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登录 登录 新会员注册 忘记密码
当前位置:首页 法家经典
秦简《为狱等状四种·癸、琐相移谋购案》 
作者:[朱汉民、陈长松整理编译] 来源:[岳麓书院] 2016-05-16

  原文:廿(二十)五年六月丙辰朔癸末,州陵守綰、丞越敢讞之:廼四月辛酉,校長癸、求盗上造柳、士伍轎、沃詣男子治等八人、女子二人,告羣盗盗殺人。治等曰:「羣盗盗殺人。」辟,未斷,未致購。到其甲子,沙羡守驩曰:「士五(伍)瑣等捕治等,移鼠予癸等。」癸曰:「【□□】治等羣盗盗殺人校長果部。州陵守綰令癸舆令佐士五(伍)行将柳等追。【□】迹行到沙羡界中,瑣等巳(已)捕。瑣等言治等四人邦亡,不智(知)它人何辠(罪)。癸等智(知),利得羣盗盗殺人購。癸、行請告瑣等曰:『瑣等弗能詣告,移鼠(予)癸等。癸等詣州陵,盡鼠(予)瑣等【死辠(罪)購。】』【瑣等利得死辠(罪)購,聽請相移。癸等券付死辠(罪)購,先以私錢二千】鼠(予)瑣等,以爲購錢數。得公購,備鼠(予)瑣等。行弗詣告,皆謀分購。未致購,得。」它如沙羡書。行、柳、轎、沃言如癸。士五(伍)瑣、渠、樂曰:「舆士五(伍)得、潘、沛戍。之山材,見治等,共捕。治等四人言秦人,邦亡,其它人不言所坐。得、潘、沛令瑣等將詣沙羡。沛等居亭,約得購分購錢。未到沙羡,實不智(知)治等何辠(罪),弗能告。有(又)不智(知)羣盗購多。利癸等約死辠(罪)購,聽請,券付死辠(罪)購,先受錢二千。未受公購錢,得。沛等不智(知)瑣等弗詣、相移受錢。」它如癸等。潘、沛、得言如瑣等。

  五月甲辰,州陵守綰、丞越、史獲論令癸、瑣等各贖黥。癸、行戍衡山郡各三歲,以當灋(法);先備贖。不论沛等。盬御史康劾以爲:「不當,錢不處,當更論。更論及論失者言夬(决)。」綰等曰:「治等發,舆吏徙追。癸等弗身捕,瑣等捕,弗能告。請相移,給以求購。購未致,得。綰等以盗未有取吏貲灋(法)戍律令論癸、瑣等。口(?)令瑣等環(還)癸等錢。」它如癸等及劾。診、問:「死辠(罪)購四萬三百廿(二十);羣盗盗殺人購八【萬六百卌(四十)錢。……】□。」它如告、辤(辭)。治等别【論……。】鞫之:「癸、行、柳、轎、沃,羣盗治等盗殺人,利得其購,給瑣等約死辠(罪)購。瑣等弗能告,利得死羣(罪)購,聽請相移,給券付死辠(罪)購。先受私錢二千以為購,得公購備。行弗詣告,約分購。沛等弗詣,約分購,不智(知)弗詣、相移受錢。獄未斷,未致購,得。死辠(罪)購四萬三百廿(二十);羣盗盗殺人八萬六百卌(四十)錢。綰等以盗未有取吏貲灋(法)戍律令論癸、瑣等;不論【沛等……】」【審。】【疑癸、瑣、綰等羣(罪)。】【癸、瑣、綰】及它不(繋)。敢讞之。

  吏議曰:「癸、瑣等論當(也);沛、綰等不當論。」或曰:「癸、瑣等當耐為侯(候),令瑣等環(還)癸等錢;綰等【……。】」廿(二十)五年七月丙戌朔乙未,南郡叚(假)守賈報州陵守綰、丞越:子讞:「校長癸等詣男子治等,告羣盗盗【殺人。沙羡曰:士五(伍)瑣捕治等,】移鼠(予)癸等。癸(?)曰:『治等殺人,癸舆佐行將徙追。』瑣等巳(已)捕,治等四人曰邦亡,不智(知)它人辠(罪)。癸等利得羣盗購,請瑣等鼠(予)癸等,癸等詣,盡鼠(予)瑣等死辠(罪)購。瑣等鼠(予)。癸先以私錢二千以為購數。行弗詣告,皆謀分購。未致購,得。疑癸、瑣、綰等辠(罪)。」讞固有審矣。癸等,其審請瑣等;所出購,以死辠(罪)購,備鼠(予)瑣等,有券。受人貨材(財)以枉律令,其所枉當貲以上,受者、貨者皆坐臧(贓)為盗,有律,不當讞。獲手,其貲綰、越、獲各一盾。它有律令。

  译文:(秦王政)二十五年(公元前222年)六月丙辰朔癸未(二十八日),州陵縣居守綰、縣丞越冒昧請示如下:上个四月辛酉(初五),校長癸、求盗上造柳、士伍轎、(士伍)沃將男子治等八人、女子二人押送到官府,(並)控告為合夥行盗搶劫殺人。治等说:「(我們)合夥行盗搶劫殺人。」立案,(但)還没論斷,(也)没頒發獎賞。到了當月甲子(初八),沙羡縣居守驩(來信)稱:「士伍瑣等緝捕治等,交給癸等。」癸说:「【□□】治等在校長果的管轄區内合夥行盗搶劫殺人。州陵縣居守綰命令我跟令佐士伍行帶領柳等追捕。(我們)【□】迹走到沙羡縣境内,瑣等已捕獲(治等)。瑣等説,治等四人是逃出本國亡命的,不知道其他人(犯了)什麽罪。我們是知道的,貪圖拿到(破獲)合夥行盗搶劫殺人(案)的獎賞。我和行告訴並請求瑣等説:『你們不能送到官府告發,(把嫌疑犯)交給我們吧。我們押送到州陵縣,【把死罪的獎賞】全都給你們。』【瑣等貪圖死罪的獎賞,接受了(我們的)請求,(把治等)移交(给我們)。我們寫了契據支付死罪的獎賞,把個人的兩千錢先】給他們,充当獎金。(等)领到公家的獎賞(後),再把餘額補給他們。行没到官府告發,(但)都謀劃分取獎賞。還没頒發獎賞,(就)被察覺並捕住。」其他如同沙羡文書所述。行、柳、轎、沃所說如同癸所述。士伍瑣、渠、樂說:「(我們)跟士伍得、潘、沛守邊。去山中伐木材(時),看到治等,一起(把他們)捕獲。治等四人說(他們)是秦國人,逃出本國亡命的,其他人没說所犯罪名。得、潘、沛讓我們(把治等)解押到沙羡。沛等留在亭中,約定拿到獎賞(後)分取獎金。(我們没到沙羡,實際上也不知道治等(犯了)什麽罪,不能告發(他們)。又不知道合夥行盗的獎賞(比死罪)多。貪圖癸等所約定的死罪獎賞,(就)聽從了(他們的)請求,寫契據支付死罪的獎賞,先收取兩千錢。還没拿到公家的獎金,(就)被察覺並捕住。沛等不知道我們没有(把治等)押送到(沙羡)以及移交收錢的情况。」其他如同癸等所述。沛、潘、得所說如同瑣等所述。

  五月甲辰(十八日),州陵居守綰,縣丞越、史獲判决並命令癸、瑣等各贖黥罪。癸和行在衡山郡守邊各三年,用來抵充法定(贖額);(瑣等)先全部贖清了。没有論處沛等。監御康舉劾,認爲:)「(判决)不合乎法律,錢(也)没處置,應該重新論處。重新論處了(癸、瑣等),並且論處了誤判官員(之後),將判决(内容)上報!」綰等說:「治等(的强盗案件)發生(後),我們組織了吏徙追捕。癸等没(能)自行捕獲,瑣等捕獲(治等),(但)未能告發。(癸等)請求(將治等)移交(給他們),來謀求騙取獎賞。獎賞還没頒發,就被察覺並捕住。我們按照盗賊未能拿到官方財物、抵法守邊的律令論處癸和瑣等。口頭命令瑣等還癸等錢。」其他如同癸等和(監察御史)舉劾文書所述。勘驗、查詢(結果如下):「(破獲)死罪(罪犯十個人)的獎賞爲四萬三百二十(錢);(破獲)合夥行盗搶劫殺人(罪犯十個人)的獎賞爲八【萬六百四十錢。……】□。」其他如同控告和被告人供述。治等另行【論處……。】審理(結果)如下:「就癸、行、柳、轎、沃而言,圑夥盗匪治等搶劫殺人,癸等追捕,(但)瑣、渠、樂、得、潘、沛已經一起捕獲了(治等)。沛等讓瑣等(把治等)押送到官府,約定分取獎賞,還没押送到。癸等知道治等合夥行盗搶劫殺人,貪圖相應獎賞,(就)矇騙瑣等約定死罪的獎賞。瑣等不能告發,貪圖死罪的獎賞,(就)接受(癸等的)請求,移交(嫌疑犯),(並)詐寫契據支付死罪的獎賞。先收了個人的兩千錢充當獎賞,(餘額等)拿到公家的獎賞(後再)補齊。行没到官府告發,(僅)約定分取獎賞。沛等没到官府,(也僅)約定分取獎賞,(並且他)不知道(瑣等)没到官府、移交(嫌疑犯)收錢(的事)。本案還没結案,還没頒發獎賞,(就)被察覺並捕住。死罪的獎賞爲四萬三百二十(錢);合夥行盗搶劫殺人(罪)的獎賞爲八萬六百四十錢。綰等按照盗賊未能拿到官方財物、抵法守邊的律令論處癸和瑣等。没有論處【沛等……。】」【(以上)確鑿無疑。】【不能確定癸、瑣、綰等的罪名】【癸、瑣、綰】和其他人(都)没拘押。冒昧請示如上。

  (縣廷)擔當人判决意見如下:「癸和瑣等的判决符合法律;沛和綰等不應論處。」另有如下(判决意見):「癸和瑣等應處以耐刑並貶爲候,命令瑣等還癸等錢;綰等【……。】」(秦王政)二十五年(公元前二二二年)七月丙戌朔乙未(十日),南郡太守代理贾答覆州陵居守綰、縣丞越:閣下請示(如下):「校長癸等送來男子治等,控告爲合夥行盗搶劫【殺人。沙羡縣說:士伍瑣等緝捕治等,】交给癸等。癸(對瑣等)說:『治等殺人,癸跟佐行帶領兵卒追捕。』瑣(雖)已捕獲(嫌疑犯),(但只有)治等四人說逃出本國亡命,(瑣等)不知道其他人的罪。癸等貪圖拿到合夥行盗罪的獎賞,請求瑣等(將嫌疑犯)交給癸等,(約定)癸等(把他們)押送到官府,把死罪的獎賞全都給瑣等。瑣等(就將嫌疑犯)給(癸等)。癸先拿個人的二千錢給(瑣等),充當獎賞。行没到官府告發,(但)都謀劃分取獎賞。還没頒發獎賞,(就)被察覺並捕住。不能確定癸、瑣、綰等的罪名。」所請示的本來很清楚。就癸等而言,他們明明白白請求了瑣等;所支出的獎賞,是用死罪獎賞(爲標凖),全額給瑣等,有契據(爲証)。「收人所送財物,因而破壞法律,如果因破壞(法律)而所犯的罪在貲罪以上,收(錢)的人、送(錢)的人都按照贓款爲盗罪。」律中有明文規定,不應該請示。獲經手,將綰、越、獲各處以貲一盾。其他(事宜)有律令(可循)。


相关文章:
·冯仑:赚钱,要靠钱以外的四种能力
·秦简《为狱等状四种•綰等畏耎還走案》
·秦简《为狱等状四种•學爲偽書案》
·秦简《为狱等状四种•善等去作所案》
·秦简《为狱等状四种•田舆市和奸案》
发表评论
                              请输入左则的验证码,再提交.
遵守本网提供的任何行为准则或其它通告;
保密您的服务账户密码;
如果您获悉与本服务有关的泄密行为,请立即通知我们。
自行配备上网和使用电信增值业务所需的设备,自行负担个人上网或第三方(包括但不限于电信或移动通信提供商)收取的通讯费、信息费等有关费用。
保证自己在使用各服务时用户身份的真实性,正确性及完整性。如果数据发生变化,您应及时更改。在安全完成本服务的登记程序并收到一个密码及账号后,您应维持密码及账号的机密安全。您应对任何人利用您的密码及账号所进行的活动负完全的责任,本网无法对非法或未经您授权使用您账号及密码的行为作出甄别,因此本公司不承担任何责任。
 


四川大学哲学研究所   |    独家网   |    国学网站   |    香港中国文化研究院   |    联合早报网   |    草根网   |   
万联数据   |    观察者网   |    环球网   |    文化纵横网   |    四月网   |    南怀瑾文教基金会   |   
新诸子学刊   |    学习时报网   |    求是网   |    善因文化   |    恒南书院   |    海疆在线   |   
版权所有:新法家网站  联系电话:13683537539 13801309232   联系和投稿信箱:xinfajia8888@163.com     
京ICP备0507368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3512号
关闭[X]
新法家微信
(扫一扫,关注新法家)