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历史探微
付金才:1953年梁漱溟公案不是廷争面折而是反动透顶(中篇 4-6) 
作者:[付金才] 来源:[作者惠赐] 2020-03-03
四、梁漱溟听取毛主席《抗美援朝的伟大胜利和今后的任务》后的反应激烈,感到意外不快和冤屈,并和毛主席争执长达75分钟,强烈要求毛主席向他承认错误。

梁漱溟作为全国政协委员列席本次会议,现场聆听毛主席的发言,毛主席基于历史和现实,入情入理深刻生动的发言回应了梁漱溟在政协常委扩大会议上的发言,批评了梁漱溟夸大工农生活差距,只顾眼前生活水平提高,从而消耗大量财政力量,导致无法进行工业建设的思想。
毛主席和中共中央根据国内外政治经济形势的变化,经过一年的反复酝酿和调查研究,提出过渡时期总路线,决定用十几年的时间将中国建设成为工业化的社会主义国家。中国近代以来长期挨打的被动局面是由于生产力和生产关系落后造成的。只有发展生产力实现工业化,只有彻底变革资产阶级地主阶级主导的生产关系,建成社会主义公有制才能彻底扭转中国被动挨打的局面。当时世界各国成功实现工业化只有两种模式,一是西方资本主义模式,以外向扩张、掠夺殖民地、半殖民地的手段,先发展轻工业后发展重工业,用50年或100年左右的时间实现工业化,一是苏联社会主义模式,以内部积累、发展生产的手段,先发展重工业,后发展轻工业和农业,用十几年的时间实现工业化。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以美国为首的资本主义国家对中国进行全面封锁和经济制裁,他们又武装入侵朝鲜,严重威胁中国国家安全,以至于中国人民志愿军抗美援朝,保家卫国。西方资本主义绝不允许中国实现工业化。美国在二战结束前1944年,就拟定了“旨在德国清除纳粹余孽和解除其工业化的激进计划”,彻底摧毁德国的重工业和技术密集产业,让德国人变成牧羊人、苹果园主和家禽饲养员,这样德国就成了美国的设备倾销市场和日常消费品的供应国,进而德国就沦为美国的经济附属国,依附于美国。美德都是资本主义国家,彼此之间只是谁强谁弱的的关系,美国等资本主义国家与社会主义中国的关系是你死我活的关系,他们绝不会允许中国实行工业化。外有资本主义的全面封锁和经济制裁,中国内部几乎没有重工业,导致基础建设无法进行,仅有的轻工业又得不到新装备的改造和更新。中国只能学习借鉴苏联模式,采用独立自主的方式从内部获得资金获得市场实现工业化。而中国工业化的资金只能来自农业的积累。中国不可能如西方列强一样从殖民地掠夺资金,也不会有很多国际外援。中国是落后的传统农业大国,1949年农业收入占国民收入总值的68.4%1952年的比例是57.7%,之道一五计划结束的1957年,农业收入占国民收入总值的46.8%,农业资金自然成为中国工业化资金的主要来源。这样便不能保证农民生活短时期内有大幅度的提高,只能逐渐提高。如果不通过农业积累实现工业化,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主权独立都难以保证,更谈不上富强。所以实现工业化是大仁政大道理,提高生活水平是小仁政小道理。但是梁漱溟根本听不进去毛主席关于仁政的分析,更听不进去毛主席的回应和批评,不过他明白毛主席发言有些是针对他的。他没理解毛主席的解释,却不接受毛主席的批评,反而对毛主席的发言“感到意外和不快。”他说:“我听了毛主席的这番话,一方面出乎意外,一方面甚感不快,我何曾是反对国家的总路线呢?实在是莫大的冤屈。”【15】他当晚在“气头上写了一封信”,【16 13日上午亲自交给毛主席,信中有曰:“听了主席的一番话,明白实为我昨日的讲话而发。但我不能领受主席的批评,我不仅不反对总路线,而且是拥护总路线的。主席在这样的场合,说这样的话,是不妥当的。不仅我本人受屈,而且会波及他人,谁还敢对领导党贡献肺腑之言呢?希望主席给我机会当面复述一遍我原来的发言而后指教。”【17
梁漱溟听不进毛主席的解释,更不接受毛主席的批评。毛主席的批评让梁漱溟甚感不快和莫大的冤屈,认为毛主席在政府委员会会议上批评他是不妥当的。批评梁漱溟,梁漱溟就甚感不快,生大气,难道梁漱溟是老虎屁股摸不得。梁漱溟是在政协常委扩大会议上指出工人阶级在九天,农民阶级在九地,批评中国共产党在建国后忘了农民。毛主席完全有理由在政协委员列席的政府委员会会议上批评梁漱溟的观点,这是完全对等的,梁漱溟却说在大会上批评梁漱溟的观点不妥当,难道梁漱溟在大会上公开批评共产党,中国共产党不能在对等会议上回应梁漱溟的言论,且是不点名的批评。本次政协常委会扩大会议的主题和学习宣传过渡时期总路线,将政协委员的思想统一到过渡时期总路线上来,不是征求政协委员向中共中央的建议和意见,梁漱溟却将宣传学习过渡时期总路线会议错认成征求意见会,这本身就错了。建国初期的政协委员多中华民国时期的中间党、知名人士等,他们要是真有什么革命性、建设性和可行性的主张,国民党反动派就不必等着中国共产党来推翻,本质上他们严格意义上是一群政治上的失败者,是蒋介石的同路人。毛泽东曾经邀请梁漱溟参加政府,梁漱溟拒绝,梁漱溟曾经征求梁漱溟对抗美援朝的态度,梁漱溟反对,中共中央统战部曾有让梁漱溟出任世界革命大会中国分会的负责人,梁漱溟拒绝。这样的人对新中国的建设能提供有价值的肺腑之言吗?实事求是地说,不可能。
毛主席在看完梁漱溟态度极为嚣张的信件后,当即和梁漱溟约定13日晚上面谈。梁漱溟回忆说当晚“谈话时间十分匆促”,【18】不足二十分钟。而实际上毛主席与梁漱溟交流时长75分钟,“从下午6时半到745分”。【19】梁漱溟认为毛主席误会了他,并要求主席解除误会,还和毛主席当场争执起来。梁漱溟说:“我要求主席解除对我的误会,而主席则坚谓我是反对经济建设总路线之人,只是不得自明(不得自明,即自己认识不到之意。)或不承认而已。我甚感失望,言语间频频冲突,结果是不欢而散。怪只怪我这人素来认真,且有不随便苟同于人之顽症。因此即便主席态度明确,我仍不肯作罢,要求再觅机会复述自己的观点,让公众评议。”【20】梁漱溟自谓素来认真,且不随便苟同于人,如果在毛主席入情入理的解释面前仍然不苟同,这是认真呢?还是愚蠢呢?是智慧呢?还是自以为是呢?使进步呢?还是反动呢?那当然是愚蠢、自以为是和反动了。
梁漱溟听不进毛主席深入浅出入情入理结合历史和现实的分析,也没有一个正确的态度,他反而觉得“出乎意外”、“甚感不快”和“莫大的冤屈”,913日晚,又和毛主席争执75分钟后不欢而散。915日,梁漱溟以政协委员身份列席中央人民政府委员会第二十六次会议,在李富春做完《关于与苏联政府商谈苏联第我国经济建设援助问题的报告》后,梁漱溟迫不及待要求发言,大会主持人承诺让他“次日再讲”。211953916日下午三点,中央人民政府委员会第二十七次会议在中南海怀仁堂举行,梁漱溟作为在京全国政协委员列席会议,会议听取并批准了彭真作的《关于政治法律工作的报告》、郭沫若作的《关于文化教育工作的报告》。最后梁漱溟发言重述他在全国政协常委会扩大会议上99日小组会和911日大会上发言内容,反复强调他的发言是“并不反对总路线,而是热烈拥护总路线的。”【22】梁漱溟发言后,已到休会时间,故大会没有讨论梁漱溟的发言,而梁漱溟则回忆说:“在16 日当天的会上,没有人批评我。”【23】大会已经到休会时间,谁会批评他呢。
梁漱溟认为毛主席误会他,反复说自己是不反对总路线的。按照梁漱溟的意见,如果短期大幅度提高农民生活水平,中国就没有建设工业化的资金,没有资金投入,就没有办法进行工业化。这不是反对总路线,又是什么呢?
“僧是愚氓犹可训”,文化人知识人错了,改了就好。若死不认错,这样的学者多了,就会“妖为鬼蜮必成灾”,这时国家就要遭难,就需要“金猴奋起千钧棒,玉宇澄清万里埃”

五、毛主席、周总理在中央政府委员会第二十七次上批判梁漱溟的反动思想

毛主席在1953912日中央人民政府委员会第二十四次会议上做《抗美援朝的伟大胜利和今后的任务》,不点名回应和批判了梁漱溟的意见,从历史、现实和理论上分析了必须进行工业化和不能迅速提高农民生活的原因。梁漱溟听不进去,也理解不了,顽固地认为毛主席误解了他,感到出乎意外、甚感不快和莫大的冤屈,当晚写信给毛主席要求毛主席向他道歉,第二天亲手将信件交给毛主席。913日晚上毛主席约见梁漱溟,梁漱溟又和毛主席争吵75分钟而不欢而散,仍力图寻找机会和毛主席、党中央辩论。916日下午,作为列席会议的梁漱溟强烈要求发言,发言中一方面复述他的三点意见,一方面表白自己赞成总路线。这样梁漱溟反对总路线的意见和毛主席党中央的对立就全面彻底公开化。应该说梁漱溟的观点不仅仅是梁漱溟个人的观点,而是代表了中国民族资产阶级和被推翻的地主阶级中的一部分人的观点。经过毛主席913日的解释后,多数人或者说绝大多数人明白大仁政高于小仁政、大道理高于小道理。因为政协委员代表民族资产阶级、士绅地主阶级的民主党派和知名人士组成,他们绝大多数是爱国的,基本能够理解和接受毛主席的分析和解释。公开顽固坚持己见,反对总路线的只有梁漱溟自己。为彻底批判梁漱溟的反动思想,通过批判梁漱溟反动思想,明确中国共产党的领导地位,明确中国共产党的执政基础是工农联盟,明确总路线是社会主义路线,社会主义路线为的是中国人民的长远利益,反对总路线是资产阶级路线,资产阶级路线代表了美帝国主义和国民党反动派的利益,明确谁是真爱国,谁是假爱国,搞政治投机。总之核心问题批判梁漱溟反对总路线的反动思想,澄清中国共产党和民主党派、知名人士对总路线的模糊认识,将党内外思想统一到总路线上来。正因如此,毛主席才说:“批判梁漱溟,不是对他这一个人的问题,而是借他这个人揭露他代表的这种反动思想。……同他辩论是有益处的,不要以为是小题大作,不值得辩论。跟他辩论可以把问题搞清楚。要说他有什么好处,就是有这么一个好处。现在辩论的是什么问题呢?不就是总路线的问题吗?把这个问题搞清楚,对我们大家是有益处的。”【24

 917日下午,中央政府委员会第二十七会议继续开会,主题为批判梁漱溟反动思想,周恩来总理做了长篇发言,批评梁漱溟“一贯反动”,期间毛主席插话,指出梁漱溟否定中国共产党的领导,夸大工农生活差距,挑拨工农联盟,反对总路线,是站在地主阶级立场上,代表美帝国主义、国民党反动派的利益等,强调不让梁漱溟知道更多国家机密,要批评梁漱溟的反动思想。欲了解毛主席批判梁漱溟反动思想的发言,读者可自行查阅《毛泽东选集》第五卷《批判梁漱溟的反动思想》一文。梁漱溟以小仁政反对大仁政,当然是反对总路线。而美国等资本主义国家对中国进行全面封锁和经济制裁,侵略朝鲜,妄图彻底全面围困中国,占领北朝鲜,将中国重工业基地东北三省置于美军炮火射程之内,阻断中国工业化进程,中华人民共和国要按照梁漱溟的意见,为了暂时的生活水平,而牺牲工业化,完全符合美帝国主义的需要。失去工业化,没有实力保卫政权和国家安全,中国就必须回到殖民地或半殖民的老路上去,这不就是请蒋介石重回大陆执政吗?不过我们这样说,依然是逻辑推断。毛主席党中央和梁漱溟交往比较密切,比较了解梁漱溟的言行,毛主席认为梁漱溟是美帝国主义和蒋介石国民党反动派的代表,不是完全根据梁漱溟反对总路线的言论,更有梁簌溟在1949年以后的言谈举止为根据,而1949年之前的姑且不论。

19501月梁漱溟从四川北上进京,312日毛主席约谈梁漱溟,邀请梁漱溟参加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梁漱溟拒绝。梁漱溟不相信中国共产党能实现中国的长治久安,认为中国会很快形成军阀割据之势,国民党会卷土重来。【25】梁漱溟的这点小心思怎能瞒得过毛主席的大智慧呢。谈话中梁漱溟感到毛主席“词色间似不愉快”,【26】梁漱溟抱着政治投机的态度北上进京,又不参加政府,不信任中国共产党治国理政的能力,认为中国很快会陷入军阀割据,国民党重返大陆。梁漱溟既然有这样的想法,又何必北上进京呢。梁漱溟进京,来到新的政治中心,是来看热闹的,等到中国真的军阀割据,蒋介石重返大陆,梁漱溟便会在新的政治中心迎接蒋介石了。面对这样的观望者、投机者,毛主席怎么能高兴呢?!

19509月,中共中央统战部王伯平同志传达党中央领导指示,希望梁漱溟在世界和平大会组织中担任职务,梁漱溟再次拒绝。北上进京,除了参观学习访友提意见,有利于中华人民共和国,反对美帝国主义和蒋介石的具体事情梁漱溟一概拒绝。梁漱溟的日记无意之中透露出梁漱溟对美帝国主义和国民党的深厚感情。《梁漱溟日记》1953110日曰:“起床后阅《谁是最可爱的人》小册,自思“仇恨心”在我难得建立,此是我与时人分别处。”【27】《谁是最可爱的人》是作家魏巍在抗美援朝前线采访三个月后撰写的报告文学,文中生动的描述了松骨峰战斗、志愿军战士马玉祥在美军飞机轰炸后冒火抢救朝鲜儿童等事迹。梁漱溟阅读此文,对美军入侵朝鲜、轰炸无辜平民的罪行,一丝“仇恨心”都没有,梁漱溟没有对美帝国主义的仇恨,当然也就没有对志愿军的敬爱。梁漱溟没有仇恨心说明什么?说明梁漱溟对美国侵略朝鲜,对中国构成严重的军事威慑毫不关心,对刚刚成立的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安危毫不关心。梁漱溟关心的是什么?梁漱溟关心的是中华人民共和国何时陷入军阀割据状态,关心的是蒋介石何时反攻大陆吧。毛主席说梁漱溟代表美帝国主义和蒋介石的利益,可谓一语中的!

更值得深思的是,生于杭州、葬于杭州,曾任燕京大学校长的美国驻华大使司徒雷登对梁漱溟极为称赞,马歇尔和司徒雷登对“对梁先生特别尊重,不止一次马歇尔、司徒雷登当面称赞梁先生是中国的圣雄甘地。”【28】司徒雷登在1946年至1949年任美国驻华大使,作为牧师、教授和校长的司徒雷登是美帝国主义利益的坚决维护者。1948年上半年,蒋介石败局已定,为了维护美国在华利益,司徒雷登一抹平时牧师、教授和校长的斯文,1948年主动向美国国务院提出阴险的使中国再度陷入军阀割据的计策。他认为国民党已再不能充当美国努力阻止中国共产党统一中国的有效工具了,“鉴于这种情况,我们必须构想某种典型的中国式处理方式,让委员长隐退,并组成联合政府,有张治中与马家节制西北,四川、云南、贵州也分别由各省主席控制,这样就可免受共产党干扰,这在联合政府初期是完全可能的。同样,共产党在在联合政府的名义下会加紧巩固其北部地区,而宋子文则会在华南获得喘息之机。这期间,美国必须保持政策的灵活性。无论谁统治中国,都需要外援,而美国是目前唯一可以依赖的外援提供者。由此出发,我们就能在美国利益所在的地区的局势更为明朗的时候,利用我们的这种地位左右局势。”【2919497月司徒雷登离任归国前,还在给美国国务卿艾奇逊提建议分裂中国西藏。他说:“我们希望建议新德里使馆今夏向拉萨派出小型代表团。广州政府(指国民党政府,已从南京撤退到广州)对西藏的管辖权已经不存在了,我们赞成在同中国共产党政府建立关系之前,采取任何具有承认西藏自治地位的行动。”【30

人之将死,其言也善。司徒雷登即将离开中国之际,一点也不善,给美国政府提供着使中国再陷分裂割据、水深火热的阴损建议。梁漱溟则暗中盼望着中国军阀割据、蒋介石重回大陆,这也就怪不得二人心有戚戚,司徒雷登称赞梁漱溟为中国的圣雄了。甘地被英美媒体奉为圣雄,我们看看甘地的主张是什么?是非暴力不抵抗,是反对印度实行工业化,应该发展自给自足的村落联盟,这和梁漱溟的主张有多么相似!如果梁漱溟的主张被采纳,中国就会重新分裂,就不会进行工业化。这正是美帝国主义所需要的。所以毛主席才说:“你的路线是资产阶级路线,实行你的,中国就要亡国,中国就要回到半殖民地半封建的老路,北京就要开会欢迎蒋介石、艾森豪威尔。我再说一遍,我们绝不采纳你的路线。”【31

六、因为梁漱溟的至交张东荪向美国国务院出卖志愿军出兵朝鲜等国家机密,港台媒体又一味称赞梁漱溟,梁漱溟惧美崇美等因素,毛主席才说不能让梁漱溟知道更多的国家机密。

毛主席和周总理均对其思想进行了批判。其中以毛主席对梁簌溟思想的批判最为全面和彻底。毛主席对梁漱溟思想的批判主要体现在《抗美援朝的伟大胜利和今后的任务》、《批判梁漱溟的反动思想》两文中。前文已经提到,梁漱溟发言的要点有三,一是想了解轻工业和交通运输业的发展规划。一是否定中国共产党的领导,尤其中国共产党对农村工作的领导。三是夸大工人阶级和农民阶级生活水平的差距,认为中国共产党为了抗美援朝和实行工业化对农民农村的索取太重。毛泽东在两文中批判了梁漱溟的反动思想。针对梁漱溟要了解新中国轻工业和交通运输业的发展规划,毛主席不赞成梁漱溟知道更多内容。毛主席说:“应当使他少知道些机密,越少越好。梁漱溟这个人是不可信任。可以让别人多知道一点机密,对你(指梁漱溟)不行。召集比较小型的民主党派会议的会议,也用不着你梁漱溟参加。”【32】毛主席不赞成让梁漱溟知道更多国家机密是有原因的。

张东荪(1886-1973),浙江杭州人。中国近现代哲学家、社会活动家,曾任中国民盟中央常委。1948年底,解放军包围北京,张东荪作为见证人参加和平解放北京的谈判,19499月当选为中央人民政府委员会委员。张东荪在政治上一直坚持错误立场,一方面反对国民党一党专制和官僚资本,一方面反对中国共产党的武装革命和土地改革。他的这种立场往好里说是中间路线,本质上骑墙主义的政治投机。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之际,美国等霸权国家进行经济封锁,用第三次世界大战对新中国进行恐吓讹诈。张东荪完全看不到中国共产党、人民军队和中国人民的力量,既惧怕美国,又羡慕美国。惧怕美国掀起第三次世界大战,护送蒋介石反攻大陆,在大陆重建国民党一党专制,又羡慕美国,希望美国推翻刚刚成立的中华人民共和国,进而由民主党派建立亲美的中国政府。

1949年秋天,张东荪将属于机密的中央政府会议印发材料《国家预算收入和商农所占的比例》和政协委员名单及其中的亲美者交给美国间谍。1950年秋,朝鲜战争爆发在即,新中国已经决定派志愿军入朝作战。张东荪将志愿军宋时轮第九兵团入朝作战时间和军备预算透露给美国间谍。1952年这名美国间谍落网,供出来张东荪。张东荪和梁漱溟“相熟数十年”,【33】先后为中国民盟主要负责人,张东荪间谍案侦破后,张东荪惶恐不安,委托梁漱溟向中共中央打听如何处置他。梁漱溟在195287日下午与毛主席面谈时提及此事,“临末我受张东荪之托,提到张东荪问题。……我既恨之,又悯之,虽无意为之求情,亦愿探悉主席将如何处理。不意主席于此事竟不见恼怒,回答我说:此事彭真来向我详细报告了。彭真要捉他起来,我说不必。这种秀才文人造不了反。但从此我再不要见他;他再不能和我们一起开会了。想来他会要向我做检讨的,且看他检讨得如何吧。”【34】张东荪在1949年秋和1950年秋两次将国家机密透露给美国间谍,犯下了叛国罪,而梁漱溟对张东荪既恨又悯,还受其委托通过毛主席打探如何处理张东荪。

梁漱溟对张东荪的悯不仅仅是因为两人“相熟数十年”的情谊,更深层次是两人都是政治投机者,他们既希望中国和平统一,又不赞同中国共产党通过武装革命、土地改革建立和巩固政权。他们看不到中国共产党和中国人民的伟大力量,对中华人民共和国在西方霸权主义的经济制裁和军事威胁下能否长久信心不足。万一如他们所愿,美国得势,他们则在美国的支持下组建政府,执掌政权。19501月,梁漱溟从四川北上进京,梁漱溟拒绝毛主席让他参加政府的邀请,因为他认为中国“颇有割据之势,蒋介石可能反攻大陆。”【35】梁漱溟反对志愿军入朝作战,保家卫国。19509月下旬,中国政协工作人员王伯平受全国政协领导委托跟梁漱溟谈话,希望他出任在中国“保卫世界和平大会这个组织里担任一个负责的职务”。【36】梁漱溟拒绝,因为他“不想就任”。【37】梁漱溟根本不相信中国人民志愿军能取得抗美援朝的胜利,他的如意算盘是志愿军入朝作战失败,他若任职保卫世界和平大会就会失去充当美国和蒋介石在大陆代言人的资格。梁漱溟虽然没有跟随蒋介石逃亡台湾,而进京成为全国政协委员,却拒绝出任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职务,反对志愿军入朝作战,拒不出任世界和平大会负责人。国民党控制下的台湾舆论因此大肆吹捧梁漱溟,1952925日,毛主席指示时任中共中央办公厅主任的杨尚昆同志,“台湾广播称赞梁漱溟,请找有关部门,设法找到这篇广播送我为要。”【38

毛主席之所以如此,是因为张东荪和梁漱溟二人交好多年,更重要的二人对待新中国的态度十分接近,都恐美亲美,张东荪的前车之鉴,毛主席对梁漱溟不得不提高警觉。在1953918日的会议上,当时任全国政协常委的北伐名将陈铭枢也意识到梁漱溟是否存在间谍行为的问题,他在会上提出,梁漱溟的问题是政治问题呢,还是思想问题?他说,如果是政治问题,那就是革命与反革命之分,可以用别的办法解决,而不必在此费舌耗时;如果是思想问题,那就另当别论,可以慢慢批判教育,使他逐渐省悟。”【39】毛主席说:“没有发现他暗中有什么活动,也没有发现他与美帝国主义、台湾有什么联系,因此他的问题仍属于思想范围的问题。”【40】陈铭枢还说:“梁漱溟硬要毛主席点头准许他长篇大论说胡话,表示他很有‘骨气’。美帝国主义、蒋匪帮的报纸经常称赞他是中国大陆惟一有‘骨气’的。现在虽说没有证据证明他与美蒋有联系,但最低限度他在思想上是敌我不分,站在敌人的立场上说话的。对这样的人,我再次请求主席接受与会群众的要求,立即禁止他继续占据中央人民政府委员会这个庄严的讲坛,来散布他的有利于美蒋而有害于中华人民共和国的谬论。”【41】可见,毛主席说不能让梁漱溟知道更多的国家机密并不仅仅因为梁漱溟19539月全国政协常委扩大会议和中央政府委员会上的反对总路线的发言,而是基于梁漱溟的至交张东荪的前车之鉴,也和台湾和香港媒体对梁漱溟的鼓吹有关系——意识到这个问题的并不仅仅是中共领导人,陈铭枢同样意识到这个问题。

注释

15】汪东林:《梁漱溟问答录》,湖北人民出版社2003年版,第168页。

16】汪东林:《梁漱溟问答录》,湖北人民出版社,2003年版,第168页。

17】汪东林:《梁漱溟问答录》,湖北人民出版社2003年版,第168页。

18】汪东林:《梁漱溟问答录》,湖北人民出版社2003年版,第168页。

19】《毛泽东年谱》(一九四九-一九七六)第二卷,中央文献出版社2013年版,第164页。)

20】汪东林:《梁漱溟问答录》,湖北人民出版社2003年版,第166-168页。

21】汪东林:《梁漱溟问答录》,湖北人民出版社2003年版,第169页。

22】汪东林:《梁漱溟问答录》,湖北人民出版社2003年版,第170页。

23】汪东林:《梁漱溟问答录》,湖北人民出版社2003年版,第170页。

24】《毛泽东选集》第五卷,人民出版社1977年版,第115页。

25】梁漱溟:《我生有涯愿无尽》,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11年版,第324页。

26】梁漱溟:《我生有涯愿无尽》,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11年版,第325页。

27】《梁漱溟日记》,上海人民出版社2014年版,第119页。

28】梁培宽《梁漱溟先生纪念文集》,中国工人出版社2003年第二版,第122页。

29】《被遗忘的大使:司徒雷登驻华报告(1946-1949)》——转引自张文木:《战略学札记》,海洋出版社2018年版,第508页。

30】《被遗忘的大使:司徒雷登驻华报告(1946-1949)》——转引自张文木:《战略学札记》,海洋出版社2018年版,第508页。

31】《毛泽东选集》第五卷,人民出版社1977年版,第114页。

32】《毛泽东选集》第五卷,人民出版社1977年版,第108页。

33】梁漱溟著:《我生有涯愿无尽》,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11年版,第331页。

34】梁漱溟著:《我生有涯愿无尽》,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11年版,第331-332页。

35】梁漱溟:《我生有涯愿无尽》,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11年版,第324页。

36】汪东林:《梁漱溟问答录》,湖北人民出版社2003年版,第152页。

37】汪东林:《梁漱溟问答录》,湖北人民出版社2003年版,第152页。

38】《建国以来毛泽东文稿》第03册,对《社会情报辑要》第三十一号的批语。

39】汪东林:《梁漱溟问答录》,湖北人民出版社2003年版,第176页。

40】汪东林:《梁漱溟问答录》,湖北人民出版社2003年版,第176页。

41】汪东林:《梁漱溟问答录》,湖北人民出版社2003年版,第186-187页。


       作者简介:付金才,石家庄学院副教授,新法家网站内容总监。


相关文章:
·付金才:《大学》三纲“止于至善”为初始,“明明德”为终极,朱熹倒置本末
·付金才:从石家庄寺院碑记看明朝士大夫对佛教的批判
·付金才:《大学》之“至善”即《中庸》之“明强”
·付金才:朱熹未懂《大学》,妄补“所谓致知在格物者”章
·付金才:《大学》“明明德”含义的经典溯源
发表评论
                                  请输入左则的验证码,再提交.
遵守本网提供的任何行为准则或其它通告;
保密您的服务账户密码;
如果您获悉与本服务有关的泄密行为,请立即通知我们。
自行配备上网和使用电信增值业务所需的设备,自行负担个人上网或第三方(包括但不限于电信或移动通信提供商)收取的通讯费、信息费等有关费用。
保证自己在使用各服务时用户身份的真实性,正确性及完整性。如果数据发生变化,您应及时更改。在安全完成本服务的登记程序并收到一个密码及账号后,您应维持密码及账号的机密安全。您应对任何人利用您的密码及账号所进行的活动负完全的责任,本网无法对非法或未经您授权使用您账号及密码的行为作出甄别,因此本公司不承担任何责任。
 


四川大学哲学研究所 |  独家网 |  国学网站 |  香港中国文化研究院 |  联合早报网 |  草根网 | 
时代Java教程 |  观察者网 |  环球网 |  文化纵横网 |  四月网 |  南怀瑾文教基金会 | 
新诸子学刊 |  学习时报网 |  求是网 |  善因文化 |  恒南书院 |  海疆在线 | 
版权所有:新法家网站  联系电话:13683537539 13801309232   联系和投稿信箱:alexzhaid@163.com     
京ICP备0507368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351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