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新法家研究
华军:论商君之死与其历史意义 
作者:[华军] 来源:[君鹏科技讯息2016年5月25] 2016-05-26

  数年前,在读一篇叫做《盐铁论》的古文时,西汉士大夫桑弘羊的一段话,让我陷入了深深的思索。

  在面对儒生们所提出的“商鞅以重刑峭法为秦国基,故二世而夺”的论调时,桑弘羊反驳道:“秦国任用商鞅,国家因而富强,后来终于兼并六国而完成了帝王的统一事业。到了秦二世的时候,由于奸臣独断专行,合理的法律制度得不到实行,旧贵族叛离,使得秦朝灭亡。正如《春秋》上说的:“不说这个了,因为祭仲已经死了。”善于唱歌的人能使别人接续他的歌声,善于制作的人能使别人继承他的事业。原始的椎车变成有轮辋的车子,是相土的继续改良发展而成的。周朝的建国事业能完成,是周公出力的结果。虽然有裨谌为郑国起草政令,而没有子产来修改润色,虽然有周文王、周武王制定的规章制度,而没有周公和吕望的配合,他们的功业都是不能成功的。现在你们用赵高篡权而使秦国灭亡这件事来攻击商鞅,就好像用崇侯虎扰乱殷政这件事来指斥建立商朝的伊尹一样啊。”

  谈到商君被车裂,高举仁义道德大旗的道学家、儒学家们,把唇枪舌剑疯狂投向商君,“分析”其被车裂的原因,得到的都是一些莫须有的诛心之说。为什么他们不谴责谴责秦惠文王,和那些被商君断了不劳而获世袭享受之路的老氏族?

  就因为秦朝灭亡了,就足以证明,秦帝国的统治是残暴的。就因为商君被车裂了,就足以证明,商君的德行是刻薄的。同样,就因为鸦片战争甲午海战我们打输了,就足以证明,中华文明是专制落后的。诸如此类,正所谓“存在即合理”,在这些“事实”面前,中国人陷入了文化自卑的深渊!

  在这黑暗无光的深渊里,我的内心在一次次的考问,在一声声的呐喊!中国,你是否还是那山河浩荡雄立东方的中国?中国,你是否还是那治平天下协和万邦的中国?中国,你是否还是那万古流传生生不息的中国……?

  历史以来,一代代的儒生学子们被告戒,千万不要变法,商君的下场就是前车之鉴。那有些爱追根问底的学生要是说:“商君为什么会有这样的下场?”老师就说:“因为他刻薄寡恩冷酷无情,仁义不施没有人性。因为他的法是暴法,不得人心……。”

  人生的根本问题,就是生死问题。生是如此可贵,死是多么可怕。对于每个人来说,死是天大的事,所以谈商君者必谈其死。似乎他的死,是证明其为人的失败,其法治的不合理的最好证据。

  在普通人眼里死而不得正寝,就是人生的失败。死是一个个人的问题,是与生完全相隔和对立的两回事。试问,有几个普通人,认认真真的思考过生死的问题?

  中华先贤们早在数千年前,已深刻的思考过人的生死问题,庄子说过:“生也死之徒,死也生之始,孰知其纪!人之生,气之聚也。聚则为生,散则为死。若死生为徒,吾又何患!故万物一也。”不光生死是一回事,万物也是一回事,天人也是一回事。

  事实上,商君之死和普通人之死并无区别,商君之死亦并不重要。因为他的知识还在,他的信息还在,他的精神还在,他的功业还在!正如老子所讲的:“死而不亡者,寿也。”华夏文明五千年,死而不亡者几何?

  对于中国人来说,伟大的商君死了,但他的法治还在。伟大的秦始皇大帝死了,甚至他的王朝也很快灭亡了,但他的制度还在,他的血脉与土地还在。

  周秦之变是中国历史五千年中,最伟大的一场变革,奠定了包括今天在内的秦以后的两千多年的郡县集权制政治模式,后世所有皇帝、领袖,再无力做本质上改变。这便是商君这个历史上永远不可磨灭的人物,存在过的意义。


相关文章:
·任建峰:解放政治:《商君书》的外王内圣之道
·华军:李鸿章受贿卖国,铁案一桩
·用《商君书》否定商鞅,是治学还是伪学?
·华军:从道家视角看“修齐治平”的本义
·华军:论商君之法非军国主义!
发表评论
                                  请输入左则的验证码,再提交.
遵守本网提供的任何行为准则或其它通告;
保密您的服务账户密码;
如果您获悉与本服务有关的泄密行为,请立即通知我们。
自行配备上网和使用电信增值业务所需的设备,自行负担个人上网或第三方(包括但不限于电信或移动通信提供商)收取的通讯费、信息费等有关费用。
保证自己在使用各服务时用户身份的真实性,正确性及完整性。如果数据发生变化,您应及时更改。在安全完成本服务的登记程序并收到一个密码及账号后,您应维持密码及账号的机密安全。您应对任何人利用您的密码及账号所进行的活动负完全的责任,本网无法对非法或未经您授权使用您账号及密码的行为作出甄别,因此本公司不承担任何责任。
 


四川大学哲学研究所   |    独家网   |    国学网站   |    香港中国文化研究院   |    联合早报网   |    草根网   |   
万联数据   |    观察者网   |    环球网   |    文化纵横网   |    四月网   |    南怀瑾文教基金会   |   
新诸子学刊   |    学习时报网   |    求是网   |    善因文化   |    恒南书院   |    海疆在线   |   
版权所有:新法家网站  联系电话:13683537539 13801309232   联系和投稿信箱:xinfajia8888@163.com     
京ICP备0507368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351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