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登录 登录 新会员注册 忘记密码
当前位置:首页 法家经典
秦简《为狱等状四种•識劫(左女右冤)案》 
作者:[朱汉民、陈长松] 来源:[岳麓书院藏秦简(三)] 2016-06-04

  原文:【敢讞】之:十八年八月丙戌,大女子(左女右冤)自告曰:[七月爲子小走馬羛(義)占家訾(貲)。羛(義)當□大夫建、公卒昌、士五(伍)、喜、遺錢六萬八千三百,有券,(左女右冤)匿不占吏爲訾(貲)。(左女右冤)有市布肆一、舍客室一。公士識劫(左女右冤)曰:『以肆、室鼠(予)識。不鼠(予)識,識且告(左女右冤)匿訾(貲)。』(左女右冤)恐,即以肆、室鼠(予)識;爲建等折棄券,弗責。先自告,告識劫(左女右冤)。]

  (左女右冤)曰:[舆羛(義)同居,故大夫沛妾。沛御(左女右冤),(左女右冤)产羛(義)、女 。沛妻危以十歲時死,沛不取(娶)妻。居可二歲,沛免(左女右冤)爲庶人,妻(左女右冤)。(左女右冤)有(又)産男必、女若。居二歲,沛告宗人、里人大夫快、臣、走馬拳、上造嘉、頡曰:『沛有子(左女右冤)所四人,不取(娶)妻矣。欲令(左女右冤)入宗,出里單賦,舆里人通 (飲)食。』快等曰:『可。』(左女右冤)即入宗,里人不幸死者出單賦,如它人妻。居六歲,沛死。羛(義)代爲户、爵後,有肆、宅。識故爲沛隷,同居。沛以三歲時爲識取(娶)妻;居一歲爲識買室,買(價)五千錢;分馬一匹、稻田廿(二十)畝,異識。識從軍,沛死。來歸,謂(左女右冤)曰:『沛未死時言以肆、舍客室鼠(予)識,識欲得。』(左女右冤)謂:『沛死時不令鼠(予)識,識弗當得。』識曰:『(左女右冤)匿訾(貲),不鼠(予)識,識且告(左女右冤)。』(左女右冤)以匿訾(貲)故,即鼠(予)肆、室。沛未死,弗欲以肆、舍客室鼠(予)識。不告(左女右冤),不智(知)户籍不爲妻、爲免妾故。]它如前。識曰:[自小爲沛隷。沛令上造狗求上造羽子女 爲識妻。令狗告羽曰:『且以布肆、舍客室鼠(予)識。』羽乃許沛。沛巳(已)爲識取(娶) ,即爲識買室,分識馬、田,異識,而不以肆、舍客室鼠(予)識。識亦(?)弗(?)求(?),識巳(?已)受它。軍歸,沛巳(已)死。識以沛未死言謂(左女右冤):『(左女右冤)不以肆、室鼠(予)識,識且告(左女右冤)匿訾(貲)。』(左女右冤)乃鼠(予)識,識即弗告。識以沛言求肆、室,非劫(左女右冤)。不智(知)(左女右冤)曰劫之故。]它如(左女右冤)。

  建、昌、、喜、遺曰:[故爲沛舍人。【沛】織(貸)建等錢,以市販,共分赢。市折,建負七百,昌三萬三千, 六千六百,喜二萬二千,遺六千。券責建等,建等未赏(償),識欲告(左女右冤),(左女右冤)即折券,不責建。]它如(左女右冤)。、快、臣、拳、嘉、頡言如(左女右冤)。狗、羽、言如識。羛(義)、若小不訊。必死。卿(鄉)唐、佐更曰:[沛免(左女右冤)爲庶人,即書户籍曰:『免妾。』沛後妻(左女右冤),不告唐、更。今籍爲免妾。不智(知)它。]詰識:[沛未死雖告狗、羽,『且以肆、舍客室鼠(予)識』,而後不鼠(予)識,識弗求,巳(已)爲識更買室,分識田、馬,異識;沛死時有(又)不令,羛(義)巳(已)代爲户後,有肆、宅,識弗當得。何故尚求肆、室曰:『不鼠(予)識,識且告(左女右冤)匿訾(貲)』?(左女右冤)即以其故鼠(予)識,是劫(左女右冤),而云非劫,何解?]識曰:[□欲得肆、室,(左女右冤)不鼠(予)識。識誠恐謂且告(左女右冤),(左女右冤)乃鼠(予)識。識實弗當得。上以識爲劫(左女右冤),辠(罪)識,識毋(無)以避。毋(無)它解。辠(罪)。]它如前。問:[匿訾(貲)税及室、肆,臧(贓)直(值)各過六百六十錢。]它如辤(辭)。

  鞫之:[(左女右冤)爲大夫沛妾。沛御(左女右冤),(左女右冤)産羛(義)、 。沛妻危死,沛免(左女右冤)爲庶人,以爲妻,有(又)産必、若。籍爲免妾。沛死,産羛(義)代爲户後,有肆、宅。(左女右冤)匿訾(貲),税直(值])過六百六十錢。先自告,告識劫。識爲沛隷。沛爲取(娶)妻,欲以肆、舍客室鼠(予)識。後弗鼠(予),爲買室,分馬一匹、田廿(二十)畝,異識。沛死,識後求肆、室。(左女右冤)弗鼠(予),識恐謂(左女右冤):且告(左女右冤)匿訾(貲)。(左女右冤)以故鼠(予)肆、室。肆、室直(值)過六百六十錢。得。]皆審。疑(左女右冤)爲大大夫妻、爲庶人及識辠(罪)。繫。它縣論。敢讞之。吏議:[(左女右冤)爲大夫□妻;貲識二甲。]或曰:[(左女右冤)爲庶人;完識爲城旦, 足輸蜀。]

  译文:【冒昧請示】如下:(秦王政)十八年(公元前二二九年)八月丙戌(二十一日),成年女子(左女右冤)自動投案如下:[七月份,爲我兒子未成年走馬義申報家産。義應該向大夫建、公卒昌、士伍 、(士伍)喜、(士伍)遺□(索還?)債款(共)六萬八千三百錢,有契據(爲証),(但)我隠藏(這批債權)未向官方申報爲産業。我(又)有一家賣布店和一間出租房。公士識勒索我說:『把店鋪和房子給我。不給的話,我要告發你隠藏産業。』我害怕了,就把店鋪和房子給了識;(同時)給建等毁棄了契據,不索還債款了。我(在没被控告之前)先自動投案,(並)告發識勒索我。]

  (左女右冤)說:[我和(兒子)義同居,(我)原來是大夫沛的女奴。沛讓我侍寢,我生了(兒子)義和女兒。沛的妻子危在十年前死了,(其間)沛没(再)娶妻。過了大約兩年,沛放免我爲庶人,(並)把我立爲妻子。我又生了兒子必和女儿若。(又)過了兩年,沛告訴宗人和同里的大夫快、(大夫)臣、走馬拳、上造嘉、(上造)頡說:『我跟(左女右冤)有了四個孩子,不(再)娶妻了。我想讓(左女右冤)進入宗族,承擔里僤分派的奠儀,(並)和里人互通飲食。』快等說:『可以。』我就進入了宗族,有里人不幸死亡時我承擔了里僤分派的奠儀,像其他人的妻子一樣。過了六年,沛死了。義代替(沛)成爲户和爵的繼承人,擁有了店鋪和房子。識原來是沛的奴隷,(和沛)同居。沛於三年前爲識娶了妻子;(又)過一年爲識買了房子,價錢爲五千錢;(還)分(給他)馬一匹、稻田二十畝,把識從户中分出去了。識參軍(時),沛死了。(識)回來(後),對我說:『沛生前講過,把店鋪、出租房給我,我(現在)想要拿到。』我(對他)說:『沛死時没有遺嘱(把店鋪和房子)給你,你不應該得到。』識說:『你隠藏産業,如果不給我,我要告你。』由於隠藏産業的缘故,我就把店鋪和房子給了(他)。沛生前,不想把店鋪和出租房給識。(另外,因爲沛)没告訴我,(我也)不知道户籍(爲什麼)不(登記我)爲妻子而爲放免女奴的原因。]其他如前(即如同投案時所述)。識說:[我從小是沛的奴隷。沛讓上造狗求取上造羽的女兒給我爲妻。(他)讓狗告诉羽說:『將要把布店和出租房給識。』(如此)羽才答應沛(此事)。沛已爲我娶了 (之後),就爲我買房子,分給我馬和田地,(並)把我從户中分出去,却没把店鋪和出租房給我。我也没有索取,我(畢竟)已經得到其他(産業)。我服兵役回來(時),沛已經死了。我凴沛生前的話對(左女右冤)說:『你不把店鋪和房子給我,我要告發你隠藏産業。』(左女右冤)於是(把店鋪和房子)給了我,我就没告她。我是根據沛的話索取店鋪和房子的,並不是勒索她。不知道她爲什麽說(我)勒索(她)。]其他如同(左女右冤)所述。

  建、昌、、喜、遺說:[(我們)原來是沛的舍人。【沛】貸給我們一筆款項,用来做買賣,(打算)一起分利潤。(後來)生意虧本了,建虧欠了七百錢,昌三萬三千, 六千六百,喜二萬二千,遺六千。((左女右冤))慿著契據向我們討債,(但)我們還没償還,識要控告(左女右冤),(左女右冤)就毁棄了契據,不(再)向我(們)索還債款了。] 其他如同(左女右冤)所述。、快、臣、拳、嘉、頡所說如同(左女右冤)所述。狗、羽、所說如同識說述。義和若太小,没訊問。必已死。鄉(嗇夫)唐和(鄉)佐更說:[沛把(左女右冤)放免爲庶人了,(我們)就登記其户籍爲:『放免女奴。』沛後來娶(左女右冤)爲妻,(但)没告訴我們。現在簿籍上(她)爲放免女奴。不知道其他(情况)。]詰問識(如下):[沛生前雖然告訴狗和羽:『將要把店鋪和出租房給識』,但後來没給你,你(也)没有索取,(沛畢竟)已經爲你另買了房子,分給你田地和馬匹,(並)把你從户中分出去;沛死時又没有遺嘱(把店鋪和房子給你),義已經繼承爲户主,擁有店鋪和房子,(你)就不應該得到。爲什麽還是索取店鋪和房子說:『不給我,我要去告發你隠藏産業』?](左女右冤)就因爲這個原因(把店鋪和房子)給了你,這是勒索她,你却說並非勒索,你怎麽解釋?]識說:[□想要店鋪和房子,(但)(左女右冤)不給我。我真的恐嚇(她)說要去告發她,她才給了我。我確實不應該得到。(如果)貴府認爲我勒索了她,(並以此)定我的罪,我是無法逃避的。没有其他解釋。我認罪。]其他如前所述。查詢(結果如下):[所匿藏産業的税款以及房子和店鋪,贓款都超過六百六十錢。]其他如同被告人供述。

  審理(結果)如下:[(左女右冤)是大夫沛的女奴。沛讓(左女右冤)侍寢,(左女右冤)生了義和。(後來)沛的妻子危死了,沛放免了(左女右冤)爲庶人,並把她立爲妻子,她又生了必和若。簿籍上((左女右冤)登記)爲放免女奴。沛死後,義繼承爲户主,擁有店鋪和房子。(左女右冤)隠藏産業,税額超過六百六十錢。(左女右冤)(在還没被控告之前)先自動投案,(並)控告識爲勒索罪。識是沛的奴隷。沛爲識娶妻(時),想把店鋪和出租房給識。後來没給,(但)爲他買了房子,分給他馬一匹和田地二十畝,(並)把識從户中分出去。沛死(後),識才索取店鋪和房子。(左女右冤)不給,識(就)恐嚇她說:『要去告發她隠藏産業。』因爲這個原因,(左女右冤)把店鋪和房子給了(識)。店鋪和房子價值超過六百六十錢。(他)是被捕(而非自動投案)的。](以上)都確鑿無疑。不能確定識的罪名以及(左女右冤)是大夫妻還是庶人。((左女右冤)、識現)在押。其他相關者由縣(負責)論處。冒昧請示如上。(縣廷)擔當人判决意見(如下):[(左女右冤)是大夫□妻;識處以貲二甲。]另有如下(判决意見):[(左女右冤)是庶人;識保全軀體貶爲城旦,並加上脚鐐送到蜀郡。]


相关文章:
·冯仑:赚钱,要靠钱以外的四种能力
·秦简《为狱等状四种•綰等畏耎還走案》
·秦简《为狱等状四种•學爲偽書案》
·秦简《为狱等状四种•善等去作所案》
·秦简《为狱等状四种•田舆市和奸案》
发表评论
                      请输入左则的验证码,再提交.
遵守本网提供的任何行为准则或其它通告;
保密您的服务账户密码;
如果您获悉与本服务有关的泄密行为,请立即通知我们。
自行配备上网和使用电信增值业务所需的设备,自行负担个人上网或第三方(包括但不限于电信或移动通信提供商)收取的通讯费、信息费等有关费用。
保证自己在使用各服务时用户身份的真实性,正确性及完整性。如果数据发生变化,您应及时更改。在安全完成本服务的登记程序并收到一个密码及账号后,您应维持密码及账号的机密安全。您应对任何人利用您的密码及账号所进行的活动负完全的责任,本网无法对非法或未经您授权使用您账号及密码的行为作出甄别,因此本公司不承担任何责任。
 


四川大学哲学研究所   |    独家网   |    国学网站   |    香港中国文化研究院   |    联合早报网   |    草根网   |   
万联数据   |    观察者网   |    环球网   |    文化纵横网   |    四月网   |    南怀瑾文教基金会   |   
新诸子学刊   |    学习时报网   |    求是网   |    善因文化   |    恒南书院   |    海疆在线   |   
版权所有:新法家网站  联系电话:13683537539 13801309232   联系和投稿信箱:xinfajia8888@163.com     
京ICP备0507368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3512号
关闭[X]
新法家微信
(扫一扫,关注新法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