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登录 登录 新会员注册 忘记密码
当前位置:首页 历史探微
他一辈子只带了一次兵,却打赢了国家最输不起的一场仗 
作者:[王汉周] 来源:[东方文化历史2017-04-28] 2017-05-14


  1449年北京德胜门前,在众将士惊异的目光下,于谦穿戴整齐,跃马出城立于大军之前,身后的德胜门缓缓地关闭……

  1449年,于谦亲手关掉了那扇能够保命的德胜门。

  历史上是这样评价于谦的:明代杰出的政治家、军事家和著名的民族英雄。他一生清正廉明、政绩卓著, 有“于青天”之誉。土木之变后, 他临危受命, 亲自指挥数十万军民进行了垂范青史的北京保卫战, 书写了中国历史上辉煌壮丽的一页。

  1449年7月,游牧于西北的蒙古瓦剌部首领也先借口明朝失信, 统率瓦剌军, 分四路大举南犯。年轻气盛的明英宗朱祁镇, 在宦官王振“立不世之功”的怂恿下, 欲再现先祖数次亲征蒙古凯旋而归的业绩, 不顾群臣谏议, 仓促就道, 轻率亲征。8月15日, 在土木堡被瓦剌军打得大败,英宗被俘。史称“土木之变”。

  土木之变后,明朝连同最精锐的部队“三大营”20多万人丧失殆尽。当时明朝面临一个最紧迫的问题:士气正旺的瓦剌军要进攻精锐尽失,守备空虚的北京城。

  其时, 京城九门昼闭, 市民惊恐, 许多大官富户为保全身家性命, 纷纷南逃。8月18日, 皇太后命郕王朱祁钰监国, 召集群臣议商战守之策。侍讲徐(有贞)言:“验之星象, 稽之历数, 天命已去, 惟南迁可以纾难。” 主张南迁。就在大家议论纷纷时,不动声色的于谦瞪着徐有贞说了一句话:“言南迁者, 可斩也。京师, 天下根本, 一动则大事去矣, 独不见宋南渡事乎!”一语震醒犹豫之人。在礼部尚书胡、吏部尚书王直、内阁学士陈循等的支持下,朱祁钰下了抗战的决心,于谦独揽战守这个天下最高的荣誉,也是天下最重的重担。

为稳定军心,于谦干了三件事儿

  8月19日,这个从未带过兵的兵部侍郎,主持召开第一次战备会议。摆在于谦面前的是一堆不折不扣的烂摊子。土木堡失利几乎把明朝所有的老本都赔干净了,京城里连几匹像样的好马也找不着。士兵数量不到十万,还都是老弱残兵和退休人员。

  最严重的问题还是士气问题。当时那些京城里的二流军士,甚至一谈瓦剌军就色变,面对强大的敌人,连朱祁钰都没有信心。看来于谦的第一要务是要稳定军心。

  1.他调来了河南、山东和南京的预备部队(备操军、备倭军),江北所有的运粮军,还有战斗力较强的陈懋所部浙军。并下了一道命令:“接到命令立刻出发,按时赶到京城布防,违令者,斩!”

  2.为了解决粮食问题,同时避免在运粮途中遭到敌军抢夺,他出了一个高招,让所有来北京布防的军队,自己去通州取粮食后再进京。

  9月初,上述布防军队悉数到来,京城的兵力达到了22万,且粮食充足,人心也逐渐稳定下来。

  于谦在军事上做足准备的同时,平息了一场让当时国防部长(兵部尚书)王直佩服至极的政治风波,顺带干了一件大快人心的事儿——干掉了王振的同党。“把王振千刀万剐!”是当时很多大臣的心声,土木堡之变后,朝廷把所有怨恨都聚集在了这个小人身上。终于在8月23日爆发。谁也没想到的是,这一天的朝廷议事,竟上演成为明朝276年历史中最为严重的一次朝堂斗殴。

  这一天朱祁钰主持政事,都察院右都御史陈溢大早晨也不知道吃错了药还是什么原因,一上来就上奏要铲除王振的余党,而且越说越激动,严厉的语气吓了朱祁钰一跳。这个陈溢越说越激动,最后嚎啕大哭,这一哭不要紧,朝廷立马乱了起来,上奏声,骂人声、痛哭声此起彼伏。

  当时的朱祁钰还不是皇帝,只不过代行职权而已,哪里见过这种阵势,吓得不轻。胆战心惊地再三考虑,还是不敢做出决断,便下了一道命令:“百官暂且出宫待命,此事今后再议。”这一说不要紧,大臣们不干了,死活不让朱祁钰走,朱祁钰脸都吓白了。就在这个时候,一个不识相的人出现了,他就是锦衣卫指挥马顺,王振的同党。这个马顺平时对大臣吆五喝六惯了,今天仗着皇帝的圣谕“例行”呵斥群臣。但是今天,这种行为只能用两个字形容——找死。

  这个时候,有个叫王竑大臣突然薅住马顺的头发对其一顿胖揍,王竑动手之后,上百个大臣们立刻蜂拥而上,对着马顺拳打脚踢,一顿暴打,马顺转瞬之间,他已经是遍体鳞伤。围殴致死后,朱祁钰目瞪口呆。

  已经打红了眼的大臣们,有人竟然指着朱祁钰的鼻子,要他把王振的余党交出来!这种近乎造反的举动,朱祁钰竟然吓得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后来太监金英把王振的余党毛贵和王长随找了进来,这两人被拎进大殿还没明白咋回事的时候,就被一顿胖揍致死。

  朱祁钰想逃。当时的情况是,如果朱祁钰走了,因为马顺是锦衣卫的统领,那些武功高强锦衣卫和王振的余党可能会对这些文官动手。这个时候只有一个人保持了冷静的头脑,意识到了危险,他就是于谦。他立刻拦住要走的朱祁钰,让他下了一道命令:“下令百官(基本都动过手)无罪!”危机解决,顺带王振遭抄家!大快人心!

  于谦在战守北京面临的最后一个问题,就是被俘的皇帝——朱祁镇。很显然,朱祁镇会成为也先手里的王牌和对大明的提款机,因为皇帝这个名分,对当时的大明实在太重要太重要了。但皇帝是大明的,不是他朱祁镇的,所以,于谦做了个大胆的决定——让也先手里的那个大明皇帝,变成过期产品。

  在立谁为皇帝这个问题上,最先考虑的当然是朱祁镇的儿子朱见深,不过当时他只有3岁,字儿都没认全。最后,能选的,只有朱祁钰了。自从朱祁钰目睹了朝廷斗殴事件以后,打心眼里不想干皇帝这份差事,而且,万一北京守不住,他很可能把自己的命都搭进去。在于谦和大臣的坚持下,朱祁钰“答应”了。做完这三件事儿以后,京城人心渐渐稳定下来。

为守京城九门,于谦下了五道惊世命令

  所有人都知道,也先攻击的目标是北京外城九门,此九门分别是:德胜门、安定门、东直门、朝阳门、西直门、阜成门、正阳门、崇文门、宣武门。这应该是北京城建城以来,第一次被大规模地攻击,是检验一下城墙结不结实的时候了。当时于谦的助手石亨建议:实行坚壁清野,固守城池迎敌。所有人都举双手赞成,只有一个人反对。不幸的是,这个人就是有一票否决权的于谦。他下了令所有人惊愕的命令:“大军全部开出九门之外,列阵迎敌!”众人还没回过神儿来,他又下了第二道命令:“锦衣卫巡查城内,但凡查到有盔甲军士不出城作战者,格杀勿论!”还没等他们喘过气来,于谦那沉稳又富含威严的声音点起了人名:“九门为京城门户,现分派诸将守护,如有丢失者,立斩!”
“安定门,陶瑾!”
“东直门,刘安!”
“朝阳门,朱瑛!”
“西直门,刘聚!”
“镇阳门,李端!”
“崇文门,刘得新!”
“宣武门,杨节!”
“阜成门,顾兴祖!”

  他停了下来。这不是一个寻常的停顿,因为所有的人都知道,还有一个门他没有说,这个门就是德胜门。德胜门是最为重要的门户,因为它在北京的北面,且正面对着也先的大军。一旦开战,这里必然是最为激烈的战场。这里是个送死的好去处。

  众人并没有等待多久,因为于谦很快就说出了镇守者:“德胜门,于谦!”他用坚定的眼光看着每一个人,这种眼光也告诉了众人,他没有开玩笑。文武大臣们又一次吃惊了,可让他们更吃惊的还在后面,因为于谦马上要颁布的是一道他们闻所未闻的军令。“凡守城将士,必英勇杀敌,战端一开,即为死战之时!”“临阵,将不顾军先退者,立斩!”“临阵,军不顾将先退者,后队斩前队!”“敢违军令者,格杀勿论!”

  于谦把手指向了兵部侍郎吴宁,下达了他的最后一道命令:“大军开战之日,众将率军出城之后,立即关闭九门,有敢擅自放入城者立斩!”听到这道命令,连石亨这些杀人不眨眼的武将也被震惊了,这就意味着但凡出城者,只能死战退敌,方有生路,如果不能取胜,必死无疑!

  于谦这是玩命了!不但玩他自己的命,还有大家的命。于谦不得不这么做,这场战争,于谦输不起,大明也输不起。所以于谦为守护城池的人和他自己留下了唯一的选择:不胜,就死!

  在于谦看来,这是他应尽的责任。于谦从小立志做一个像文天祥那样的人,他最大的愿望就是就为国效力。这次,他用走上战场,去指挥他从未经历过的战争的方式,实践了他的抉择。

于谦
穿上了那套沉重的铠甲
离开了他的住所
向德胜门走去
穿戴整齐,跃马出城
立于大军之前
在他的身后,德胜门缓缓地关闭……


  于谦用行动告诉所有士兵们,他抱着必死的决心出战的,根本就没有打算活着回去。此刻的于谦已经不仅仅是一位指挥官,对于战场上的士兵们来说,这个瘦弱的身影代表着的是勇气和必胜的信念。

  秉持着信念的军队是不会畏惧任何敌人的,是不可战胜的。

  也先失败的命运就在这一刻被决定。守卫城池的明军单论战斗力绝对不是瓦剌士兵的对手,但他们有一样东西,是这些入侵者所没有的。这样东西就是信念,保卫自己家园的信念。


  如今被拆的只剩下箭楼的德胜门,已不可能再现当年那场差点改变中国历史这场“保卫战”。当年于谦关上的德胜门,是由城楼、箭楼、瓮城、闸楼等组成的城门防御建筑,并与城墙、护城河一起,构成了完整而强大的城市军事防御体系。

  如今德胜门只剩下箭楼。而当年的京城九门,如今只剩下德胜门和正阳门。
京城的九门在当时各有各的用途,德胜门的主要用途是打胜仗班师回京走的门,所以德胜门又叫“得胜门”。元朝末年,大将军徐达率领军队攻破了元朝的大都城(即北京),元顺帝急忙从大都城的北门健德门逃走了,元朝从此灭亡。徐达便把健德门改成德胜门,也叫得胜门,纪念明军取得胜利之意。

  京城九门都有城楼和箭楼。可是德胜门的箭楼却有点与众不同。拿正阳门来说,箭楼下有门洞和城门,而德胜门的箭楼却没有门洞和城门,也是北京独一无二的没有门洞和城门的箭楼。


相关文章:
·他一辈子只带了一次兵,却打赢了国家最输不起的一场仗
·朝鲜!朝鲜!!又一次见证王朝兴衰
·道法学行班第一次会讲纪要
·徐光梅:新法家网站第一次编辑例会会议纪要
·翟玉忠:我们凭什么——翟玉忠在新法家网站第一次编辑例会上的主题发言
发表评论
                                          请输入左则的验证码,再提交.
遵守本网提供的任何行为准则或其它通告;
保密您的服务账户密码;
如果您获悉与本服务有关的泄密行为,请立即通知我们。
自行配备上网和使用电信增值业务所需的设备,自行负担个人上网或第三方(包括但不限于电信或移动通信提供商)收取的通讯费、信息费等有关费用。
保证自己在使用各服务时用户身份的真实性,正确性及完整性。如果数据发生变化,您应及时更改。在安全完成本服务的登记程序并收到一个密码及账号后,您应维持密码及账号的机密安全。您应对任何人利用您的密码及账号所进行的活动负完全的责任,本网无法对非法或未经您授权使用您账号及密码的行为作出甄别,因此本公司不承担任何责任。
 


四川大学哲学研究所   |    独家网   |    国学网站   |    香港中国文化研究院   |    联合早报网   |    草根网   |   
万联数据   |    观察者网   |    环球网   |    文化纵横网   |    四月网   |    南怀瑾文教基金会   |   
新诸子学刊   |    学习时报网   |    求是网   |    善因文化   |    恒南书院   |    海疆在线   |   
版权所有:新法家网站  联系电话:13683537539 13801309232   联系和投稿信箱:xinfajia8888@163.com     
京ICP备0507368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3512号
关闭[X]
新法家微信
(扫一扫,关注新法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