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登录 登录 新会员注册 忘记密码
当前位置:首页 资本主义研究
英国前首相布朗:全球化自身有弊端 
作者:[崔莹] 来源:[FT中文网2016-9-2] 2016-09-05

    2016年8月29日,在英国脱欧后的2个月,戈登•布朗出现在爱丁堡(英国苏格兰首府)国际图书节,做了题为《苏格兰、英国和欧洲》的讲座,分享他在欧盟公投前的著作《英国:带领,而不是离开》,并阐述了对全球化、脱欧后的英国如何发展的观点等。观众座无虚席,与图书节期间其它公共讲座相比,很多记者(包括从伦敦赶来的记者)聆听了戈登•布朗的讲座,并竞相提问,使得这场公开讲座更像是前首相的新闻发布会。

    在英国公投前,戈登•布朗曾数次呼吁民众投“留欧票”,他是坚定的留欧派。他在新书《英国:带领,而不是离开》中阐述了留在欧盟可以让英国更繁荣、安全、有保障。他希望英国能够成为欧盟的“领头羊”,而不是离开欧盟。戈登•布朗在讲座中指出:公投结果显示出英国公众对现有政府、现有观念的反叛情绪,他们所反对的不仅仅是政治精英,而且包括商业精英、文化精英和金融精英。所以,保守党的英国首相卡梅伦辞职,三个反对派政党竞相在换新的领导人。甚至英格兰的民意调查表示,45%的英格兰人愿意投票给支持英格兰独立的、并不存在的“英国国家党”。这些都意味着英国正在发生巨大的变化,直到目前,英国的局势依然不明朗。戈登•布朗表示,保守党的做法早就可以预料:尽管领导者们失败,但是他们依然获得奖励,这如同18世纪,诺斯勋爵(Lord North)丢失了美国,但他依然获得女王颁发的荣誉奖励。戈登•布朗讲了一个笑话:那天,唐宁街10号唯一没有从戴维•卡梅伦那里获得奖励的是一只虎斑猫。他继续调侃,英国所有的奥运冠军都该被册封为爵士,但是他们发现这些爵士名额都已经被那些失职的内阁部长们占用了——也正是同一批政客不解公众为何对他们充满了不满。

    戈登•布朗继续强调,英国脱欧的结果所反映的不仅仅是英国自身的问题,也是欧洲的问题,甚至是全球的问题。他指出,反全球化的抗议到处都是。如果你今天去奥地利,你会发现当地正举办总统选举,两个从1945年就主导奥地利政治的两大党派只获得20%的选票,78%的选票支持独立党或其他反对中央的党派。如果你去爱尔兰,你会发现在几个月前的选举中,两个从1920年就主导爱尔兰政治的党派爱尔兰共和党(Fianna Fail)和爱尔兰统一党(Fine Gael)获得投票的总和低于50%。如果你去西班牙,从上世界70年代主导政治至今的两大政党也只获得50%的投票。匈牙利呢,也正准备公投,之前他们迫不及待的要加入欧盟,现在他们反对的是欧盟的核心原则,他们希望停止人口的自由流动。如果你去荷兰,民意领先的荷兰社会民主党(Social Democrats) 和右翼的自由党(Liberal Party),都是反欧盟、反穆斯林、反移民的。德国呢,“德国新选择党”正在逐渐得势,而他们是支持民众拥有枪支的。如果你去法国,会发现在最近的民意调查中,只有38%的民众对法国是欧盟的成员国感到满意。意大利的局势更令人难过,意大利左派政治组织领导人毕普•格里罗(Beppe Grillo),他也是五星运动的领导人,他发起反对腐败的运动,但他本人就逃税。几周后意大利将举办公投,如果意大利政府失利的话,毕普•格里罗很有可能成为这个国家权力的中心人物。

    很多人抱怨、不满意全球化,问题到底出在哪里?戈登•布朗总结:是全球化本身的问题——货物和服务来源于全球,而非来源于本国。全球的资本流动为商家和具备某种才能的个体提供了丰富的机会,但是却导致那些失业者的不安,那些失业者、被淘汰者看不到自己的位置,他们更为孩子们的将来感到担忧。有成百万的胜利者,就意味着会有成百万的失败者!

    做为经济学专家,戈登•布朗是经济全球化的推崇者,但他毫不讳言全球化的弊端。他指出全球化促使人们合作,因为人们无法独自应对全球的金融风暴和环境变化,但是全球化也促使人们自然而然产生这样的反应——归属感。因此,一方面,各国需要发展经济,关注环保,保持金融稳定,另一方面,遍布欧洲的所有运动都在喊这样的口号,包括在美国,唐纳德•特朗普喊出的口号是“重新夺回控制权”。因此,戈登•布朗指出,“在这个复杂变化的世界里,人们没有安全感,寻求庇护、保护,我们不得不寻求这样的方式——既能让个体受到尊重,国家拥有更多主权,又能同时可以继续合作。也就是说,现代世界的最大的挑战是我们既要有相互的合作,同时又要保持各自的身份(identity)”。

    戈登•布朗认为在当今社会,人们对身份的认同决定了他会将选票投给谁,而此之前,可能是人们所在的阶级、他们各自的宗教信仰影响他们投票。戈登•布朗继而解释了“身份政治” (identity politics)的含义。身份政治并非人们以自己的与众不同为骄傲,把自己和别人分开,如果事情变得糟糕,他们会埋怨那些外来人,而是相信比自己更重要的别的什么东西,人们试图通过成为一个更强大的共同体的一份子,去寻找生命中更多的意义。寻找身份的过程,也是创建道德共同体(moral community)的过程。戈登•布朗指出,无论英国,还是欧洲其他国家,所面临的挑战显而易见:如何尊重人们的身份?一些问题需要合作时,怎么处理?如何让人们达成在宪法制度上的共识?

    英国脱欧的结果,给了人们进行新的决定、新的选择的机会,但人们需要用新的思维方式处理问题,而不是陈旧的观念。戈登•布朗呼吁,“我们是离开欧盟,但非离开所有的合作。我们都要勇敢地说,在反恐问题上,在环境保护问题上,我们是有必要和欧盟继续合作的。”他又以苏格兰为例,建议如此构建苏格兰和英国之间的关系:需要更多联邦式的安排(federal arrangement),需要制定一些“家规”(home rule),而不是一方将权力移交给另一方,或者独立。

    在讲座的提问环节,有中国记者提问戈登•布朗对9月4日即将在中国杭州召开的二十国集团(G20)领导人第十一次峰会的希冀,戈登•布朗表示他会去参会。戈登•布朗认为全球经济发展太慢,令人忧心忡忡,而这个会议的召开就是希望各国能够互相合作,促进全球经济的发展。目前中国的经济增长速度为6.5%,欧洲经济几乎不增长,自从经济衰退后,美国经济也增长缓慢。假使要创造更多的工作机会,让经济更繁荣,就需要各国彼此的合作。在经济衰退前,国际贸易量的增长为8%,如今,国际贸易量的增长仅为2-3%,处于过去40、50年最低水平。戈登•布朗建议应该加速国际贸易交易,并有必要签订“国际贸易协约”,比如,促使美国、中国、欧洲国家和印度等国家都被纳入这个条约,只有这样才能推动全球经济的进一步发展。

 

相关文章:
·张宏良:英国、美国为什么痛恨希特勒?——对德国重新出版希特勒《我的奋斗》的点评
·吴煮冰:当年英国人根本没看上香港,他们看上的是这个城市
·周小平:英国暴恐、法国爆炸、德国砍人、瑞士枪击,是谁把西方逼到这地步的?
·海洋帝国的背影:英国“脱欧”反思录
·谷泽奇:西欧在英国工业革命前拿什么与中国做贸易?
发表评论
                                              请输入左则的验证码,再提交.
遵守本网提供的任何行为准则或其它通告;
保密您的服务账户密码;
如果您获悉与本服务有关的泄密行为,请立即通知我们。
自行配备上网和使用电信增值业务所需的设备,自行负担个人上网或第三方(包括但不限于电信或移动通信提供商)收取的通讯费、信息费等有关费用。
保证自己在使用各服务时用户身份的真实性,正确性及完整性。如果数据发生变化,您应及时更改。在安全完成本服务的登记程序并收到一个密码及账号后,您应维持密码及账号的机密安全。您应对任何人利用您的密码及账号所进行的活动负完全的责任,本网无法对非法或未经您授权使用您账号及密码的行为作出甄别,因此本公司不承担任何责任。
 


四川大学哲学研究所   |    独家网   |    国学网站   |    香港中国文化研究院   |    联合早报网   |    草根网   |   
万联数据   |    观察者网   |    环球网   |    文化纵横网   |    四月网   |    南怀瑾文教基金会   |   
新诸子学刊   |    学习时报网   |    求是网   |    善因文化   |    恒南书院   |    海疆在线   |   
版权所有:新法家网站  联系电话:13683537539 13801309232   联系和投稿信箱:xinfajia8888@163.com     
京ICP备0507368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3512号
关闭[X]
新法家微信
(扫一扫,关注新法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