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时事述评
文扬:也许这是一场及时爆发的技术战争 
作者:[文扬] 来源:[] 2018-04-25


想象一下,如果话题中心不是中兴和芯片,而是朝鲜和核试,或是南海和造岛,或是台海和军售,虽然也都是中美摩擦点,也都涉及很多方面,但却难以进行如此广泛和深入的讨论。

再想象一下,如果是关于意识形态或政治制度,比如社会主义资本主义,比如自由民主人权,那就更不可能了。虽然也都是中美摩擦点,也都涉及很多方面,却根本无法讨论。

看起来存在一个话题光谱:一端是纯政治,一端是纯技术,中间分布着战略、军事、外交、经济、贸易、文化等各个领域。虽然在光谱的任何一个点上都可以建立起关于中美关系的认知模型,但其中政治成分和技术成分各占多少,却直接决定着该模型的“可讨论性”。

回顾一下近半个世纪以来的中美关系,很多时候都是被政治问题所主导,例如所谓的“人权记录”,或者“宪政”与“法治”,每隔一段时间都会借某个事件掀起一个小高潮,国内的各派也每隔一段时间就混战一场,亲美与反美两派人士的势不两立程度,比两国政府间关系还严重百倍。

但是,几十年里无数的口水,无数个回合,有谁能够从中梳理出些许线条和脉络吗?有谁能够发现其中的“阶段”、“进展”甚至“成果”吗?除了留下一大堆恶言恶语,生出一大堆私人恩怨,对于真正的问题有任何实际的解决吗?

政治问题是如此,经济问题也没好到哪里去。虽然表面上看是经济理论之争,但实际上各派“经济学家”们还是在谈政治,甚至就是在搞政治。在“华盛顿共识”市场化、自由化、私有化浪潮的推动下,中国经济学界关于“市场作用”、“政府管制”、“国退民进”、“金融开放”、“产业政策”等等每一个被热炒的经济议题背后,其实都有中美关系的影子和政治问题的线索。所以,几十年里无数的经济理论争论,其实也都是一本糊涂账,也没有人能够整理出其中的“阶段”、“进展”和“成果”。

类似的情况,在国际关系领域、外交战略领域也都存在。中美关系平稳的时候会出现一股思潮,紧张的时候又冒出另一个流派。

终于,这种混乱局面开始改变了,拜“特朗普革命”所赐,中美关系先是从“虚打虚”的意识形态争论掉头转入了“实打实”贸易摩擦,紧接着又通过此次“中兴事件”进一步转入了更加“实打实”的“技术战争”。

形势立刻豁然开朗,中美关系的图景清晰异常。

首先,在美国方面,就是要遏制中国发展的势头、打断中国前行的进程。特朗普的“美国优先”同时包括了“中国必须靠后”、“所有国家都必须靠后”的意思,也就是说,能够竞争的领域靠美国自己的努力,无力竞争的领域则靠对外国的打压。今天的美国就是这样一个国家,灯塔的照明已经关掉了,重新变身为一个黑脸老大。

而中国方面,此事件一出,关于中美关系的几种定位——“夫妻论”、“共治论”、“不好不坏论”,也都难以维持了。既然对方直接下了卡脖子、点死穴的毒手,那么,继续活在幻想里就是坐以待毙。无论前方有路还是没路,都只能迈开步伐走下去。一个世界大国的崛起之路,一个伟大民族的复兴之路,被一个技术障碍所阻挡,是不可想象的。

这就是建立在“技术战争”这一新的理解上关于中美关系的新的认知模型,简明而且清晰。美国要做什么、有几个策略选择,中国要做什么、有几个策略选择,都一览无余。

当地时间2018年1月26日,瑞士达沃斯,美国总统特朗普在第48届世界经济论坛年会上发表演说。特朗普开场就表示,作为美国总统,会一直坚持“美国优先”。(东方IC)

而且,正是由于这一认知模型建立在非常靠近技术端的话题光谱位置上,因此具有了极大的“可讨论性”。正如过去一周舆论场上的讨论所反映出来的,人们最大程度地摆脱了那些似是而非、自相矛盾的政治哲学“大词”的折磨,也最大程度地排除了那些故弄玄虚、自说自话的经济理论模型的干扰,既然核心问题是芯片,是科技,那么即使是中美关系这个庞杂问题,也同样可以运用科学的思维、按照科学的方法来理解问题、讨论问题并寻求解决问题的途径。

多年来第一次,如此重大的国家战略问题、国际关系问题,有这么多科技界、实业界的人士积极参与讨论并贡献才华智慧。也是多年来第一次,如此敏感的政治和外交问题,没有受到“泛政治化”、“泛道德化”势力的劫持,陷入到酱缸一般浑浑噩噩的话语泥潭当中。

顺便说一句,恐怕也是多年来第一次,如此大规模的大讨论,政府的网信管理部门并不太紧张。

可以认为,如果中美之间这场“技术战争”早晚要降临,那么还是早一些降临更好。通过“技术战争”这个侧面,不仅及时地展现出中美关系更深层的实质,而且及时地塑造了中国知识界、舆论界的“可讨论性”生态。

面对严峻的国内国际新形势,恐怕没有什么比上下一致、群策群力、共度时艰的局面更宝贵的了。

只要这个局面能够长期保持,中兴公司的问题终归会得到解决,芯片技术的问题终究会得到解决。而中美关系这个大问题,也终归会得到解决。

(文扬  复旦大学中国研究院研究员,春秋发展战略研究院研究员 来源: 观察者网2018-04-24)


相关文章:
·文扬:也许这是一场及时爆发的技术战争
·文扬:最难推倒的,其实是我们心中的“西方中心论”
·文扬:两千年后继续批秦是怎样的一种“政治正确”
·文扬:他们不骂《大秦帝国》,却大骂大秦帝国
·茅于轼:中国百姓喜欢神化他人,这是当奴隶的根源
发表评论
                              请输入左则的验证码,再提交.
遵守本网提供的任何行为准则或其它通告;
保密您的服务账户密码;
如果您获悉与本服务有关的泄密行为,请立即通知我们。
自行配备上网和使用电信增值业务所需的设备,自行负担个人上网或第三方(包括但不限于电信或移动通信提供商)收取的通讯费、信息费等有关费用。
保证自己在使用各服务时用户身份的真实性,正确性及完整性。如果数据发生变化,您应及时更改。在安全完成本服务的登记程序并收到一个密码及账号后,您应维持密码及账号的机密安全。您应对任何人利用您的密码及账号所进行的活动负完全的责任,本网无法对非法或未经您授权使用您账号及密码的行为作出甄别,因此本公司不承担任何责任。
 


四川大学哲学研究所   |    独家网   |    国学网站   |    香港中国文化研究院   |    联合早报网   |    草根网   |   
万联数据   |    观察者网   |    环球网   |    文化纵横网   |    四月网   |    南怀瑾文教基金会   |   
新诸子学刊   |    学习时报网   |    求是网   |    善因文化   |    恒南书院   |    海疆在线   |   
版权所有:新法家网站  联系电话:13683537539 13801309232   联系和投稿信箱:xinfajia8888@163.com     
京ICP备0507368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351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