行为作出甄别,因此本公司不承担任何责任。
 


四川大学哲学研究所 |  独家网 |  国学网站 |  香港中国文化研究院 |  联合早报网 |  草根网 | 
时代Java教程 |  观察者网 |  环球网 |  文化纵横网 |  四月网 |  南怀瑾文教基金会 | 
新诸子学刊 |  学习时报网 |  求是网 |  善因文化 |  恒南书院 |  海疆在线 | 
版权所有:新法家网站  联系电话:13683537539 13801309232   联系和投稿信箱:alexzhaid@163.com     
京ICP备0507368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351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