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登录 登录 新会员注册 忘记密码
当前位置:首页 谈天说地
孔庆东:黄崖洞前说峥嵘 
作者:[孔庆东] 来源:[公众号“孔和尚”2017-08-16] 2017-08-24

我们今天找到一个非常爽的地方——在这个壮观而神秘的黄崖洞之下。这个地方叫“黄崖洞”,但上面这个洞被叫做“黄龙洞”。我们刚才已经进去看了,里边盘着一条威武的黄龙,还有很多老百姓在这里祈祷黄龙保佑他们平安。其实真正能保佑他们的恐怕未必是那条黄龙,而是那条黄龙身上寄托的一种巍巍不屈的太行精神和昨天我们讲的八路精神。我们今天爬山也爬累了,我觉得正好我们就采用这样一种座谈的方式,来聊聊跟黄崖洞、跟黄崖洞保卫战、跟黄崖洞兵工厂有关的一些陈年往事。刚才我们看到洞里有一组雕塑,是当年八路军在这里生产兵工的情景。

640 (10).jpg

看了这个地势,我油然就想起毛主席写的《西江月·井冈山》——来到这个地方,可以把它原封不动地用于黄崖洞保卫战。

山下旌旗在望,山头鼓角相闻,敌军围困万千重,我自岿然不动。

早已森严壁垒,更加众志成城,黄洋界上炮声隆,报道敌军宵遁。

整个战斗过程,跟井冈山是一致的;八路就是老红军,就是从红军那儿来的。所以我觉得我们今天可以谈好几个问题:可以谈黄崖洞保卫战,可以谈黄崖洞兵工厂,还可以谈它背后的经济建设的一个发展脉络。

货币战争

由于时间过去太久了,我们很多人认为:共产党就是靠武装斗争打下的天下。这个话单独看也没错误——武装斗争当然是共产党核心的革命方式,但是只靠武装斗争,能打下天下吗?这是第一个问题。第二,即使靠武装斗争打下天下,那是一个什么政权呢?那不过是又一次的李自成,不过是又一次的朱元璋。共产党的革命和历史上的那些农民起义有着诸多的不同,就在于他并不是反动派所诬蔑的“他是流寇土匪”。

我们今天上午去了一个地方——冀南银行。那么大家去想:有土匪建银行的吗?古往今来,咱们只听说过土匪抢银行——抢银行多快呀——没听说土匪费那么多事建一银行。这一条线索,长期以来被人忽略。我近年来在各地讲座特别强调:毛主席是古今中外最伟大的经济学家。你说毛主席是伟大的政治家、军事家,包括你说他是诗人、书法家,这都不用再说,谁都知道,他的敌人都要承认。但是大家没注意到的是:毛主席是了不起的经济学家。早在红军还没创立多少年的时候、三十年代初期,红军就是有银行的——有江西银行,有闽西银行。后来又有了中华苏维埃共和国银行——国家银行。什么人能办银行?办银行干嘛呀?也就是说,那个时候他就有一个建国理念。

我们今天叫“毛主席毛主席”,他是什么主席呀?“毛主席”这个名称怎么来的?他不是党的主席,那时候党没有主席。毛主席开创的井冈山根据地、中央苏区,后来被极左路线夺了权,毛主席靠边站。靠边站的时候,让他当“共和国主席”——这是一个虚职,没有实权的。但是毛主席他从来不埋怨,他觉得现在党不理解我,让我当这个主席,我就把这个工作做好。他在当共和国主席的时候,很多的精力都用来抓经济工作、用来抓社会工作。在那个时候毛主席积累了丰富的搞经济工作的经验。那个时候毛主席的文章都特别有历史价值。

苏维埃共和国的银行,你们知道谁是行长吗?行长是他亲弟弟,叫毛泽民——后来也是老毛家六烈士之一。毛泽民他是呕心沥血建这个银行。你想想那么一支队伍,非常穷,他的钱从哪儿来呢?很多人说,打土豪来的。这土豪只能打一次嘛,你第二次去他家没钱了,不是打过一次了嘛!你靠打土豪能有多少钱呢,必须得自己生产、自己有造血能力。

早在苏维埃时候,红军就不但有自己的兵工厂,还有自己的银行——有银行这个事特别不可思议。我们今天一些学经济、搞金融的朋友,动不动就学什么美国经济学呀、什么法国金融学呀。固然向外国学习是必然的,可是我们自己本来就有最悠久的金融传统,别忘了山西曾经是世界金融中心。用虚拟的货币来做生意,这是咱们山西人发明的。后来这里又有了直接继承苏维埃银行的冀南银行;再后来发展到解放战争时期,我们四大银行合并成后来的中国人民银行。

640 (11).jpg

银行这个事情,它跟打仗是两回事。打仗就是靠智慧、靠勇气,你把人打胜了就行了;银行它要发行钞票,发行钞票必须老百姓认你。老百姓不认你,你拿什么办法逼着他花啊?何况你发行钞票,敌人是知道的。敌人会捣乱,敌人会印很多伪钞——今天上午我们在冀南银行看到很多实物展览,我们也拍了很多照片——敌占区有很多银行。还有,这个国家的正统,毕竟它叫“中华民国”,人家中华民国有正统的国家银行。你们这片地区单独划出一片来叫“银行”了,你这票子怎么流通出去?这就是一个大问题。而这些问题,没有人能相信,这穷山沟里的人他就能解决:印了钞票;钞票能流通;老百姓能认可;不但我这个地方的老百姓认可,敌战区的老百姓也认可。我的钞票到你那儿能花,这叫什么?今天这就叫“货币战争”!大家读过一本著名的书就叫《货币战争》。货币战争这个事情,现在好像美国玩儿得很溜,其实这都是我党玩剩下的。我们真是空手套白狼——什么都没有,我们印了票子就能买东西。后来敌人也印我们的票子——他也弄假币,然后我们也印他的票子,这就是战争嘛。我们不但印他的票子,我们还能制造银元,我们制造了“袁大头”,我们还能生产有孙中山头像的那个银元,当然后来我们也生产了有蒋介石头像的纸币,都有。这得有多高的技术!今天人民币有很多造假的,为了提醒老百姓识别假币,银行也花了很多的精力。在那个时候这是一场殊死的斗争。

到了延安时期,我们的工业也好、金融工作也好,都继承了红军时期的经验。那个时候我们很多解放区都能够发行“边币”——就是边区币。一开始蒋介石也好、日本人也好,没放在眼里,没想到后来边币越来越值钱。一种货币它怎么能得到老百姓认可呢?必须经济稳定。经济稳定,老百姓才认可你这个票子。当年,曾经由于敌人捣乱,老百姓对我们的钞票没有信心,都拿钞票来换银元。我们知道,你印多少钞票你后面是要有多少银元压在库里做底儿的,要把银元都兑换光了,你的银行不垮了吗?我们领导银行的同志用什么办法稳定老百姓的民心呢?我们就让战士们挑着一筐一筐的银元在街上走,这老百姓一看,“嗬,咱共产党有的是钱呐”!然后又调来大批的物资在商店里卖,卖的时候门口写着:只收纸币,不收银元。老百姓说:“共产党真牛啊,银元人家不要,就要纸币啊,看来纸币是值钱的。”老百姓又回来把他手里的银元哗哗全换成纸币。这是多么高级的金融战。我们想想今天美国忽悠我们那些损招,我们如果吸取一下我们自个儿的光荣传统,就他那点儿阴谋诡计,一看就看穿。

到了解放战争时期,我们的几大银行力量越来越强。

在这个金融战的打击下,我们看看国统区的经济情况是什么样的。我们看电影、看小说都知道:国统区物价飞涨、通货膨胀,到了1948年就出现了人间奇迹——买一小捆手纸,要扛着一大捆钞票。那你直接拿钞票当手纸算了呗,不然这多亏啊。买任何一样日用品,一个小时不买就涨价了、就翻倍了——也就是说,它那个经济完全就崩盘了。我们今天说蒋介石集团剥削人民、搞得民不聊生,这只说对了一半,还有一半原因,是在我们金融战的打击下,把它的经济打垮了。就在把它的经济打得山穷水尽的时候,我党又使出了一个杀手锏——1948年我们果断发行了“人民币”。我们今天使用的人民币不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建立以后才发行的,那是中华民国时代发行的。在1948年的时候,国民党眼看不行了,我党又给了它一个“降龙十八掌”——人民币一发行,马上就把它全都摧毁了。所以最后老蒋那个纸币已经完全没有用了,最后就卷着一些黄金白银跑到台湾去了。黄金白银的确大部分都在他手里,他就把大陆剩下这点儿家底都弄走了。金融战是以共产党的彻底胜利而告终。这件事情就说明:搞经济,我党是老手。我党在很大程度上是用经济打垮了国民党。

同样,在抗日战争时期,也是跟日伪进行斗争的一个强有力的武器。

我们不反对向外国学习,但我们可能忽视了向自己悠久的传统学习。像毛泽东、陈云、陈毅,这都是世界级的经济学家,只不过我们过去不这样讲而已。因为老百姓觉得好像一提做买卖、一提做生意好像不太光荣似的。我们要改变这个观念,“做生意你也做不过我”。

黄崖洞兵工厂

在做生意里边很重要的一点是工业生产。我们共产党革命跟农民起义有个什么大的不同呢?农民起义处在战争史上的冷兵器阶段。冷兵器是跟小农业、小手工业结合起来的,村里有个铁匠能打几把刀,就可以造反去了。共产党的革命是处在战争史上的热兵器阶段,是处在远距离攻杀阶段。毛主席来的时候这支部队的装备是“大刀长矛粪叉子”,他老人家走的时候我们是“两弹一星核潜艇”,这不是一下子就飞跃到这么厉害的,中间有很多过渡阶段啊。我们常说的“小米加步枪”,那起码你得有步枪啊。共产党领导的地区全是经济欠发达地区,没有什么大工厂,也没有什么现成的兵工厂,我们不能光靠战士的生命在战争中去缴获敌人的武器呀。当然我们那个《游击队之歌》唱得非常好,“没有枪,没有炮,敌人给我们造”——这是鼓励我们不怕牺牲,去缴获敌人的武器,但任何一支部队不可能完全靠缴获来装备自己。缴获占我们的一部分,那么还有另外很大的一部分要靠买和造。买,又没有那么多的钱,那就面临着一个严峻的局势——我们需要有自己的兵工厂。因此,在红军时期,我们就开始有了很多兵工厂。

可是后来到第五次反围剿的时候,兵工厂的原料遇到了很大的困难。后期红军的子弹都是不好使的,因为子弹里边铅含量不够,不光铅,还有硝含量也不够。后期苏维埃地区曾经动员群众去把厕所墙上的土都刮下来,因为可以提炼出火药来。可是那种火药制造的子弹打得很近,有时候都打不死人——子弹打到敌人身上了,他还能进攻。这是很令我们心痛的一段历史。

640 (12).jpg

到了抗日战争时期,建立强大的兵工厂又是八路军的一个非常重要的任务。建兵工厂竟然要八路军的副参谋长亲自筹划、亲自指导、亲自设计——包括后来的黄崖洞保卫战都是左权将军亲自指挥的——就可见这个兵工厂对我军之重要。八路军里充满了能工巧匠,你别看个个穿得破衣拉撒的,甚至有人戴的眼镜只有半边镜片,但是其实都是能人。左权将军自己就是能人,那是当时的海归呀——是从莫斯科回来的,那是文武双全的人。

所以你看这个破地方,看上去穷乡僻壤,就这个地方每年生产的武器可以装备16个步兵团。这很了不起啊!就这个地方,要把东西运上去有多艰难。刚才咱们空手上去都一身汗,更别说让你背一箱子弹——我想当时那个运输人员肯定不止背一箱子弹。刚才那个地方用绳子拉上去就让我想到了武侠小说《雪山飞狐》——那雪山怎么上去的?跟这有异曲同工之妙。就这样的地方,它每年生产的装备能够装备16个团,后来又扩大了——经过了黄崖洞保卫战之后,我们觉得把兵工厂都集中在这一个地儿不够安全——又变成四个厂、十几个厂、几十个厂。

640 (13).jpg

到抗日战争后期,我军自己的兵工厂,合起来每年生产的弹药武器,能够装备34个步兵团。你想想,那个时候我军已经是100多万人了。当然这是一个良性循环——你自己制造的武器越好,你的战斗力越强,你就能缴获更多的更好的武器。我们实事求是地说,当然是缴获的武器更好。咱们得承认帝国主义强大的工业生产能力,帝国主义造的东西好,我们为什么不用呢?

比如说在网上有一些人向我挑衅,说:“孔老师,你不天天骂美国吗?我发现你使用的是苹果手机呀,你为什么使用苹果手机?”我说:“兔崽子,八路军不能使用三八大盖吗?八路军不能使用王八盒子吗?八路军不能使用歪把子机枪吗?八路军使用日本鬼子的武器,是为了更好地打日本鬼子。老子的苹果手机,美国大使馆送的,就用这手机,天天骂美国,不行吗?”这才是英雄。

当年八路军一方面自己生产了大量的武器弹药,另一方面在抗战的中后期,缴获了大量的日本装备。我记得我在博客上和微博上都讲过这样的事情,到抗战后期很好玩:八路军肩上扛的,经常是日式装备;日本人扛的是美式装备——美式装备哪儿来的,从国民党手里缴获的。后来美国为什么生气呢,你想想,国民党派了很多人去美国哭穷,美国支援他们很多美式装备——美式装备是世界上最先进的装备,可是日本一仗就给它打得“失地千里”,打得他们一溜烟地跑。日本鬼子的武器在咱们中国算先进的,在整个二次大战中,日本的武器是落后的。你跟人家欧洲战场比一比,那日本没法儿打,日本的破坦克,在苏联坦克面前,就是个纸壳,那就是纸糊的。它就敢欺负咱们这些步兵,日本的武器并不先进,所以它很羡慕美式装备。它打国民党,是从国民党手里抢了美式装备,而我们是从日本鬼子手里抢了日式装备。但是同样的武器到了八路手里,它能够发挥出加倍的威力来。我们缴获的日式装备,不但在解放战争中继续发挥威力,很多装备都一直用到抗美援朝战场,一直用到五十年代,全世界都不用了,中国军队还用“日本山炮”呢。

从黄崖洞兵工厂一部发展史中,我们可以看到,我党对领导兵工企业,是非常有经验的。在所有的工业领域,兵工是要求技术最高的——正像战争是最高的政治一样——兵工是工业里的制高点,它涉及到诸多的部门。美国为什么老爱发动战争呢,战争可以刺激它的经济,刺激它的生产。所以美国是最讲“先军策略”的,美国老骂朝鲜,说朝鲜的政策是“先军政策”,其实人家朝鲜就是跟你美国学的。美国什么都是从国防、从军事上转移到民用的,都是这么来的。我们新中国是什么时候成为工业强国的呢?正是经过了抗美援朝。抗美援朝之前中国可以说是一穷二白,就打了那么几年的抗美援朝,中国的工业部门、电子科技部门迅速就崛起——战争的需要。由于打了抗美援朝,中国的民族资本家,全都发了财了。

我曾经讲过,新中国成立之后,我们搞的不是社会主义,我们到1957年,才进行社会主义改造。1949年到1957年,我们搞的叫新民主主义——新民主主义就是资本主义。也就是说,毛主席他老人家不仅能领导社会主义,领导资本主义也是一流的。在他领导下,我们搞几年新民主主义,国民经济马上就恢复了,马上就崛起了。所有的民族资本家都发了财了,所以他们才自愿再往前走一步,自愿要进行社会主义改造。

而这前面正是因为共产党,有着丰富的领导工业生产的经验。我们一边打仗一边进行着生产,这个生产从表面上看,是直接支援前线的,但其实是在建立一个国家的工业体系。我们不光是有兵工厂啊,我们还有别的工厂呢,大家看电视剧《亮剑》里边,一开始李云龙被发配到什么厂去了?被服厂。我们什么都能生产,不光是生产枪支弹药。从这里我们能看到新中国经济工业发展的雏形。

我们从黄崖洞景区一进来我就说:很可惜呀,这么好的地方,我们山西老乡还没有把它开发好,还有很大的发展空间。当然说如果开发太好了,今天的人就太多了,幸好发展还不够,我们今天还能够很安静地坐在这里聊天。其实这里即使没有革命历史,就单看这自然风貌,单看这山,都可以说是世界一奇。何况还有这么好的历史、这么好的掌故,对中国这么重要的事件发生在这里,这么多的故事可讲。

我们很多搞影视剧创作的人一天到晚瞎编那些抗战神剧——老百姓都骂。你瞎编什么呀!有的是现成的故事不讲。现成的故事本身就是传奇,你好好采访,把它了解了,把它直接表现出来,它就是能够惊天地泣鬼神的,用不着在横店那儿拍那些装神弄鬼的东西。这都是因为我们今天不好好学习历史造成的。

所以到这来,对我们来说既是旅游、休息,同时也是充电。让我们想想我们是从哪儿来的,我们今天怎么能高高兴兴连吃带喝地到这儿来玩。

黄崖洞保卫战

最后,我们再说说黄崖洞保卫战本身。这一战也是军事史上的奇迹——很多国家都把这一战写到教科书里边了,它为什么能成为教科书里的一战呢——这在当时来说是不可想象的。

如果单讲步兵的战斗力——我们不能看不起日本鬼子——日本鬼子的步兵战斗力是世界一流的。因为日本的工业虽然比中国强,但在世界上当时算落后的,它的工业生产能力远远不能跟欧洲比,所以日本人的武器生产,都是本着节约的原则。比如说它的武器,强调射击准确。为什么呢?子弹少。所以日本鬼子在战争前期,有很多神枪手——十个人里有三四个神枪手。所以它能以劣势装备打败优势装备的国民党——国民党武器比它好得多,但是国民党打不过它。所以战争一开始,咱们八路军,要是一对一地打的话,打不过日本鬼子。

我父亲就是老八路,我父亲说:如果别的条件都假设相同的话,咱就干拼刺刀,要拼掉一个日本鬼子得三个八路——这三个八路可能得死一个伤一个,最后那个能把日本鬼子干掉——大概是这个比例。即使到了42年大扫荡的时候,我们也没有达到1:1。到抗日战争胜利的时候,我们也没有达到1:1,大概我们一个半人能打掉一个日本鬼子。

黄崖洞保卫战创造的是什么奇迹呢——敌我伤亡比6:1,这在全世界都是不可想象的奇迹。如果我们单看数字,会觉得“哎呀,八路军了不起”,但我们刚才一进来就明白了:我们占了很多地形的优势,我们不是散在平原上你扑过来我跟你打——那不符合毛泽东军事思想。毛主席最伟大的一点,就是不跟敌人硬拼,叫“你打你的,我打我的”。比如说,来了一个苏联朋友,要跟毛主席比喝酒,毛主席不跟他比喝酒,他说“比喝酒不算本事,咱们比吃辣椒”——这就是“你打你的,我打我的”,不跟你硬拼。我军最讲究利用天时地利人和这些因素来弥补我军武器装备的不足。比如刚才我们在路上看见那个小战士——那个17岁的烈士,他一个人守在一个要点上,他一个人就消灭了十多个鬼子,他后来之所以牺牲是因为没有弹药了。他一个人在那儿守着,后来被飞机炸起来的石头炸死了。

640 (14).jpg

黄崖洞保卫战创造了这个奇迹,正是因为我们的指挥员,非常科学准确地选好了战场,布置好了火力,所以我们才能以那么小的伤亡,歼灭那么多的鬼子在四十年代,应该说这是在全国战场上都罕见的。我们另外也还有一些伤亡比小、形势对我们很有利的战斗,但其实是不多的。抗日战争为什么打得这么惨烈呢?确实,我们死的人是比较多。当然昨天我们在左权将军牺牲的十字岭讲了,评战功不能只看谁死的人多,还要看消灭多少敌人有生力量。毛主席的军事思想之一,就是有效地保存自己,多多地杀伤敌人,而做到这一点就需要智慧,需要兵法。抗日战争我们的血没有白流。

一开始拼刺刀,我们是拼不过日本鬼子的,慢慢地就能够拼过了。所以说,一定程度,日本鬼子是我们的陪练。日本鬼子把八路的拼刺刀技术,都给衬托起来了,都给培训起来了。如果单讲拼刺刀,到了后期我们已经比日本鬼子强了——这里边有很多战术上的原因。有一个原因,是日军的《步兵操作教程》规定拼刺刀的时候要把子弹都退出去。日军就是真的跟你拼刺刀,而八路军拼刺刀的时候,枪里边是有子弹的,我们拼不过的时候,我们就开枪把日本鬼子打死了。日本鬼子就说,“你们这是玩赖,拼刺刀哪有开枪的”?我们说,“哪本书上规定不能开枪了?”他说“我们的书上就是这么规定的”。“那你们书规定是你们,没规定我们啊”。其实这背后有原因,日军为什么规定拼刺刀的时候不能开枪呢,这就跟步枪有关系——日本的三八大盖射程远、精确度高,它的子弹经常能够穿透第一个人的身体,再打进第二个人的身体。在战场上近战乱战的时候,是敌中有我、我中有敌,敌我双方混在一起。如果使用的是三八大盖,开枪的话,可能把敌人打死了,但子弹穿过敌人的身体,又把自己的战友打死了。所以,武器决定日军规定:拼刺刀的时候,必须把子弹退出去。第二,他相信他拼刺刀的能力。的确,战争初期,日军都是训练有素的,都是军校毕业的,身体也比我们结实。别看咱们农民身体不错,农民干活儿行,杀人不行,面对面地捅人不行。可是八路军有一个优点,就是咱们武器没有人家好,我们就没有必要规定退出子弹。咱这武器顶多打进一个人的身体,穿不出去。我们黄崖洞兵工厂生产这个步枪也是这样的,打进身体,没了,不会穿透这个人的身体,再打到第二个人。所以我们子弹就保留在枪里,到最后如果真拼不过了我们就开枪。我们这个胜利,有时候不是拼刺刀的胜利。

到了四十年代后期,这种白刃格斗,基本上退出了世界战争的主战场,但是我军仍然受日军影响,保留着拼刺刀的传统。日军的军事思想是很落后的,它一直要发扬武士道精神,包括最后太平洋战争后期,美军去打太平洋诸岛的时候,日本鬼子都做好了跟人家美军拼刺刀的准备,他没想到美军根本就没有步枪,全是冲锋枪。冲锋枪的有效距离只有不到一百米,它最适合在战壕里近战——“谁跟你拼刺刀”?来了就一突突。日军吃了大亏。到了二战结束之后,全世界基本上没有大规模的拼刺刀了,但是我军保留着。

拼刺刀这个东西,它有一种精神力量。比如到解放战争的时候,我们跟国民党打的时候,打到最后的时候,国民党只要听到对方喊一声——上刺刀,这边就说:“别打了,我们投降。”解放军的“拼刺”技术,一直持续到七十年代,其实早都用不着了。我们小的时候,我们这代人小时候去部队“学军”的时候,还学“拼刺”呢。用一根木棍,前边捆上布,蘸上石灰,完了查身上的点儿,看石灰捅到哪儿了。那个时候还练拼刺刀呢,它练的是一种“军魂”。

回过头来看黄崖洞兵工厂当时生产的武器,确实不够先进,但它够用了,就够我们来抵御日本鬼子的侵略了。更难能可贵的是,它留下了一种精神。我们解放后的工厂里,都带着军队的作风。我们很多工业建设叫“会战”——大家一定有印象是吧——明明你不是战斗嘛,明明你是搞建设嘛,经常叫“什么什么会战”。经常就“拿下什么地方”,动不动就说“拿下”,这一看就是打仗出身的人才说的话。也就是说,我们这个工业生产,保留着我们战争年代的优秀的传统。

640 (15).jpg

我们看看今天的工业生产中,我们更多地依赖机器,更多地依赖信息化技术,但是这种精神是不是还需要一点儿呢?即使不是为了生产,就为了人自己活得愉快。有时候我到那些公司去,看那些小年轻白领,在那垂头丧气的,就好像干这活儿,多损伤他精神似的。反正我觉得现在的年轻人挺累的——看上去是坐在屋里边,但是其实没精打采的,早出晚归,中午吃个破盒饭。我觉得你们的生活,真的比黄崖洞时代更幸福吗?你吃的肯定比黄崖洞好,穿的比黄崖洞好,但是你内心的感受,能比黄崖洞兵工厂当年那群哥们儿更快活吗?我觉得这里可以画一个问号。带着这个问号,我们可以继续地为“中国梦”去奔波。

正好我们面前有一门野炮,炮下边写着“为民”。不论建银行、建工厂,还是打仗,其实最后我们的目的是为民。有了这两个字,我觉得不论我们处在什么时代,处在什么世纪,我们的人生,可能还会变得更充实、更愉快、更幸福。我觉得我今天过得挺爽,我们就在这个很爽的秋风中,结束我们今天的聊天。谢谢旁听的各位。



相关文章:
·孔庆东:黄崖洞前说峥嵘
·叶匡政:“无良教授”孔庆东应否被辞退
发表评论
                          请输入左则的验证码,再提交.
遵守本网提供的任何行为准则或其它通告;
保密您的服务账户密码;
如果您获悉与本服务有关的泄密行为,请立即通知我们。
自行配备上网和使用电信增值业务所需的设备,自行负担个人上网或第三方(包括但不限于电信或移动通信提供商)收取的通讯费、信息费等有关费用。
保证自己在使用各服务时用户身份的真实性,正确性及完整性。如果数据发生变化,您应及时更改。在安全完成本服务的登记程序并收到一个密码及账号后,您应维持密码及账号的机密安全。您应对任何人利用您的密码及账号所进行的活动负完全的责任,本网无法对非法或未经您授权使用您账号及密码的行为作出甄别,因此本公司不承担任何责任。
 


四川大学哲学研究所   |    独家网   |    国学网站   |    香港中国文化研究院   |    联合早报网   |    草根网   |   
万联数据   |    观察者网   |    环球网   |    文化纵横网   |    四月网   |    南怀瑾文教基金会   |   
新诸子学刊   |    学习时报网   |    求是网   |    善因文化   |    恒南书院   |    海疆在线   |   
版权所有:新法家网站  联系电话:13683537539 13801309232   联系和投稿信箱:xinfajia8888@163.com     
京ICP备0507368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3512号
关闭[X]
新法家微信
(扫一扫,关注新法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