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时事述评
付金才:梁漱溟的脊梁在哪里?——请教郭齐勇教授 
作者:[付金才] 来源:[作者惠赐] 2019-03-24


阅读《毛泽东年谱》第二卷(1953.01-1956.09),得知《梁漱溟问答录》一书详细记述了梁漱溟向毛主席讨“雅量”的一段因缘。《梁漱溟问答录》汪东林编著,湖北人民出版社2003年出版。此书以汪东林提问、梁漱溟回答的形式介绍了梁漱溟的主要学术和政治活动,武汉大学国学院院长、博士生导师郭齐勇教授为《梁漱溟问答录》做序。郭齐勇教授在序言中,认为“梁先生是现代的孔夫子、孟夫子,是中国的脊梁.……我常常把孔子、孟子与梁先生的形象叠加起来。他们都是公众知识分子,是社会的良知。他们承担着华夏斯文的传续,同样有着‘文王既没,文不在兹乎 ’的情怀与胆识。作为儒者,他们关心国事民瘼、民间疾苦,为百姓、为农民争取生存条件与空间,争取较好的政治环境。”【1】而笔者在通读了《梁漱溟问答录》后,实在不明白学术地位极高、具有众多学术头衔的并且出版过《梁漱溟哲学思想》郭齐勇教授在为《梁漱溟问答录》一书做序之前,是否浏览了《梁漱溟问答录》、是否了解梁漱溟的生平?在《梁漱溟问答录》一书中,除梁漱溟的固执己见、敢于和毛主席争论两事证明梁漱溟有“脊梁”外,其他事情尤其是重大事情反倒证明梁漱溟好像有点欺软怕硬没“脊梁”。

一、接受蒋介石委派视察山东抗战防务,全然忘却乡村建设。

1937年七七事变爆发,日本全面侵华。国民党为扩大政权基础,邀请梁漱溟进入参议会为抗日救国献计献策。参议会每周两次,名誉召集人是蒋介石,而蒋介石从没有参加过参议会的会议。据梁漱溟回忆,蒋介石虽未参加参议会会议,但是找过一些参议个别交谈,其中包括梁漱溟。“蒋同我的谈话,除乡村建设、民众教育等问题之外,较实际的一项任务,是让我陪同蒋百里先生赴山东视察抗战防务。蒋百里是国民党老一辈的军事专家,当时颇有名气。蒋介石选中我陪同,当然是因为我在山东一住七年,与韩复榘相熟之故。我欣然接受了这一任务。”【2】梁漱溟是以在山东进行七年乡村建设为国民党高层所知而得虚名。蒋介石丝毫不理会他的乡村建设计划,却让他担任清客角色,陪同蒋百里视察山东抗战防务,梁漱溟“欣然接受”。蒋介石的真实目的是借口视察,侦查山东军阀韩复榘的虚实,梁漱溟在韩复榘支持下进行了七年的乡村建设,比较了解山东。后来蒋介石以不抗日为借口正法韩复榘,梁漱溟的作用不可低估。在蒋介石面前,梁漱溟怎么能将乡村建设之大业给忘了呢?如果要是忘了,1938年在延安见到毛泽东主席,怎么又开始兜售其乡村建设方案呢?


timg (1).jpg


其实梁漱溟没有忘,只是蒋介石根本对他的乡村建设不感兴趣,他更不敢在蒋介石面前坚持自己的主张,这时候,梁漱溟的“脊梁”在哪里?郭教授,请您明示。

二、对国民党失望,却去延安让中共十位领导听其诉说,怎么不跟蒋介石说呢?

1945年8月抗日战争结束,蒋介石玩弄假和谈真备战的手腕,邀请毛主席前往重庆进行国共谈判,签订双十协定。1946年1月10日—31日在重庆召开旧政协,梁漱溟以中国民主同盟代表参加此会,此会通过了和平建国纲领等五项协议。梁漱溟根据自己对国民党历史的认识和时局的了解,认为蒋介石不可能落实五项协议。梁漱溟是这样说的:“20 世纪初以来,中国就是不间断的军阀割据,你争我夺,只有破坏,没有建设。南京国民政府名义上统一了中国,实际上也在忙于打仗,内战没有打完,又来了日本人,在战火中又过去了八年,什么建设也没有搞。我是清末民初的同盟会会员和国民党党员,曾经对国民党执政后能认真而长时期地进行经济建设寄予希望。但后来我失望了,他们没有能这样做,相当不少的人做了官就只顾肥私,国家、民族的利益被丢在一边,腐败的现象一天比一天严重。政府部门和官员对经济建设没有长期的规划、方针,有的也订了发展计划,实际上大都是一纸空文,不实行亦无人追究,占第一位的始终是为不断打仗而不断扩大的军队、军需、武器。对国民党近二十年的状况,大失所望的不仅仅是我,所有真正为国家、民族前途设想的人都不满意,连国民党人士中的若干朋友也不讳言。”既然认识到国民党不可能停止内战,进行经济建设,那就反对国民党才对,反对蒋介石才对,至少要将自己的治国主张向蒋介石诉说,希望蒋介石回心转意才对吧。梁漱溟没有劝说蒋介石,反而想到延安向中国共产党人表达其政治主张。通过周恩来总理的安排,梁漱溟到达延安,见到毛主席。“到延安第一天即见到毛泽东主席,寒暄后我提出,希望包括毛在内找十位领导人,给我一个机会,陈述我个人的意见。毛泽东当即同意了。第二天,果然是十个人,在一个不大的会议室里,我能记得的有张闻天、朱德、彭德怀、任弼时等。”【3】梁漱溟不满国民党的统治,国民党没人理会梁漱溟。向中国共产党人表达其主张是可以理解的,而阻碍梁漱溟政治主张实现的是国民党、是蒋介石。到延安向共产党表达其主张时,张口就要求中共十位高级领导人参加,更需指出的是在向中共十位高级领导诉说其政治主张时,却不提及蒋介石。正像梁漱溟自己说的“谈到现状,我说到国民党,国民政府,却没有点到蒋介石,这一点记得清楚。”【4】其实梁漱溟本质上是以他的失望向中共施压,只要中共交枪投降,和谈不就实现了吗。

阻碍国家统一和建设的是蒋介石为首的国民党,梁漱溟却不反对蒋介石、批评蒋介石,反倒来延安给十位中共高级领导人上“政治课”,梁漱溟的脊梁在哪里?郭教授,请您明示。

三、蒋介石进攻解放区,挑起全面内战,却力劝周恩来到南京与国民党和谈。

1946年6月26日,蒋介石发动全面内战,组织20万兵力进攻中国人民解放军控制的中原解放区。解放军被迫应战,1946年9月,傅作义进攻解放军控制的张家口。蒋介石妄图消灭中国人民解放军的全面内战全面展开。此时,我党负责和平谈判的周恩来总理仍为撤离上海,1946年10月10日,梁漱溟前往上海,丝毫不顾及蒋介石没有和谈诚意的现实,极力劝说周恩来总理前往南京和蒋介石举行和平谈判。梁漱溟曾这样回忆他的劝说举动,“9月下旬,周恩来通过马歇尔把一份紧急备忘录递给蒋介石,认为国民党军队倘不停止进攻张家口,就是对中国国内和平的全面破裂。周公这话曾对民盟方面讲过几次,说时情绪激愤。我深知这决不是共产党的恫吓,而是他们已经无法再后退,至此局面便不可收拾了。但我还想尽最后一份力量,便于10月10日赶到上海马思南路,与周恩来长谈,劝他回南京继续进行和谈。周公同我谈了许多,主要分析蒋介石这个人,认为国民党方面欺人太甚,要负发起内战的全部责任,现在看是不想回头了。他起初表示目前不宜回南京,对方不具备谈判的条件。我力劝周公主动回去,国人有目共睹,周公没有表示坚决拒绝,我便有了结果,很是高兴。我于11日坐夜车返回南京,12日早晨在南京下车,见报载国民党军队攻下张家口的消息,我大为失望。”【5】但是蒋介石在挑起全面内战时,依然玩弄假和谈以混淆视听。1946年10月21日上午,中共代表和中国民主同盟等民主党派代表到达南京。而蒋介石以下午携夫人宋美龄视察台湾举行欢迎和告别中共代表的招待会,表示没有时间与中共进行和谈。梁漱溟回忆道:“代表们上午到,蒋介石下午就携宋美龄飞台湾视察,因此代表们直接从飞机场赶着去参加蒋介石举行的既是欢迎又是告别的招待会。这种安排给人以“恕不奉陪”之意,给幻想和平的人当头泼了一盆凉水。”【6】梁漱溟花费极大地精力和热情劝说周恩来总理来南京和谈,好像只要中共代表前来南京和谈,内战就可结束,经济建设就能开始一样。而对蒋介石根本没有谈判诚意,见个面就走人的“恕不奉陪”之举,梁漱溟并没有劝阻蒋介石,更没用批评蒋介石,只是说自己被泼了“一盆凉水”。梁漱溟在自己被蒋介石泼了“一盆凉水”之后,仍然不清醒,又帮助蒋介石拟定和平谈判方案。

周总理不想来,梁漱溟力劝,蒋介石和中共代表见面就一走了之,梁漱溟只说自己被泼了“一盆凉水”,不仅没有劝阻蒋介石离去,反而帮助蒋介石拟定和谈方案,协助蒋介石继续玩弄假和谈。郭教授,梁漱溟的脊梁在哪里?请您明示。

四、为反对国民党专制,实现和平,创建中国民主同盟,和谈之事受挫,退出民盟。

1939年抗日战争进入战略相持阶段,国民党实行“防共限共反共溶共”政策,成立反共委员会。国共两党之外的中国高级知识分子梁漱溟等人以要求实行宪政为由组建“统一建国同志会”。梁漱溟等人1939年11月下旬在重庆集会,拟订了《统一建国同志会信约》明确表达其其政治主张:“宪法颁布后,立即实施宪政,成立宪政政府;凡一切抵触宪法之设施,应即中止,一切抵触宪法之法令,应即宣告无效;凡遵守宪法之各党派,一律以平等地位公开存在;尊重学术思想之自由;三民主义为抗战建国最高原则,以全力赞助其彻底实行;拥护蒋先生为中华民国领袖,并力促其领袖地位之法律化;一切军队属于国家,统一指挥,统一编制;一切国内之暴力斗争及破坏行动,无复必要,在所反对。”凡非有眼无珠之人,一看梁漱溟等创建的《统一建国同志会》的主张,就知道此会哪里是反对国民党一党专政,完全是国民党的外围组织。1936年11月29日,梁漱溟将《信约》面呈蒋介石,蒋介石同意该组织只能以社团的形式存在,《统一建国同志会》作为中国民主同盟的前身诞生。皖南事变后,蒋介石消极抗日,积极反共,同时加大对国民党占领区的文化专制。梁漱溟等秘密将《统一建国同志会》改组为《中国民主党团同盟》,1942年3月19日,该组织正式成立,梁漱溟为中国民主政团同盟中央委员会委员,梁漱溟前往香港在中共提供了部分资金的条件下主办中国民主政团同盟机关报《光明报》。1944年9月19日该组织又改组为中国民主同盟,梁漱溟当选为民盟中央委员会委员并兼任民盟国内关系委员会主任、中国民盟中央秘书长。1945年10月,中国民盟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召开,明确提出“反对独裁,要求民主,反对内战,要求和平”的政治主张。梁漱溟1946年力劝周恩来到南京与蒋介石和谈,起草国共两党和谈折中方案,为国共两党和谈做了一些工作,但是梁漱溟所做的努力因为蒋介石毫无和谈诚意而付之东流,梁漱溟极为失望,便退出中国民主同盟。梁漱溟自言道:“于1946年11月6日离开南京,经北京返重庆,主持勉仁国学专科学校(后改为勉仁文学院)。从此,我退出了和谈,也退出了民盟,不仅是秘书长之职,连盟员也于1947年底正式脱离了。”【7】

倡导主持成立民盟,以实现国家统一、进行全面经济建设,确实是值得赞赏。但是如此艰难的目标,不可能仅仅通过办报纸和在国共两党之间奔走协调一下就能实现。在和谈稍遇挫折,便气馁退出,不仅不在民盟内担任职务,连民盟党员的资格都不要,彻底裸退。郭教授,梁漱溟的脊梁在哪里?请您明示。

这几个问题郭齐勇教授完全回答不了,也没能力回答。在郭教授看来,能否回答这四个问题与梁漱溟是“中国的脊梁、社会的良知没有关系”。根据郭教授的序文,1949年之前曾经从事过乡村建设运动、参与过民主活动、1949年之后公开顶撞毛主席、出版过有关中国文化的专著、文革中受过批判、始终不认真接受马克思主义理论,这些就足以构成梁漱溟是“中国的脊梁、社会的良知”的证据了。

梁漱溟极力主张通过乡村建设运动推动中国社会进步。而他是如何进行乡村建设的?让我们看看梁漱溟自己的回忆:“过去我在山东搞乡建七年,却从未深入到营县、诸城、单县、曹县那些社会底层调查;在四川前后十来年,对当地地主剥削农民的实况从不加考察。直到1950年去鲁南参观,1951年参加川东土改,始有见有闻有感。像这样脱离实际地谈论社会问题,何能免于自欺欺人之讥!”依靠军阀地方军阀提供的资金,进行乡村建设,却从不深入农村、不了解农民、不做调查研究,闭门造车,兴办学校、著述讲学。这种行为与现在的科研成果造假,骗取科研经费没什么区别吧。

天下太平、社会繁荣、民生幸福是历代中国圣贤和人民共同追求的事业,要是仅仅通过脱离现实的思考、著述、讲学就能实现的话,那么中国第一次大统一在春秋时代就会实现,何必等到秦始皇才实现呢?如果清谈空谈就能实现统一,魏晋南北朝时期那么多的清谈家怎么没能改变中国四分五裂的现实呢?如果研究孔孟之学就能救国,北宋、明清都是以孔孟之学为官学的,为什么纷纷三个王朝会被亡于外敌呢?

事实说明,古代和现代的梁漱溟们根本不是什么“中国的脊梁、社会的良知”,而是“士绅的脊梁、资产阶级的良知”。在蒋介石面前表现的温、良、恭、俭、让,因为蒋介石的国民党政权是帝国主义、封建主义和官僚资本主义的总代表。梁漱溟们在自己的主子面前当然会温顺驯良。中国共产党人为中华民族谋复兴、为中国人民谋幸福,依靠工农武装和统一战线,赶走了日本侵略者、推翻了蒋介石新军阀,建立中国人民共和国。士绅和资产阶级骑在中国人民头上逍遥自在的时代一去不返。而梁漱溟却在中国共产党人面前挺起了脊梁,耍起了大牌,说什么工人在九天之上,农民在九地之下。梁漱溟在山东长达七年的进行乡村建设时,他怎么没说农民在九地之下呢。不是农民在九地之下,是地主阶级在九地之下。梁漱溟打着农民的旗号为地主阶级鸣不平,反对工业化。骨子里这是士绅和资产阶级反人民性的集体无意识。毛主席批评梁漱溟是用“笔杆子杀人”【8】并没有冤枉梁漱溟们。1927年,曾经以“学术自由、兼容并包”办学的校长先生不就支持怂涌蒋介石向自己昔日的同事、下级、学生和工农举起屠刀吗!新中国成立后,中国人民突破西方世界的全面封锁,集中力量实现工业化,强化党对军队的集中统一领导,在朝鲜半岛和中南半岛粉碎了美国围堵中国、蒋介石反攻大陆的计划。如果美国蒋介石的计划得逞,谁能保证梁漱溟们不是引狼入室的第五纵队呢?


注释

【1】汪东林.《梁漱溟问答录》湖北人民出版社2003.2

【2】汪东林.《梁漱溟问答录》湖北人民出版社2003.81

【3】汪东林.《梁漱溟问答录》湖北人民出版社2003.112

【4】汪东林.《梁漱溟问答录》湖北人民出版社2003.115

【5】汪东林.《梁漱溟问答录》湖北人民出版社2003.120-121

【6】汪东林.《梁漱溟问答录》湖北人民出版社2003.122

【7】汪东林.《梁漱溟问答录》湖北人民出版社2003.126-127

【8】毛泽东.《毛泽东选集》第五卷 人民出版社1977.107



相关文章:
·付金才:中国的脊梁,梁漱溟配吗?
·付金才:大同、小康——孔子的初心
·付金才:钟楼倒了,法兰西还有更宝贵的
·杨津涛:梁漱溟的“乡村建设”,深为民众所痛恨
·付金才:梁漱溟的脊梁在哪里?——请教郭齐勇教授
发表评论
                          请输入左则的验证码,再提交.
遵守本网提供的任何行为准则或其它通告;
保密您的服务账户密码;
如果您获悉与本服务有关的泄密行为,请立即通知我们。
自行配备上网和使用电信增值业务所需的设备,自行负担个人上网或第三方(包括但不限于电信或移动通信提供商)收取的通讯费、信息费等有关费用。
保证自己在使用各服务时用户身份的真实性,正确性及完整性。如果数据发生变化,您应及时更改。在安全完成本服务的登记程序并收到一个密码及账号后,您应维持密码及账号的机密安全。您应对任何人利用您的密码及账号所进行的活动负完全的责任,本网无法对非法或未经您授权使用您账号及密码的行为作出甄别,因此本公司不承担任何责任。
 


四川大学哲学研究所   |    独家网   |    国学网站   |    香港中国文化研究院   |    联合早报网   |    草根网   |   
时代Java教程   |    观察者网   |    环球网   |    文化纵横网   |    四月网   |    南怀瑾文教基金会   |   
新诸子学刊   |    学习时报网   |    求是网   |    善因文化   |    恒南书院   |    海疆在线   |   
版权所有:新法家网站  联系电话:13683537539 13801309232   联系和投稿信箱:xinfajia8888@163.com     
京ICP备0507368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351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