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新法家研究
邓雄才:做大事者说 
作者:[邓雄才] 来源:[共识网2016年07月14日] 2016-07-15

  某日数友相聚,说起某君来,有人表情复杂地评价,他是做大事的人哩。意指其有野心或雄心大,言外之意又似乎不满于他的手段。古人说起做大事者来气势雄壮:盖世必有非常之人,然后有非常之事;有非常之事,然后有非常之功。苏东坡写留侯论,开篇就说,古之所谓豪杰之士者必有过人之节。然而苏老夫子满腹经纶,心里当然清楚,所谓的豪杰英雄实际上是必有过人之不节,才能成其事,数一数中国人心中的英雄们,哪一个是忠臣孝子出身,无论是起于草泽,还是世代簪缨,哪一个不是有非常之谋,假如都像凡夫俗子一般受制于道德伦理,受制于妇人之仁,何以成非常之事?大约是中国人的基因里面总潜伏着非常之谋。所有我们对于历史书充满兴趣,老祖宗的谋略智慧让我们血液沸腾。何故?与人斗其乐无穷也。

  让我们来看看做大事者常人难以企及的本事。

  其一,能装。史书上写这些做成大事的人大都是性沉密,喜怒不形于色之类的,总之让人看不出他心里在想什么,有一种神秘莫测的威慑力。比如著名的刘备刘皇叔,徐州被吕布夺走了,不过谈谈地说得不足喜,失不足忧,其实心里不定怎么地跺脚骂娘呢。又比如说东魏的高欢,其他人不能轻易摸出底细来,所以尔荣朱很忌惮他,生前就说过子孙终为其穿鼻。又比如隋文帝杨坚,也都是这么一副面孔,龙潜之时,有人便断定他又帝王之相。汉高祖刘邦大约就差一点,忍不住便会跳脚骂娘。所以性格坦率没有城府之人,一般没有做大事的潜质。后来,威仪成为帝王重要的一项仪式,这可难坏了这些守成之君。想想看,每天带着一个遮挡视线的冕旒冠,挺着腰端坐在龙庭上,脸绷得紧紧的,既不能翘二郎腿,也不能靠在椅子背上,也不能双手抱着肩,也不能随便跟臣工们开玩笑。不是容易得颈椎病,就是容易得腰椎病,单就板着脸就够累的了。所以他们到后宫要让太监们想办法取乐。太监们被宠幸也就容易理解了。

  其二,能演。人们都说,刘备的天下事哭来的,刘皇叔的演技比现在的影帝还厉害,眼泪说来就来。在长板坡赵云单骑救了幼主,到树林里把怀中的阿斗递给刘备,刘备把孩子往地上一摔,说,你这小子,险些坏了我一员大将。把赵云感动的死心塌地。曹操演戏的本事也不相上下,曹操打袁绍在河北行军时,严令部队不得纵马踩踏庄家,结果自己的马匹受惊践踏了庄家,好家伙,曹操便拔剑抹脖子自杀,若不是身边的谋事们眼尖,岂不是军中突然就少了主帅。当然,谋事们都是聪明人,入戏很快,很快便对上戏了,攀住丞相的胳膊苦谏:丞相三军之首,岂能自刎?曹操想了想,说,那就寄下我这颗人头,割发代替吧。身边的传令官遍传三军,丞相的马匹踩了庄家,割发代首。三军哪个敢再犯? 他人犯了割的可是货真价实的脑袋。刘备和曹操两个影帝在一起那就好玩了,刘备装模做样种菜,曹操把他召到府里青梅煮酒论英雄,这场戏堪称经典,一个装逼,一个装傻。到底是刘备演技更胜一筹,把曹操给哄过去。纵是李世民这样的刚烈之人,在跟李建成争宠的时候,也会在李渊面前奋力自掷。至于后来人称小太宗的宣宗,因为老娘的出身不好,经常被其他皇子欺负,武宗做皇帝的时候,还经常拿这位叔叔取乐。他干脆装哑巴。这可不太好演。后来太监拥立他做皇帝,他居然开口说话,而且说很有水平,把朝臣们吓一跳。做大事的人大都是很能演戏的,谋士们弄好剧本,他便能演的活灵活现。比如汉高祖刘邦在跟项羽争天下的时候,为了离间项羽与范曾的关系,每逢间接项羽的使者便装得谦卑十足,说范曾的好话一大车。表演是为了迷惑之需要,表演的越真实,越具有迷惑性。

  其三,能忍。忍以待时,司马懿被曹爽把太尉的兵权撸了,跟两个儿子闲废在家,忍了几二十年,都快死掉了,终于利用曹爽带着皇帝出城打猎的机会封闭了城门,把曹家势力一网打尽。刘备在刘表的给的新野小县忍了五六年,被蔡瑁几次暗算,也无可奈何。韩信在市井受小流氓侮辱,这是另外一种形式的忍。所谓小不忍,则乱大谋。从心理学的角度来说,长期的压抑必然导致心理疾病,一旦释放,将会凶残无比,杀人如麻。

  其四,能抛,抛妻撇子,有如敝屣。楚汉相争之时,项羽把刘邦的老子刘太公和老婆吕雉给捉住了,两人阵前搭话时,项羽威胁道,你赶紧退兵,不然我把你老子烹了。刘邦笑道,我们是拜过把子的,我的老子就是你的老子,你要是烹也分我一碗。气的项羽拿他没办法,他是杀人如麻的人,杀这两个人不过一念之间。打仗的时候,刘备被追杀的紧,便把车上的儿子女儿推下车去,以便逃得更快一些,要不是驾车的滕公几次停下车来把两个可怜的孩子拉上车来,汉朝便少了一个皇帝一个公主。如果当时有另外一个车夫,刘邦恐怕连滕公也要踢下车去。至于他们的后世子孙刘备比他更狼狈,在西川之前,几乎打几仗便把家眷丢了,全仗着兄弟们把家眷找回来。用他的话说,妻子如衣服,兄弟如手足。逃命要紧,至于妻子儿女,随娶随生。所以做大事者把自己的亲属拿去做人质是不会犹豫的。

  其五,能舍。很清楚别人为什么跟着他们。钱财珠宝官位舍得给,因此能得人出力。隋文帝平时是个抠门的人,但是奖赏有功之臣,从不吝惜。陈平点评智谋之士不愿跟随项羽说,项羽手里把玩印信,都缺了一个角了,却从来舍不得给别人。李渊打天下的时候,空白的告身随便发,谁有点功便填一张,给一个散官。他们明白,人们跟着他们是为了攀龙附凤,封妻荫子。打下江山,整个天下都是他家的,多赏一点算什么。

  其五,能谋断。做大事者的多谋善断。像袁绍这样的多谋寡断。一堆谋士出主意,自己却没了主意。像项羽、吕布一般的有勇无谋,终难成大事。反之,如曹操这样的,既能谋多诈,有能拿定主意,所谓当断不断,必受其乱。说起诈来,举个例子,不说曹操在官渡与袁绍相持的时候,粮草告急,便借了粮官的人头稳定军心。但说正史记载,说曹操少年浪荡无形,他叔叔看不惯,多在他老子打报告,让多加管束,曹操知道了,便心生一计,一日在路途碰见他叔叔,便假装中风倒地,他叔叔便去报告给他老子,可没等他老子派人去找曹操,曹操自己却活蹦乱跳的回来了,他老子问他怎么回事,他说叔叔不喜欢他,所以老是进自己的谗言,他老子自此便不相信他叔叔的话了。做大事不能谋断,便不知道怎么用人,自然也做不到人尽其才。

  其六,能叛。张飞跟吕布打仗的时候骂人家三姓家奴,骂人家认得干爹多,却也不想想他哥哥刘备也投靠很多人,投公孙瓒拐人家大将赵云,投吕布却和曹操合起伙里谋杀人家,投曹操在衣带诏上签了字谋杀曹操,后来骗过曹操率兵去打袁术,就势夺了军队。投袁绍揣搓他来打曹操,兵败之后,借着说刘表的借口抽身走人。后魏的高欢也是,投靠朱尔荣,等他一死立刻拐了大军背叛朱尔家族。刘裕也是,先在恒玄手下当差,等恒玄造反的时候,便立刻拿恒玄立功。宋太祖原本是后周的殿前都点检,是保护皇帝的禁军大将,结果陈桥兵变黄袍加身。这种事情但凡有一点忠臣孝子的性情便做不来的。

  其七,能杀。曹操说过一句实话叫,宁可我负天下人,不可天下人负我。做大事,但凡挡他路的或对他有威胁的,便一路杀过去,眼都不会眨一下。心狠手辣。刘备进西川的时候,说,兰芝当户,不可不除。可谓佛当杀佛,人当杀人。刘邦杀起功臣来也是毫不含糊,所以英布谋反的时候说往年杀彭越,前年杀韩信。等他杀了三王,定向规矩来,非刘氏不得称王。异姓王对刘家有威胁,不能不除。后世的君王跟他学,杀气开国功臣来,毫不手软。唐朝玄武门之变,李世民杀起亲兄弟来也是眼皮都不眨一下,倒是李建成颇有不忍之心,所以落了下风。到后来宫廷夺嫡,兄弟宗族相互残杀起来,想宰杀牲口一样,谁手软谁早死。做大事者从来没有一个是仁慈的主。

  从上面看出来,做大事确不是一般的人能干的过来的,因此,确实是非常之人干的。在历史上这些想做大事的人有的做成了,有得没做成。正如恒温说的,不是流芳百世,便是遗臭万年。历史是胜利者书写的。

  白居易说的好,周公恐惧流言日,王莽谦恭未篡时。 向使当初身便死,一生真伪复谁知。同样是这些手段在后人书写的历史中褒贬截然不同,一个是英雄,一个是竖子。

  所以五代这些短命的朝廷那些皇帝,如朱温、王建在后世一般没有什么好的评价。英雄豪杰是后世效仿的对象,所以说,历史书教坏了人心。

  和现在社会环境比较,文中说的做大事的人都是在残酷的权力争斗中,压上了身家性命,不是你死便是我活,是典型的优胜劣汰的丛林法则,因此本中论及的本事是他们逐鹿中进化的生存技巧。然而,这些技巧为人们或深或浅的或多或少继承下来,甚至发扬光大。且不论官场的龌龊斗争的需要。单单论及大多数人赖于存活的职场。想冒出来、想做一番事情的大有人在,为了成其所谓的大事,便可以没有底线不择手段。赖此成事者不在少数,这样的示范效果,让更多的人争相效仿。正常的商业规则和职业操守何时才能建立起来?!

  难道我们不能孕育出一种规则,让更多的有雄心,有能力,有欲望的人想做大事者通过正常的规则也能成其大事?!


相关文章:
·肖亚庆:深化国企国资改革 做强做优做大国有企业
·邓雄才:做大事者说
·北京调查:九成小学生「立志做大官」
发表评论
                          请输入左则的验证码,再提交.
遵守本网提供的任何行为准则或其它通告;
保密您的服务账户密码;
如果您获悉与本服务有关的泄密行为,请立即通知我们。
自行配备上网和使用电信增值业务所需的设备,自行负担个人上网或第三方(包括但不限于电信或移动通信提供商)收取的通讯费、信息费等有关费用。
保证自己在使用各服务时用户身份的真实性,正确性及完整性。如果数据发生变化,您应及时更改。在安全完成本服务的登记程序并收到一个密码及账号后,您应维持密码及账号的机密安全。您应对任何人利用您的密码及账号所进行的活动负完全的责任,本网无法对非法或未经您授权使用您账号及密码的行为作出甄别,因此本公司不承担任何责任。
 


四川大学哲学研究所   |    独家网   |    国学网站   |    香港中国文化研究院   |    联合早报网   |    草根网   |   
万联数据   |    观察者网   |    环球网   |    文化纵横网   |    四月网   |    南怀瑾文教基金会   |   
新诸子学刊   |    学习时报网   |    求是网   |    善因文化   |    恒南书院   |    海疆在线   |   
版权所有:新法家网站  联系电话:13683537539 13801309232   联系和投稿信箱:xinfajia8888@163.com     
京ICP备0507368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351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